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曜皮笑肉不笑说:「多亏你的提醒,我决定明天煮麻婆豆腐”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二 13.吐槽

三天后。

晚上时刻,三人在饭桌上开饭,白渊吃了一口饭后,悲剧就降临了。

这个注重礼仪,强调绅士风度的人,竟当场喷饭。

「咳咳咳……」白渊抚着喉咙,倒在饭桌上,模样痛苦异常。

纪璃歌被此举吓到了,拿出手机试图拨号:「难道饭有问题?汤不新鲜?鱼骨头卡喉咙?食物中毒!要不要叫救护车?」

「不、不是……我……咳咳……」白渊努力直起身子,阻止纪璃歌拿出手机。

对方严重呛到,口齿不清蹭了一会讲不出一句完整话,纪璃歌在旁边乾着急:「……怎么了?牙齿痛?嘴唇破?撞到哪里了?」

白渊呛的眼泪差点流下来,说的断断续续。

「水水……我需要水……」

「你到底怎么了?」纪璃歌耐心倒一杯水给他。

白渊灌两杯水后恢复说话能力:「饭……好辣……我的舌头麻掉了……」

「没有这回事,我吃起来很正常,没有异样。」纪璃歌摇头否认,饭的味道很美味,才没有白渊说的那么夸张。

见纪璃歌不相信,白渊申明道:「我没说笑,饭真的很辣,我的那一碗特别辣。」

纪璃歌怀疑的仔细一看,看出一点玄机,白渊的那一碗饭颜色……似乎……好像……红了一点啊?

那么幕后兇手就是……

沈曜若无其事地说:「别浪费食物,会遭天谴的。」

「你行行好,这么辣哪吃的下去?」白渊有苦说不清,只有他这一碗不一样啊。

「你可以不要吃,没人强迫你。」沈曜冷笑着,一副「饭我煮的,你不吃无所谓,大不了永远不吃饭」。

原来饭里参的不是辣椒,而是阴谋啊。

白渊盯着辣椒饭,想到未来的胃都是黑白的,他感觉到内脏一阵绞痛:「……别这样嘛,沈曜,伙食费由我们三人共同一起出,我有权吃到正常料理,身为一个厨师,应该公私分明,对吧?」

沈曜解释道:「不需要由你来评断我的职业道德,我一切按照正常料理程序,毕竟没人规定不能使用帝王辣椒做菜。」

「帝王辣椒?」白渊愣了愣,瞬间明白为什么料理吃起来如此辛辣,顿时忘了形象大嚷着:「太过分了!你谋杀吗居然用帝王椒做晚餐!」

“沈曜皮笑肉不笑说:「多亏你的提醒,我决定明天煮麻婆豆腐”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沈曜皮笑肉不笑说:「多亏你的提醒,我决定明天煮麻婆豆腐,后天吃泰国料理,大后天吃泡菜,晚饭通通分开装,希望你吃的愉快。」

白渊脸色由苍白转而铁青:「别对我使用噁心的敬语,照你平常语气说话啊!好好……别瞪我了,我知道错了,我道歉行吧,厨师大人,你不顾我的胃至少顾一下璃歌,这样乱七八糟的煮,要是璃歌不小心被你害到了,你能负责吗?」

沈曜自动忽略了某人抗议,说道:「关于这点,请不用担心,纪璃歌跟你的菜单不一样,她明天吃法国料理,后天吃莎朗牛排,大后天吃低脂小点心,要是有其他的要求,欢迎追加。」

「你这混帐!拒绝独裁,拒绝差别待遇!我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白渊知道沈曜故意刁难,转而夸张的向纪璃歌求助:「亲爱的璃歌,你看他多过分,要是我因此住院了该怎么办,为了妳的好室友着想,帮我说说话。」

