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与牛交的小说_男人与物交小说

第二卷 春色撩人 曲府灭门

  我说要去调查曲府灭门真相,两人屏住呼吸瞪大眼;我说要去为曲家报仇,两人一脸黑线嘴大张。突然,火山爆龙在沉默中爆发了!对我着,凶红了眼睛,狂吼:“让你抱,不是要你为老子报仇!”

  我装模做样的擦了擦脸,鄙视道:“你当抱了你,久为你报仇呢?别把自己抬得那幺高,好不好?我实在是没什幺事可做,随便找点营生,混个乐呵,打不过我就跑,没那幺傻,硬往上牟。”

  你!反正不用你插手我们曲家的事!”又是一声高吼,红依真有当男高音的潜力。

  “错!你现在已经不是曲家的人,是我贾家的人!现在必须听我指挥,以我为首脑人物,惟命是从,不然……嘿嘿……上到你下不了!”我笑得挺蕩地,一不小心瞥见了镜子中的自己,才知道何止是神似啊。

  红依脸一红,别开头不看我,绿意脸一红,抬起头看向我。当然,又费了一些不小的力道,猛啃,乱咬,狠抓,乱挠等等招数用得差不多时,红依终于屈服在我的威之下,磨着牙没有说话。

  转身看绿意,小家伙眸微瞪,通红柔嫩的小嘴正人的张着,就像味的樱桃,我一口含住,舌头一舔,牙齿轻咬,阴森森的笑道:“绿意对我去报仇,没有什幺意见吧?”要说,还是小的懂事,忙满脸通红的点头,再点头,飞快的点头。

  我伸出舌头舔舔自己的牙尖,满意地看着被我收拾老实的兄弟俩,很有成就感,身子往后一仰,又靠在了红依身上,懒洋洋道:“讲讲曲府灭门和你们这些年调查到的线索,还有我失忆前与你们的接触。”

男人与牛交的小说_男人与物交小说

  两人看看彼此,又看看我,才徐徐道来。

  他们的原名是曲红依,曲绿意,是‘凤国’四大护国长老之一曲若水的孩儿,其母自从娶了父亲柳峰之后,宠爱有嘉,几乎陪伴。不久后,其竿怀有身孕,说到此处停一停,因为我已经开始嘲笑他们的口误,居然说其父怀有身孕?

  哈哈哈哈哈……等我笑够了,他们又以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我。在我不耻下问的龙马精神下,他们才面红耳赤地用眼神可怜着我,表示我失意失得比较彻底。我狼嚎一声,人压身下,大吼:不许笑我!如实招来!

  当听两人喏喏的讲完‘凤国’一向都是男子生娃。我马上开始扒红依绿意的衣服,对其泛着羞红的身子,研究起了生育孩子的地方。捏捏小鸟儿,应该不至于尿尿把孩子尿出。看矿庭,都说生孩子就跟拉肚子似的,但也不能就这幺臭乎乎的迎来新的小生命啊!

  二人在我点点捏捏揉揉下,紧紧闭上了眼睛,成红虾状。却也在我阵阵有词中,豁然睁开双眼,各吐血半斤,最后虚弱的趴在上,告诉我:待到临产之日,会以剖腹的形式将娃取出!我在傻愣了三秒之后,兴奋得从上滚到地上,又从地上弹跳到上,兴奋得已经疯狂燃烧。笑到最后眼淌老泪,鼻子哭肿,嘴角都是歪地,比中风还更具有个魅力造型!

  天啊!你是我亲爹啊!我最怕疼了,曾经想,若将来没有划拉到帅哥,没人肯要我,我就跟蹤某个品行样貌都上上上层的男子,将其打晕,套上麻袋,用喂饱,实施……嘿嘿,造子计画!我找不到情人,我生个帅儿子总成吧?都是养眼极品啊!等我老了,我要和孩子说:“妈这大半辈子,最高兴的事儿,就是了你老爸,生了你!”想想,都觉得自己够特别!可当我开始跟蹤某某某人的时候,除了被保安扔出,就是被保镖撇出,都TNND不是个善良的主!哼!生孩子,我还怕疼呢!谁有空去你们!我左腿画圈,右脚迈正步的回家抹红油去也……

  如今,我人也有了!孩子的生育问题也解决了!我好而飘飘然的小生活,将唱着凯歌,幸福地开始了!我能不抽会儿吗?

  两人被我闹得哭笑不得,我直亲红依的肚子,告诉他,要争气!说什幺也要给我生个漂亮的娃!哇哈哈,哇卡卡,哇咳咳……

男人与牛交的小说_男人与物交小说

  绿意也钻进了我的怀抱,抬起坚决的小脸,面露羞红的对我说:绿意也要为生漂亮的小娃娃!

  哇哈哈,哇卡卡,哇咳咳……我又重新乐了一遍,在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我大吼:报仇是小,赚钱是大!我要养孩子,一,一炕,一屋子,一院子,一城镇的孩子!我的愿望就是,在全国各地都有孩子跟我叫妈,我要以数量决定品质,要走到那裏都有自己的家,都有自己的娃!

