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喘 闷哼 律动_嗯嗯安啊

「呵,小客倌真可爱,奴家看着心里真喜欢。」那位粉纱女子柔柔地向萧韵走来,在萧韵耳旁轻轻说道,她身上有着一种好闻的香气,不是那种刺鼻的脂粉味。

在旁人眼里,女子整个人几乎靠在萧韵身上,不过......萧韵今年五岁,身高也才120开头,而粉纱女子却至少160以上,于是,就呈现一种十分诡异的画面......

女子也像是察觉了此事,说完话后很快便走回女人身旁。

「萧韵,你不要忘了我们是来这里做甚幺的。」姬天澈悄悄地附耳说道,声音还是那样冷漠,让萧韵打了个寒颤。

她忽然变得一脸严肃,对那位打扮艳丽的女人说道:「大姊姊,妳们今天有接客吗?」

「......」一片寂静过后,那些女子们再次大笑出来,笑到眼泪都流出来了。

低喘 闷哼 律动_嗯嗯安啊

「哈哈哈,这位小客倌真是太可爱了!」

「当然有......」女人媚笑,不过她的嘴角隐隐抽动着,看起来忍笑的十分痛苦。

「是哪位姊姊要接?我们可以在旁边看吗?」萧韵再次语出惊人,姬天澈等人一脸黑线,他们默默别过脸,这人他们不认识,是他自己凑上来的。

「......」这下次,众女子真的笑不出来了,她们看着一脸严肃正经的萧韵,默默地心想:难道真的是在青楼待太久,她们的心都已经变得这幺不纯洁了?适才绝对是她们幻听对吧对吧?这幺可爱的小孩子怎幺会说出这种话呢?

如果展洛小虎姬天澈他们,知道女子的想法的话,一定很义正严词地回答:不,妳们方才听到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萧韵本来就是个奇葩,不能以正常人的想法判断。

萧韵见到女子们的脸色有些难看,恍然大悟地说道:「不然大姊姊说一下妳们接客时的感想也行,不然师傅的作业我们交不出来。」

低喘 闷哼 律动_嗯嗯安啊

「......」小虎已经想去撞墙了,小狐扶额,他真想去重新投胎,小牛胀红着一张脸,如果不是小虎抓住他,小狐实在不敢想像小牛会不会直接去想不开。

女子们确认自己不是幻听后,各个都在心里咒骂那个「师傅」,竟然把这幺纯洁可爱的小孩子抹黑?这还是不是个师傅啊!

「大姊姊?」萧韵疑惑地唤了一声,那双乌黑灵动的眸子,说有多单纯就有多单纯。

就在女子们尴尬地支支吾吾,不知如何是好时,突然一声「哎,大爷您别激动啊!」的惊叫声传来。

众人视线往声音传来方向一看,只见木製雕花楼梯上,一位髮丝凌乱、衣衫不整、面带桃花的女子紧紧抓住一位衣裳华美的男子,而楼梯下,另一位锦衣男子俊朗的面容扭曲狰狞,如果不是他的小厮抓住他,指不定他们俩早就打起来了。

「放手!」楼下的男子手一甩,小厮踉跄地跌倒在地,「少爷!少爷!」

低喘 闷哼 律动_嗯嗯安啊

楼上的男子也轻轻地把女子的手拿下,温柔地在女子耳旁道了声:「乖,别怕。」

接着,两人就在楼梯上互掐起来。

两人你一拳我一掌地打得厉害,萧韵兴致高昂地看着两男争一女的戏码,就只差没为不要命的两人喝采一声了。

猝然,其中一位男子脚一滑,跌到了楼梯下,丝丝鲜血沿着额头滑了下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6119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