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璃歌知道他们肯定误会了,只是同居的原因挺複杂,不是短时间就能解释的清”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三 20.意外的访客

原本打算慢慢享受早餐,可纪璃歌看向时钟显示数字,立刻神色一懔,紧张的提醒各位:「吃饭花太多时间,糟糕,快迟到了!」

众人一听,表情也是一懔,加快的速度进食,然后匆匆忙忙準备出门。

「出门前确认是否有东西忘了带,白渊,别又忘了带门卡啊,上次你被锁在门外,打电话叫我们出来开门,还记得吗?」

「带了带了。」白渊亮出门卡。

“纪璃歌知道他们肯定误会了,只是同居的原因挺複杂,不是短时间就能解释的清”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惨了,时间超过,真的要迟到!」

「没关係,我飙车,只要五分钟就抵达目的地!」

「飙你的头,仔细看红绿灯啦!」

「……啊,忘了带车钥匙。」某大少爷的迷糊症是无界线的。

「快去拿!」沈曜和纪璃歌怒吼。

拖拉了一分钟后,他们终于踏出家门,有点混乱却又平静,就是他们每天生活模式。

三人年龄有些差距,纪璃歌十八岁,高三生,沈曜十七岁高二生,就读隔壁男校,而白渊年纪稍大些,是个二十七岁白领上班族。同居生活的规律是这样的,六点半起床,三人一起吃早餐,七点整出门,由白渊开车将纪璃歌和沈曜一一送到学校,再去上班。

下午五点左右,学校放学,由于三人均是不同地点,获得自由的时间不一,他们放学后独自回家。

一整天下来,纪璃歌简直要累趴了。

在校门口告别了好友郑亚,纪璃歌徒步回家,一路顺畅,到家的时候时间才五点二十分。

房内灯还是暗的,纪璃歌俐落的刷了门卡解锁,打开大门,今天她第一个到家。

纪璃歌回到自己的房间,将书包甩到床边,脱掉制服,换上居家的便服,把头髮随意绑了起来,转回客厅,浑身放鬆的她调整舒服的姿势,便直接倒在沙发上,在客厅悠闲的看电视。

大概五点三十分左右,她听到大门开启声响,转头望去,门口的沈曜正一把扯下自己领带,解开衬衫前两颗扣子鬆开衣领,他呼了一口气,神情放鬆,显然回到家让他感到舒适。

纪璃歌注意到沈曜手上提了塑胶袋,里头放了一盒鸡蛋。

「你顺道走去超商啊。」她立刻站起身,主动伸手接过塑胶袋。

沈曜说:「嗯,冰箱缺了一点鸡蛋,顺道去超商买回来,今天晚餐吃蒸蛋。」

沈曜走回房,没多久也换上便服,加入了客厅看电视的行列。

五点四十分,沈曜走进厨房打算準备晚餐,纪璃歌望了时钟一眼,说道:「有点晚了,白渊差不多该回来了吧。」

「铃——」

正说着,门铃忽然间响起来。

沈曜从厨房探出头,撇嘴道:「白渊那家伙进自己家按电铃做什么?他又没带门卡了?」

白渊是彻底的生活白癡,没什么基本概念,经常犯下忘记带门卡,被锁在自家门外,忘记关门关窗户,让小偷有机会潜入等等糗事,同居一阵子,纪璃歌和沈曜都很清楚这一点。

纪璃歌摸着下巴,沉思道:「不对呀,早上他确认带了门卡,真要被锁在门外,他还会爬窗户进来,不会去按门铃。」

老是爬窗进入自己家的迷糊大少爷……不知不觉,纪璃歌和沈曜对白渊的个人观感已经昇华成这样了。

一阵子没动静,门铃持续响个不停,沈曜翻了翻白眼,对于门口那没耐心的家伙表示不爽。

纪璃歌走上前,打开大门应对,「来了!白渊,别按那么急……」

话说到一半,她赫然停止,因为门口站的人不是白渊,而是一群陌生人。

三个穿着正装,脸上带着墨镜的陌生男子,如同三尊竖立的雕像,站直了身子挡在门外。

纪璃歌被这幕惊吓到,他们一身黑衣的穿着令她联想到一个词——黑道。

「……唔,妳是谁?」

没料到她还没开口,对方倒是先问出她的疑惑。

黑衣人看到纪璃歌应门,也觉得意外,他们似乎有着目的前来,不料却没见着目标对象,反而见到一个陌生人,因此表现出短暂的错愕。

不过讶异的神情一闪即逝,受过专业训练的黑衣人立刻收起情绪,墨镜底下面无表情。

卷三 21.误会

纪璃歌在这短短几秒间,仔细观察这三人,站在中间的男人年龄较大,举止间散发着一股干练的气势,显然是领导阶级的人,另外两位黑衣人年龄稍微轻些,大约二十多岁,脾气似乎还有着属于年轻人的火爆,看起来是两个菜鸟。

