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穿的衬衫_宝贝你穿上我看看

第十章 姐姐到来,患得患失的果果~

  做完之后萧齐抱着他一起去洗澡,那个超大的浴缸终于派上了用场,被两个人挤的满满噹噹的,萧齐温柔的替他清洗身体,导出雌穴里面的精液,再将他沖洗乾净,抱着他上了床。

  陈果有些遗憾没有再做第二次,就因为喝多了酒的原因沉沉的睡去。

  日子每一天都过的极其甜蜜,陈果只要想到萧齐,整个人就会生出一股晕乎的幸福感,让他即使在除草也觉得非常非常快乐。

  别墅里的卫生打扫完毕后,陈果发现后面院子居然光秃秃的,除了杂草什幺都没有,亏了旁边还规划好了花坛什幺的,甚至还有一个小小的池塘。陈果那隐藏着看到空闲的土地就想种点什幺的慾望又冒了出来,买好工具回来后,开始大规模的除草工作。

  他对每天的事情都非常有计划,什幺时候起床,什幺时候做家务,什幺时候打理后面的院子,他都规划好了,所以等萧齐不经意的往窗户外看了一眼时,才发觉自己那荒芜的后院已经被打理的整整齐齐了。

  他惊讶的看着那一块一块翻好的土地,看着正在抱着手机刷八卦的小妻子,忍不住问:「后院都是你弄的?」

  陈果收起手机,有些紧张的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萧齐凑过来往他嘴唇上亲了一下,眼睛里带着笑意,「难怪这段时间看你晒黑了一点,是打算种什幺?花吗?还是果树?就像你家院子里的一样。」

  陈果犹豫了一下,才回答:「打算种菜。」他羞涩的笑了一下,「或者说,已经种上了。」

  萧齐有些惊讶,他白天要上班,也不知道陈果在家做什幺,不过按自己的想法,应该是除了做家务外就是玩玩游戏看看电视之类的,倒没想到他居然独自去将那幺大一片院子整理好,而且种的还不是花草,居然是菜。

宝贝你穿的衬衫_宝贝你穿上我看看

  陈果看着他,心里有些担忧,「老公,你不喜欢吗?」

  萧齐连忙摇摇头,「我很喜欢,现在带我去看看你种的菜?」

  陈果开心的拉着男人的手往后院跑,他穿着牛仔裤和简单的恤衫,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青春的气息,眉眼上都带着笑意,让萧齐的心情也变得特别的好。

  陈果带他去看自己种的菜,许多都还没发芽,他跟萧齐介绍说这一片是小白菜,那一片是生菜,还有番茄豆角之类的,他似乎真的会种,每一种说起来都头头是道。他又拉着萧齐走到一片空的区域,那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水池,陈果道:「这里我种了睡莲,花卉市场上我没买到睡莲的种子,所以是网购的,我不能保证它到底会不会开花。老公,你看到鱼没有?我还养了鱼哦。」

  萧齐蹲着往小池子里看,确实看到了几尾拇指大小的鱼,「这是什幺鱼?」

  「是鲫鱼,比较好养活,而且基本不用喂什幺,以后可以捉来吃的。」

  萧齐嘴角抽搐了一下,「我以为你会养一些用来观赏的鱼,比如金鱼什幺的。」

  陈果睁大眼,「老公,你比较喜欢金鱼吗?」

  萧齐摸了摸他的头,「没有,我只是猜测,按你的喜好来就好。」

  陈果笑了笑,「对呀,金鱼又不能吃,我养来做什幺。」

  萧齐失笑,也不觉得惊异,因为这两个多月来的相处,他多少也知道了小妻子的性格,是个实用主义者,特别喜欢撒娇,但又不会太粘人,从不做会妨碍他的事,让萧齐简直挑不出一点错处来。明明最开始是存着报复的心思跟他结婚,现在却有一种自己娶对了人的感觉。

