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渊换了话题,说道:「那么老大,接下来妳打算怎么办?」”夏瑾新书《灵魂之书》试读

卷二 16.重新再来过

刑歌站在原地目送黑桃离开,大约过了两三分钟,她作出决定,唤出个人面板,动手在透明键盘上敲击一句「有事和你详谈,方便见面吗」。

短短几个字,却蕴含着无限情绪,刑歌最后输入对象,德里克。

系统确认,发送。

德里克在五分钟之内赶到了。

他一看刑歌的表情,马上就猜出情况:「妳知道了?」

「对。」刑歌点头。

德里克显露出一丝惊慌,但又很快的问:「这些事只有公会高层才会知道,谁告诉妳?」

「不关他们的事,是黑桃告诉我的。」

德里克一愣,摇着头,露出浅浅苦笑:「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处处与我作对呢……」

“白渊换了话题,说道:「那么老大,接下来妳打算怎么办?」”夏瑾新书《灵魂之书》试读

刑歌开玩笑地说:「谁叫你抢了他领地,让时空旅途名次上升,黑桃对你不爽的很,于是就把天堂之门相关机密资料通通告诉我,当作你这位现任会长报复。」

「刑歌,没有妳的公会,不是真正的时空旅途,若是妳愿意回归,我会马上把会长职位还给妳。」德里克眼神一黯:「我曾经试着想和妳解释原因,但尝试很多次,我依旧不敢开口……我无法厚着脸皮向妳解释这一切,于是我选择不说。」

「你真以为能隐瞒着我,自己能承受一切吗?别傻了,根本不可能。」

德里克:「刑歌,我对妳很抱歉,是我听信谣言,是我的定力不够,破坏妳的信赖。」

「……不用再道歉了,我不是来听你忏悔,我已经很明白的拒绝你,我不可能回去公会,请你死心。」

德里克沉默了几秒,说道:「我明白,我自己主动放弃一切,让妳有了新的生活,因此我不会再纠缠妳,如今我仅有的只剩这个公会,和妳的过往回忆,我会尽力维持下去,不让任何人破坏公会,尤其是那个叫天堂之门的人,我会把所知道的消息告诉妳。」

德里克将所知道的消息一一讲述。

三个月前,时空旅途加入一名新手玩家,在公会频道四处散播不利于刑歌的摇言,挑拨离间,导致公会内部气氛紧张,众人对刑歌的误会加深,沟通不良的结果是,双方举刀相向,刑歌绝望的退出公会。

德里克立即察觉到不对劲,下令调查谣言事实真伪,揪出背后犯人,那人身分暴露之后,留下天堂之门的名字,自称是来自上帝的使者,便自己退出公会,从此消失不见了。

德里克说:「后来我深入追查,发现那个新手在半年前有过帐号交易纪录,帐号换过很多人玩,早已经不是原先主人。」

「转手帐号,无从查起。」刑歌叹气,「那么,天堂之门是刺客的本名吗?」

德里克摇头,遗憾地说:「不是,是假名,那人身上全部都是虚构的,游戏里没有这个玩家,且天堂之门擅长隐瞒蹤迹,戴着白色面具、白袍和变声装置,使用特殊道具商城隐名水,击杀玩家后不留下ID纪录,谁也追蹤不到。」

「也是,没有刺客会报出本名,让人轻易猜出身分。」

唯一的线索断了,刑歌没抱持太大期望,因为对方行事谨慎,计画周详,连买帐号这种事也做的出来,当然也会考虑到名字问题。

刑歌陷入沉思,策划着对付天堂之门的方法。

德里克见状,有些着急地说:「刑歌,天堂之门把妳当作第一个目标,妳会很危险。」

刑歌抬起眼望向对方,她明白德里克的意思。

天堂之门是一个具备强大能力且野心勃勃的玩家,以他谨慎的个性,慎选第一个目标作为起跑点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就三个月前的游戏近况来评断,公会排行榜第一名的荣耀帝国会长黑桃,游戏公认最强王者,绝对是天堂之门主要首选目标。