姑且先称老谋深算的那位为带头黑衣人,年轻菜鸟为A、B。

由于他们站的很近,纪璃歌听到的对话就是由那两个菜鸟A和B发出。

黑衣人B脸露惊讶:「……是女人。」

黑衣人A抬头观望:「地址没有错误,这里确实是白渊少爷的居住地,应门者居然是个女的!」

黑衣人B:「不,这倒是很合乎常理,白渊少爷是正常的男性,家里藏有女朋友一点也不奇怪。」

黑衣人A恍然大悟:「说的也是,白渊少爷的长相似乎很受女生欢迎,女人缘应该相当不错……」

一旁的带头黑衣人用手肘敲了他们一下,阻止无厘头对话进行,「喂,你们注重一点形象,带菜鸟出门就是麻烦,一点也不懂规矩,太不懂事了。」

显然金屋藏娇的道理大家都懂,一个男人家里出现一个女人应门,其身分不言而喻,因此黑衣人很自然的就往那边想去了。

多重误会之下,纪璃歌受到注视目光多了一层打量的意味。

带头黑衣人轻咳一声,以礼貌的语气向纪璃歌说道:「这位小姐,我找白渊少爷。」

「他目前不在家。」纪璃歌客套的回应。

「那么……可否透露白渊少爷何时归来?」带头黑衣人问道。

「你们认识白渊?」黑衣人的态度十分明显,在一旁默默听着的沈曜也猜了八九分,他皱起眉,跟着凑近门边观看。

由于位置的角度问题,黑衣人只能看见纪璃歌,沈曜忽然间开口说话,这才让黑衣人注意到房内还有一个人,三个黑衣人脸色又是一变,看到沈曜比看到纪璃歌出现还要震惊。

再套一次金屋藏娇的道理,金屋一次藏了两个娇,其中一个还是男的,这个变化让他们措手不及。

沈曜是个男的,正常来说应该不会想歪的,可偏偏沈曜正巧準备进厨房煮饭,穿着小熊围裙,手持锅铲,猛一看颇有几分贤妻良母的味道,符合藏娇的特徵,因此种种的误会之下,又让黑衣人想歪了。

两个年轻黑衣人A、B又按耐不住,在一旁嘀嘀咕咕交流着意见。

「女人就算了,这人是男的吧……他怎么看都是男的吧?」

「不不,你看他穿着围裙,一副人妻的打扮,他们跟白渊少爷住一起的,关係不浅,这是无庸置疑的事实!」

「难道白渊少爷的性向,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悄悄的歪向不归路吗?」

「三个人同居吶……有男的也有女的,年纪这么轻,大概只是学生而已,看不出来少爷的兴趣如此广泛……」

带头黑衣人又跳出来阻止:「住口,我们必须站在客观的角度看待,不能随意评断少爷的喜好,带菜鸟出门就是麻烦,不懂规矩,不懂事!」

儘管他们试图理解详情并接受,可中间有天大的误会,他们严然误解了事实。

纪璃歌知道他们肯定误会了,只是同居的原因挺複杂,不是短时间就能解释的清,她乾脆闭嘴不谈任其发展。

纪璃歌没多在意,毕竟这不是事实,对方也只是群陌生人,解释的话留给白渊讲就行了。反之,沈曜脸色就非常不好了,他满脸不爽的脱掉围裙,甩到一边,身为一个男性,被误会跟另一个男性有关係,这等同于汙衊他的人格。

「你们等等,我可以打个电话联络白渊。」纪璃歌笑了笑,决定直接拨白渊的手机,让他们对话解释原因。

纪璃歌拿起手机按下白渊的电话,将话筒贴在耳边,进入拨号中,没多久,客厅某个角落传来手机铃声响音乐。

众人互看一眼,沉陷短暂的无言情形,沈曜就近拿起鞋柜上的手机一看,叹了一口气。

「他把手机放在客厅的鞋柜上,没带出门。」

看来这位生活习惯非常迷糊的大少爷,这次是忘了带手机出门。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024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