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子戚和卫然车上_卫然卫子戚用嘴

翌日。

山间晨雾弥漫,使得寺塔朦胧不清,从远处望去,更似建在云端,彷佛置身仙境的美。

“有这幺糟吗……”梁雪凝一面踢着脚下的石子,一面嘟囔着,柳眉蹙起,看起来郁闷极了。她昨日烧的饭菜,梓素吃完后就大病不起,所以今日无法服侍她。

“唉……”又是重重一声叹息,梁雪凝只盼另一位吃了她饭菜的人平安无事。

不知第几下叹息后,梁雪凝走到一处幽谧之地。从树叶的缝隙中看去,能依稀瞅到一座小桥,再上前几步,便又瞧见一抹白影。

“是他?”梁雪凝低呼出声,闪身躲到一棵树后。

只见宫雪华依旧穿着一袭白衣,姿态优雅的伫立在桥上,凝望池里嬉戏的锦鲤。比起以往,现在的他给人的感觉更加悲伤、落寞……为什幺?他不是向来淡漠而温柔吗?究竟为何所伤?

“难道是因为我做的饭……”梁雪凝愈想,背后冷汗愈多。

抱着不安的心情,她自树后走出,缓缓靠近那抹让人觉得遥不可及的身影。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靠近,宫雪华轻撇过头,望向朝他而来之人。

“那个,请问你……没事吧?”梁雪凝紧张的问。

卫子戚和卫然车上_卫然卫子戚用嘴

闻言,宫雪华一愣,不解的问:“郡主所指何事?”

“呃?就是……”梁雪凝尴尬的挠了挠头,小声道:“你吃了吗?”

这下子宫雪华马上就明白过来。原来她是担心自己吃完她煮的饭会不适呀……小丫头倒有些自知之明。

“呵。”宫雪华掩嘴轻笑道:“所以郡主这是蓄意谋杀?”

“啊?”梁雪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有些错愕、慌张。

见她傻得可爱,宫雪华带笑的眼神也渐渐变得温柔,不似方才落寞。

“啊!”梁雪凝大叫一声,随即红着脸,怒瞪杏目说:“你怎幺可以说我辛苦做的饭菜会害死人呢?”

“抱歉。”宫雪华勾唇。

“哎呀,你也不必道歉,就是……哇啊!”话未说完,梁雪凝脚下一滑,直落桥下。

“当心!”宫雪华一惊,连忙扶她。

“呀啊——”

卫子戚和卫然车上_卫然卫子戚用嘴

“呃!”

岂料梁雪凝吓得双手乱挥,结果就这幺在宫雪华的下巴揍上一拳,还抓住了他的衣襟。

“噗咚!”

最后,两人齐齐落水。

“王爷……”躲在暗处的莫卿已然面色铁青,但碍于宫雪华的命令,他不能擅自出现。虽然心疼王爷,不过不得不说,郡主的那记下钩拳十分完美。

“噗哈!要死了简直……”梁雪凝被宫雪华带上岸后,只顾大口的喘着粗气,什幺形象、什幺矜持,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

待呼吸平顺后,她这才想到一起落水的宫雪华,赶忙转头问道:“你没……事……吧?”

老天……

对面的男人披散着一头湿漉漉的墨发,由于她刚才的魔爪,以至于他露出了大半边的肩与胸膛,湿透的白衫紧贴他的身躯,勾勒出诱人的线条,叫人看的血脉偾张。

“你、你你……”梁雪凝激动的指着他,结巴道。

宫雪华拧干自己的长发,淡淡的瞧过去。

卫子戚和卫然车上_卫然卫子戚用嘴

梁雪凝随着他的目光低下头,发现自己的衣裳也变得有些透明,顿时害羞的抱紧身子。

怎幺办?按照这个发展,他会不会一个激动扑上来?她还没准备好哇!

“唔……?”

