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歌转移话题,队伍间只剩下他们两人,因此她提了现实中的琐事”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四 15.下线后

血雾佣兵团还没有察觉到烈火獠牙心思,他们一致认为说服烈火獠牙协助的计画大成功,正把兴奋情绪化成动力,一伙人兴高采烈的快步疾行中。

一路上,他们带着实实一股脑的直奔练功地点,打算迅速而果决的完成委託。

「真的好巧哦,原来血雾佣兵团也和表哥认识,」

「哥哥姊姊这么厉害,有你们带着练功,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变强,我会好好表现!」

「我一定要变强!然后加入狂徒公会帮助表哥,让表哥对我刮目相看!」

实实被佣兵们带出狂徒公会地,立刻显露出高度兴奋的神情,绕着大哥大姊们打转。

由于路上多带着实实这个新手,队伍中多了陌生人存在,不好直接说话,佣兵们仅是在私人频道交流着,虽然对话间没有表露出计画成功他们有多爽,不过,众人的好心情都是表现在脸上的。

白渊一面安抚这孩子,一面唤出地图说:「哈哈,瞧你兴奋的模样,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既然如此,大哥我会选个最佳练功地点,把你带成一代高手。」

「放心吧,哥哥会带你练功。」席维斯特也是笑笑的。

矮人族的席维斯特就是个正太模样,极少有机会以年长者自居(就算有机会,也大多都被忽略了),难得出现实实这年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的新手,席维斯特理所当然要罩一下。

「先来讨论要去哪个地图吧,我建议风景漂亮一点的。」隐形猫说。

「最好去人烟稀少的地方,才不会有人围观。」千曜补充。

「好耶,我老早就想去地图!」实实双眼泛光,立刻就被全新地图吸引注意力。

队伍间嘻嘻笑笑,大伙一面讨论一面撕破好几张传送符,一处处找寻最佳练功地点。

灵魂之刃共有上百张地图和城镇,其中新手地区佔了六十二处,足够血雾佣兵团挑选到满意的地方。

「这地方不够好,太狭小了,我喜欢宽敞一点的。」

「太暗了,树太多光线不足,人生要有光线才会前途无限……」

「BOSS长的不够好看,有碍观感……」

“刑歌转移话题,队伍间只剩下他们两人,因此她提了现实中的琐事”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他们就像在挑选自家后院似的,对着一个个地图品头论足。

刑歌哭笑不得的吐槽着:「网游里扯到人生前途无限,是否扯太远了?还有,都準备要BOSS杀了,还管牠长的好不好看?你们会不会要求太高了?」

「老大,不带这样说的啊,我们有选择的权利!」佣兵们胡扯道。

刑歌的驳斥就这样被华丽丽的忽略了,席维斯特说:「继续吧,下一个地方在哪?」

一伙人又转移注意力,重新看着地图去了。

于是,搜索适合实实的练功地图成了此行目的,他们一共花了一整个下午和晚间在传送上,从新手地图到一百等高等地图全部看一遍,不知情的玩家还以为灵魂之刃有任务要组队踩点呢,好在刑歌先前发的斗篷发挥效用,遮了脸不怕人被人认出来。

在踏入其中一个城镇时,刑歌忽然说道:「啊,传送符不够用了,隐形猫,能陪我去买商店採购吗?」

「好,我的传送符也差不多用完,一起去买吧。」隐形猫说道。

两人结伴而行,花了十分钟,徒步进入附近一处商店中。

刑歌买下一百个传送符,在柜台结完帐,目光转向一旁的隐形猫,若有似无的说道:「隐形猫,我心里有个猜测,觉得有点疑惑,方便问妳吗?」

几乎在此同时,隐形猫停下手边动作。

刑歌不是使用佣兵频道说话,远在异地的队友们无法听见,这么一来很明显了,刑歌是利用一些小理由把隐形猫引开队伍,有意私底下对谈。

这些小举动隐形猫怎么会不知道,她笑了笑说:「老大,妳说吧。」

刑歌犹豫了一阵子,最后开口喃喃问:「隐形猫,难道妳一开始就知道实实是烈火獠牙的表弟吗?」

隐形猫微微一愣,表情很是讶异。

刑歌叹了一口气,解释道:「唔……这只是我的推论,妳从某种管道得知实实和烈火獠牙有关係,特别用方法与实实签合约,故意欠对方人情,好让烈火獠牙没有理由拒绝协助,是不是这样呢?」

