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见系氏迎面走来,不禁露出了有些害怕的神色。见胖伯伯的脸色大变”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IV. 美少女恋爱警报(c)

离公司没多少距离的森林公园里,系氏又撞见了那名开着小货车卖冰淇淋的流动摊贩。他见系氏迎面走来,不禁露出了有些害怕的神色。

见胖伯伯的脸色大变,天生目凑到系氏的耳边低声问:「系氏前辈,我怎么觉得这位伯伯有点怕你呀?」

系氏不以为意地回答:「噢,那是因为他没看过童颜巨龄的猎手吧。」

「什么意思?」

“他见系氏迎面走来,不禁露出了有些害怕的神色。见胖伯伯的脸色大变”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哈哈哈,没什么。」系氏笑几声,看来上次这位胖伯伯还真的被系氏的张狂态度给吓到了。他神色自若地走上前,向胖伯伯点了两球的冰淇淋,转身接着问天生目要几球。

天生目踌躇了一下,才害羞地开口:「请给我二十球,谢谢。」

「你这数量会不会太庞大了!这样真的吃得完吗?」不只系氏,就连胖伯伯都忍不住面露惧色。

天生目只是腼腆的笑了下,等着胖伯伯在一支甜筒上,叠出二十球的重量级冰淇淋。

两人坐在公园长椅上,原本是打算表现出亲密聊天的氛围,让路人觉得两人是甜蜜的情侣,然而天生目手上的那支巨无霸甜筒,却完全破坏了美好的气氛,根本没人注意到两人的亲密度,目光全放在那支冰淇淋上。

「我说天生目,妳那支冰淇淋除了很抢眼之外,还让人很有压迫感。」系氏直盯着那缓缓往自己倾斜的冰淇淋塔,总觉得随时都会栽到他头上。

「是吗?」天生目不以为意,不过也加快速度赶紧把冰淇淋吞掉。

几个在公园玩耍的孩子,看见天生目的冰淇淋,也立刻被吸引过来,睁着圆滚滚的眼睛直盯着天生目。天生目朝孩子们轻轻地微笑,边将汤匙和甜筒递到孩子们面前,表示愿意分享。

系氏做在一旁看,浅笑着的天生目风情万种,美丽无暇的脸蛋的确很受人们欢迎。更别提天生目一举一动之间,那股浑然天成的优雅,简直就像是只会出现在故事书里的公主。

但系氏也注意到,天生目望着孩子们的眼神中,流露着一抹落寞,让他忍不住问:「天生目,妳还好吧?看起来好像很失落。」

「咦……」天生目有些讶异地转头看着系氏,苦笑了下回答:「我很喜欢小孩子,虽然现在还嫌太早,但我一直很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够拥有自己的孩子。」

「这跟妳难过有关系吗?」系氏不太明了,天生目若想要孩子,未来一定能找到丈夫、共组家庭,根本没什好难过的。

对系氏而言,这仅是一件小事,然而天生目的脸庞却浮现了几分明显的哀伤。她轻描淡写地说道:「但是……怪物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和正常人谈恋爱的啊。」

「怪物?」从天生目的语气听来,这个词就是在说她自己,系氏却仍然不懂天生目话中到底隐含着什么深意。

「噗嘻~」天生目忽然笑了出来,边笑边坦白道:「哈哈哈、对不起,系氏前辈,我是开玩笑的,真的非常抱歉!刚刚的台词是学我某个妹妹买的漫画书里的对白,害前辈当真的真得很不好意思。」

「喂,天生目,这玩笑也太恶劣啦。」系氏微愠地捏起天生目的脸颊,柔软的触感让系氏忍不住想再多捏一下。

孩子们很快就和天生目打成了一片,并又将目标转向一旁的系氏。系氏也立刻露出亲切笑容,摸了摸孩子的头。若说这世上有什么人绝对不会惹系氏生气,那大概就属小孩子了。系氏对年幼的孩子总是特别包容,与面对同事和爱丽丝时完全不同,温柔地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大哥哥、大姐姐,陪我们一起玩好吗?」孩子们见两人和蔼可亲,一下子就得寸进尺,拉着两人的手,跑到公园游乐场的彩色攀爬架上。

