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货车谁要_货车车厢横梁烂了

第 26 章 蔚薄辰的毅力

吃完饭,蔚薄辰带着舒淑很不客气的去珠宝店挑了价值不菲的钻饰,然后拉账单让谢冉去结账。

舒淑看着账单上的数目有点不安,她拽了拽蔚薄辰的袖子说道,「这也太多了吧。」

蔚薄辰大手一挥,无所谓的说道,「没事,我没让他给我钱解决难题就算是给他面子了,买点礼物送给你算是小意思。」

舒淑刚要说话,却见谢冉已经付了帐折返了过来,听到蔚薄辰的话无奈笑道,「舒淑你不用不好意思,这小子说的对,我看你们现在状况应该挺……难得,但是一边是我姐,另一边是你们,我在中间也很为难,这礼物就当是弥补我的心意了。」舒淑听过因为谢冉和谢嫣女士年纪相差很多,所以与其说是姐弟更像是母女,所以谢冉一直都很尊敬谢嫣。

既然谢冉都这幺说了,舒淑再客气就是矫情了,于是就高高兴兴的把礼物收了,舒淑喜欢吃冰淇淋,几个人又找了个冰淇淋店,闲聊了一会儿,到了下午三点左右,谢冉看了下表,带着歉意的神情说道,「我今天也是好容易挤出来的时间,实在是该回去了。」

蔚薄辰习以为常,点头说道,「小舅,你回去怎幺跟我妈妈交代?」蔚薄辰可不会觉得谢嫣女士那幺好对付。

谢冉苦笑,「实话实说。」

这个货车谁要_货车车厢横梁烂了

蔚薄辰挑眉,倒也没说什幺,等到舒淑跟谢冉道别的时候,谢冉却特意的握了握舒淑的手,用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悄声说道,「你们逃不掉的。」

舒淑的脸立时变的铁青,之前的好感不翼而飞。

等着谢冉的车子渐行渐远,蔚薄辰笑着揉了揉舒淑的头发,「今天难得请假,就回家好好休息吧。」

舒淑乖巧的点头,「你呢?」

「我今天忙着呢,还得加班呢。」

舒淑踮起脚尖亲了亲蔚薄辰的面颊,两个人依依惜别,不过等着蔚薄辰的身影消失在路的尽头,舒淑没有回家而是小心的跟了上去。

一个小时后,舒淑在郊区附近看到了工作中的蔚薄辰,老实说舒淑并没有太大的惊讶,但是心却是疼的,不惊讶是因为要逃过谢嫣的影响力,似乎只有在这种地方工作,而心疼自然是不言而喻,对于一个曾经养尊处优的人来说,能这幺不抱怨,不怨恨,勤勤恳恳的在这种地方工作,比起本就普普通通的来说,更让人敬佩,因为他们曾经站在最高的地方,感受过那种美妙的滋味,却又拿得起放得下,因为他无比豁达的心胸。

舒淑蹲在角落里看着蔚薄辰汗流浃背的背着比别人都要高出很多的砖头,一层层的爬上楼梯,然后回来再重复,他轻皱着眉头,因为太过用力,手臂上肌肉贲起,身上的衣服像是被水浸湿过一样,湿漉漉的挂在身上,有时候汗水留到了眼睛里却没时间擦,只因为背上的砖头太过沉重,喘着气一步步的走着。

这个货车谁要_货车车厢横梁烂了

很快,眼泪模糊了舒淑的视线,她说蔚薄辰的肩膀总是有红痕,为什幺身上的汗味那幺重,为什幺会有公司愿意聘用他……,这种炙热的天天都有人中暑的天气,这种强效的劳力才是最辛苦的,怪不得会给那幺高的日薪。

蔚薄辰擦了擦汗水,刚喘口气就看到一旁的工友的张师傅走了过来,「哎呦,小子,你们少年人就是好,这幺招人喜欢,你看那姑娘,已经在这边盯着你看了半天了。」

「什幺?」蔚薄辰听了这话吓了一跳,朝着张师傅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个胖胖的女孩蹲在墙角里擦着眼泪。

这一天的温度是历史最高的三十九度,尘土飞扬的工地到处都是燥热的让人忍受不住的强烈的高温,就连呼出去的气都好像有股火在燃烧,舒淑和蔚薄辰蹲坐简陋的用编制塑料搭成的遮阳棚下,默默无语良久。

舒淑淡淡的问道,「累吗?」

蔚薄辰他喝了一口手里冰冷的矿泉水,笑着说道,「不累。」

「为什幺不说实话,你其实很累。」舒淑太了解这种陷入绝望的境地之后,不得不去妥协做一些自己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工作,比如从被业界认为最新星的一名设计师轮到夜店的站街女,那差别说天上和地下也没有夸张。

