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样子应该就能放九号一个人在这里自己等待救援,系氏总算放心”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VII. 怪物少女心(c)

看这样子应该就能放九号一个人在这里自己等待救援,系氏总算放心,正準备离开时,却又看见九号头顶上那双难以忽视的白色兔耳,忽然让系氏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面具男,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不知道就算了,不过这攸关你的生死,所以你最好还是回答──这里有没有爱丽丝?」

“看这样子应该就能放九号一个人在这里自己等待救援,系氏总算放心”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九号肯定地颔首,毕竟他这手臂的伤口就是被爱丽丝给咬伤的。

「这下可好了……」收到这答案,系氏不禁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道:「你的兔耳还没消失,加上现在又是个伤残人士,虽然我很不想提这个提议,不过你现在最好还是跟我一起行动,存活的机率会比较高。」

「……」九号透过防毒面具,两颗黑芭乐大的眼睛瞅着他,一阵默然之后,才迟迟给了一个回应:「哼。」

冷笑,包含七成的不屑,加上三成刻意笑给系氏听的讥讽调。

系氏太阳穴旁当场爆出青筋无数,他克制着想朝九号脸上招呼过去的拳头,因为现在的他可是有优势在!

「看我捏烂你的伤口,包準你痛不欲生,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嚣张!」系氏伸手要去擒抓九号刚包扎好的右臂,但九号却轻易地闪身,顺势稍微抬脚、绊倒系氏,让系氏一头撞进地板的汙泥里。

「噗、呸呸呸呸!噁、髒死了!我真是好心被狗咬。」正面被蘸上一片黑的系氏不停作呕。

看在九号现在是重伤患的身分,系氏忍着巴不得开枪轰九号洩愤的冲动,这时却听见九号竟开口向他问话:「这次又是什么理由?」

「什么东西什么理由,讲话讲清楚好吗?」系氏仍在气头上,语气不快地反问。

九号双手环胸,以平淡的语调再度问了一次:「这次救我,是因为什么理由?」

「嗄?你该不会是又在讲卖恩情那套吧!得了吧你,你兔耳到现在都没消失、又身负重伤,而且这里还有爱丽丝,万一我离开之后爱丽丝找到你,你的人生就準备圆寂啦。」

九号仍没有答腔,只是透过面具审视着系氏,让系氏更加烦躁地说道:「不然我跳楼大拍卖,恩情什么的贱价出售,买一送十不用钱,这样总行了吧?我还要去找天生目,拜託你别浪费我的时间,走啦。」他语气强硬地命令道,九号虽然静默不语,但却终于举步朝系氏走去。

只要稍加思考,就能推断出的确如同系氏所说,身负重伤又手无寸铁、而且还启动兔耳的自己,这种情况当然是跟着帽匠会比落单安全上数十倍。

但是他现在已经和系氏没有搭档关係,受了系氏保护,谁知道要是等会碰上什么危急状况,系氏会不会又和歇李斯一样,直接拿他当作保命的饵食出卖?

然而以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方式去考虑的话,九号也只能选择跟系氏走。照刚刚的情况看来,若真的被系氏攻击,九号仍有余力能够反击。谁叫系氏的攻击总是横冲直撞,不然就是靠蛮力取胜,要闪躲或化解对九号来说实在易如反掌。

九号身上的麻药退得比预期还早,脚上的伤虽然依旧疼痛,不过还在可以忍受、并能维持正常走路姿势的範围内。他可不想连脚都被包得跟竹轮一样。

「喂,你知道天生目会在哪里吗?虽然说要找她,但我却又一点头绪都没有。她的通讯器没有任何回应,要是她是被教团抓住的话,她一定会有危险,因为天生目也是白兔啊。」系氏苦恼地搔头思索,在这片黑暗之中,他连前后左右都分不太清楚了,光凭那股冲动,根本找不到天生目。

「哼……」九号以鄙视的鼻音讽刺系氏,虽然是因为系氏出现,他的情况才获得好转,不过心里仍瞧不起这只鲁莽的猴子。

「你除了呼嘶哼以外,拜託给点别的回应啦!说真的,你该不会是有沟通障碍吧?大家都说人不是十全十美,果然你的不全就是出在语言能力,趁早治疗说不定还有药医,回去之后找个名医帮你看看,不要放弃治疗,不然我听你成天在那边呼嘶哼,听到都腻了──」