四四方方的攀爬架,大约有一层楼高,最顶端突出了几格特别高的攀爬架,对小孩子而言,那置高点总是会成为争相抢夺的目标。

「哇,这东西我已经几年没碰过了。」系氏望着攀爬架,小时后没爬几格,就会因为高度而吓得放弃往上爬,只能羡慕地凝望坐上至高点的孩子。现在长大了又看,才发觉这点高度根本没什么。系氏上次跳断腿的高度,大约是这攀爬架的四、五倍之多,当时他可是毫不犹豫地就从上方跳下来,别说害怕,他连紧张的感觉都没有。

但过去的系氏并不是这么这么冲动、果敢的人,系氏到现在仍能清楚记得,小时后的自己,其实是个怕生又胆小的小孩。

「大哥哥,我们一起爬这个好不好?」孩子拉拉系氏的衣角,唤醒不小心神游过往中的系氏。

「啊、好啊,没问题。天生目,妳要一起玩吗?」

天生目望着攀爬架出神,系氏摇了摇她,天生目这才回过神说道:「我们家的长辈从小就告诉我,女孩该有女孩的样子,所以我从没有玩过这个,其他大动作的游戏也不能玩。」

「噗、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再说妳就算真的爬,他们也不会发现呀,再说妳成为猎手,这远比妳玩攀爬架还更破格吧。」

「说的也是……」天生目陷入了短暂的纠结,但她却忽然想通,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喊道:「说的也是呢!」

天生目豁然开朗地崭露笑颜,将孩子抱高到攀爬架上,自己也接着爬上去。孩子三两下就灵活地爬上了顶端,反而明明是大人的天生目举步艰难。但天生目很快就习惯,攀爬到顶端时,就能看见公园游乐区的全景。

公园里到处都出满了孩童的嬉戏声,明明吵杂,却又有种平和的宁静,天生目神采奕奕地环视一切她所能见的光景。

系氏在下方看看攀爬架上的几名孩子,再加上天生目一个大人,这体积不大的攀爬架大概已经容不下系氏,因此他就在攀爬架旁看着孩子们玩耍,顺便注意那名跟蹤狂是不是在附近。

大略巡视过四周,确实让系氏发现一个鬼鬼祟祟、直盯着攀爬架方向的男子,不过距离太远,系氏也无法断定他是不是那名跟蹤狂。

系氏转过头想询问天生目,却看见天生目已经攀爬到高处,便服短裙几乎快遮不住裙底春光,便连忙喊道:「天生目,小心裙子、裙子。」

天生目这才想起自己的裙装,立刻以手压住后臀的裙襬,哪知手一鬆开,就从攀爬架上摔了下去。

「小心!」系氏原本想上前接住天生目,没有抓到时机,反而被天生目当成了垫背,情况正与上次他压到天生目时相反。

「系氏前辈,你没事吧!」自天生目身上传来淡雅的清香,互相接触到的肢体传来彼此的温热,天生目身型修长、属于骨感美人。从上方俯视的秀丽脸庞带着满满的忧心,不小心系氏产生了甘愿让这名美少女重複重複再重複压十次的想法。