  在红依和绿意口吐白沫,左眼抽筋,右眼流泪,左腿成螺旋,右腿僵直的状态下,我善良地结束了自己对好日子的憧憬,给两个受伤的人儿一人一口热吻,将崩溃边缘的人拉回到可以呼吸的现实中。

  在我的坚持下,俩人又开始了小心翼翼的敍述,就怕哪件事又刺激到我,将本儡伤感,很愤恨,很血腥的场面,弄得笑着流泪,离疯不远。他们蹦出两个字,我就嘿嘿傻笑两声,又蹦出两个字,我又呵呵补了两声,不用疼就有孩子!不用疼就有孩子!不用……

  等我笑够了,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乐时,又开始催促他们给我讲故事,结果,红依噌地就开始喷火和我狂吼,说那不是故事,是事实!我两又掐了一会儿架,最后被我一吻搞定,红依满脸心不甘情不愿地给我正式讲起了曲府的灭门事件。

  其父柳峰怀胎十月后,产下红依及其黄玉,又过两年,产下绿意。从小父亲教红依抚琴,母亲教绿意吹萧,那是他们童年唯一的玩具。黄玉则是曲府上下全家的宠儿,没有想要而得不到手的东西。母亲告诉红依,她与父亲是幸福的青梅竹马,师出同门,行走江湖的武器就是‘依琴’‘意萧’,让他与弟弟好好练习,保护好黄玉。红依小小的年纪就信誓旦旦承诺了保护的誓言,每日揪着绿意努力练琴萧,把绿意小小的嫩唇磨得出了血丝,哭着喊着去告红依的状,而父亲只是温柔而坚定的告诉绿意,要学会坚强!

  红依觉得把弟弟弄哭很对不起他,就领着弟弟钻出墙外,到街上给他买糖葫芦常天渐暗,当他们迈动着小腿,从墙下的小洞钻回府邸时,闻到刺鼻的血腥,看到无止境的红河!尸体的残骸到处都是,本应该幸福生活的人全部死不瞑目!至死都不相信,一切变化的如此之快。打斗声,求救声,骨骼分裂声,铁器铿锵声,人的哭喊声,在落日的余辉中,在流淌不息的鲜血中,将万物渡上了毕生难忘的恐怖调……

  红依突然想到母亲说过的话:无论什幺时候,哪怕是牺牲自己,也好保护好黄玉!

男人与牛交的小说_男人与物交小说

  红依将已经如冰冻木偶般的绿意藏好,跑去的房间,爹爹的房间,母亲的房间,除了血,就是血,没有人……当回过头来,就看见整座院子都烧了起来,混杂了无数嘶心裂肺的声音,恐怖的如同修罗地狱。

  茫然,无措,恐惧,心寒,都如绞碎着红依幼小的心灵。没有对死亡的恐惧,没有生命的嚮往,不知道是否活着……

  一手染满血的手,突然抚上他嫩小的肩膀,将琴与萧放到他手中,用最后的一口气吐出一个字:走……

  红依颤抖的看着地上刀伤满身,十指齐断的父亲,那阴森的百骨正搭在他嫩黄的小肩头上。血,染红了片片衣衫,就像世界上最恐怖的,吞食生命的。

  走?去哪?没有路可以走,就让这片火海燃烧掉一切的恐惧和茫然吧……

  已经虚幻的景象,熊熊燃烧的红火绚,就像地狱的惩罚,可人……又做错了什幺?模糊的画面裏,突然出现了粉的小身影,小小的手死死攥着红依的衣角,眼裏盛满了恐慌的泪水,奶声奶气,小心翼翼地唤了声:哥哥……

  是的,不能死!还有绿意!还有不知道死活的!不能死!不能死!保护,保护弟弟,报仇!小人儿拖动着古琴,弟弟紧紧拉扯着哥哥的衣角,每一步都踏起一串血迹,跨过无数个残体断肢,看见熊熊烈火中,母亲被钉在燃烧的木桩上,嘴角似乎带着一抹未知的期许。

  我想,如果我是那位母亲,我也会有抹期许,希望溜出去的两个孩子不要回来,不要面临这种生与死的残忍。

男人与牛交的小说_男人与物交小说

  不知道是怎幺走出这片曾经繁华嬉闹,如今炼狱般的残杀烈火;不知道他们小小的身心是如何承受从幸福的瞬间,跌落到无止境的修罗地狱;不知道他们小小的身影是如何拖动长长的‘依琴’‘意萧’;不知道那天的裏是否有一处屋檐肯为他们遮风避雨;不知道那血流的红河上,会不会因投下他们落寞的身影而歎息……

  我紧紧的依偎在红依的怀裏,用脸噌着他的下颚,要让他知道,我还在这裏,不要怕。手深深的埋在绿意的腰间,传给他温热而用力的拥抱,有我在,不怕……不怕……

  三个人,相互拥着彼此,这种暖暖的体温,淡淡的体,都安抚着我们躁动的情绪。不知道为什幺,听着他们的讲述,我仿佛置身与那熊熊烈火中,看见了那无数的狰狞,听见了无数的嘶叫,闻到了漫天的血腥……

  一个景象,离我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远到我无法触摸,近到无法看清。

  只是一个人,一个小小的灰背影,孤独茫然地徘徊在长长的街道,仰头,看见被地狱烈火吞噬掉的某些遥远记忆,一行泪,悄然而落……

  孤单,不是一个人……

  是……只剩一人……

  ~~~~~~~~~~~~~~~~~~~~~~~~~~~~~~~~~~~~~~~~~~~~~~~~~~~~~~~~~~~~~~~~~~~~~~~~~~~~~~

男人与牛交的小说_男人与物交小说

  作者:轻轻

  一笑即倾城

  忘断心上千般情

  琴萧晓阁音共鸣

  天下已是归森吟

  净流心望身在寻

  若薰苦侯无相亲

  哥哥无处觅知音

男人与牛交的小说_男人与物交小说

  朝亦思人天涯尽

  大心决定深刻地表彰一下轻轻宝贝的别具匠心!亲个小嘴吧,嘿嘿^@^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3825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