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李斯独自逃亡,不停地奔跑,他不敢细听身后传来九号最后挣扎的枪声”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VIII. 另,怪物少女心(a)

歇李斯独自逃亡,不停地奔跑,他不敢细听身后传来九号最后挣扎的枪声,也不敢想像自己的白兔搭档被爱丽丝撕裂吞食的景像,他只是为了活命,而不停地、不停地向黑暗中奔跑。

当时惊吓烧断了理智线,加上之前歇李斯就对九号不信任,因此他才迫不得已做出牺牲九号脱逃的举动,现在终于冷静了些,歇李斯开始愧疚自己方才的举动,下定决心要向公司请求支援,说不定这举动能让九号获救。

“歇李斯独自逃亡,不停地奔跑,他不敢细听身后传来九号最后挣扎的枪声”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猎手的工作并不是专门救人的正义打火队,像这样步入绝境而请求支援,在人手匮乏的猎手界是相当可耻,而且必须付出昂贵的代价,除非逼不得已,不然几乎不会有人愿意主动这么做。

明明已经被子弹贯穿头部,却还能够复活的爱丽丝,歇李斯是第一次碰上,他拿出了自己的袖扣型通讯器,心想即使必须付出高昂代价和尊严,只要能活命一切都好说,没必要和那种恐怖的怪物过不去。

他成功叫出了支援视窗,就在要按下确认键的那一秒,他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踏水声。

「谁!谁在那里!」歇李斯惊惶地回过头,同时将药水注射在自己身上,自他手上顿时出现了两把半月型砍刀。

「叔叔,」一道稚嫩的童音从黑暗中传出,随后一名穿着附戴兔耳的灰色外套的男孩,缓缓地走了过来,边问:「叔叔没有白兔耳朵,是『帽子』吧?是的话就直接杀掉啰。」男孩袖长包覆了手掌,手一甩,却甩出了一支与他身高相同的巨型餐叉。

「你是……『三月兔』?」无法相信这么年幼的孩子居然会是教团的杀手,但歇李斯没有丝毫大意,举起双砍刀捷足先登攻击过去。

重量型刀械砍向男孩,男孩灵巧地旋身、后翻躲开,淘气地龇牙而笑。歇李斯的双刀虽然颇具重量,但他的身手敏捷,不给男孩半点空隙,刀刀致命地不停挥砍。

男孩以纤细的双臂举着餐叉抵御,让大餐叉上留下一条又一条砍痕,并被歇李斯逼得节节败退,一路逼入死胡同。

面对一连串猛攻,男孩的动作越来越无法招架,最后歇李斯双刀左右交叉横砍,强而有力的劲道将娇小的身躯给弹开,狠狠撞上了后方的墙壁、没入黑暗中,巨大餐叉也被抛出,摔在地上发出金属铿锒的噪音。

「别怪我。」歇李斯咬牙狠下心,举刀要给身为三月兔杀手的男孩最后一击,但是当光照向墙面时,那里却空无一人,甚至连摔落的巨大餐叉都不见了。

「人呢?」歇李斯惊觉大事不妙,正要机警回头的瞬间,一把刀的刀锋竟从自己的胸膛正中央贯穿而出!

「咕、呃啊啊!」那轻薄光滑的刀锋一点一点地通过歇李斯的身体,并缓缓地往上抬升,将歇李斯自地面上撑起。皮肤、肌肉、骨骼、内脏被穿刺、甚至被吊起,那撕裂身体的剧痛令歇李斯即使想反抗也根本动不了半毫,身体每一吋的移动都会牵动贯穿胸膛的利刃,除了惨叫之外他别无选择。

「结束了?」稚嫩的声音这时候听起来犹如恶魔细语,明明只不过是一个孩子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却令歇李斯恐惧得失禁,浊黄的液体从他跨间扩散向裤管,最后滴滴落入黑泥中。

可惜歇李斯不出多久,便再也无法感到害怕,昏死让他从惊惧与痛苦中解脱,并从此不再醒来。刀刃这才从疲软的人体中拔出,原来刺穿歇李斯的是一把与餐叉同款的餐刀。

「这么快就杀掉帽子?明明平常都会多玩一下的。」手持餐叉的佑不尽兴地抱怨,左弥只发出微弱的呢喃声回应,边将沾黏了血脂的巨大餐刀甩出一个大弧,想藉此甩掉上头的汙血。

「我知道了,你也急着想早点回去找天生目姐姐对吧。」

左弥立刻用力地点头,佑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同意道:「那快走吧,啊、对了,差点忘记要把这帽子大叔处理一下才行。」左弥颔首、再次举起餐刀,在尸体上拉锯。佑随口哼起有点走音的小调,边拿着餐叉加入「处理」的工作行列。

「误入了~糖果屋的汉索与葛莉特~最喜欢、草莓蛋糕~」

歇李斯的袖扣通讯器掉落在泥泞中,发光的萤幕视窗停留在按下支援确认键的画面。飞溅的血红汙泥,很快便将袖扣永远埋没。

「一片一片、一块一块~红色、白色的~甜蜜蜜的草莓蛋糕……」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211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