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号见系氏已经清醒过来,还能正常说话后,便默默伸手递了”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V. 美少女恋爱警报(a)

朦胧的意识从一片黑暗中逐渐清醒,系氏只记得好像是结束噩梦之后,他的双脚痛得他站不起来、全身盗汗,接着就失去意识了。

在工作中造成的伤害,一定会送到A‧H猎手公司所设立的附属医院做治疗。有些刺鼻的药水味,让系氏判断出自己的所在。

都还没睁开眼睛,耳边就先听见「喀沙、喀沙、喀沙」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吃苹果?

受不了那不绝于耳的进食声诱惑,系氏朝声音的来源睁开眼睛,却又是那张充满杀伤力的丑陋防毒面具。

「……真是够了,拜託你别再戴那个好吗,不管看几次都会对视觉造成伤害。」

九号坐在病床边,手里端着一盘特地切成兔子造型的苹果大啖着,他似乎是将防毒面具稍微鬆开,从下巴处的缝隙将苹果塞进嘴里。

「而且工程这么浩大,你累不累啊先生?」吃就吃,居然还要把它削成可爱的造型,又不是小孩子。系氏忍不住在心中吐槽。

九号见系氏已经清醒过来,还能正常说话后,便默默伸手递了一个东西给系氏,那是一把很眼熟的钥匙。

「咦?这是我的车钥匙吧?」前几天才因为出车祸而被修德烈禁止再次驾车,才没隔几天,竟然又发给系氏车钥匙,让系氏百思不得其解。

“九号见系氏已经清醒过来,还能正常说话后,便默默伸手递了”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原本还奢望九号会帮忙解惑,但系氏收下钥匙之后,九号却放下吃盛装苹果的空盘子和叉子,就这么逕自走出了病房。果然奢望九号开口给个交代,比猎杀爱丽丝还要困难。

「那家伙到底是在干嘛?」系氏不解,病房的房又再次被推开,不过这次走进来的是天生目。穿着白兔配色西装,搭配百褶裙、裙下则是有皮带饰釦的长靴,让原本身高就超出女性平均值的天生目,看起来更加修长。腰间上仍挂着两把长短不一的太刀,腰后则和系氏一样,繫着装了药水点心的皮革腰包。

她将西装外套脱下,挂在手臂上,步伐笔直地走向系氏,黑色的长髮随脚步的节奏自然飘逸。天生目的绿眸中,充满了与女性相反的刚毅,但只要和她相处过,就会知道天生目是个亲和力高,温和、又会照顾人的邻家大姐姐。

天生目来到病床边,忧心地问道:「系氏前辈清醒了吗?因为打了麻醉的关係,你已经昏睡一整天了。」天生目的声线比一般女性又再低沉了些,可是这特别的嗓音却让天生目不管在男性或女性职员之间,都相当受欢迎。

「昏睡一整天!?我到底是受了什么重伤啊。」系氏模糊的印象中,只记得自己回到现实之后,双脚痛得让他站不起身,索性就坐在地上休息。

系氏仔细回想了一下。『对耶,坐到地上之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听说系氏前辈你在噩梦里时,从很高的地方跳下来,结果使双脚骨折,回到现实世界之后,就痛到昏倒了。……对不起,我不小心闯入你们的任务,还昏倒、变成你们的拖油瓶,害系氏前辈受伤。」天生目露出了自责的表情,秀丽的脸庞上愁云惨雾,让人看了都心疼。

虽然系氏的双脚上都打着厚厚的石膏,视觉上不禁让人误以为有多严重,不过由于现今医疗技术的发达,双脚骨折的伤势,打着石膏乖乖静养,不出一週的时间就能痊癒。系氏自知自己的伤势,所以也不觉得特别紧张。

「没这回事,从高处跳下来不是妳的错,要怪就怪那个面具变态。」系氏立刻安慰道。要不是为了救那个丝毫不懂感恩图报的九号,系氏也不会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更别提救了人还被骂蠢。

提到这个,系氏就想到九号曾经想抛下天生目,只管执行任务的绝情。越想越生气,便忍不住抱怨:「哼,要不是因为『毛虫』的命令,不然我根本不想跟那种难以相处、连话都说不好、老是把人当白癡耍的怪胎成为搭档。」

「啊、说到这……系氏前辈才刚醒来,可能还不知道公司上头有新的指令。」天生目忽然支支吾吾起来,似乎藏着什么难以启齿的事。

「怎么了,修德烈跟那帮老头又有什么新的指令?」

「事情是这样的,在九号先生汇报给公司的报告中,提到你曾有对他开枪的举动。因为听说九号是相当优秀、前途最被看好的白兔,因此他差点被搭档开枪伤害的这件事,就被公司的高层视为严重事态处理,所以──」

「等一下,要说被搭档伤害,我才是从内心深处到眼角膜最表层都被他摧残的受害者吧!不过是对他开一枪,而且也没射到他,干嘛这么大惊小怪的。」系氏打断天生目的说明,愤慨地为自己打抱不平。真搞不懂被防毒面具惊吓数次、被用安全带紧缚、还被喷了速效催眠药,再加言语上的攻击,难道就可以视而不见,当作不算数吗?