然而,天堂之门却挑选了当时排行第二名的时空旅途会长刑歌,作为初次下手目标,把黑桃摆在第二位置,由此可以这说明了,天堂之门认为,比起黑桃,刑歌更有可能阻碍他的行动,必需优先解决。

天堂之门很明显针对刑歌下手,虽然不知道原因,这人对刑歌有着强烈敌意。

德里克说:「刑歌,妳很危险,妳已经退公会了,不再是天堂之门的目标,所以我隐瞒妳事实,目的是不希望妳再牵扯进来。」

「让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能避免麻烦吗,德里克,你的要求理论上根本不可能办到。」刑歌翡翠绿的眼眸闪烁着精光:「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考虑清楚。」

「妳总是这样,自顾自的往前冲,妳决定的事情,谁也拦不了妳。」

刑歌认真时有一股魄力,令人无法反驳,德里克最终败下阵,他无奈的垂下肩膀,说:「今天说到这里了,日后该怎么对付天堂之门,妳考虑一阵子,我会等妳回复,不论妳回答为何,我必定全力配合妳。」

德里克说完,叹了一口气,便拿出传送符準备离开。

在临走前,刑歌又出声叫住他。

「德里克,有一件事情我忘了说。」

他转过身说:「请说。」

刑歌收起严肃神情,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

「虽然因为天堂之门怂恿,加上听信谣言,导致公会内部心生不满,引发叛变,但是追根究柢,其实是我自己的问题……我太过严苛了,内部沟通不良,没在第一时间发现并澄清解释,才会引发后果。」

德里克愣住了,好一阵子才说道:「刑歌,妳是很好的领导者,不可能有人做到完美无缺人人都喜欢,严厉的背后必定有批判,妳将全部心力投注在公会里,真心为公会着想,大家都感受的到。」

刑歌笑着摇头:「随便让个外人出来作乱,放个假消息,传传假照片,就能轻易推翻我,代表我的火侯还不到家,无法令公会众人信服的我,确实输给了天堂之门。」

刑歌顿了顿,问道:「我很好奇,经历过一次惨败,时空旅途的武力财力应该还没完全恢复,你用什么方式打赢这次城战?」

德里克沉默几秒,说:「……我一一和会员沟通,倾听心声,凝聚内部向心力,并说服其他公会结盟,由时空旅途为首,联合众人力量进攻。」

「每一个人都谈过了?公会里有几百个人呢。」

「是的,全部谈过,花了很多时间。」

刑歌微睁大眼睛,没想到德里克会为了了解时空旅途会员需求,做到这个地步。

「是嘛……我很佩服呢,如果是我就办不到这件事,德里克,你很厉害,这次城战能将南方大陆夺回来,完全是你的功劳,所以不要再说自己没资格当会长了,相信我,你是最好的人选。」

德里克似乎不敢相信,否认道:「不,我的判断力不準确,经验不足,面对大场面气魄还不够稳定……」

「经验这种东西多累积一点,很快就能学会的,德里克,态度谦逊温和,擅于和人沟通是你的长项,天堂之门曾经用谣言动摇时空旅途,导致内部分裂,但由你当上会长,同样的方式就不管用了,你一定能马上抓出幕后兇手,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别忘了,笑容也是武器的一种。」

德里克这瞬间表情变化,从惊讶,无奈,转变成很勉强的苦笑。

「先给鞭子再给糖,让我拒绝不了,真是太过分了……但是妳成功了,我愿意接收时空旅途会长职位,要求妳回来公会这种话,我不会再说了。」

「谢谢你,很抱歉让你承担这一切。」刑歌说。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是我的失误,让妳承担这一切。」德里克摇着头,「刑歌,我会等妳回复,不论妳回答为何,我必定全力配合妳。」

