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揉_撕开她的红裙,大手揉捏

小子郁跪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房间里的方婉瑜和向理吵架,姐姐当时国中,那时已经懂事了,拉着小子郁要她一起去别边玩,别看了。向理跪着求妻子别离婚,那晚他买了一束向日葵,向理不懂花;子郁也不懂,但至少知道,表达爱意的花肯定不是向日葵。而方婉瑜不领情,包了行李就走,那晚子郁吵着要跟去,她现在想起来不晓得当时怎幺有这种脸,因为到了方婉瑜娘家,宛瑜打了电话给向理,她说:「小孩我不要,你带走。」

话筒换了人听,向理问小子郁,爸爸买玩具给妳好不好呀?好!那跟爸爸一起回家好不好?没有迟疑,子郁又说了好。

为什幺可以如此轻易地说出那种话?不论是回答也好,抛弃的话也好,一切简单地像喝水,无色无味,可不晓得为什幺,吞下去居然也会觉得苦,啊,原来是这样,不被要的孩子。向子郁一直认为自己如此无用的原因,那些从以前就根深蒂固了,于是向子郁病了,知道这件事后以后每天都哭,向理在她年纪大点时吵了一架,因为她想知道,她想知道为什幺不能去妈妈家里;为什幺不能和她联繫?

向理忍不住愤怒地咆哮,那是因为她不要妳了!她把妳丢给我,只有我养妳,妳为什幺一直想找她?我对妳不够好吗!听到这里向子郁吓坏了,眼泪簌簌地流,却哭不出声音。「刚离婚的那阵子我每天都哭,因为我觉得我对不起妳,我只能让妳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所以妳要什幺我都给妳!妳现在是翅膀硬了吗!」

向理原先冷静了一些,又越说越激动,每字每句像施德楼8B的炭精笔,再怎幺用力擦,橡皮始终没办法把纸面抹乾净。向子郁要疯了,尖叫地哭着,歇斯底里的刺耳,那年她小六,身上穿着方婉瑜买的桃红色羽绒外套,为什幺一切不能像桃红色一样鲜豔美好?

摸揉_撕开她的红裙,大手揉捏

她当时最敬爱,最伟大的母亲碎了,捡起来的时候手被刺破了,「啊,好痛。」透明的血从眼里漫出来,那时她曾以为世界上最爱她的母亲;最温柔的母亲;美丽地;炫目地;即使在泥淖中也白地发亮。可一夕之间全换过了,最虚伪;最噁心;最令人作呕的一切又回来了,向理之后的话听起来好模糊,像耳道被塞住了听不清楚,只记得一点,知道她为什幺对妳好吗?还不是为了等妳长大给她赚钱!那女的满脑都是钱,妳知道吗,要是我没有钱,她也不会和我结婚!向子郁痛得快疯,想叫向理闭嘴,别再说了,否则自己也不晓得为什幺要活了。那个每个礼拜都会来画室探望自己的方婉瑜?怎幺可能,怎幺可能?一定是单方面的挑拨离间而已。否则一直过去坚持着想成年搬去和母亲住的自己,不就蹩脚地中了圈套,还日日夜夜埋怨向理,埋怨他和名字不一,既不讲理,也不怎幺搭理自己。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2461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