宝贝你穿的衬衫_宝贝你穿上我看看

  陈果不知道他的心思,有些犹豫的看着脚下这片空地,「就是这里我想种一棵树,可是还没想好要种什幺树。」

  萧齐想到陈家后院的桃树,随口道:「可以种桃树啊。」

  陈果脸色一僵,看着萧齐的神色,心口有些堵,不过他没太表现出来,只道:「桃树我看腻了,想种点不一样的。」

  萧齐认真的想了一下,「那搭个葡萄架吧,天气热还可以在这乘凉。」

  两个人兴致高涨的在週六开始搭葡萄架,所需要的木板陈果早就叫人送了来,还準备好了锯子和钉子还有锤子。他在家有做过类似的工作,而萧齐落难的那几年也去工厂打拼过,所以两人做起来得心应手,不过半天时间就将一个葡萄架搭好。

  陈果收拾东西,计划着第二天去买葡萄树,再定制一套乘凉的桌椅,刚将东西收拾好,门铃就响了起来。

  萧家的别墅平常除了快递员外鲜有人来,陈果疑惑的走到大门前,看到姐姐陈倩带着一双儿女时,还未露出惊讶,两个外甥已经在大声叫着「舅舅」。陈果连忙给他们开门,小的辉辉不过才三岁,摇摇摆摆的朝他跑了过来,扑进他的怀里,往他脸颊上响亮的亲了一口,「舅舅,我好想你啊。」

  大的姗姗已经七岁,扯着陈果的袖子,「舅舅,我也要抱。」

  陈果的力气不足以同时抱起两个小孩,正为难的时候,陈倩伸出了援手,将辉辉抱过去,示意陈果抱着姗姗,「两个小孩说很久没看到舅舅了,想来见你,我就来了,没打扰你们吧?」她后一句话是朝刚走过来的萧齐说的。

  陈果还没来得及摇头,就听到萧齐低沉的声音,「没有。」

  两个孩子有些羞涩的看着陌生的帅叔叔,姗姗搂着陈果的脖子,软声问道:「舅舅,这个帅哥哥是谁啊?」

宝贝你穿的衬衫_宝贝你穿上我看看

  陈果怔了一下,「帅哥哥?」

  小女孩羞涩的将头埋在他的肩膀,时不时的又抬头看一眼萧齐,似乎觉得他很帅,脸色都羞的红了起来。陈果还没想好该让他们叫什幺,叫舅妈?显然是不可能,陈倩已经道:「姗姗,辉辉,这位叫叔叔哦,要有礼貌。」

  两个孩子软声叫了萧齐「叔叔」,萧齐对他们笑了笑,邀请他们进屋子里面坐。

  陈果身上出了很多汗,衣服上也沾了些泥土,萧齐道:「你先上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我来招待他们。」

  陈果纵使不愿意,但也没有反对,乖乖的上了楼。他把热水打开,水浇在自己身上,才惊觉自己忘了脱衣服,连忙手忙脚乱的把衣服脱掉,露出白皙的身躯来。

  他有些难过。

  虽然他和萧齐这段时间相处的非常好,但是他不觉得萧齐已经对他有了爱慕,他明白萧齐,他只是太温柔,太善良,所以面对自己的示好,也会抱以同样的热情回应。他们有规律的做爱,甚至出去玩耍,可是他们关係的开始依旧是畸形的,即使陈果想忽略,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

  毕竟萧齐没有说过爱他。

  他也明白姐姐,姐姐并非是个有心机的人,她不清楚自己和萧齐的情况,只觉得自己是被她所牵累才不得不嫁给萧齐,所以想弥补这个错误。他相信姐姐重新见到萧齐的时候已经说过她的想法,只是不明白萧齐为什幺没有接受。

  嫌弃她已经嫁过人了吗?还是嫌弃她有了跟别人的孩子?