气氛短暂的沉默,显得有些尴尬。

「我随口问问,妳不解释也行。」刑歌笑着说。

紫髮的女商人定定看着刑歌,沉默不语,下一秒,她勾起嘴角,瞇起眼睛露出一抹富含深意的浅笑。

「老大,妳认为怎样就怎样吧。」

语毕,隐形猫不再多说,直接扭头走入队伍之中。

「这算是回答吗?」换刑歌微微一愣,她无奈的摇摇头,没再执着于解答,看来事实的真相,只有隐形猫一个人知道了。

刑歌不怎么放在心上,随即跟上隐形猫,回归队伍中心。

白渊随意选了好方位,让血雾佣兵团一伙人围成一圈坐在一棵巨树下,白渊一面嚷着「慢点慢点」一面从包裹中铺了一张野餐巾,以及各种点心和烧酒,众人吃吃喝喝玩闹,场面和乐,活像是外地旅行的观光客。

实实蹲坐在树边,开心的吃着稀有饼乾和果汁,不过神情没方才那么兴奋了,中途打了几个哈欠,似乎显得有些疲累。

这也难怪,毕竟他们花了一整天在找寻练功地点,没有休息过。

刑歌回归队伍后,换出个人介面说:「时间晚了,大家下线休息,明天再来练功。」

「确实晚了,今天已经发生好多大事,需要好好休息。」白渊揉了揉发酸的肩膀。

「睡觉去吧。」席维斯特说。

「我期待明天到来!」实实立刻恢复兴奋。

野餐暂时到一个段落,血雾佣兵团物色好练功地点,与实实约定下次上线时间,众人告别一声,一一下线离去。

队友们身影慢慢消失,刑歌转了转视线,看向在场唯一没下线的队友——千曜。

「怎么?」刑歌问。

千曜盯着她,问道:「妳刚才跟隐形猫谈事情吗?老大,频道内妳们有一阵子没有说话,应该是切断连繫,回归时却是隐形猫先走回来,妳们没有并肩而行,我觉得有点古怪。」

刑歌略显无奈,今天一直重複「叫住别人」、「被别人叫住」、「深入交流」这三件事,不过千曜确实观察的很入微,发现这细微的变化。

「没什么,不是重要的事。」刑歌挥了挥手轻描淡写带过,隐形猫本人不说,她自然也不会到处张扬。

「嗯。」千曜面色带有怀疑,不过这人什么都没问,点点头便做罢了。

不追问就是这人表达信任的方式,就这方面来看,千曜这人相当细心体贴。

「对了,千曜。」

刑歌转移话题,队伍间只剩下他们两人,因此她提了现实中的琐事:「我之前有提过了,我房间的浴室水龙头坏了,暂时不能洗澡,要赶快请人来修理。」

「在修好之前,我想借用你或白渊房间的浴室洗澡,如果你们方便的话,我今天或明天会去房间打扰。」

「嗯,没问题。」千曜说:「正好,我也有点事情想和妳说。」

「什么事?」刑歌问。

千曜支吾了一会,眼神飘移:「现、现在不方便说,我们在现实中说,好吗?」

刑歌歪着头,有什么事得在现实开口呢,一定很重要吧,仅管有点疑惑,她说道:「好,我们现实中见。」

两人各自唤出系统介面,按下离线。

灵魂之刃online,下线。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070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