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申报茅盾文学奖的那些事儿

2011年4月,中国作协启动了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申报工作。由于早已面临的大众文化与阅读新局面,尤其是网络文学在中国进入第十三个发展年头,中国作协顺应局势,在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两个大奖的评奖条例中都开了口子,增加了允许网络文学申报上述奖项,条例中出现了向“持有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的重点文学网站”征集文学作品的具体表述。

今天仍然有很多人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放网络小说进来,尤其是让网络作家占据了一些全委会委员甚至主席团成员的指标,认为这是文学上的过度妥协乃至作协事业的污点——如果仅仅这样想,我觉得是尊驾没有明白中国作协究竟是一个什么组织。如果温柔地说,作家协会是所有文字创作者的家,那么就应该包括过去的通俗文学,今天的网络文学、类型文学作者。

南派三叔:“我的心情很‘茅盾’。”

4月的某个傍晚,我接到浙江省作协时任党组副书记郑晓林的电话,说,如果浙江推荐申报本届茅盾文学奖,留一个名额给网络文学,你对推荐人选和作品有何建议?这块你是专家嘛,我们作协党组征求征求意见。

沧月、南派三叔、流潋紫,是最先出现在我脑海里的名字。我就建议他们三选一。

好的,谢谢!我们商量之后还要麻烦你。

隔一天,麻烦我的事情来了,帮助南派三叔一起给《盗墓笔记》填写一下申报表。浙江作协的领导担心网络作家未必知道体制内这些填写的规矩,有我在,又能跟作者同一个频道沟通,所以他们就这样安排下来,用心是细腻和良苦的,所以我内心一暖,觉得这个“麻烦”并不麻烦,而是体贴的人情。

有趣的是南派三叔。当我把消息传递给他的时候,他是高兴的,答应了自己看一看表格就填写,然后让我总体把关,因为他并不知道这些表格应该用什么样的口吻、文风。然后他马上又怀疑地问,你觉得这个靠谱吗?

我回答,评不评得上有啥关系呀,这个奖本来就属于纯文学。但既然开了口子,省作协都愿意让你报,应该积极参与的。我后来把这个意思跟媒体用另一种话语重说了一遍,网络文学申报茅奖,既然“有这个可能性,就该去试试看,没有尝试,又怎么会有成功?”

南派说,我觉得是肯定拿不到奖的。不过你说得也对,跟一把,按你的办。

我交掉改好的表格后,按捺不住,在2011年4月18日19:45的时候发了一条微博:

最近发生在我身边的两件事:1、@南派三叔《盗墓笔记》即将申报茅盾文学奖,申报单位浙江省作家协会,我是推荐人。不过茅奖要20套样书,磨铁能不能赞助呀?@沈浩波。2、@类型文学双年奖,评委慕容雪村退出,增补@今何在为评委,这一进一出,还有很多故事,留着写回忆录了。

南派紧接着就转了我的微博,并评论:

我的心情很“茅盾”,但如能得奖,心情“茅盾”的人会更多,所以让我得奖对茅盾文学奖有好处。

这个信息时代,只需要我和他这样两条互动,够了、足够了。接着就可以静候全国媒体的电话。如果今天坦白一点说,我们开始呼应作协的要求时,彼此心里都明白,这中间至少会蕴含着一波媒体话题的高潮。在我看来,这很值得。

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坛:“冰与火之歌”

之后在媒体的高度关注下,《盗墓笔记》等当年各个机构呈送的网络小说静候着第一关“资格审查”的结果。换言之,如果在资格审查中被踢出局,可以认为并没有进入茅奖的评奖范围。果然,5月16日,中国作协在中国作家网公布了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参选作品名单,180部长篇小说入围。媒体最关注的《盗墓笔记》以及《杜拉拉升职记》等都没有熬过资格审查这一关。而细心的媒体还分析了剩下进入大名单的所谓网络文学作品,他们说:“有8部作品入围,但仔细分析却发现大多是传统文学放在网络上连载。”(《南方日报》2011年5月18日《网络小说〈盗墓笔记〉参选茅盾文学奖落选引争议》)。

所以,媒体的一般性质疑声是多过理性和深度追问的——比如当时网络小说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创作水准?有没有经典作品?评价标准是什么?这个评价标准跟茅奖过去的评价标准合不合、要不要修正?如果茅奖标准无法兼顾网络小说的写作特质,有没有另立国家级大奖的想法?

但就像第一轮由我一条微博引发的,当时按照百度新闻搜索,至少有50余家媒体报道了《盗墓笔记》申报的讯息,各个网站转载还不算;现在被刷出局,百度新闻搜索,约有百家媒体又报道了网络小说出局事件。

当时负责“资格审查”的中国作协创研部胡平老师,是个老资格、有经验的评论家和局级干部。当记者问及为什么《盗墓笔记》等出局的时候,我觉得他回答得极好,展现了负责其事的行家里手的水平。他是这么解释的:“《杜拉拉升职记》和《盗墓笔记》一样,没有入围也是因为还未完结。现在有很多网络作者都很有才华,而茅奖的参选作品必须是已经获得线下出版,这个规定也卡掉了一部分网络作品参选。不过,未来一定会有更多的网络作品入围。”

而懂行的记者又追问了一个问题:茅盾文学奖拒绝《盗墓笔记》,真的是因为作品未完?有网友质疑,浙江作家王旭烽在2000年曾凭借《茶人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南方有嘉木》和第二部《不夜之侯》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这不也是系列小说中未完成的单部作品获奖?

胡平答道:“王旭烽获奖的时候评奖条例并不完善,从第七届开始,茅奖就要求系列作品必须在完结后才能评奖。”

所以对于这届中发生的网络小说代表作品申报茅奖而未过资格审查,媒体、粉丝尽可以议论纷纷乃至固执己见,但中国作协的回答倒也很客观,能够自圆自洽。

南派三叔自己动了小心思,应对这个阶段,他发微博说自己是“被参选”的:

公布一下真相,免得误会,《盗墓笔记》根本没有参选,中国作家协会说我没写完,不准选。铁凝大姐一定是我的读者,利用职权催“盗”。不用打电话来采访我安慰我了,我拿我人头发誓我真是被参选。

见到这条微博我一笑了之:仍然充满了南派式的幽默。

“茅盾文学奖对我来说不是荣誉。”南派三叔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和茅盾文学奖不是一个路数:“他们是严肃小说,我是通俗小说。他们追求的是小圈子的肯定,我追求的是大众的肯定。”对于网络文学作品第一次参评茅盾文学奖遭遇全体失败,南派三叔认为,只要茅盾文学奖的评委人员结构没发生变化,一切都是空谈,“如果找网络作家当评委,可以;如果全都是作协的作家,选出来的网络文学也是放在网上连载的传统文学作品。茅盾文学奖敢放在网上海选吗?”他补充一句:“市场的畅销对我来说已经是得奖了。”

有时候想想我所目睹的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坛关系,真是一出“冰与火之歌”。

(节选自《大神们——我和网络作家这十年星火时代》)

作者:夏烈

来源:千龙网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07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