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歌思索过后,委婉的提议:「逍遥,我明白礼物需要保密才会有惊喜”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三 16.喝咖啡

五分钟后,刑歌发给佣兵们几块新手布衣随便的蒙上面,遮掩住身分,在逍遥主动邀约并带领之下,一伙人走进了主城附近的咖啡厅就座。

逍遥在门口向服务员递出VIP金卡,随后,服务员带领着他们拐了几个弯,领进一间隐密的包厢里。

别问他们为何咖啡厅会有隐密包厢?逍遥哪弄来的金卡?跟蹤对象都能请跟蹤者如朋友般坐在一起,现在没有其他事情能够打击他们了。

刑歌不懂逍遥在想些什么,真的不懂。

这人是和平主义者,还和平到邀请跟蹤者一起喝咖啡,更傻的是,他们还答应了。

眼前是个很奇怪的画面,一张桌子坐了六个人,只有一个人悠哉的坐在一边,对面则挤着五个人并排而坐。

咖啡厅就这么以奇妙一比五的人数,和奇怪的气氛持续着,虽然桌子很大不到拥挤的地步,但怎么看怎么怪。

「我有这么可怕吗,怎么没人肯跟我坐一块?」逍遥对于自己座位被排挤这件事似乎不太能接受。

佣兵们的想法则是,喵的,当然离你离越远越好!事迹败露也就算了,还和他坐在同一桌喝茶聊天,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很诡异啊。

众人大眼瞪小眼度过两分钟,坐的战战兢兢,服务生NPC推开包厢大门,端来六杯咖啡和六份特製糕点。

服务生离去,刑歌盯着颜色明显不对劲的咖啡和蛋糕,好一阵子才喃喃问了一句:「……颜色很红,有毒吗?」

「没有毒,相信我,我不会无聊约人到咖啡厅下毒。」逍遥亮了亮自己的VIP卡,微笑解释:「今天的咖啡厅主题是妖怪,我选的是吸血鬼包厢。血味咖啡、血味蛋糕的颜色会呈现特殊的一面。」

血味咖啡、血味蛋糕……这特殊口味的餐点令佣兵们嘴角微抽。

“刑歌思索过后,委婉的提议:「逍遥,我明白礼物需要保密才会有惊喜”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真的没毒,好吃哦,你们不吃没关係,我自己吃了。」逍遥说完后,若无旁人拿着自己的份吃了起来。

众人依旧不动声色,虽然对于特殊口味咖啡稍微感兴趣,但动餐便意味着他们将要拿下面罩,拿下变音器,暴露出真实身分,佣兵们可不想让已经出包的委託更加複杂。

看着逍遥慢条斯理品尝着咖啡,他们脸露怀疑,纷纷将视线望向领队刑歌身上。

刑歌叹了一口气,在宁静的气氛中提起正事:「逍遥,把我们叫到隐密的咖啡厅包厢,你有什么用意?」

逍遥扬起眉,反问道:「为什么会觉得我有其他用意?说不定我只是想单纯的请你们喝咖啡罢了。」

刑歌摇了摇头,说出自己的论点:「才不是呢,你的反应太反常了。明知道我们跟蹤三天,依旧照着以往习惯四处溜答,没有防範或躲避的动作,这点相当不正常,只有一个推论能够说的过去,那就是——你是有计画性的。从方才的对话来看,你应该是察觉我们只跟蹤不暗杀的行为和敌对公会派来的杀手很不一样,产生了好奇心,于是决定将计就计,按兵不动观察情况。」

逍遥貌似觉得刑歌的论点很有意思,微微睁大眼睛,好一阵子他说:「喔,大侦探,解谜的感觉很不错,妳的推论基本上有立足点,但是有点矛盾,只是好奇心作祟,放任敌人潜藏在暗处,随时能对我不利痛下杀手,似乎有点说不过去,这点妳怎么理解?」

「不,别人或许不会这么做,可你不一样。」刑歌细细解释:「你不喜欢争斗,不会主动攻击,且早就习惯有杀手尾随,承受的起跟蹤压力,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是,你拥有强大的观察力,战斗姑且不提,但你有自信能够躲避掉任何攻击,并全身而退。」

「你一方面按兵不动,一方面进行了调查,就这样自然的过了三天,直到今天,你已经大约弄清楚真相,掌握了基本情报,才在小巷忽然开口叫住我们,想藉着我们反应暗自调查其背后来意,是吧?」

刑歌顿了顿,说出结论,「我猜,我们跟蹤的目的,你早就知道了。」

听完刑歌的一席话,得知事实真相,在场所有人都脸露惊讶。

逍遥愣住,是因为惊讶刑歌能预料全局,而四个佣兵们愣住,理由就不用说了。

卷三 17.独角兽

逍遥苦笑了下,没有反驳,模样状似无奈,他单手撑着头,用另一只手拿着汤匙搅拌咖啡,爽快的承认:「是的,大侦探,水嫣然是我的老婆,我大概能猜到她的想法,水嫣然叫你们跟蹤我,我事先知情了。」

