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腿发软没劲晕怎么回事_暴露小说系列公共场合

第五十六章 回到原点(上) 第五十六章 回到原点(上)
拂袖一听是让自己做丫鬟,心中不由鬆了口气。刚才在门外,她发现自己又回到天香楼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一死保清白的决定。以前和兰姨一起生活在这里,是出于无奈,那时候她喝兰姨在一起相依为命,她们彼此就是对方生存下去的支柱。可是,现在不同了,兰姨已经永远的离开她了,她用真心去爱的人却一直在骗她,就连自己的孩子她都没能保住。这个世上她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如果再让她过着那样骯髒的生活,她宁愿去死。
金妈妈听了脸上乐开了花,「牡丹你可真是越来越精明啦。这丫头脸是丑了点,以后你就在后厨老实干活,别到处乱跑省得吓着客人,明白吗?」金妈妈冲着拂袖训斥道。
「是,金妈妈,以后奴婢会好好干活的。」拂袖低着头,儘量吧自己的声音压低放粗,恐怕金妈妈会听出自己的声音来。
「嗯,嘴倒是蛮甜的,以后手脚麻利点你的日子就会好过。吴妈,去把她领到后厨那边去吧。」金妈妈对身后的一个老妈子吩咐道。
天香楼后院的西南角有一排低矮破旧的瓦房,它们掩盖在一片竹林后面,是那么的不起眼,这就是天香楼里干髒活累活的最低等的下人们住的地方。
这里对拂袖来说并不陌生,她就是在那里长大的,她的童年的时光都是在那里度过的。
小时候,兰姨没有太多的时间照顾她,她只能自己待在那小小的房间里,她的童年时没有玩伴,更没有欢乐可言的。
后来,到她长到六七岁的时候,金妈妈便把她领出了竹林,当时兰姨百般阻拦,可是最终还是没能保护当时小小的卿儿。当时的卿儿并不理解兰姨眼中深深的担忧,她只知道离开了低矮破旧的房子,装上了鲜豔的衣服,吃着精緻的点心,她就很满足了。但是,这只是开始,随之而来的便是琴棋书画和歌舞的训练,金妈妈见她的身段柔软,便重点培养她的舞技,而那时的卿儿只想要凭着自己的能力舞出一片天地,让自己和兰姨不用再受苦。所以,她学的很刻苦很认真,短短几年,她就被看作是天香楼花魁的接班人。
然而,随着卿儿年龄的增长,她的容貌越来越美,身段越来越好,兰姨眼中的担忧也就越来越重。卿儿也渐渐开始明白了兰姨的忧虑,可是生在青楼,身不由己,从她第一天登台开始她就已经把一切都看淡了,把自己卖个好价钱也好,至少可以给兰姨治病,可以让她安享晚年。谁知,后来的事情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控制和预想,而在经历过人生的起起落落后,她却又回到了原点,难道这一年来发生的一切真的只是一个梦?
罢了,罢了,梦也好,现实也罢,对于拂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对于一个心已死,情已断的人来说,没有什么能再她心里激起涟漪了。虽然自己现在是个下人,但是至少身子是安全的,看来有时候容貌也会给人带来很大麻烦呢。这次多亏了这张人皮面具,也多亏了小澄。想到小澄,虽然现在他们同在京城,但是以后恐怕很难再见面了吧。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从天香楼出去,现在也只能暂且安身,走一步算一步了。
又是一夜华灯初上,又是一夜纸醉金迷。
天香楼里又迎来了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在金妈妈的房间里,她和红牡丹正在一本美人画册中寻找着未来的花魁人选。
红牡丹一边给金妈妈翻着画册,一边说道:「妈妈,自从您说要着手培养新的花魁之后,我就一直在留意着呢。这些个可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才女呢。」
说着,红牡丹翻开了第一页给金妈妈解说道:「妈妈,您看,这是白依依,以琴擅长,是出了名的冷美人,不苟言笑,目下无尘。可越是这样男人越爱,不知道每天有多少王公贵族愿意千金博得美人一笑呢。」
「您再看这个,这是郑灵玉,天生的一副好嗓子,歌美人也美。」红牡丹边说,边把画册往下翻了一页。
「这是袁思妍,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天文地理更是无所不知,京城的才子都要找她来会一会。」
「还有这个,冯曼霜,不但棋艺精湛而且酒量惊人,真正是千杯不醉的美酒西施啊。」
……
红牡丹一直在滔滔不绝地讲着,可是一旁的金妈妈脸色却有些难看,最终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打断了红牡丹。
