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璃歌今天起了一大早,提着大包小包行李,準备搬新家了”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二 08.愉快的同居生活

三天后。

纪璃歌今天起了一大早,提着大包小包行李,準备搬新家了。

花了一段时间座车换车,到达目的地,抬头往门牌看着,纪璃歌确认纸条上地址无误,她迈开步伐站到门前。

地址没错……所以说,这里真的是白渊的住宅。

纪璃歌有点不敢确信,因为这建筑物居然是一栋豪宅,从外观上来看,起码有三层楼,和她原先预想的家庭式公寓不太一样。

不是人人都能住的起这种房子,难道,白渊在现实中是个有钱少爷?

这样一想,似乎有点通了,虽然说白渊没有特别表现出来,不过从日常行为举止来看,可以察觉那底子里的气质,和属于上流人士的礼仪,如果白渊在一个良好家庭出身长大,那一切就说的通了。

纪璃歌摇了摇头,随即把这个想法抛开脑袋,就算是,那又如何呢,对她来说并不会改变什么。

她嚥了一口唾沫,做好心理準备,按下门铃。

十五秒后,大门打开了。

“纪璃歌今天起了一大早,提着大包小包行李,準备搬新家了”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一张斯斯文文的脸蛋印入眼帘,年龄大概二十多岁,和游戏里一模一样的长相,唯一不同的是那一头显眼的白色长髮和蓝眼睛,换成普通的黑色短髮和褐色眼睛。

灵魂之刃是一款虚拟实境的网游,游戏里的美化度可以自由调高,所以俊男美女在路上随便抓一把都是,可如果真要网聚,就会发现游戏里和现实外貌差距相当大,有些人根本判若两人,然而,白渊似乎没有特别调整长相,他的模样搬到现实中,依旧是那般耀眼,可以轻易的迷倒一堆女孩。难怪这家伙的女人缘始终不错。

看着这副人神共愤的长相,纪璃歌忽然很不适时宜的想起隐形猫曾经形容的「女颜祸水,男颜祸害,白渊这个风流男,绝对是祸害级别的大魔王啊」。

确实,白渊的长相可以到达「祸害」水準了。

「妳来了。」

男子倚在门边,似笑非笑,朝她抛了一个眼神,游戏里那装模作样的单面眼镜,在现实中变成无框眼镜,模样看起来就像是只斯文的狐狸。

明明有着贵公子气质和长相,却使用轻浮且开玩笑的方式对话,想必是为了让她放鬆情绪吧,这种讲话方式令璃歌再次觉得,此人非白渊莫属了,果然是同一个人,游戏和现实不会相差太远。

在游戏里相处久了,对于长相带来的震撼,纪璃歌的惊讶只是一闪即逝,没有多在意。

她轻轻点头示意,「不好意思,暂时借住你家。」

「不用客气,我家很大,多住几个人没差。」白渊瞇起眼睛说。

「谢谢,如果财务周转过来,我就会马上搬家,不会给你添麻烦。」

上门第一句话,纪璃歌就弯腰一鞠躬,直接和对方这么说。

白渊倒也不生气,微笑着:「不用太见外,进来吧。」

语毕,他转过身準备拉开门,正巧一阵风吹过,带动门把移动,咯嚓一声,门顺势就被关上了。

「咦……」他发出细微的惊叹声,握着门把用力转了一下,打不开门。

「咳,这应该是自动门锁,刚才门关上,所以自动上锁了。」

纪璃歌好意的提醒着,连她这个外人都能一眼看出门已经锁上了,根本进不去。

「哈,我真是粗心,又忘了门会自动锁上,别担心,我可以解锁。」第一次见面就搞出乌龙的白渊尴尬的摸着头髮。

没有看过这类门锁,纪璃歌好奇的凑进门把观看,「这怎么解开?用密码吗?还是使用钥匙?」

「可以由主人喜好设定,我没有选用密码锁和钥匙,而是使用门卡,薄薄一片很轻巧,可以放在口袋方便携带……」白渊笑着介绍,并且单手往口袋似乎一摸,脸色骤然一变。

纪璃歌很不巧的看到白渊手摸空的一幕,那口袋空空如也,根本没放任何东西。

「你该不会没带门卡吧?」纪璃歌猜测着。

白渊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常常这样,没关係,我有其他方法可以进去,妳站在门口等一下啊。」

