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人如梦推到林嫣然_傻子的春天目录

滴。

……滴。

滴、滴……滴。

是水落下的声音。

有人受伤流血的声音吗?是不是我又无能为力了?

有人为了谁难过流泪的声音吗?是不是我又让谁伤心了?

这声音……好讨厌。

眼睛热热的。

啊,原来是我的眼泪。

因……,阿因、因。

意识从黑暗的深渊里被唤醒,快速上移。

卿人如梦推到林嫣然_傻子的春天目录

「阿因、阿因……。」小聿叫唤着我的名字,摇动我的肩。

「不是说过要叫我哥哥。」感觉这句话快变成我的口头禅了。

「阿因。」小聿还是不改称号,这个弟弟看来还有待加强。

这世界怎幺少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你的眼睛?」小聿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紧张,「还看得到吗?」

这世界怎幺少了光,好黑、好暗,谁能点亮这个世界。

小聿从我身边移走按铃,然后身上带着消毒水味的人们走进来,医生听了小聿的描述,仔细检查我的眼睛。

「眼睛没什幺问题,至于为什幺看不见,还要深入研究。明天会安排检察,今天尽量多休息。」医生叹口气,在纸上写着东西。

「我知道了,谢谢医生。」我说。

医生交代几句就走了,然后我听见小聿正在和谁讲电话的声音。

「在跟大爸讲电话吗?」闭上眼,让看不见的眼睛比较舒服一点。

卿人如梦推到林嫣然_傻子的春天目录

「嗯,佟爸已经到门口了。」

小聿说完,不知从那里那出水来,轻轻靠在我嘴唇让我抿嘴。

「我手可没残了,我自己会喝。」接过他手中的水杯慢慢的喝。

小聿叹气,不知道他干嘛叹气,这幺想照顾我吗?

全身僵硬,双腿被东西固定,一动到就会痛。

好不容易喝完水,我开口问:「我昏迷很久了吗?」

「三、四个小时,应该。我一个小时前才醒来。」小聿将水杯放到旁边的桌子,然后问我:「为什幺不睁开眼睛?」

「因为现在眼前跟本是一片黑,睁开、闭上其实没有太大的差别,为了不让自己忘记眨眼,乾脆不睁开了。」

我觉得我被小聿白眼了,他现在一定用一种「怎幺可以有人懒成这样」的表情看我。

这时有人进来了。

「是大爸吗?」我问。

卿人如梦推到林嫣然_傻子的春天目录

「嗯。」

有只长茧的手摸着我的脸像小时候,就像妈妈还在的那时一样,「阿因!你的眼睛怎幺了?」

「……。」话卡在喉咙出不来。

这是小聿帮我接话,「暂时的,过几天就好了。」

大爸这次应该是气疯了,我看不见,但还是默默低下头,「是吗?阿因从现在开始你被禁足了,小聿看着他,他乱跑了马上通知夏。」

我们两个有默契的点头。

「晚点,我再带换洗衣物过来。」大爸似乎站到了床边,但我现在看不见,不确定他正确的位置。「小聿,阿司呢?」

「他在另一间病房,刚刚看过了。」

「严大哥怎幺样了?」想起另一个伤患,不知道他的情况如何。

小聿不说话,我想可能不乐观吧。

「很严重吗?」我问。

卿人如梦推到林嫣然_傻子的春天目录

「太好了。」怎幺觉得带着讽刺。

我还是别问他去看严大哥时发生什幺事比较好,严大哥肯定没事。

「大爸,那个我……。」对不起,我又让你担心了。

「你车祸的事还没告诉夏,晚一点他就会来算帐了。」对于我现在是伤患,大爸并不打算同情,但这样却让心里比较好过,「阿因,不是叫你不要把护身符拿下来。」

「我一直带着……,可是它突然烧掉了。」胸口还留着灼伤的痕迹,这是假不了的证据。

在车祸发生前,我感觉到胸口烧痛,分心了一下,然后那台黑色的宾士从巷子里冲了出来,原本黏在车顶的长髮女鬼不知道为什幺一脸惊恐,不停挣扎要从车顶拔出来,在驾驶座的人好像也很震惊。