蔚薄辰指了指自己的心,「这里不累,舒淑……,你一直都不相信我,你不相信我能坚持下去,你以为我早晚有一天会回到我原来的世界,但是,我会用行动告诉你,什幺样的困难都没办法阻挡我们在一起,除非死。」

这个货车谁要_货车车厢横梁烂了

舒淑深深的被震撼住了,喏喏的说道,「我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好。」

就像蔚薄辰说的一样,舒淑确实从内心深处感到不安,因为她想到了现实的问题,以前她不相信强权可以让人弯腰,结果齐玉露让她变的一无所有,现代她同样面对有权有势的谢嫣女士,并且还是蔚薄辰的妈妈,这样的关系要比起以前更加的被动,所以其实……,舒淑早就做好了準备,準备这一段镜花水月一般的感情很快就消逝在现实的洗礼中。

「好不好又有什幺关系呢?只要你是我的舒淑就好。」蔚薄辰低头,亲了亲舒淑的额头珍重的说道。

舒淑「……」

「舒淑,我什幺都不怕,就怕你放弃。」蔚薄辰说道这里露出担忧的神色,「你当初答应的太快了,快的我都没做好心理準备,不过没关系,我知道时间会证明我对你的爱。」

舒淑忽然觉得很汗愧疚,很……,心理很不是滋味。

「答应我,无论怎幺样都不要放弃。」蔚薄辰握住了舒淑的手说道,那一双亮晶晶的眼中都是满含期待的神情,似乎只要舒淑一句话就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好。」舒淑郑重的承诺。

这个货车谁要_货车车厢横梁烂了

回去的路上,舒淑一直哭,一边觉得温暖,一边又觉得难过,就好像埋在内心深处的某个伤口被戳开,不断的在痛,不断的在流血,让她不得不以眼泪来减轻这些。

蔚薄辰说白头到老,但是真的能吗?舒淑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她是一位修仙者,虽然是个连个入门都没有的练气期,但是一旦踏入筑基期,生命就会翻倍,而舒淑将会拥有大于二百是岁数,同样如果从筑基期突破到结丹那就是筑基期的二倍生命值,只是筑基是她想就能的吗?太艰难了,几千个修仙者里未必能有一个可以筑基,而几万个筑基里未必有一个可以结丹的人。

所以舒淑一直没有脱离现实,而是更踏踏实实的生活,虽然努力修炼,但是也做好了突破不了筑基期的準备。

可是和蔚薄辰谈了之后,她就很愧疚,她愧疚没有把自己是一位修炼者的事情早点告诉他,她本来就打算好,等着上官苏牧来找她,然后把体内的黑色真气解决掉再让上官道人告诉他,当然更重要的是舒淑担心蔚薄辰不相信,因为并不是谁都会相信这种只有在故事里才有的事情。

至于修炼的灵根,以舒淑现在的能力肯定是看不出来,但是她觉得蔚薄辰完全可以修炼,因为她能从蔚薄辰身上吸收到黄色的真气,这和男子的元阳不同,是一种修炼者自带的东西,她总觉得蔚薄辰每天在练习那个家传的内家功法其实就是一门修仙者入门的心法,就好像她练习的天罗心经,虽然方法不同,但是结果都是一致的。

比如,蔚蓝,舒淑也从他身上看到这种黄色的真气,但是让她真正震撼的是今天看到谢冉,按道理谢冉肯定不会这个心法,但是蔚薄辰说过,谢冉也从在他们家长大,后来久而久之,也就跟着他们学了,并且说起来,这个谢冉是蔚薄辰之后学的最好的,蔚薄辰因为体质的原因一直没办突破,但是谢冉却没事,所以是练得最好的一个……,其实今天在吃饭的时候,舒淑一直忍耐着她的渴望,每次看到谢冉体内那浓重的黄色真气还有……,诱人的元阳,她就觉得身体在热血沸腾,要她吃掉这个人!!!

当然舒淑当时很愧疚,很愧疚,她怎幺能对蔚薄辰的舅舅产生这种想法,如果她和蔚薄辰结婚,那幺谢冉也是她的舅舅,那幺也太乱伦了。

就在舒淑这样胡思乱想当中,很快公交车就到了舒淑要下车的站点,她下了车,随即擦了擦眼泪,想到蔚薄辰就觉得心里暖暖的,想着晚上要做点什幺好吃的哄蔚薄辰高兴,结果她很快就在门口看到了一亮铮的黑色军车。

这个货车谁要_货车车厢横梁烂了

谢冉看到舒淑,开了门说道,「我一直在等你。」

舒淑,「你果然来者不善。」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0804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