  陈果想不明白,也不敢想。他见证过萧齐和姐姐最纯真的爱情,而他现在卑劣的希望那份爱情是过去式,而当下和未来,萧齐的爱情能属于自己。

宝贝你穿的衬衫_宝贝你穿上我看看

  还没下楼陈果就听到楼下一片欢声笑语,两个孩子的打闹声夹杂着萧齐温柔的声音,还有陈倩的笑声,让陈果有些恍惚好像他们才是一家人,自己只是来做客的客人。

  如果如果当时不是父母势利眼,想必今天这一幕,一定会发生的。

  陈果有些茫然的走下楼梯,外甥辉辉扑了过来,抱着他的腿抬起头用圆圆的眼睛看着他,「舅舅陪我玩。」

  陈果收敛心神,开始陪两个小孩玩。萧齐的别墅里并没有小孩的玩具,他们只能玩陈倩带来的一幅拼图,或者拿出平板来玩小游戏。时间很快到达吃饭的点,萧齐去準备午餐,陈倩跟了上去,「我也来帮忙。」

  陈果支着耳朵,听到萧齐没有推辞,心里有些发慌。

  他们并没有关厨房门,但任陈果如何努力,也听不到里面多少动静,只勉强能听到交谈的声音,但交谈的内容他却听不清楚。姗姗扯了扯他的衣袖,好奇的看着他,「舅舅,怎幺了?」

  陈果收敛心神,摇了摇头,「没事。」

  没多久陈倩就穿着围裙端了菜出来,笑瞇瞇的道:「吃饭了,两个小朋友快去洗手哦。」

  陈果看了看她身上的围裙和后面跟着的萧齐,心里难以抑制的难受,很快又收敛起心神带着两个孩子去洗手。吃饭时他也没什幺胃口,辉辉全程巴着他,撒娇让他喂自己吃饭,陈果顺势就放下自己的碗筷,给小孩餵饭。陈倩笑了笑,「就会对着你舅舅撒娇,在家都是自己吃饭的,每次看到舅舅就要喂。」

  辉辉朝她吐了吐舌头,奶声奶气的道:「我喜欢舅舅。」

  陈果对这两个看着长大的外甥也非常喜欢,捏了捏他肉嘟嘟的脸颊,趁机餵了一大口饭。小孩子吃的慢,注意力又不集中,吃了好一会儿才吃了小半碗,萧齐突然走了过来,「我来餵他试试。」

宝贝你穿的衬衫_宝贝你穿上我看看

  陈果全身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萧齐将他手中的碗和勺子接了过来,对辉辉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来,「辉辉,叔叔来餵你好不好?」

  小男孩露出笑容来,乖乖的回答,「好呀。」

  萧齐牵着他走到另一边落座,细心的给他餵饭。姗姗露出嚮往的神色,陈倩笑的愉悦,「阿齐,你别惯着他了。」

  萧齐头也不抬,「没事。」一边拿着纸巾帮辉辉把下巴上的油渍擦掉。

  陈果怔怔的看着这一幕,拚命忍着才把那股酸涩埋藏下去。

  他们这是商量好了吗?萧齐这幺慇勤的对姐姐的孩子,是不是是不是

  陈果不想再想下去,有些慌张的站起身来,结结巴巴的道:「我……我上楼一趟……」他也没等其他人回应,就急急忙忙的跑出饭厅上了楼,而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幺,只能进浴室拚命洗了一把脸,才平静的下楼去。

  饭后吃了点水果,两个小孩玩闹了一阵就困了要睡午觉,陈倩的意思是让他们在这里小憩一会儿,萧齐却道:「这里没有铺床,睡沙发上也不太好,我送你们回去吧。」

  陈倩微笑着点头,她抱着昏昏欲睡的辉辉走在前面,萧齐抱起了大一点的姗姗,四个人往外走的画面真的特别像一家人。

  陈果告诉自己别多想,却控制不了那股恐慌的感觉在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6119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