说完,白渊便攀上一旁不太起眼的矮墙,身手俐落,像个小偷似的爬窗进入室内,没多久,他便从室内再次打开大门,向满脸黑线的纪璃歌说了句:「进来吧。」

爬墙的动作熟练,看样子做过很多次了,刑歌提着行李探头进门,顺口问道:「你似乎没有出门带钥匙的习惯。」

白渊停顿了下,说道:「是的,我以前不常带钥匙……因为已经习惯有人帮我开门了。」

「什么人……女人?」纪璃歌下意识联想到女人,她并不打算干涉对方的私生活,只是顺着话题随便猜测。

白渊故做伤心姿态,「不要汙衊我的人格啊,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我没和女人同居过!」

「那不是前后矛盾吗?家里有人,却不是女人。」纪璃歌笑着。

大概察觉不解释就会被误会,再也洗不清名誉了,白渊有些着急,略有保留地说:「家里随时会有僕人在,我用不着亲自开门,嗯……该怎么说呢,一个人搬出来住之后有点不习惯,常常忘记带门卡搞乌龙。」

纪璃歌略为惊讶,没有料到对方会这么说,差点就脱口问出,不必亲自开门,有僕人接送,你以前究竟过的是什么生活?

不过她这番话只是放在心里,没有直接说出口。

淡淡的情绪一扫而过,白渊堆起笑容,转移话题道:「不过现在只我一个人住,有很多空房间,妳和千曜能搬进来住正好,会热闹一点。」

纪璃歌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这么一栋透天房子,只有一个人居住,现实身分应该不简单,她暗自认定了,白渊是刚出独立的大少爷吧。

在白渊的帮助下将行李搬进室内里,顺便观察房间格局,为了让气氛回归自然,纪璃歌主动自我介绍:「我现实名字叫做纪璃歌,琉璃的璃,歌曲的歌,游戏里混的很熟了,你可以直接称我璃歌。」

白渊也配合的介绍着:「璃歌……念起来很顺,好名字,我一样叫白渊,白色的白,渊远的渊。」

「白渊……和游戏中一样的名字?」

「是呀,很好记吧。」白渊一笑。

「铃——」

聊天持续不久,门铃声又响了。

「是千曜来了,等等,我去开门。」

白渊将纪璃歌的行李往地上一放,匆匆忙忙走去开门。

纪璃歌坐在客厅沙发,单手撑着头,眼睛顺着大门的缝隙,可以看到外面情形。

白渊把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个少年。

千曜的现实模样也和游戏差不多,年纪和纪璃歌相近,穿着轻便,剑眉和一双微微上扬的凤眼,薄唇抿的很紧,长相好看,带着一丝清冷,感觉给人有些距离,即使到了现实中,也是不常笑的那种人,虽然如此,千曜已经比游戏里那残暴犀利的模样好很多了。