「……你知道了?」刑歌这时才表露出讶异,她先前听水嫣然说逍遥与副会长上帝的左手是现实中的挚友,因此猜测是好友暗中透露消息,不料竟是消遥自己察觉。

「看来妳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呢。」逍遥说。

「其实我知道事情不多。」刑歌眼里闪着一丝精光,如实告知:「一切都是推论,还记得吗,你刚才把我们当场抓着了,我就只是徵信社罢了。」

她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其实掌握非常少的情报,推论有一半目的是套话。

得知被套话的逍遥,面色一阵尴尬。

只是这人没纠结多久,很快的释怀了,他耸耸肩道:「……不到半小时,就能想到如此精彩的推论,妳的脑筋动的很快,就算是雇来抓姦的侦探,水準已经颇高了。」

「好说好说。」刑歌应对如流:「不过,事实证明我们没机会抓姦,因为你没有外遇,只是做了引起水嫣然误会的事情,水嫣然得知真相后必定会谅解你。」

「连这个也知道了?」逍遥挠了挠头髮,「可以的话方便说吗,侦探,我想听妳的推论。」

刑歌回以微笑,对方都这么要求了,她相当乐意解释。

「拍卖场每个区域的竞标类型不同,进入柜台时,你特地用技甩开我们跟蹤,没有询问服务员便直接选择第十区入场,代表你早就知道第十区的竞标物是宠物,且不想让别人发现目的。」

「但是你进入拍卖场却没有竞标羊驼,表现出没有兴趣的模样,这和你的作为不符,因此我猜想,下一场拍卖场的竞标品独角兽,才是你的主要目标,你此次只是事先踩点观察地形,顺便熟悉一下拍卖运作模式,下一次拍卖才打算动手竞标。」

「后来我拿了宣传单,仔细看了一下,下一场的拍卖品独角兽有着灵魂之刃最美丽生物的称号,不仅外貌美观,品种稀少,战斗力高,有治癒能力,更是热门的骑宠,有价无市。」

在一串阴谋论之后,刑歌说出与阴谋毫不相关的浪漫结论:「逍遥,你这几天隐瞒老婆水嫣然行蹤,目的是秘密标到独角兽,当做送给水嫣然的礼物,是吧?」

「妳说的没错,我的目标是独角兽。」逍遥点头。

刑歌思索过后,委婉的提议:「逍遥,我明白礼物需要保密才会有惊喜,但是你应该知道,比起任何昂贵礼物,水嫣然更希望你在身边陪伴她。」

「我知道自己这阵子老是失蹤让水嫣然很没安全感,有些欠缺考虑,是我的错,我会好好反省。」逍遥顿了顿,说道:「但是请妳听我解释,独角兽对我有着重要意义,牠曾经是我和水嫣然的共回忆,因此我希望用隐密的方式送独角兽给她。」

「回忆……你曾亲眼见过独角兽?」刑歌问。

「是的,很久以前,游戏刚开放,我只是七等新手时,曾经在树林间意外目赌过独角兽出现。」

逍遥讲述起关于自己的优美故事。

「那美丽的生物当时正在湖边饮水,我发现牠是稀有宠物,态度温驯和善,好奇之下走进并伸出手摸牠,就在那关键的一刻,旁边女玩家忽然冲上来猛推我一把,女孩似乎是想阻止我靠近独角兽,本意是好的,只可惜力道过猛,加上我没踩稳,我连人带身不小心跌进了湖里。」

「独角兽理所当然被吓跑了,而我掉到湖里吃了几口水,很悲惨的回到重生点报到,当我满身是水从主城走出来,在门口看那个女玩家守着,女孩杀气腾腾掐着我的领子,一面骂吃几口水居然死了,一面把身上的多余的新手布衣递给我擦,那时我就发现了,比起独角兽,我更在乎那个女孩子。」

「水嫣然说过,根据传说,独角兽的血可治癒,眼泪可疗伤,除了认可的主人,不愿意受任何人触碰,代表着纯洁与高贵的形象,,她非常喜欢独角兽这种生物,不过越是喜欢,更不希望牠受到伤害,当时她阻止我靠近独角兽,就是因为这个简单的原因。」

「经过三年时间,我与水嫣然和朋友上帝的左手一同创立公会云淡风轻,将公会发展至今,一星期前我和友人对话,意外得知拍卖场大肆宣传灵魂之刃仅有一只的稀有独角兽正在招标中,我非常肯定牠是与水嫣然初次见面的美丽生物,如此高贵的神兽,居然被不肖商人捕捉,并当做贩卖品,我当下就决定了,无论花多少钱,我一定要标到牠。」

逍遥说到这边,便没再说下去了。接下来情况他们都知道了,逍遥秘密进行计画,隐瞒老婆私底下进入拍卖行,造成水嫣然误会,因而雇用血雾佣兵团跟蹤,变成如今複杂的局面。

逍遥顿了顿,抬起眼认真的看着他们说道:「我将事实全讲明白了,我这边直白的请求你们,在我竞标到独角兽前,希望你们能隐瞒水嫣然这件事。」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0250.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