“刑歌赶紧解释:「别紧张,我没坑了钱,只是把游戏币全部转成现实币。」”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二 07.男女同住

刑歌赶紧解释:「别紧张,我没坑了钱,只是把游戏币全部转成现实币。」

「啊……现实币?」隐形猫一愣。

「是的,仓库的钱没有消失,妳看佣兵户头,是不是多了一笔现金收入,我把游戏币全部转成现实币,平均汇入你们各自的帐户里。」

「啊……没错,确实多了一笔收入。」席维斯特应着。

「我也有收到一笔钱。」千曜说。

刑歌点点头,「帐户没钱,是因为我把游戏币转出换成现金,转移到你们的帐号里,这件事本来应该是秘密进行,但因为多了小绿芽出现,帐单上数字变化过大,让事情提早曝光。」

知道真相后,隐形猫鬆了一口气,其他人也暗自庆幸,他们信赖可靠的队长刑歌,并没有被慾望和利益迷惑脑袋,捲款逃跑。

千曜查觉到异样,疑惑的问:「老大,妳是否现实中缺钱,才会动用仓库游戏币,为自己赚取现金?」

刑歌苦笑了下,没有否认,但也没有解释。

「不想讲吗?哼。」隐形猫语气不好的说:「虽然说妳平均分配众人所得,没有坑钱,但妳要知道,妳未经同意便擅自将团队财产平均分配,我们应该有权限知道真相。」

刑歌面色有难色,犹豫一阵子,最终还是轻轻的开口了:「很抱歉,我不该这么做,我现实中缺钱,正好那阵子血雾团有赚钱,我想到了游戏币换成现实币的方式,于是将主意打到仓库上……」

「我利用队长的权限,收集佣兵团打到的宝物和道具,拿去拍卖场变卖换成现实币,平分汇入你们的佣兵帐户。

「我用属于自己的那一笔钱,拿来当作生活费,缴学费,付房租,缴水电,买衣服买鞋子,买泡麵,买一些生活必须品,如果你们想要追查动向,我可以列一张表格,将金钱花费详细条列出来。」

所有人听闻后,全都睁大眼睛,禁声了。

白渊动了动嘴唇,细语着:「老大,咳,妳年纪看起来还是学生呢……」

席维斯特用手指抠着脸颊,思索着哪个形容词恰当:「而且,妳在游戏里很有名,大家自然都有以为……妳现实也是……咳,至少不愁吃穿……」

表面上看不出来,其实刑歌家境这么困苦吗?

“刑歌赶紧解释:「别紧张,我没坑了钱,只是把游戏币全部转成现实币。」”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平时光鲜亮丽的一个女生,想也没想到,她有这样的过去。

「怎么?难不成你们以为我是哪家的大小姐吗?」刑歌看着呆滞的众人,微笑着:「我是单亲家庭长大,就读市区一所私立学校,因为离乡背井,我从小就要学着独立负担起生活,花费比较兇,不好意思,我只是个普通人。」

隐形猫觉得前后矛盾:「不对啊,第一次见面时,我们从暴发户无期那边,一人领到十万元,那一笔钱虽不到富有程度,但也应该可以撑上一段时间吧。」

刑歌耸了耸肩,说的轻巧:「那一点钱,花光了。」

「啊?」

「我全部拿去缴学贷。」刑歌面无表情的说。

隐形猫用手抹脸,一脸浪费的表情:「老大,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妳,正常人应该先留着钱,不会全部拿去缴贷款,妳就是做错了这件事,才搞到现在身无分文,必需靠游戏币转现实币才能过日子,妳怎么会犯这么简单又离谱的错呢?」

「所以这就是我的失误点了。」刑歌苦笑了下。

刑歌从游戏过程中,算出可以靠着游戏慢慢赚钱,预计自己可以负担学费和将来的生活费,便大胆的将十万元的高中学贷一次付清,谁知道从事这职业没多久,竟然马上出包,犯下把宠物蛋煮了吃了这种夸张的错误。