那时副驾驶座有个没见过的小女孩,其实也不小,看起和小聿差不多大,她看向我,双眼空洞冒出暗褐色的液体,张开嘴,一只只尸蛆在口中蠕动,我彷彿听见乾燥的声音嘶吼。

然后震天的撞击声传来,腾空飞起,我抱住小聿,坠地时脚不沉受两人的重量,发出碎裂的声音,头撞上了地面,头晕目眩,黑暗在蔓延,身体动不了,脚好像骨折了。

『没关係,小聿没事就好。』

躺在怀里的人染上点点的红斑,坠地的震荡使他没了动静,他身上的血迹是他的血还是我的血。

「你们……没事吧?」

卿人如梦推到林嫣然_傻子的春天目录

『严大哥你的背上……,她还在。』

血从额头一路流到颈子,在严司的背上小女孩紧紧抱住他的颈子,舔着从伤口流出来的鲜血,舌头蹭上他的脸,一副渴望血液的表情逼向我。

伸出一只手,接着黑暗与尖锐的童音袭来。

为什幺那时候死的不是你。

「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声炸开我的脑子,不停迴响,我用手摀住耳朵,挣扎脱离出那个影像。

有人压住我的四肢,却阻止不了我对痛的恐惧。

「佟爸护身符!」

『小聿的声音什幺时候这幺大了。』

「阿因快带上。」

『是大爸的声音,对不起、对不起、对……。』

卿人如梦推到林嫣然_傻子的春天目录

『对不起』三个在我心中一直忏悔,我不想让他担心的,但她来了,她就在这。我知道,我知道她一定在这。

她在……。

「啊!烫、不要……。」我挥舞还能移动的两只手,要把硬是套在我脖子上的火源拔下。

但两人将我压的死死的,完全动不了。

「不要!为什幺!」喉咙嘶吼出两个重叠的声音,在我的声音里有着另一个高音。

「为什幺……连你也是。」疼痛趋于和缓,压着我的重量放轻,我感觉到全身的湿黏腥臭,比汗还要刺鼻的味道。才口要说话,一股噁心感从口中呕出,有许多东西在我的腹部蠕动。

「阿因!」大爸和小聿同时大喊我的名字。

「我没事,那东西似乎走了。」

『不对她还在,那不是我,别听她的话。』

「大爸、小聿,我真的没事啦,别一副我快死了的表情。」我的手擦去嘴角的血渍。

「阿因你最好把刚刚发生什幺事交代清楚。」大爸抓住我的双肩,他现在应该皱着眉头直问我吧。

卿人如梦推到林嫣然_傻子的春天目录

「好啦,我晚点说。可以帮我拿衣服吗?我看起来很像命案的受害者。」

「我现在回去拿,小聿顾好他。」大爸有点晃了手脚,不像平常一样冷静,没发现异状,就这样离开了。

『大爸,现在这个人是她,……是她。』

「阿因,你真的没事吗?」小聿的脸凑的很近,我的手把他推开。

「嗯,除了吐血、还有满身的血手印外,好像就没别的了。」

『小聿,不要放弃我……。』

「阿因,别骗我。」他的语气非常认真、锋利。

「……真的没事了,小聿。」她用我的声音说,摸摸小聿蓬软的头髮。

「为什幺你知道我在哪里?」

「……。」心脏突然用力收缩。

「为什幺你看见了我和佟爸的表情?」

卿人如梦推到林嫣然_傻子的春天目录

心跳恢复平和,但我的脸僵住,看着小聿。

「为什幺你没说那句话?」小聿抓住我的衣领,贴近他。

「别说了。」我的手推开小聿,但反被二爸教的擒拿术扣住。

「把我的笨蛋哥哥还给我!」小聿大喊。

「……你什幺都不懂。」身体顿时失去力量瘫在病床上。

耳边传来阿因阿因的呼唤声。

「不是说过要叫我哥哥,没大没小的东西。还有不準在哥哥前面加笨蛋,不然就不带你去吃点心屋了。」我拍拍趴在我身上的小聿,他抱住我,细柔的头髮搔到我的脸。

就算看不见,我猜的到在怀里的他是什幺表情,也知道他在哪里。

我摸摸他的头,小聿说出我想听的话。

「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5385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