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受bl甜爱_七、神功铁掌摧敌胆

哥哥綫·后记

  三年后,季家老宅。

  早上6点,季卿还缩在被窝里睡觉,这两年她被养胖了不少,脸肉嘟嘟的,好在她骨架小,胖了之后看着瘦捏着手感却极好。

  揉了两把她的小屁股,季廷钦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然后又拿了正装穿上。

  ——

  今天他本来是在假期,可艾铣国叫他过去品茶,今年新上的,少一天就少了一分韵味。

  洗漱完吃了早饭,季廷钦直奔艾铣国的家,自从他离开,艾铣国忙的脚不沾地,已经快半年没有叫他过来了。

  清晨的金色阳光照进满室飘香的茶室里,艾铣国和季廷钦对坐着,艾铣国鬓边多了许多白髮,看着让人唏嘘不已。

  「廷钦,以后你打算怎麽办?」

  ——两年前季廷钦从军委的位置上下来,平级调动去了政协,做了个清闲的副委员长,同时也跟孟建芳去办了离婚手续。

  季廷钦拿起茶盏轻吹一口气后呷了一口茶水,语气平静。

诱受bl甜爱_七、神功铁掌摧敌胆

  「再过两年人大那边有缺,应该就去那边了。」

  艾铣国听过后点头,人大那边虽说也有很多没有实权的虚职,但胜在稳定。

  可艾铣国想来想去,依旧觉得可惜,季廷钦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按照他的想法,那可是要往顶峰上争一争的,如今拿个虚职虽说富贵不愁,却对不起他通身的本事和多年的筹谋。

  拿起茶盏也呷了一口茶,艾铣国斟酌着开口。

  「廷钦,你怕是还不知道吧,张二公子那可真是个人物。」

  「就前几天,张继宗在美国那边去了。」

  去了?季廷钦瞬间皱紧眉头。

  「艾叔,这是什麽意思?」

  艾铣国叹气。

  「能有什麽意思,说是自杀,现在锁着消息,再过个个把月才会办葬礼。」

  季廷钦皱眉,不过他已是一个局外人,其中原委也不必再去追究了。

诱受bl甜爱_七、神功铁掌摧敌胆

  「对了,还有郑委员的位子,原本内推了他的学生,现在看来怕是要花落别家了。」

  这话倒是真的挑起了季廷钦的兴趣,郑委员这个人他也算了解,年龄大了就要退休,而且一向主和,所以他才会把孟建群托付给他,以后孟建群也能跟着下一任委员。

  季廷钦虽然已经退出权利中心,可敏感度一直在那,没几下就想明白了艾铣国的意思。

  ——这个张二公子,野心大的很。

  可他也有一丝疑惑,他父亲已经是金字塔的顶峰了,他难道还能子承父业不成?

  ——这是不可能的。

  看出季廷钦的疑惑,艾铣国再次叹了一口气。

  「廷钦,你还没想明白?这是看着艾叔的位置呢!」

  这句话点醒了季廷钦,是啊,除了他父亲,也就是艾铣国的位置能让这人动心了。

  思考片刻,季廷钦沉声开口。

  「艾叔,可是有需要廷钦的地方?」

诱受bl甜爱_七、神功铁掌摧敌胆

  季廷钦这样直白,艾铣国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他也不是兜圈子的人,凝眉想了一会儿便轻轻点了点头。

  「廷钦,实不相瞒,艾叔今天找你来就是爲了这个事,办公厅那边很快就要有个厅长的缺,你若是愿意……」

  说到这艾铣国觉得有些说不下去,虽说现在季廷钦手里没多少实权,可等级还是摆在那,他要季廷钦去做厅长,那就是再降一级,要知道,到了这个高度,一级之间就是天壤之别,大多数人一辈子都越不了这个级。

  而且原来季廷钦在军委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这次回去只做个厅长,他怕季廷钦面子上过不去。

  季廷钦听完之后陷入了沉默,其实他本身幷不在意级别的高低,也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他在乎的是季卿……

