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葛楚都犯了同样的错误,任凭自己走上歧途,并受到严厉的报应。”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CHAPTER VII. 愚昧凭弔者(a)

类崎当时没多想就拉着半蝶逃跑,进入葛楚所窃取的书本噩梦。在这噩梦中的景色类崎似曾相识,因为两天前他才踏入相同的故事中。

葛楚跑在他们眼前,身影早已远去。早一秒也好,她焦急地盼望复活仪式成功的那一瞬间。但看在类崎眼中,却不得不阻止她。

“他和葛楚都犯了同样的错误,任凭自己走上歧途,并受到严厉的报应。”拆野新书《第九号爱丽丝》试读

他和葛楚都犯了同样的错误,任凭自己走上歧途,并受到严厉的报应。不过葛楚现在还来得及回头,一切都还有挽救的机会,所以类崎决定阻止她继续执行那玩笑似的复活仪式。正因为可以理解葛楚的愚昧,才更必须制止她。

『那女孩还这么年轻,不该为了这种事铤而走险。』双重噩梦对现实世界的为害、系氏的追赶,类崎全都暂时抛到一边。

「快、我们去追葛楚阻止她。」

半蝶没有回应,只是牢牢地跟在类崎身后。

两人追赶到一处溪流边,只见葛楚纵身一跃就跳进水里,驾轻就熟地游了过去。水流稳定,但颇具深度,偏偏类崎的泳技只比水母漂好一点,因此他只能涉水而过。

半蝶抓着类崎的衣襬,在他身后漂浮,虽然仍旧动作缓慢,但却一派从容,既不愿意超前,也没有落后。

但就在快靠近对岸的时候,他却忽然放开了手,类崎往前走了几步,发现衣襬上的拉力消失,赶紧回头查看。

「你在做什么,不要愣在那啊。」

然而半蝶不仅没有往前,反而还缓缓地开始倒退,边迟钝地开口:「脚,被拉住了。」

「什么!」类崎当场大叫,边冲向半蝶用力拉住他就往岸上跑,踏水溅起的水花哗哗作响。好不容易终于上了岸以为没事了,却看见半蝶的单边脚踝上勾着一只由水形成的人形。

那怪物只有上截身体,拖上岸了之后便一点一点被土壤吸收,为了不浪费有限的子弹,类崎只好抓起半蝶拔腿狂奔,果然拖行了几公尺后,水怪就完全消失了。

类崎终于能鬆口气放开矮他一截的半蝶继续追葛楚,不忘责备道:「碰到这种紧急状况就要赶快跑啊,居然还愣在那里配合它,你的神经到底有多大条啊。」边说,类崎边回头,却看见半蝶被突出的树枝勾到了针织外套而摔了一跤。

「哇!你没事吧?」才刚叮嘱完就出事,类崎这时赫然想起,眼前这位可是绝不浪得虚名的死亡集点卡,他怎么会忘了呢!

他叹了口气,扶起半蝶说道:「抱歉,被我的搭档追时,一时慌张、乱了手脚拉住你,其实我不该把你拉进来的。」

半蝶摇摇头表示不介意,并重新捏起类崎的衣襬。

看着他紧紧跟随自己的模样,类崎这才再次问道:「半蝶,你为什么要这么执着跟着我?上次被打断了,害我没有听清楚,你再回答我一次吧。」

半蝶毫无隐瞒的打算,如实回答:「我是来确认,白兔猎手‧编号60043‧『类崎』,是否还有担任猎手的资格。」

凝视着类崎的墨色瞳孔就像是摄影机的镜头,监视着类崎的一举一动。

「资、资格?」半蝶的双眼忽然让类崎窜起疑惧,「你到底是什么人……」

对于类崎关键的提问,半蝶正要开口回答,一根树藤却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缠上了半蝶的脚,瞬间将他倒吊起!

上一秒还在面前的人,下一秒就只剩残影被吊起,类崎吓了一跳,但仍连忙掏出枪朝树藤根部射击。树藤立刻鬆开了半蝶,像是有痛觉似地赶紧缩回去,隐蔽于林间。

半蝶再次摔到地上,类崎虽然对半蝶萌生了些忌讳,但仍上前扶起他。

半蝶刚刚被倒吊起时,正好从上方看见了跑远的葛楚的方向,因此爬起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告知类崎。

「那女孩,在那个方向。」

在平地上类崎就能够追赶上葛楚,他大呼葛楚的名字,终于在前方追上了停下脚步的葛楚。

但葛楚停下脚步的原因可想而知,她找到所谓「布利诺的灵魂」。

出现在三人眼前的是类崎也看过的怪物──一名双手双脚上都覆着稀疏的棕毛,脖子像动物一样粗壮,看起来就像是没了肩膀的少年。

少年的鹿型头部两侧,延伸出状似茂密枝干的犄角,在鹿头上却生了一张人脸,不过那张脸和类崎之前看见的不太一样。

类崎忍不住困惑地想:『为什么这怪物的模样改变了?』

「布利诺!」葛楚发出狂喜的尖叫,那张人脸和她印象中的男孩相去不远,所以一定就是布利诺的灵魂在噩梦中具现化的模样。

「你一定就是布利诺!我找了你好久,别担心,我这就来让你复活!」葛楚急忙从大包包里掏出一个提灯,以双手递着,一步步靠近鹿角怪。

提灯大约只有手掌大小,外型是一只节肢纤长的蛀书虫玻璃工艺品,不过以蛀书虫这种害虫当作主题,肯定不会受欢迎。

这个小提灯同样也是葛楚向柴郡猫换来的,据说用途是盛装灵魂,如此一来顾名思义就成了复活素材中提到的「灵魂灯火」。

鹿角怪物也缓缓地靠近葛楚,虽然那张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但依然让葛楚认为那是布利诺给她的回应而欣喜不已。

「喂,葛楚,还是别过去比较好。」

类崎上前唤回葛楚,因为他记得之前和九号一起掉入噩梦时,也曾被三个黑影女人魅惑得团团转,当时九号的对应,就是直接举枪毙了那些看似无害的人物。

九号曾告诫过,不该把噩梦当真。在噩梦里的一切都不是儿戏,并且没有想像中的美好,全都是充满恶意的虚象。

他的枪口对準鹿角怪物,但却做不到九号那样的果决。他扣下板机或许是可以杀死鹿角怪物,但是对葛楚而言,一定会让她崩溃发狂吧……期盼无数个日子,终于就差一点能再见到面的对象,却再次死在自己眼前。

类崎犹豫的同时,鹿角怪物已经站在葛楚面前,葛楚高高地捧起那个品味俗劣的小提灯,鹿角怪竟同样朝葛楚伸出一双毛绒绒的手臂。

『难不成……那男孩还有意识?』

也许噩梦并不如九号所判定的残酷,那头鹿角怪物朝葛楚伸手、就像要接受她一样的举动,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将会推翻九号的偏见。

见证了这一刻的类崎,心中虽然觉得不安,并隐隐吶喊着「开枪」、「阻止她」的呼声,但他却宁可相信,即使是在噩梦里,少女那不屈不挠的信念,也可能会引发奇蹟。

只可惜他错了,而且是彻底地大错特错。

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几秒间,鹿角怪物伸向葛楚的手,忽然用力抓住她的双肩,人脸上的那张嘴同时大开,下颚像是脱臼般,嘴裂向两侧耳朵,开出一个巨大的黑洞。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260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