「好了,你说的这些平时我也都注意到了,就没别的了吗?就没有新人了吗?个个听起来还都不错,可是却又个个都差了那么一点。」
「哎,可不是吗?要说花魁啊,还真是非蝶舞莫属。可是人家命好啊,遇上个肯出钱的主儿,五千两啊,都赶上三四个花魁的价钱了。」红牡丹在一旁陪笑道。
金妈妈点了点头,感歎道:「嗯,那可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要不是因为价钱高,我也不会捨得出手啊。如今看来,天香楼里还真是唯独少了个善舞之人啊。」

第五十七章 回到原点(中) 第五十七章 回到原点(中)
说起舞,整个天香楼没人能比的过蝶舞,当初蝶舞被人赎身带走,天香楼还真少了不少的客人呢。
想到这里,金妈妈不禁又皱了皱眉头,「这么大个天香楼,百十来号姑娘,就找不出个善舞的吗?你到底有没有用心啊?」
红牡丹急忙解释道:「妈妈,您别急啊。这人选嘛,有倒是有一个,您看这个,司徒颜,不但舞跳的好,身段也好,人长得又清秀。」
金妈妈拿起画册,仔细地看了一阵子,撇撇嘴道:「很一般嘛。」
红牡丹陪笑道:「妈妈说的是,她的舞跳得不错,但也不是最好的,要说姿色倒算的上是上等。您有所不知,这一个多月来,天容商盟的陆大公子成了她的常客,隔三差五的就带出场不说,有几次还险些跟其他的客人大打出手。所以,现在司徒颜的身价倍增,不少客人点名要她呢。」
「哦?有这么厉害啊?」金妈妈对这事有所耳闻,但是今天听红牡丹详细一说,倒是提起了兴趣,「那陆大少倒是我们这的常客,以往他看上的姑娘也不少,没想到这次他是下了大手笔,要动真格的了。能让他这么动心的姑娘一定有什么特别之处吧。」说着,金妈妈又看了看画册,许久,她笑道:「呵,我说呢,刚才就觉得有点眼熟。牡丹,你来看看,她那眉眼之间是不是与林丞相的千金有些相似?」
红牡丹凑到近前看了看,「可不是吗,妈妈这么一提醒,我还真觉得挺像的。这陆大少别看他平日里做事心狠手辣,没想到还真是个癡情种子。那林大小姐心里只有瑞王爷一人,他却还是癡心不改。」
金妈妈笑着将画册递给红牡丹,「既然如此,那这个司徒颜咱们就特别对待。至于最后她能不能成为天香楼的新花魁,就要靠她自己的造化了,一切就看下个月的斗舞大会花落谁家吧。」
斗舞大会是天香楼每年都要举办的一个比赛,以舞为主,为的就是选拔有才艺的姑娘,提高天香楼的名气,招揽更多的生意。
每年的斗舞大会上都会有不少的姑娘脱颖而出,一夜成名,身价倍增。更有一些会被豪门贵族的老爷少爷门看中,从此便可脱离苦海,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所以,每年都会有许多的姑娘想要参加这个斗舞大会,想要在自己身上实现麻雀变凤凰的童话。
可是,近几年天香楼里善舞的人才有些青黄不接,舞的好的姿色不够,身段好的舞技又不行。所以,金妈妈才会急于找一个配得上花魁称号的姑娘。
已是初冬时节,冷风如刀子一般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上午是天香楼一天中最清净的时候,拂袖匆匆地往厨房走着,进了门她连忙转身放下帘子,灶膛火哔剥有声,她走过去拿火钳拨火,不想火钳碰到炭灰堆里,却有个硬硬的东西触不动,不由笑着说:「这必又是小舞那丫头打下的埋伏,成日里只知道嘴馋。」
话音未落,却听门外有人问:「拂袖这又是在骂谁呢?」跟着帘子一挑,进来个人,穿一身青衣袍子,进了屋子笑着说道:「这一大清早的还说别人,你不是也到这来烤火取暖嘛。」
后厨下人们住的屋子里没有炭火,偏偏拂袖两腿发软没劲晕怎么回事_暴露小说系列公共场合又是个怕冷的人。这些日子天气骤冷,她的脚上都长了冻疮,只好趁着上午厨房没人的时候过来在灶膛边烤烤火,让自己暖和暖和。
拂袖不用抬头便知来人是谁,她用火钳掏出灶膛里的地瓜,用钳子夹着递到来人面前。「小馋猫,就知道是你的地瓜。」
来人名叫小舞,是个被卖到天香楼的苦命孩子,今年才十三岁,因为与拂袖年龄相仿,所以她很快就成了拂袖在这里的第一个朋友,于是唯一的一个朋友。
「呵呵,还是拂袖好,一大早就来帮我看着我的地瓜。」说着便伸手接过地瓜去剥皮,那地瓜刚从火里挟出来,烫得她直甩手叫哎哟。坐在一旁烤火的拂袖一笑,说:「活该!」
小舞捧着那烫手的地瓜,咬了一口,烫得在舌尖上打个滚就胡乱吞下去,对拂袖说道:「告诉你哦,我昨天终于见到传说中的陆大少啦!」
拂袖听了这话不由心头一惊,还好带了人皮面具外人看不到她脸色的变化,她故作镇定地说道:「什么陆大少啊,我怎么没听说过啊。」
小舞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拂袖,「不会吧,京城首富陆震天的大公子啊,你竟然没听说过?」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068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