德里克说完后,定定看着刑歌一眼,便不再留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目送走德里克离开,一旁默默观看的四个佣兵们,走到刑歌身旁。

「老大,妳明明很关心前公会,为何再三拒绝德里克的提议,如果妳真的想回去时空旅途当会长,我不会介意。」千曜忽然间说道。

刑歌微微一愣,收起情绪,下意识反驳道:「不,我不打算回去。」

白渊说:「才怪呢,听到黑桃讲出事实时,马上就叫德里克出来解释,妳眼里的急迫和慌张,谁都看的出来,这不是关心前公会是什么?老大,妳就明说自己还藏着私心,想帮助前公会吧。」

隐形猫说:「对呀,我们都听到了,天堂之门那混帐恶意造谣害妳退公会,有这些理由,妳萌生出离开血雾佣兵团的想法,很正常。」

「老大,妳想回去吗?」席维斯特问道。

刑歌看着这四个队友们,神情认真且慎重。

「不,我哪也不会去。」

她微笑着,目光深远。

「还记得第一次委託的时候吧……」

「委託结束后,原本应该分道扬镳,各自走各自的路,但是你们却没离开,向来独来独往的你们,居然要求我当领队,一起合作提出组成佣兵团队……我认为那是我们的牵绊,那是我们第一次拥有共识。」

「仅管血雾佣兵团很不像个团队,时常因为小理由吵架、打架,或是因为利益考量暗算自己队友,拥有很多小缺陷,却多了人情味……大家互相磨合,放下成见,这个团队正逐渐变的有模有样。」

「时空旅途曾经很重要,但目前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血雾佣兵团,我是佣兵,是你们的领队,我已经答应当你们的老大,所以我不会反悔。」

是的,根本不用考虑了,她早已经做了决定,给了这群佣兵承诺,她就会做到。

因为她不是会长,她是血雾佣兵团的老大。

「干、干嘛突然这么感性,真是。」隐形猫有些不自然的撇过头。

「说一些肉麻兮兮的话,我们也不会为妳加分。」席维斯特吐嘈。

刑歌对此不以为意,对这群佣兵们说些情义话,他们并不会感动流涕,相反的还会吐嘈回击,但她明白,这只是这群佣兵的傲娇模式启动罢了。

白渊换了话题,说道:「那么老大,接下来妳打算怎么办?」

面对这个问题,刑歌沉吟几秒。

德里克的劝告基本上没有错,她已经退出公会,没有威胁性,天堂之门不会把目标放在她身上,如果她就此收手,不再深入调查,便可以过着安全的生活。

若她执意继续调查,和天堂之门这样的阴险人物交手,未来势必走上险恶之路,天堂之门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没人能料到。

她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追查天堂之门下落,二是当做没这回事过着普通生活,前者就像赤脚走在空中绳索般,不知道何时会被人推一把跌落,后者轻鬆安全,维持现状。

两者要她挑出一个最好选择,结果应该很明显了,但是……

「要我当做没有这回事,我的度量还没这么大,我想要对付天堂之门,让他知道这世界上有不该得罪的人。」

刑歌抿紧嘴唇,咬着牙下定决心。

「接受天堂之门的挑衅,必定会影响到未来的佣兵团生活,所以我想问……你们愿意和我共同战斗吗?」

她望向佣兵团队们。

「那有什么问题,老大。」白渊笑着。

千曜说:「这还需要问吗,被打了就要打回去,这是佣兵的基本準则呢。」

「老大,我支持妳报仇!虽然过程可能会多了一点麻烦,但我完全不介意。」隐形猫说。

「让我们把天堂之门从暗处揪出来,杀的他砍帐号。」席维斯特说。

血雾佣兵团,在今天定下新的目标。

纠出幕后黑手,击垮天堂之门,成了他们的目标。

刑歌以微笑回应,朝众人宣布道:「好,首先,先去宠物店把小绿芽恢复原状,然后让我们重新整装,再去接新的委託!」

「喔喔喔喔!」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017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