本来很顺利的计画顿时作废了,委託突然宣告失败,又多了小绿芽要养,花费更兇……财产入不敷出,变成现在的情况……

她虽然聪明灵敏,说到底也只是个学生,思想太单纯太过理想,没有考虑到最周全的情况。

「很抱歉,我的判断失误了,以为收入会很稳定,但忽略了佣兵这个职业,不可能有稳定的时候。」

明明在叙述沉重话题,刑歌语气平静,表情倒是看的很开,她豪放的摊开双手掌,接着说。

「总之,我要说的是,目前佣兵仓库的财产为负数,只是暂时的情况,大家不用担心,如果之后要用钱,大家可以先把个人帐户的现金转换回游戏币,凑合着使使用,交易过程将会在帐簿记录下来,不会产生混乱的情况,至于金额分配之后再来讨论,就这样。」

说完,她把一张写满字的纸条放在桌面,便扬长而去。

隐形猫打开一看,那是一张清单,里头详细列了刑歌的金钱动向,看来她老早就準备好坦承这一切。

刑歌离去,在场的人你看我我看你。

隐形猫低喃着「傻瓜,如果是我才不会搞成这样」,席维斯特正逗弄着小绿芽玩,千曜站在原地表情微妙,而白渊若有所思,脸上勾起一抹微笑。

白渊率先从人群里站起来,手中拿着清单的他,在室内来回踱步,转了一圈后,他像是想到什么妙计,对着千曜勾了勾手指。

「千曜,我有一件想和你谈谈……」

夜晚,月亮高挂,晚风徐徐。

一只手攀上树枝,无声无息跃上枝头高处,低头往下左顾右盼,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踏着极轻的步伐,人影走过一条条道路,最后,在一个废弃的石屋遗迹前停了下来。

「原来妳在这边,我找妳好久了。」

白渊露出一抹浅笑,视线往上延续,看着在断裂石柱最顶端,以恐怖平衡感坐立的刑歌。

白渊亮出手中的纸张,伸长手臂,递还给她:「这东西是妳的,我想应该要归还给妳。」

「谢谢。」刑歌接过清单。

白渊笑着说:「抱歉,我看过妳的清单,妳目前租一个人套房,一个月七千元房租,含水电费两千,总共月付九千元,这个价钱是不是有点贵呢。」

刑歌没料到对方会提现实中的住宿点,愣了一会,稍为思考过后,她如猫一般轻巧翻过身,一溜烟便从石柱上跳下地面。

清了清身上灰尘,刑歌扬起头,平视着白渊说道:「我知道有点贵,但那个地点离学校接近,出入方便。」

白渊盯着眼前的人,目光沉远:「老大,妳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现实中见面的情形吗?」

「嗯?」

「那一次发生一点误会,我很想要见妳本人一面,刚好我从某种管道得到妳的学校地址,隔天便开车到妳的校门口準备堵人,结果什么都还没问,就被妳修理的惨兮兮。」

刑歌回忆起来:「没错,你还有千曜找到学校来,结果被我痛扁一顿。」

「世界上居然有如此厉害的女生,我开了眼界。」白渊说:「我看了清单后,才发现妳的外宿地点跟我家很接近,原来我们本来就住的很近。」

刑歌抬起头,微瞇起眼睛:「你想说什么?」

白渊果然给出了惊人的回答:「既然妳缺钱,应该多方尝试各种省钱的方式,要不……妳把房间退掉,住我家如何?」

「什么?」突如其来的提议令刑歌震惊。

白渊自顾自地说:「我家在F街,家庭式房间,有三套房一客厅,和一个厨房一阳台,位置距离妳的外宿地点几个转弯就到了,很方便呢,住到我家来,老大可以省下一个月九千块的房租呢,不是很划算吗?」

刑歌盯着白渊的脸看了十多秒,确认此人没在说笑,撇开视线摇头道:「不好,那个位置离学校很远,我没有机车,也不会骑脚踏车,走路来回要花二十分钟,太麻烦了。」

「我有车。」白渊一句话堵了她所有话。

「……」刑歌无言的瞪着对方。

白渊问道:「妳上课时间几点?」

「……最晚七点半要到校。」

白渊笑着:「时间跟我差不多,我可以开车先载妳去学校,再去上班,时间上没有问题。」

「白渊……停,你先停一下……」刑歌试着打断他,但没有找到机会。

「房租不用付,你想住多久都行。」白渊笑着说:「跟妳一起住,我不介意哦,。」

「你不介意,但是我很介意啊。」刑歌无奈地说。

白渊像是受到什么打击似的,一脸无辜地问:「为什么?我的人品受到质疑了吗,本人没有不良嗜好,很爱乾净,洁身自爱,助人为快乐之本,我绝对不会侵犯妳的隐私,必要的话,我还可以发誓!」

