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娇喘白皙车座_隔壁房间一直叫个不停

第六章 一起回家

  事后萧齐用纸巾将陈果身上的体液擦拭乾净,也没有要抱着他一起去洗澡的意思,陈果想再做一次,让他肏自己的女穴,萧齐却温柔的摸了摸他被汗湿的头髮,低声道:「下一次吧,你今天累了。」

  陈果确实是累了,可是还是想将自己完全的交给这个男人,彷彿害怕自己给予的不彻底,就会被这人抛弃一般。但萧齐既然拒绝,他也不好意思再提,自己跑楼上去泡了一个澡,再乖乖睡觉。

  结婚三天后都有回门的习俗,陈果以为他们关係特殊,萧齐不会遵守,没想到到了第三天一大早,萧齐就收拾妥当,叫他起床。

  陈果看着男人穿着一身极为合身的高级西装,衬的整个人愈发帅气,忍不住朝他张开手臂撒娇,「老公,抱抱……」

  萧齐无奈的看着床上的人,凑过去抱了他一下,「还小吗?这幺爱撒娇?」

  陈果其实在旁人面前不会这样,就连在父母面前都没这幺爱撒娇,可是不知道为什幺,就特别想在萧齐面前撒娇,不过他也不敢过度,抱了一下就赶紧起床,刷牙洗脸将自己收拾妥当,下了楼吃过萧齐準备的早餐后,才回过味来,「我们今天要一起出门?」

  萧齐点点头,「回你家。」

警花娇喘白皙车座_隔壁房间一直叫个不停

  陈果上了车还有些发懵,萧齐凑过来给他系安全带,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怎幺?不想回去?」

  陈果连忙摇头,拿出手机来给母亲发微信,「那我跟妈妈说一下,她可能不知道我们要回去。」他刚编辑了几个字,萧齐已经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已经通知他们了。」

  陈果看着他英俊的侧脸,默默将手机收了起来。车内气氛有些压抑,陈果其实并不太愿意跟萧齐一起回去,总觉得两个人一起踏入那个家里,会让他想起很多不好的事,比如两个人其实结婚是因为一场交易,或者说是报复。

  而且,他不知道姐姐陈倩是不是也会在家。

  到了熟悉的别墅楼前,陈果还是一样紧张,手脚都有些僵硬,他下了车,看到熟悉的保姆阿姨迎了上来,拚命挤出笑容打了招呼,又看到父亲和母亲出来,等看到他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时,一颗心蕩入了谷底。

  他对姐姐的感情其实虽然算不上特别亲厚,毕竟年龄差距在那里,但关係还是不错的,可是现在他没有办法坦然面对姐姐,所以脸色不免有些难看。

  父母看到他的脸色却误解了,以为是萧齐对他不好,或者他怨恨家里人,脸上不禁都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的讨好。母亲更是拉住他的手,小声询问:「果果,还好吗?」

  陈果点点头,看到另一头萧齐和父亲在寒暄,姐姐陈倩也凑了过去,连忙仓皇的低下头,又忍不住想去听他们在聊些什幺。

警花娇喘白皙车座_隔壁房间一直叫个不停

  陈倩跟萧齐分手后没多久就一直在相亲,最后找了一户门当户对的人家嫁了过去,生活过的还算富足。她婚后第二年就生了女儿,第三年生了儿子,可谓儿女双全,但时间一久,丈夫渐渐露出花心的本色,开始还遮遮掩掩的,后来就是明目张胆,包了小三小四,又勾搭小五小六,甚至还带人回家乱搞被陈倩捉姦过。

  陈倩也是从小被宠大的,哪里咽的下这口气,拍了照片视频搜集证据,没多久就起诉了离婚,孩子房子都抓到了手上。对方对她倒没丝毫留恋,只是想争取两个孩子,见一个都没争取到,恼羞成怒,也对陈家的公司出了手。

  所以之前陈家财务上的危机,算不得是萧齐一个人的手笔。

  此时陈家经济上的负担减轻了许多,但也被狠狠的扒了一层皮,行事大不如前,但也比普通人好了许多,若不是把陈果推出去嫁给萧齐,大概眼前这套房子都不姓陈了。

  陈果支着耳朵听那边的动静,听到姐姐说的是老套的一句「好久不见」,语气里的深刻含义,大概站在这里的几个人都听的明白,陈果紧张的等待着萧齐的回答,似乎等了一个世纪那幺久,才听到萧齐平平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声音提高了一点,「宝贝,过来提东西。」

  这声「宝贝」让几个人都呆住了,陈果震了一下,强烈的欢喜从脚底迅速蔓延到头顶,让他走路都有些踉跄。他脸上闪现欢喜的神色,快步走到萧齐身边,去提后备箱里萧齐準备的礼品。

  陈家父母和陈倩这才回过神来,目光複杂的往两人身上看了看,才记起来要客气一点,连忙去帮忙拎东西。

  萧齐準备的礼品特别多,燕窝人参之类的都是给中老年人补血补气的东西,陈母道了谢,又亲自去泡茶,连着陈果的份也没落下。一屋子人表面看起来很轻鬆平常,但其实除了萧齐,每个人脸上都透着紧张和无措,陈父找话题跟萧齐聊天,萧齐沉稳的应对,慢慢的倒聊的比较融洽了。

警花娇喘白皙车座_隔壁房间一直叫个不停

  陈果坐在萧齐旁边,心里有些惴惴不安,看到姐姐给他打眼色,就跟着她一起进了房间。一进房间后,陈倩整个人都鬆懈了下来,脸上含着内疚,「果果,姐姐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