系氏站起身,边扶起天生目安慰道:「没什么,别紧张。」当然,他死都不会说自己刚才心中想被连压十次的被虐想法。

不过系氏的安慰对天生目并没有什么效果,天生目仍放不下心地说道:「我们到旁边去休息吧。」

「也好。」

于是两人又走回了长椅,系氏向天生目借了小镜子,注意刚才那个人是否还在附近偷窥,果然让他从镜子中,发现了那名身材魁梧,鬼鬼祟祟的男子。

「是他吧?他从刚刚就一直往攀爬架的方向看。」系氏立刻靠往天生目,故意让两人看起来更加亲密。

「嗯,就是这个人,不过他并不知道我从事猎手的工作,所以绝对不会猜到我跟系氏前辈只是同事而已。」天生目也配合地凑近系氏的耳畔,悄声说道。

这样近乎零距离的关係,的确会让人一眼就判断两人是情侣。小镜子里也反射出那名男子焦躁的表情。

不过除了那名男子,系氏自己也忍不住感到臊热。他从没有和女孩子这么亲近,拂过耳边的湿热吐息挑逗着理性,心脏忍不住加快跳动。

「系氏前辈,你还好吧?真的没事吗?」发现系氏整个人全身绷,还以为系氏是不是生病了。

「没事、我很好,时间还不算晚,我开车送妳去学校好了。」总觉得光是和天生目稍微靠近了点,全身上下就骚动个不停,甚至不自觉地紧张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反应,系氏决定还是先暂时跟天生目分些距离会比较好。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系氏前辈。」天生目对系氏露出灿烂的笑容,光是这张笑脸,竟让系氏忍不住心跳加速。

『我心脏是不是有问题啊,这是在说我喜欢上天生目了吗?』系氏从没有跟谁谈过恋爱,听别人说什么小鹿乱撞就是恋爱前兆,撞得越激烈就代表越接近恋爱,这让系氏不禁担心,他心跳已经不是小鹿等级,而是斗牛冲撞的猛烈,这样算是已经陷入爱河吗?

『……总觉得比较像是我心脏出问题,还是早点去挂号看个医生好了。』

天生目上课的期间,公司并不会派发任务给落单的系氏,因此系氏刚好能在天生目的校门口站岗,要是看到那名跟蹤狂,就直接给他个下马威,反正天生目也不会知道。

在车子里放了音乐之后,便从包包里拿出了几本书随意翻看,边注意学校大门前的人潮。系氏自从成为猎手之后就从高中辍学了,虽然并不是特别喜欢念书,但偶尔却还是有些失落。

翻书打发时间,一直到中午过后,系氏看看电子钟,也到了天生目下课的时间。他瞥了一下照后镜,赫然发现那名男子就站在校园门口暗处角落,就在同时,天生目竟也刚好自校园里走出,系氏急忙跳下车,朝天生目奔去,边喊道:「天生目,小心!」

男子见系氏冲出来,竟没有逃跑,也许是因为早上两人假扮成情侣的模样激怒了跟蹤狂,反而使他加速往天生目的方向冲,简直像是要冲去直接掳走天生目。

眼看天生目闪避不及,系氏一个箭步,风驰电掣地杀到那名男子面前、抬腿一扫,就将男子给踹开。看着男子抱着腹部满地打滚的模样,就知道系氏这一脚丝毫没有手下留情。

「啧、杂碎!天生目,走吧。」在天生目的学校门外惹事,遭殃的无非是天生目,系氏赶紧拉起天生目的手跑回车上。关上车门,催了油门就离开。

车上天生目一直保持沉默,系氏误以为天生目是因为自己动用武力踹了对方,所以感到不满,但当他转头看天生目时,却只看见她低垂着头想掩饰羞红的双颊。气氛突然间渲染上粉红色调,不擅长应对的系氏不禁尴尬了起来。

「呃、妳没事吧?」

「我没事,刚才真的很谢谢你,系氏前辈。」天生目将刚才被系氏牵住的手放在胸前,令一只手抚于其上,微微缩着肩膀。从柔顺的黑色的髮隙间,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天生目眼中安心和信赖,这姿态不小心又让系氏得心跳漏跳了一拍。

『完了,我该不会真的是心律不整?』

忍不住又偷往天生目瞄去,这次却看见天生目铁青着一张脸,刚才被牵住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没一下子脸红了起来。

看见这忙碌的表情变化,系氏忍不住调笑道:「天生目,妳脸上的表情也太忙了吧。」

「是、是、是、是的!那个……因为我……还没跟人牵过手,所以……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天生目已经变得只要一跟系氏对话就慌了阵脚,与平常稳重的大家闺秀形象大相逕庭。

系氏虽然很想坦承自己也一样没和人牵过手,但不知怎么搞的,在天生目的面前,他就是忍不住想逞强,装做自己是个成熟又可靠的前辈。

想在天生目面前逞强的想法比过去更强烈,系氏不禁暗忖,自己该不会是真的喜欢上了天生目?但他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有心脏宿疾的可能比较高?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204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