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吃我奶一个吃我d_嗯啊哼好深

「学弟也真是的,都不等我一下。」穿着医师袍的人搔搔头,看着空荡的车内。

日式的庭园一片水泥地处,一台黑色的宾士停在那,而站在车子旁的严司拿着两大袋的衣服。

在解剖室里长期抗战,不知下次回家是什幺时候,衣服沾上了尸臭就很难洗掉,所以买衣服总是成打的买,最近因为那个事件,『客人』也特别多,天天都要上工,比起慢慢洗衣服还是直接买新的比较快。

严司把衣服塞到后车厢,然后坐到驾驶座发动车子,已经熟悉这里的路了,所以很少到导航系统,上面似乎积灰尘了。

抽了张卫生纸把它擦乾净,再次起动它,调好目的地,然后出发。

驶离了庭院,附近的路还算熟悉,不看导航走也没问题。出了巷子,严司握着方向盘思考要往那走。

萤幕上显示往左转,但他记得是往右转。

「嗯……,是我记错了吗?难不成我终于到那个年纪了?」严司一脸严肃的想着自己终于到了老到记不得路,领着退休金,每天混吃等死的日子。

一个吃我奶一个吃我d_嗯啊哼好深

「这种时候果然还是凭着『我会找到路』的气势最好了。」

很不幸,严司的脑袋不是常人能想像的,如果有两条路能走,一条是正道,一条是歪道,那幺他会倒着走在正道上,反正又没有人说正道一定要正的走。

严司很果断地往左开,但依着自己对路的方向感和映像绕着小路,反正我确实往它说的方向走就好啦。

绕出了小巷,眼前的景色居然回到了那条岔路,萤幕显示着往左走。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

太难得了,可惜这不能拍下来留作纪念,不然就可以拿去玩玖深或是给大师鑒定了。

「所以是要我跟着走啰?」

萤幕闪了一下。

一个吃我奶一个吃我d_嗯啊哼好深

看来不按上面的路走,不然会走不出去,还是乖乖听话吧。

严司将方向盘往左转,踩下油门。

不知道被围殴的同学,是不是也常与到这样的事?

他按照指示左转,直直地开。

虽然他似乎要去现场勘验,但差那几分钟应该没关係吧,反正那个客人也不会跑掉,但第三类接触可不是天天上演。

自从遇到被围殴的同学之后,生活总是充满了乐趣啊。

「你叫我去哪里,也要告诉我一下吧,我还有班要上。不会是去黄泉吧?那我可不奉陪。」

严司说着无理头的话,什幺阿狗阿猫甚至神奇宝贝之类的东西全扯上,对另个世界的接触毫不畏惧,不知他到底是信邪,还是不信邪。

一个吃我奶一个吃我d_嗯啊哼好深

他说好一阵子,这次的好兄弟完全无动于衷,他踩下煞车,但车子完全不听使唤。

「吶,前面好像没路啰,不知道是先生还是小姐的,是不是该转弯了?」

萤幕闪烁,发出电路连接不通的嗞嗞声。

车子完全不受控制,严司想开门跳车,但门锁上了,眼看水泥墙越来越近,十公尺、九公尺……

维持着时速七十的车速,不算快,但在平地里穿梭,这样的车速可以算的上是飙车了。

八公尺、七公尺、六公尺……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要是成鬼的话,就能继续找他们玩了。

一个吃我奶一个吃我d_嗯啊哼好深

那第一个先去找玖深吧,一定超有趣。

可以看看被围殴的同学看见的世界,不知道是什幺样子,他应该会吓一跳吧。

五公尺、四……

小黎……。

「……看来我还不能走呢。」

严司顽世不恭的表情留露出不捨的认真。

安全带似乎也解不开,严司只好缩起身子尽量保护住内脏和头增加生还机率。

三、二、一……

一个吃我奶一个吃我d_嗯啊哼好深

突然一个急转弯,冲出了巷子,一个熟悉的青年骑摩托车载着紫色眼睛的少年映在眼前。

剎……!

紧急煞车声音划开每个人的心跳声,再来碰的一声,摩托车滑行出去,上头的两人腾空飞出坠落在焦黑的柏油路上。

车上的严司听见了模糊的喧哗,看热闹的人聚集,再来就听见救护车的响铃。

「被围殴的同学、小聿,你们……没事吧?」

他意外地没受什幺伤,下车摇摇晃晃走向倒地的两人。

除了血红染上他们的衣服,剩下的他就看不清楚。

昏眩倒地。

一个吃我奶一个吃我d_嗯啊哼好深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5385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