不知是否因为纪璃歌得知这人的真正个性,她不觉得千曜疏远,反而觉得那是属于青少年彆扭,多了一点人情味。

白渊站在门口跟他说了几句话攀谈,冒似是自我介绍,千曜点点头,也同样回应。

「我现实名字叫沈曜,以后请多指教。」

他的声音不高也不低,偏向中性,但很好听,纪璃歌远远的便记下这个声音。

接下来的情况,纪璃歌就看不到了,因为一阵风又吹过,门喀嚓一声顺势被关上。

纪璃歌盯着大门微微愣住,脑海里第一个想法是,白渊有带门卡吗……如果又没带……她大概可以想像门另一边发生什么事了。

三十秒后,她正起身想去开门,不料白渊已经爬着墙跳窗而入,说到这个,纪璃歌不得不佩服对方,即使是爬墙,白渊依旧做得从容优雅,完全感觉不出这是小偷的行为。

这位优雅的小偷成功进入房内,抬起头,宁静的室内,白渊和纪璃歌两人视线相交……

「啊,我忘了妳在房里,我不需要爬墙。」

生活习惯非常迷糊的白渊先生,笑着挠了挠着头髮,这才去打开大门,迎接第二位住户。

站在门口目堵一切,满脸无言的沈曜先生,进了房间之后,立刻向纪璃歌问道。

「他是哪家的大少爷?居然连续两次忘记带门卡,我们以后住在这里真的没有问题吗?」

「我五分钟前也怀疑过这个问题。」纪璃歌无奈的耸耸肩。

现在才怀疑是否入了狼窝,已经太迟了,他们已经单脚踏进来,没有理由撤退。

白渊带着两位新住户参观房间,一楼是客厅、厨房和主卧房,二、三楼各自有一间套房和一间书房、仓库,每间房间都拥有浴室、独立阳台,房屋设备完善,该有的家具全具备了。

分配房间时,白渊是主人,所以住最大间的主卧房,纪璃歌看中二楼有落地窗的套房,沈曜则是选了三楼最安静的套房,三人沟通没有障碍,就这么简单定下房间了。

「你一个人住那么大间的房子做什么啊?」纪璃歌一边逛一边提出疑惑。

白渊伸手抬了一下眼镜,说道:「大一点的房子比较有家的感觉,这里离街道近,交通方便,不会太吵杂。」

「房间确实很不错,我决定搬进来了,房租怎么算?」

看完房子后,纪璃歌觉得非常满意,因此提议分担房租。

白渊爽快地摇头说:「免费,房子是我买的,不用收钱。」

纪璃歌环视周遭,这么好的房子让人免费住,白渊似乎太吃亏了,不想要占便宜的纪璃歌马上说:「那更不行了,我不喜欢白住别人家,那会让我过意不去。」

一直默默听着的沈曜提议道:「房租算外面一般价钱,三人合租费用,一起负担会比较便宜,这样如何?」

白渊自知拗不过他们,于是意思意思随便报个价:「友谊价,我收一人一个月两千,含水电费。」

「这不是外面的价码吧……」纪璃歌皱起眉思索着,这个地段位在繁华市区,就算是三人合租价钱,起码也有三四千元以上,不会这么便宜。

眼见纪璃歌有些动摇,白渊迅速的补充:「我是房东,我说了算,就这样定了,别啰嗦,来签租屋契约吧。」

「好。」纪璃歌想了想,勉强同意。

「没有意见。」沈曜说。

三人拟定好租屋契约,白渊给他们一组大门门卡,和各自房间钥匙,且同意他们在自己房间内再加上房锁,维护个人隐私,简单讨论过后,三人达成共识,两位房客确定就此入住了。

提着行李进房门前,纪璃歌似乎想起什么,转过头特别对着在场两位男士说道。

「我先提醒你们,虽然答应同居要求,但我可不是随便的人,房间基本上是独立的,我们各过各的日子,互不侵犯对方生活圈,如果让我发现你们有越矩的行为,我会……」刑歌故意拉长音,举起手臂握紧了粉拳,脸上露出威胁般笑容:「嘿,你们被我扳倒过,应该知道的。」

刑歌的手臂很普通,就是一般女孩子的纤细手臂,看起来没有多少力气,只是,看在白渊和沈曜眼里,那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曾经被那双手给狠狠摔过,趴在地上吃土的记忆犹新,一辈子无法忘不掉,所以他们很明白纪璃歌的意思,要是同居时心生邪念,意图不轨,这个女孩子绝对有办法让他们在医院躺个好几天。

总之,纪璃歌虽然是个女孩子,身手却强的不得了,万万招惹不得,扳倒两三个大男人,折断对方手臂,对她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不过也因为她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纪璃歌才会这么大胆的同意和两个男人同居。

白渊双手举出投降的动作,表情很是无奈,「我知道了,我会维持基本的绅士风範,既然邀请妳搬进来,我就不会随便对人出手,仅管放心吧。」

「哼,无聊,我才不会做那种事。」沈曜则是不屑的撇撇嘴。

「那就好。」纪璃歌露出一抹漂亮的微笑,提着行李走入二楼自己的房间。

关上房门前,她笑着说了一句。

「请多指教了,两位。」

今天起,快快乐乐的三人同居生活,就此展开。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015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