刑歌忍不住失笑,虽然肯定是装的,对方的模样着实可怜,好像反而是她欺负他似的,连刑歌也觉得很有趣。

她轻咳一声,表情相当正经,「白渊,我明白你的好意,我相信你不会有其他意图,但问题的根本是,一男一女共处一室,我无法接受。」

「老大,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我见识过妳的身手,能够把两位大男人过肩摔的女性,我不觉得妳会有『危险』。」白渊意有所指地说。

刑歌表情非常慎重:「个人看法不同,我也许可以,但我会介意。与异性相处在同一个屋檐下,需要考虑的不稳定因素太多了。」

话说的那么直了,白渊也明白其中代表的含意,他抿着唇,停顿好几秒后,重新抬起头来,眼里泛着笑意。

「怎么?」刑歌被对方的模样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白渊忽然说道:「如果你觉得两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容易产生尴尬,那么,有第三个人妳就可以接受吗?」

「还有第三个人?」刑歌疑惑的扬起眉。

他点头说:「千曜也答应了,他会过来和我们一起住。」

刑歌呆了五秒钟,重複问:「……我没听错吧,千曜?」

「是,千曜答应会过来和我们一起住。」白渊耐心的重複一遍。

刑歌刷的一声站起身,边摇头边喃喃地说:「少骗人了,如果是隐形猫或席维斯特,那还有点可能,但对像可是千曜呢……那个佣兵杀手千曜!他可不是好室友,他怎么可能会答应?」

白渊笑而不语,神秘的盯着她看。

刑歌夸张的猜测着:「千曜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想不开?他欠了赌债,需要搬家来逃离追杀吗?」

「不是,他是自愿的。」白渊神秘的笑着:「对了,妳记得当时的情况吧,我和千曜到妳的学校找妳,当时千曜身上穿的制服,那所男校在我家隔壁而已,所以说,千曜也住在附近哦。」

刑歌混乱的猜想着:「对,千曜也住在附近……那就更奇怪了,他没有理由搬家,且就算如此,他也没必要跟我们一起住吧,还是他缺钱想找便宜房子住?越来越搞不懂了。」

白渊解释:「我跟他说,刑歌可能会去我那住……还有一个空房间,他就答应去住了。」

「……」刑歌仔细思考白渊这番话,这话的逻辑在哪里?为什么她不懂呢。

白渊没等她回应,唤出个人介面,动着手指在上头输入几道指令。

接着,叮咚一声系统声,刑歌收到一封简讯,点击开来,里头是以整齐规格写着一串数字和文字。

「这是我现实的连络方式,手机、地址。」白渊说。

「你太急了,我还没决定呢。」刑歌无奈的望着对方。

「我话说到这里,请妳务必考虑。」白渊留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莫名提出同居一室,又莫名的撇头离去,白渊一整个来的莫名其妙。

刑歌盯着白渊传的简讯,思索着。

在游戏中和白渊和千曜相处过一段时间,对于这两人个性有一些了解,儘管有些小缺点,两人的为人都还算不错,总的来说,如果室友是这两人,可以想见未来的同居生活,大概是没有多大的问题了。

再来是另一个问题,异性相处,刑歌从小训练出好身手,她有自信可以在任何一个男人摸到她头髮前,出手给对方俐落的过肩摔,制伏比她高一颗头以上的大男人,对她来说不是难事。

有着这样的优秀底子,刑歌并不担心女孩子的人身安全

所以,男女同居面临的主要问题,可以说解决了。况且她也不认为白渊和千曜会对她怎样。

刑歌陷入了犹豫之中。

暂时与对方同居,能够大幅省下不少钱,解决她面临的财务困境。

这举动很疯狂,但是……

……或许,可以考虑看看?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015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