纪璃歌想了想,白渊应对态度没有动怒,反而挺搞笑的,脾气教养很不错,加上白渊平时生活对她多方照顾,她应该主动帮忙才是。

虽然如此,她也知道沈曜必定忍了很久,直到今天才动手「行兇」,所以她一开始没有阻止。

看着时机差不多,沈曜大概气消了,纪璃歌适时插手说话:「沈曜,同居生活需要彼此信任,点到为止。」

意思是,让白渊吃点辣椒饭就够了。

沈曜看在纪璃歌的面子上,冷哼一声:「便宜你了。」

白渊如获大赦,厨师大人不怎么留情面,在此时幽幽的说。

「……只是,接受你的道歉,不代表我会妥协重新做菜,今天你还是把这碗饭吃下去吧,别浪费食物。」

「……」

这一顿饭白渊吃的又辣又鹹又酸,辣的是饭,鹹的是眼泪,酸的是内心……但是心酸归心酸,那有什么办法呢?某人掌厨,恶势力当道,他只得硬把晚餐吃吞下去。

此事说明了,万万不能得罪厨师。

鸡飞狗跳的日常生活,眨眼间就过去了。

日子过的很快,小绿芽如期成长为第四阶段,多了几项技能,令佣兵们十分庆幸的是,小绿芽完全体模样没有多大变化,多长出第四片叶子而已。

最重要的是,小绿芽已经符合道具「宠物繁殖」的基本条件。

今天是一个月期限最后一天,与黑桃约定的时间到今天为止。

这也意味着,他们与小绿芽即将分别。

这天血雾佣兵团的气氛不太一样,每个人似乎都想着事情。

唯一稍微正常的隐形猫,从包裹中拿出九个商城道具,催促道:「时间差不多了,等会要去见雇主红心,交付委託宠物十只彩之果实,趁现在快使用道具『宠物繁殖,複製出九只宠物吧。」

隐形猫话落,千曜和白渊几乎同时开口。

「……等等。」

「稍等一下。」

隐形猫双手插腰,说:「喂喂,你们快一点,荣耀帝国的会长黑桃是个人精,拖延时间说不定会扣我们薪水呢,难不成……你们反悔了?和小绿芽相处太久,不忍心把牠交出去?」

席维斯特皱起眉:「我明白,只是……再等一下。」

连一向冷静的刑歌也说:「等等吧,在最后和小绿芽说些话,我们需要做心理準备。」

隐形猫显得有点不耐,冷声提醒众人事实:「你们在犹豫什么?一开始大家都知道了吧,因为委託中途出差错,我们把宠物蛋毁掉,为了弥补过失,我们扶养最后一只宠物小绿芽长大,目的是使用商城道具『宠物繁殖』,弄出十颗宠物蛋好向雇主交差,现在目的达到了,不要婆婆妈妈依依不捨的,是时候交出小绿芽了。」

席维斯特责怪似的瞪了她一眼:「隐形猫,妳这个商人会不会太冷血无情了,和小绿芽相处一段时间,妳没有感情吗?」

隐形猫怒视对方,很难得的被激起了情绪:「我能怎么办!小绿芽是雇主的委託内容,本来就该交出去,不能反悔啊!」

隐形猫说的没错,她说出众人心底都知道的那项事实。

毕竟他们花了一个月把小绿芽扶养长大,培养出一点感情,就这么将小绿芽交给雇主红心,永远和牠分离,实在无法接受。

况且,商城道具「宠物繁殖」也是个未知数,使用道具过后,小绿芽还会是原本的模样吗,会变回一颗蛋从头孵起呢?还是数据清洗变的完全不认识他们?目前游戏里无人尝试过,不敢保证是否有副作用。

小绿芽只是一只宠物,游戏里的一串数据,即使知道这一点,到了这委託期限这一天,佣兵们依旧个个脸色凝重,作好了最坏的打算……失去小绿芽的心理準备。

隐形猫受不了沉默的气氛,叹了一口气说:「好啦随便你们,给你们三十分钟和小绿芽说话。」

这个商人终究妥协了,坏声坏气落完狠话,满脸不爽跑到角落去缩着。

白渊忽然问道:「小绿芽,你选一本故事书,我念给你听,好吗?」

「好,我喜欢听故事!」小绿芽浑然不知未来即将发生什么事,开心蹦到书柜区,挑了一本喜欢的故事书给白渊。

白渊笑了笑,拿着「灰姑娘」童话故事,把握住最后一刻唸道。

「从前从前,有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名叫仙杜瑞拉。」

「仙杜瑞拉有一位恶毒的继母与两位心地不好的姊姊。她经常受到继母与两位姊姊的欺负,被逼着去做粗重的工作,经常弄得全身满是灰尘,因此被戏称为『灰姑娘』。」

白渊照以往发挥独特故事特色,擅自混入迪士尼元素,因此刑歌听到仙杜瑞拉名字,只是扬了扬眉,见怪不怪了。

白渊继续唸:「有一天,城里的王子举行舞会,邀请全城的女孩出席,但继母与两位姊姊却不让仙杜瑞拉出席,要求她做很多工作,使她失望伤心。这时,有一位仙女出现了,帮助她摇身一变成为高贵的千金小姐,并将老鼠变成马伕,南瓜变成马车,又变了一套漂亮的衣服和一双玻璃鞋给仙杜瑞拉穿上。」