「原来你跟九号先生处得并不好,我还以为……你们是默契十足的拍档。」

「天生目,妳是乱捡地上的东西来吃,所以才产生这种幻觉吗?到底哪来的根据让你觉得我跟他默契十足啊,我敢肯定我对他只有杀气十足而已。」

「噢,原来是我会错意了。」天生目记得在噩梦里和系氏失散时,九号的反应相当平淡、镇定,所以就认定那是信任的表现,没想到实际上只是九号对人漠不关心罢了。

「那当然。」

「不过这样的话,这个指令对系氏前辈来说应该会是好消息。」

「什么指令?」

「系氏前辈因为情绪因素而对搭档开枪,被上层判定你们两人的组合并不恰当,所以将你们拆伙后,重新找了新的配对。」

「啥?但当初要我跟那个怪胎搭档的可是毛虫耶,大家不是都对那只机械虫百依百顺吗?」

「关于这件事,社长有亲自去向毛虫请示,毛虫没有反对,……更正确的说,它是不做任何回应,所以大家就判定为是默许。」

「这根本是自说自话吧,那群满身铜臭的秃头佬。」系氏不屑地哼了声,他前几天抵死反抗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有,早知道就当下朝九号脚边开个几枪,问题就解决了。

看得出九号的身手的确不输给那些有经验的资深猎手,身为为公司赚钱的道具,九号的身价肯定是比系氏来得值钱,所以顶头上司才会不希望把这么优秀的人才放在一颗不定时炸弹的身边。

系氏抱怨完后,接着又问:「那现在谁是我的新搭档?换回类崎了吗?」一想到是有点温吞,但却是个老实大好人的类崎,系氏就有点头痛。

类崎虽然好相处,跟在系氏身边像是系氏的小弟一样恭敬,可是他的动作和反应都在水準之下,虽然系氏的实际年龄比类崎小上几岁,不过到了噩梦里,或是追捕爱丽丝时,都是由系氏掩护、保护、支援他。要说类崎唯一的作用,其实也就只有能使用白兔能力而已。

上次系氏不小心误击类崎,其实也是因为类崎的反应太慢,滞留在系氏的射程内才导致。当时类崎身后有一只蛀书虫,系氏为了救他别无选择,不是让类崎当枪靶子,就是让他变成虫的晚餐。原本是希望类崎可以在他开枪前及时闪开,哪知道他的动作实在是慢半拍,真的就跟蛀书虫一起被当作枪靶。

「其实……系氏前辈的新搭档就是我。」天生目怯怯地小声嗫嚅。

「咦,居然是天生目!那还真是求之不得啊,看来终于轮到我走运了。」系氏一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地高举双手欢呼。

「系氏前辈你不嫌弃,我也感到相当开心。」天生目连忙以优雅的姿势对病床上的系氏深深鞠躬,从小地方的礼仪,就能看出天生目家的家教甚严。

天生目鞠完躬抬起头时,偶然看见病床边的小柜上,留了个空盘子,便说道:「对了,我稍早之前已经来过一次,想说系氏前辈醒了可能会饿,就削了一盘兔子苹果放在你这边,看样子系氏前辈已经把苹果吃完了呢,还要再吃些吗?或是想吃点其他水果?」

「那是给我的?」系氏诧异地反问,那盘苹果他可是亲眼看见九号毫不客气地整盘吃完啊。

「是啊,系氏前辈没吃到吗?」

「託我那个怪胎前搭档的福,我可是一口都没吃到。」按照惯例,系氏同样在心中无限次问候九号的列祖列宗:『那浑蛋好样的,我刚睡醒饿得要死,他居然还在我面前假装若无其事地一口气把水果给吃个精光。知道要拆伙,竟然还不忘再多整我一次。』

见系氏浑身散发了强烈的怨气,天生目赶紧安抚道:「没关係,若系氏前辈还想吃的话,我再削吧。」

「天生目,妳真的是我职场生涯里的天使。」系氏感激地说道,要不是因为他演技差,不然他也很想用力挤出几滴眼泪,让天生目看看他有多么感动。

天生目只是腼腆地苦笑了下,拿出梨子、接着抽出腰上较短的刀,就开始俐落地削皮。

「呃、是说,那把刀是妳战斗的武器吧,拿来削水果没问题吗?」

「没关係,这把刀又名『脇差』,据说在相当久远的年代里,专用来协助武士切腹的短刀。为了能让人早点断气,所以打磨得特别锋利。」天生目熟练地削着水果皮,边讲述刀的历史。

看着水果皮丝毫没有断落,连接成一长条螺旋状垂落,系氏当下唯一想法的就只有:

『不要拿喇过人类内脏的刀削水果、不要拿喇过人类内脏的刀削水果、不要拿喇过人类内脏的刀削水果给我吃啊──』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199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