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美艳的护士夜雨不带刀_老师,好紧不进去了

晚上七点,叶轩豪和陈家帆来到位于学校半山腰的艺文中心,在艺文中心四楼的木地板教室外张贴了抓马社海报,两人走进教室,里面已经聚集一群学生,其中几位社员身穿像是韵律服的紧身衣正在弯腰拉筋。

「我们来的确实是抓马社吧?不是瑜伽社?」叶轩豪小声问。

「大概是表演需要用到很多肢体动作,所以在暖身。」陈家帆回答。

「希望我们不必即兴演出。」

当大部分来参观的学生到齐后,社长上前开场。

「大家好,我是抓马社社长,今天很高兴大家来参观社课,希望今天的课程可以让大家对戏剧有更多认识,并且能勾起你们的兴趣,加入我们。」

一旁社员放下音乐。

「我们来做简单的暖身操,等一下向大家介绍戏剧的表演艺术。」

征服美艳的护士夜雨不带刀_老师,好紧不进去了

「看吧,他要我们做操了。」叶轩豪小声向陈家帆抱怨。

一群人在社长的带领下伸展四肢和关节。做完操后,社长继续说:「抓马社主要是由演员、导演、编剧、道具组等人组成,分为幕前和幕后。我们表演的方式比较接近舞台剧,无法製成道具的部分,要靠自己的想像力达成。」

社长示範,蹲身悬空做出坐姿,单脚在地,一脚交叠在着地的脚上呈现翘脚的姿势,另一手捧着隐形的咖啡,一手滑动隐形的滑鼠。

「你们觉得我在做什幺?」社长问。头还不忘抬起,越过隐形的电脑萤幕。

「在看股票行情一边喝咖啡。」一位男学生回答。教室里瞬间传来笑声。

「比起讨论他的表演,我觉得他的腿力超好。」叶轩豪向陈家帆小声说道。

「很好。所谓的表演艺术,就是要结合表演者还有观众的想像力。」社长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四到五人一组,换你们来表演。」

叶轩豪蹙眉。他向来不是擅长演戏的人,但在这个场合,也不好临阵脱逃,只得入境随俗。

征服美艳的护士夜雨不带刀_老师,好紧不进去了

社员协助分组,并随机发下题目纸。叶轩豪和陈家帆以及其他三名学生分在同一组,五人简单自我介绍后,随即陷入尴尬。他们这一组的成员似乎不是那幺外放,八成不少人是和陈家帆一样只是想凑热闹。

「我们分到了洗衣机。洗衣机是要表演什幺?」陈家帆起头问。

「另一组是微波炉。」其中一名学生说。

「我猜社长是要我们表演洗衣机运转之类的动作。」叶轩豪说。

「那我要当洗衣服的人。」女学生抢先。

这组就她一个女生,他们也不好反对。

「那还要有洗衣机和衣服。我们就当洗衣机吧。」另外两名男学生说。

「所以就只剩下衣服的角色了。」女学生看向叶轩豪和陈家帆。

征服美艳的护士夜雨不带刀_老师,好紧不进去了

「看来就是我们了吧。」叶轩豪苦笑,觉得自己和陈家帆被摆了一道。

「但是衣服要怎幺表演?」陈家帆问。

「现在不是很流行滚筒式洗衣机吗?放在洗衣机里旋转。就像广告那样。」两名男学生说着,摆出一个巨大的方框,要两人在方框内互相搭圈,原地旋转。

叶轩豪听了瞬间想挖地洞把自己掩埋。

「看各组都已经练习得不错了,现在请围成一圈,依照小组别在圆圈中心表演。」社长说着,指引大家围成圈。

叶轩豪望向四周,确认没有其他认识的人,勉强鬆了口气。

第一组上台表演,总共有八组,题目差异很大,但社长似乎对家电用品情有独锺,除了洗衣机和微波炉,还有电扇和烤箱。

对于烤箱那组的表演,叶轩豪特别印象深刻,因为烤箱实在太过静态,根本没有任何一组人猜出他们在表演什幺。经过一场解放想像力和释放羞耻心的表演课,抓马社社课在嬉闹中结束,社长请有兴趣的人留下联络资料,但他和陈家帆似乎都不是这里的料。

征服美艳的护士夜雨不带刀_老师,好紧不进去了

「你放弃抓马社了吗?」叶轩豪问。两人走出社课教室,只有一部分的人和他们一样没有留下资料,大多数好奇的学生还是留下来了。

「这里和我想像的不一样,我想或许单纯的文艺社团会比较适合我。」

「反正你还有很多选择。」叶轩豪拍拍他的肩,两人往电梯移动。

这时,叶轩豪听见熟悉的钢琴声,人烟稀少的大楼内传来琴声,不禁让人感到阴森。

「这时间是钢琴社社课时间吗?但我记得好像不是在同一层楼。」陈家帆好奇问道,说着自己开始发毛。

「我去看一下,你先回宿舍。」叶轩豪回应,脚已经不自觉踏出步伐,不理会在他身后呼唤的陈家帆。一旁抓马社的喧嚣声变得遥远,他耳边只听得到琴声,琴声敲响他心脏的瓣膜,呼吸随节奏起伏。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3347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