「换我唸。」千曜趁着白渊唸到一段落,一把拿下故事书。

第二棒说书人千曜,中规中矩照着故事书唸。

「灰姑娘很开心,赶快前往皇宫参加舞会。仙女在她出发前提醒她,不可逗留至午夜十二点,十二点以后魔法会自动解除。灰姑娘答应了。」

「灰姑娘出席了舞会,王子一看到她便被她迷住了,立即邀她共舞。欢乐的时光过得很快,眼看就要午夜十二时了,灰姑娘不得已要马上离开,在仓皇间留下了一只玻璃鞋。」

小绿芽轻发出声音,疑惑的问:「为什么不继续叫仙杜瑞拉?」

千曜皱起眉,不太满意的说:「名字太长了,不方便记,灰姑娘改叫阿仙。」

看样子,千曜的取名风格只有「小」什么和「阿」什么,名字短短两个字之内结束。

「……」刑歌在心中吶喊,住手啊,好好一个童话故事又被弄成搞笑故事,本来很感伤的气氛,这下全没了。

「换我唸,让我也试试看。」席维斯特听出一点兴趣,举手自荐。

千曜把故事书递给他,嘱咐道:「别跟白渊一样说太多废话,照着我取的名字唸。」

「那有什么问题。」

别那么轻易答应啊席维斯特,刑歌觉得自己要变成吐槽系。

血雾佣兵团,持续着交替式唸故事的传统,第三棒轮到席维斯特。

「王子失去了阿仙,感到十分伤心,于是派大臣至全国探访,找出能穿上这只玻璃鞋的女孩,儘管有后母及姊姊的阻碍,大臣仍成功的找到了阿仙。」

「王子开心之余,当场向阿仙求婚,阿仙也答应了,从此以后,阿仙嫁入皇宫,王子与公主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终于说完了,刑歌觉得一个故事唸了一世纪久,好漫长。

小绿芽对结局不满意,「我想知道阿仙嫁去皇宫后来呢?」

席维斯特对于小绿芽的要求不知所措,把翻到最后一页的故事书抬起来,他说:「结束了,王子与公主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小绿芽心真无邪歪着头,扁着嘴说:「隐形猫姊姊说,女人不能靠男人吃饭,嫁给王子的公主,可能会遭到不好的对待。」

佣兵们一听,四道视线如刀般刷刷望向角落里那位商人——妳到底教了牠什么可怕知识啊,他们内心不约而同想着。

「小绿芽说的没错哦,王子和灰姑娘的贫富差距太大,灰姑娘嫁过去要适应贵族生活,受到一大堆礼仪规範,没有自由,肯定不会幸福。」隐形猫挖着耳朵,精準推论出结局。

白渊驳斥:「只是故事而已,结局可以自由想像,王子公主一定会过着幸福快乐。」

「即使是故事,也要认真讲求现实嘛,你们想想看,现代里,有哪个高富帅会对低薪清洁女佣产生兴趣?就算真的喜欢,他父母亲也一定会不准,在然后,勉强结婚了,王子和公主会因为生活习惯问题产生代沟,王子想去豪华享受世界旅游,阿仙只想回到娘家跟一群老鼠鸟儿唱歌,两人意见不合,但阿仙因为自己柔弱的个性,主动让步,抛弃所有想作的事情……总的来说,阿仙从继母和两个姊姊的僕人,变成王子的僕人而已,生活没有改变。」