听系氏越说越起劲,九号再也忍不下去系氏的白目发言,当场打断他的话,说道:「一开始的地下旋转梯,会因为下楼的步伐数、速度与重量,而改变出现在最底部的门;错误的下楼方式会误导人走进下水道。教团在下水道里布置据点,就会选择离地表近的通道,不论是搬运或是逃亡都相当方便,所以如果你认为天生目是被教团抓住了,那么就往上走。」他一口气劈哩啪啦地解释完,见系氏一脸雾煞煞的呆滞表情,根本忘了刚才说到一半的话,果真有效地制止系氏继续他的恼人发言。

别人无论说什么诋毁自己,九号向来不在意,也从不为此动怒,但唯独系氏的无脑发言,除了噪耳之外,还总是让人很想把他的嘴给一辈子缝上,无脑反而才最恼人啊。

好不容易回神的系氏总算抓到九号话中的重点提示,恍然大悟地说道:「喔……喔喔!你看,你既然知道这么多,干嘛不早说呢?那我们快吧,要往上的话,应该是要找下水道爬梯没错吧?」

「闭嘴快找。」一和系氏说话,耐性很轻易地就被磨光,九号这时还真希望之前装在车上的那种催眠喷雾在他手上,可以再拿来对系氏用一下。

既然都分不出方向了,系氏也很乾脆地举灯摸着墙壁寻找离他们最近的爬梯,很快地就在几公尺外,湿湿黏黏的墙壁上摸到了一个。

ㄇ字型向外凸出的铁条,一阶阶沿墙壁延伸到上方,系氏率先爬上去探路,将顶部的水孔盖打开,探头确认安全后,才招呼九号爬上来。

上了一层之后,地面明显乾燥了许多,而且还出现了淅沥沥水声,与印象中下水道的排水声不同,比较像是因生活所需而流动的水。

教团在地下生活,就一定需要民生用的净水,看来这水声现在就是最好的引导,跟着水声总会找到教团的人,找到了系氏就立刻拔枪挟持一个来严刑逼供,逼到对方说出天生目的下落为止。

这次系氏摸着墙找下一个往上的爬梯,一边还必须仔细追蹤水声,摸了十几分钟,才终于找到了离水声不远的爬梯。

感觉就像有个大水池在头顶正上方的空间,而且从爬梯顶端的水孔盖,还透下光线,这不就代表一定能在这个水孔盖外抓到人来好好「盘问」一下。

系氏先爬到顶,耳朵贴着水孔盖外有什么动静,但怎么听都没人的样子,于是系氏叼着枪、一股作气将水孔盖给掀了起来。

外头是个明亮的石室,一张放在墙边的矮桌子、桌子上放着揉成一团的布,地板上铺着小地毯外,此外还有个蛮大的木箱,木箱的盖子被打开、放置在一旁,除此之外,这里半个人都没有。

这个看似应该算是房间的石室里有两扇门,一扇看起来厚重,另一扇则似乎是单纯用来当作间隔用的薄板门。

两扇门后可能都有人,系氏边警戒着周围,边对下方的九号打暗号,要他先待着别上来。

他以双手端枪,蹑手蹑脚地走到薄板门前,从这里果真听得见清楚的水声,有人在里头使用水,听起来像是在沖洗什么。

『果然有人!很好,这下看我怎么对付你。』。

系氏深呼吸一口气,举起纸枪、一脚踹开门板、气势汹汹地破门而入,边大喊:「想活命就不许动!」

「呀啊!」

没看见穿着深色修女服的悖修女,却先看见了一名赤裸上身、发出尖锐惊叫的男性。一眼判断出对方是男性的原因,是因为系氏冲进来的剎那间,最先看见的就是那与自己一模一样、一片平坦男性胸膛。

但是再往上仔细一看,却看见一头被盘起的黑色长髮,以及系氏熟悉到绝不可能认错的──天生目的脸!

「系、系氏前辈!」连呼喊他的方式都和天生目一模一样,不对、这个男的就是天生目啊!

这下轮到系氏发出错乱的惊呼:「妳是男的!?」

他震惊到一切反应全面停摆,这时天生目却以男性之姿、赤裸上身冲过来,朝他腹部先来了个膝击,在系氏被击中、身体像虾子一样弯曲成ㄑ字的同时,又以一记强而有力、简直想置人于死地的手刀砍向系氏的脖子,最后随着系氏的意识抽离,天生目仍以华丽流畅的过肩摔当作完美的Ending,一连串动作毫无迟疑、一气呵成!

见系氏口吐白沫倒在地上、完全失去意识,拥有男性身躯的天生目才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气。

「居然被看到了……不过还好只有系氏前辈一个人,等他醒了一定要想办法蒙混过去。」天生目慌张地赶紧找衣服套上,却在这时,与站在薄板门外的九号视线交会。

「……」

「……呃!」

双方定格了几秒,天生目才惊恐地吶喊:「怎么连你都在!?」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211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