  「艾叔,我需要想一想才能给您答覆。」

  艾铣国连连点头。

  「当然,当然,你回去好好想想,想好了再来找艾叔。」

  季廷钦点头起身,又微微鞠了一躬,然后才转身离开。

  *

  晚上8点,两人吃过晚饭洗漱完以后相拥而眠,季卿缩在季廷钦的怀里,听他细细的把今天的事讲了一遍。

诱受bl甜爱_七、神功铁掌摧敌胆

  听完以后她没有说话,而是抿着唇往他怀里钻,跟条小泥鳅似的,扯都扯不出来。

  季廷钦失笑。

  「卿卿,你不想哥去,哥就不去,好不好?」

  季卿还是没有说话,最后季廷钦无奈,只得把大手伸进她内裤里,撩拨得她出了水开始哼哼才把头抬起来。

  结果季廷钦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啪叽一口就吻上去堵住了他的嘴。

  这次两人做得格外好动,季卿在他身上滚过来翻过去,最后季廷钦受不了,按住她的腰一顿猛撞,这才让她软软的在那里动弹不得。

  次日,季廷钦依旧在假,他起得早,洗漱完以后就去了书房,书房里整齐的放着之前留下来的文件,还有那套军装。

  两人住幷不需要什麽佣人,统共也就四五个,都住在佣人楼里,所以季家很安静,季廷钦看了一眼那套军装,接着便走到落地窗前负手而立,眉头紧紧锁着。

  说实话,他对厅长的位置是有些动心,虽说级别低了,可有实权在手,若是励精图治个一二十年,也能将走的弯路正回来,毕竟他之前平步青云,晋升速度已是极快的。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季卿也在被窝里缓缓睁开了双眼。

  其实刚才季廷钦醒的时候她就醒了,但是她心里装着事,所以没有睁眼。

诱受bl甜爱_七、神功铁掌摧敌胆

  现在季廷钦起床了,她才抿着唇看着挂在卧室里的另一套军装发呆。

  片刻后,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季廷钦回头一看,季卿正穿着他的大衬衣在门口站着。

  「卿卿?怎麽不多穿点?」

  季廷钦皱眉开口,季卿捏着手走过去,又垂眸低着头在那绞手指。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终是开口。

  「哥……你去吧……」

  季廷钦伸手把她的小手完全握在手里,语气有些无奈。

  「卿卿,哥说了,你不想——」

  话还没说完,季卿就仰头打断他。

  「哥,我说真的,你去吧。」

  ——她知道他是想去的,她的哥哥,生来便是逆流而上的人,他应该去走属自己的路,而不是和自己关在家里做个富贵闲人。

诱受bl甜爱_七、神功铁掌摧敌胆

  季卿的眼神明亮而且坚定,季廷钦这才一把将她拥入怀中。

  「卿卿,无论如何,哥哥都不会再娶。」

  季卿点头,又把头埋进他怀里,在那小声的嘀咕。

  「嗯,反正等你上去了都五六十岁了,谁还管你娶不娶妻……」

  她越说越小声,惹得季廷钦忍不住勾起嘴角。

  是,这两三级越过去的时候他只怕最少也要五十岁了,只是到时候怀里的小人还是娇娇软软的,他得看好了才行。

  *

  三个月后,军委办公厅的王厅长因病逝世,季廷钦于同月被调回来任厅长一职。

  早上7点,季廷钦早早起床,季卿也难得的跟着他起来。

  他笔直的站在那里,季卿踮着脚帮他整理好军装的扣子,又拍了拍领子,然后才退后一步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季廷钦伸手理了理袖口,没有多说话,沉着眸子看了季卿一眼后便转身离开。

诱受bl甜爱_七、神功铁掌摧敌胆

  司机已经在季家门口等候,看到季廷钦下楼以后连忙打开车门,季廷钦坐在车后座里,临走前抬头看了一眼门口的季卿,季卿把头一歪笑了笑,他也忍不住勾了嘴角。

  八点,季廷钦的车準时抵达军委大楼。

  他从车上下来,整理好军装后大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廊里的人都对他点头致意。

  「季厅好。」

  季廷钦一一点头回应,最后他推开办公室的门,目光落在桌上的桌签上,那里写着三个大字。

  ——季廷钦。

  与此同时,季卿也转身从门口往回走,金色的阳光洒在她身上,她仰头伸手用手心感受着阳光的温度,最后轻轻勾起了嘴角往里走去。

  今天只是普通的一天,而她和哥哥的路还很长。

  长到她愿意用一生去走。

  ————哥哥綫完————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0250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