商人的考虑多方因素是悠远的,隐形猫一长串解释无可反驳,听的众佣兵心灰意冷。

刑歌把故事书递给隐形猫,头痛的扶着额:「那么,故事结局交给妳讲求『现实』吧。」

「真拿你们没办法,队友们一个个靠不住,故事书给我,还是要由我来唸嘛。」隐形猫似乎复活了,从角落蹭上前。

轮到说书人第四棒,隐形猫上场。

隐形猫眼睛没看故事书,自顾自唸完结局。

「结婚过了一年,王子暴露出富家子弟本性,荒废政治,每天沉迷于后宫,生活糜烂,国家一蹶不振,因此绝望的阿仙决定联合信任的大臣一起推翻王子政权,在一年后,王子被毒杀生亡,继母、两个姊姊遭到流放边疆处置,阿仙成功当上一国女王,以铁血风格将国家治理完善,从此以后,阿仙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故事结束,皆大欢喜!」

欢喜个破屁!故事里除了灰姑娘以外,其他人都不欢喜吧!

「好耶,我喜欢这个结局。」

可是小绿芽满意了,孩子的意见最大,他们还能说些什么呢。

热热闹闹把童话故事念完,小绿芽窝着身子沉沉睡去,白渊从包裹中拿着一条薄被,轻轻帮小绿芽盖好。

看着小绿芽茫然无知的睡脸,佣兵们像个家长般在一旁乾着急。

白渊忧心忡忡地说:「没想到时间过那么快,感觉我们才养一两天而已,好多事情没和小绿芽分享,就要将牠送回去雇主了……」

千曜:「小绿芽看起来呆头呆脑的,我真的很担心牠会荣耀帝国的人虐待。」

席维斯特:「雇主红心还好,但那个黑桃看起来很没良心,我猜他会虐待动物……小绿芽危险了。」

隐形猫:「对了,小绿芽只喝天然乾净的露珠,不吃其他东西,等等好好提醒黑桃,不准他拿廉价地下水或是蒸馏水餵小绿芽,那会拉肚子的。」

小绿芽睡的香甜,完全不知道护子心切的佣兵们,正把牠往悲观的方向进行讨论。

随着与雇主约定时间逐渐接近,佣兵们忙像热锅上的蚂蚁,想不出好一点解决方法,匆忙时隐形猫正好瞥见刑歌用手撑着头,模样轻鬆自在,随口问道:「老大,大家急的要命,妳倒是说说话啊,表达一下意见。」

刑歌态度悠然自得笑了笑:「别急,小绿芽还不一定会归还给荣耀帝国。」

刑歌就是拥有这种魔力,轻轻一句话让所有人燃起希望,佣兵们一愣,顿时用讶异的眼神看向刑歌。

「老大……妳有什么办法?」

「是呀,我怎么没想到老大无所不能,算计到这一步,也在妳的预料之内吧。」

「老大,别保持神秘,难道妳有其他计画吗,说来听听。」

「我不敢保证结果。」刑歌说:「但是我会尽我的力量,去做到应该作到的事情。」

刑歌轻轻捏了头髮,将视线垂下。

「这次委託很不普通,黑桃明显隐瞒了一些内情,有些事情我弄懂了,但是有一些我还不明白。不管如何,见了黑桃之后一切将能揭晓。」

和黑桃约定交易时间是下午五点整,现在正是四点五十分。

该準备了,刑歌整了整身子,朝望向后方的佣兵们喊了声「出发」。

佣兵们依旧满脸怀疑,不明白其他道理,但是在场人全压下心中疑问,听从队长指示,整装出发。

「老大,靠妳了啊。」千曜走到她旁边,

「……唔?」千曜很少主动找人说话,因此刑歌觉得有些意外。

「我是说……」千曜彆扭的撇过头,大概是做不习惯的事情,羞的耳根都红:「妳总是能掌握到细微的关键点,所以这次委託也会有办法的,老大,我们很信任妳,所以妳绝对没有问题……」

没想到佣兵团队里,居然是千曜会第一个对她鼓励,刑歌可从千曜那无意间表现出的行为,以及那眼里流露着神情看出,千曜真的是已经是推心置腹的信任着她。

真看不出来,一个月之前,这人还不肯与人多交流,总是在树上看风景的佣兵杀手,居然已经有所转变了。

作为回应,刑歌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你表达的意思我收到了,千曜,谢谢你。」

千曜肩膀僵硬了下,然后才恢复正常,:「少、少废话了,快出发啦。」

刑歌笑了笑,但傲娇的本性没有变。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016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