可她再抬头,哪里见到对方眼里的尴尬或欲望?根本一如原先的平淡无波啊!这让身为女人的她很没面子,非常没面子!也不知那脸是羞红的,还是气红的。

宫雪华无视她抗议的眼神,摸了摸被撞疼的下巴,唤道:“莫卿。”

身在暗处的莫卿终于得到首肯,速度飞快的赶到宫雪华身边,将外衣披在他身上。

“王爷,当心受寒。”莫卿关心道。

“嗯,你且去准备沐浴的用品。”宫雪华说完,取下那件干的外衣,转而披在梁雪凝身上。

“谢、谢谢。”梁雪凝害羞的道谢。

“王爷……”莫卿不悦的皱眉,却还是回去准备。

结果,梁雪凝就在宫雪华的小苑里,舒舒服服的洗完澡后,还享用了一杯茶。

卫子戚和卫然车上_卫然卫子戚用嘴

“咦?王爷呢?”洗完澡后,梁雪凝一直不见宫雪华,遂开口问道。

莫卿睨了她一眼,语气有些冷淡的回答:“王爷方才让小的帮妳准备新衣服、泡热茶,现在才要沐浴呢。”

要是王爷染上风寒,他就绝对不会再让这个麻烦精靠近王爷!怎幺每每遇上她都没好事?莫不是大老远的从玄北跑过来克王爷?王爷当真是受苦了。

“啊?这样啊……”梁雪凝只关注到宫雪华一直湿着身体的事,因此忽略了莫卿的不善。此时,她有些小失落,不仅是因为每次都帮倒忙,更因为屡屡在心仪之人面前出糗。

“莫卿。”梁雪凝开口:“你家王爷喜欢什幺样的女人啊?”

听她如此问,莫卿骄傲的回答:“能让我们王爷喜欢的女子,定是拥有沈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且蕙质兰心、七窍玲珑、芳兰竟体、温柔婉约的绝世美女。”

见他将毕生所学的美好词汇都丢了出来,梁雪凝伸手指着自己,又问:“那你觉得我如何?”

“妳?”莫卿瞅了她一眼,说:“郡主外貌可人、精力充沛。”

“就这样?”梁雪凝错愕的张大嘴巴。

“就这样。”莫卿颔首。

“……”啧啧,这莫卿还真不把她当郡主,嘴巴这幺的……诚实。

卫子戚和卫然车上_卫然卫子戚用嘴

被人瞧不起,她心中很是不服,遂问道:“真有你说的那种女人?莫不是天上才有?啧,还真当你家王爷是神仙了?连仙女都能娶。”

说什幺就是不能说他家王爷!莫卿一下子就来气了,他没好气的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连郡主妳这样的女人都有了,那就会有莫卿方才所说的女子。”

“什幺叫我这样的女人?”梁雪凝拍桌站起。

气死人了,这莫卿根本毫不讲理!

“在吵嚷着什幺?”

一声淡漠的声音响起,争执不下的两人顿时都噤了声。

“王爷。”莫卿恭敬的颔首。

宫雪华只是睨了他一眼,不语,转而看向梁雪凝。

“唔……”此刻的梁雪凝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委屈的低下头。

“莫卿。”宫雪华唤道。

“属下在。”

卫子戚和卫然车上_卫然卫子戚用嘴

“最近天热易上火,你且去树荫下凉快,没本王命令,不得离开。”

“……是。”莫卿低下头,有些懊悔。早知道不跟这灾星郡主说话了,害得他被王爷罚站,面“树”思过。

处理完莫卿,宫雪华这才将注意力放回梁雪凝身上。

梁雪凝顿时咬紧牙关,生怕被罚。

“郡主若无事,便请回吧。”

岂知等来的是这幺一句逐客令。

“喔。”梁雪凝一阵失落,终是乖乖离开。

也是,他是赤南的王爷,她是玄北的郡主,他哪能管得着她呢?要罚也轮不到他。

逃过一劫是好事,可为何她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0787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