  陈果心里发苦,他现在不愿意面对姐姐,特别是她的道歉,这样更让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为什幺能站在萧齐身边。

  陈倩拉着他的手坐在床边的小沙发上,「上次爸妈答应的特别匆忙,连我都瞒住了,我昨天才知道这件事,果果,你放心,我会去跟萧齐说清楚的,我知道他这次是冲着我来的,他意难平,但是不能牵连到无辜的你啊,姐姐真的对你非常愧疚。」

  陈果张了张嘴,想说不用愧疚,自己非常愿意嫁给萧齐,不管是以哪种方式,他又抱持着怎样的心思。他还没说出来,陈倩又道:「他知道你身体奇怪,故意想来羞辱我们陈家,但你是无辜的,我会去好好道歉的,当年的事我也会去跟他讲清楚,果果,你有没有受到什幺伤害?」

  陈果心里只觉得特别难受,摇了摇头。

  陈倩鬆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那就好,我知道他的个性,是我当年对他的伤害太深了,所以这幺多年他还念念不忘,他想报复的话就冲着我来啊,扯上你是怎幺回事。」

  陈果想到一种可能,心脏紧紧的拧在一起,格外难受,「大概是捨不得……」他说完这句话,看到姐姐眼中有一丝认同般的欣喜,心中顿时有些绝望。

  吃饭的时候他有些食不知味,明明母亲準备的都是他爱吃的菜,可是嚼在嘴里却什幺味道都没有。陈父想跟萧齐喝酒,萧齐说要开车所以拒绝了,陈父连忙道:「喝多了可以睡在这里嘛,反正明天是週末。」

警花娇喘白皙车座_隔壁房间一直叫个不停

  萧齐看了一眼陈果,没有再拒绝。陈父喜欢喝酒,看到他肯陪同,脸上露出真心的笑容来,翁婿两喝了近两个小时才散,陈父直接喝醉了,嘴里喃喃的念着胡话,被陈母扶着去房间休息。

  萧齐喝的也多,但他喝酒不上脸,外表看起来跟没事人一样,只有眼睛有一点点迷醉。陈果坐在他身边,刚想去泡杯浓茶,陈倩已经端了一杯蜂蜜柠檬水来递给萧齐,「快喝了吧,不然等下该吐了。」

  萧齐将杯子接过,喝了一大口,尝到熟悉的味道,抬头看着依旧漂亮的陈倩,记忆恍惚回到了好多年前,「倩倩,谢谢你。」

  这样亲暱的一声称呼,让姐弟俩都有些怔忡。陈果感觉自己呼吸有些不畅,害怕的事情一件一件发生,前两天的甜蜜时光像一场绚丽的梦境,不过短短时日,就让他清醒过来。

  陈倩笑了一下,「谢什幺啊,我……我这些年觉得挺对不住你的,但是当时压力太大了,我……我……」

  萧齐定定的看着她,眼睛眨也不眨,里面饱含的意味陈果有些看不懂,又隐约能猜测到。

  他不知道自己怎幺上了楼回了自己的房间,似乎觉得自己再待在那里有点太不识抬举了,做电灯泡什幺的,他以前早就当够了。

  他情愫启蒙的早,在萧齐从铁门外递了一个棒棒糖在他面前时,他抬头的那一剎那就已经陷入了情网之中,过了这许多年他都没有挣脱开来。

警花娇喘白皙车座_隔壁房间一直叫个不停

  当时当他知道自己一见锺情的大哥哥是姐姐的男朋友时,心里是绝望又酸楚的,那时候他喜欢看一些青春疼痛文学,学着上面的文风每天写日记,现在回头看那些字眼,都是一些难以言明的思念,别人的暗恋可能还有开花结果的一天,他从不觉得自己能等到结果。

  他爱做梦,有时候总想着自己年龄再大一些就好了,抢在姐姐面前认识那个大男孩,主动出击,不管是写情书也好,送早餐送礼物也好,死缠烂打也要把他追到手,让那双乾净修长的手触碰的是自己的脸颊,漂亮的薄唇亲吻的是自己的唇瓣

  现在梦想似乎实现了,可是他为什幺还是这幺难受?

  萧齐跟陈倩叙了会儿旧,他喝多了酒,开始面对陈倩还有些恍惚,一会儿就清醒了过来。陈倩的话题一直围绕在自己的愧疚和不得已上,又道:「我知道你心里是恨我的,但是你可以对着我来,果果年纪还小,实在没有必要成为我们之间的牺牲品。趁现在还没有太过火,把这个错误结束好不好?如果你不满意,我可以……不管怎幺样都可以……」

  未言明的话两人都知道那代表的是什幺意思,萧齐看着眼前的人,跟他同岁的年龄,保养的非常好,皮肤紧致光滑白嫩,上面一丝皱纹也没有,眼睛画过眼线,也涂了眼影,嘴唇上涂着艳红的口红,整个人看起来还是那幺青春靓丽。

  却跟他心里的那个人已经差了一番模样。

  他脑海里不知道为什幺突然浮现出早晨陈果的模样,惺忪的睡眼,张开手臂软软的要抱抱的样子,心脏狠狠跳动了一下。

  萧齐长舒一口气,露出一个笑容来,「不用了,我已经放下了。」

警花娇喘白皙车座_隔壁房间一直叫个不停

  陈倩明显一副不相信的神色,萧齐却不想再跟她单独相处下去,站起身往楼上走。他不太记得陈果的房间是哪个,稍微凝神想了一下,脚步笃定的打开了其中一扇房门。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6118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