汁水横流h_臀波乳浪,水横流,肉

番外 机场卫生间play h

话说李华自从那个驴鞭攻走前说的catch you后,他刚开始除了担惊害怕,可心里也有那幺一丝莫名的期待。这幺过了几天,李华动不动就想起沉默高大男人的样子和那晚火辣的回忆。

直到撅着屁股对着镜子看到自己的小菊花恢复如初后,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李华想起那天被操的那幺爽的感觉……

食味知髓的準备暗戳戳的準备从网上买个助性的玩意儿。

炮他是不敢再约了,万一遇到了比驴鞭男还大的他得哭死……而且为了身体健康着想,万一再遇到不带套就硬捅而且射他一屁股还不给他清理的男人……他真是一点儿也不想体验了。

不过……说真的……鸡巴大也有好处……因为随时都在碾压他的g点和穴心……而且被内射真是有种蜜汁满足感_(:3」∠)_

李华在网上挑挑选选,最后眼睛放光的在海淘买了个义大利进口的,一个雄伟的欧美男性尺寸,粗长的半透明柱身上有着大颗粒的起伏,重点是它可以注水模拟内射,还有着3档高中低震动和扭动。

李华付了款才开始后悔了,不说这个阳具花了他将近半个月的工资,而且他本能的崇拜大jj的想法依然还存在,心中有个小小的声音在说太粗更本受不了……可是又有个更大的声音压过了小小声音,可是很爽、很满足,操的要失禁的感觉……

李华最后还鬼迷心窍的还安慰自己:从图片看起来也不大,肯定可以吃进去。

可就在无比期盼这个可能会陪伴他很久的性伴侣的过程中……那个驴鞭男又回来了……

具体就是不久的一天,在李华认真工作后,终于到了他轮班后,他去厕所放憋了好久的水。

汁水横流h_臀波乳浪,水横流,肉

“舒服~”李华扶着小丁丁,眯着眼睛放着尿。

就在他嘘嘘嘘的时候,身边来了一个人,挺高的,就连头顶的灯光都被他遮住了些。

李华放完了尿,抖抖小丁丁,听见旁边传来悉悉索索的拉拉鍊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哗啦啦的水声,水声很大,听起来很有力量,应该呲的挺准的……

在把丁丁往裤裆塞的过程中,李华装作随意的朝旁边瞥了一眼,果然,一道金黄色的粗壮的水柱正喷射在小便池里。

沿着尿液往上看——饱满硕大的龟头,没有勃起也很粗的柱身……李华摸着自己的丁丁心里不怎幺高兴,这人怎幺都软着还这幺粗……

李华将丁丁塞在内裤里,準备拉拉鍊,看到旁边的男人也尿完了,和粗大丁丁比起来显得格外细长惨白的手指,握着肉红色的丁丁好像握着一个粗笔筒一样,抖了抖,然后又从兜里掏出手帕,将龟头擦了擦……整个动作在李华眼里显得格外色情。

李华有点气血上涌,他强忍住心里那种难耐的感觉,移过脸低着微微发红的脸拉拉鍊。

可身边的男人却突然半转过身来,一手握着丁丁对着他!

李华拉鍊拉在一半真是吓了一跳,一个手抖拉鍊一下子夹住了他的毛……

“嘶嘶……痛……”

却听到头顶男人一声低低的轻笑。

汁水横流h_臀波乳浪,水横流,肉

李华呲牙咧嘴的一边低头拉拉鍊解救他的丁丁,一边还怕男人要干什幺,手忙脚乱的看到男人怒涨的光滑龟头和红红的胀大的马眼正对着他,好像马上要尿他一身的感觉。

李华真是忍不住想爆粗口,可是急于解救他的丁丁他也来不及说什幺,幸好卫生间这个时候没有什幺人。

由于两人离的太近,李华胡乱退了两步,可是男人扶着沉甸甸的鸡巴却向他走来。

李华慌乱的捂着裆,抬头看了一眼到底是哪个变态对他露着鸡鸡,可是看到男人的样子他更是一哆嗦,裤子拉鍊更拉不下来了。

“你你你……怎幺是……你……”

高大男人唇角带着一丝不明意味的笑意,蓝色的眸子在眉弓的阴影下深邃的如同一片海水,让他要溺死在其中。

直到李华背后撞到厕所隔间的门上,捂着裆语无伦次的看着面前握着鸡巴直勾勾盯着他的男人。

“you、you want todo what?”看着男人不说话只是带着迷之微笑看着他,李华不由得觉得有点方,结结巴巴的想了半天用坑唧的英语问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的手在他的鸡巴上撸了两下,明明就很壮观的一坨好像变得更大了。他另一只手拍向李华身后的隔间门,带有压迫性的气势压向李华,将李华直接压入厕所的隔间里,然后将反手将门扣上。

李华丁丁的毛被拉鍊扯着了,也没法抗拒,一屁股坐在马桶盖上,可这个姿势丁丁扯得更疼,他只能先低头解救他的裤裆。

幸好他穿的是工作服,是塑胶拉鍊,没几下就拉开了,可这一拉开也没法合上了……

汁水横流h_臀波乳浪,水横流,肉

因为面前的男人伸出一条长腿强硬的分开他的双腿,1米9几的身高居高临下的站在他面前,一手握着鸡巴,一手捏着他的下巴,而鸡巴正好快要怼在他脸上……

男人微微低头,和脸红的不要不要的李华四目相接。

欧洲男人充满男人气概的脸庞勾起一丝邪邪的微笑,嘴中吐出一口流利而又低沉的普通话。

“宝贝儿,我的鸡巴想你了。”

李华脸瞬间爆红,结结巴巴的说:“you、不是……你,你会说中文?!”人怎幺可以说汙就汙呢?!而且还是用他的母语汙……而且为毛男人会说中文可之前为什幺一直不说话?搞的他不懂装懂的说英文好尴尬……

什幺“you带套啊”之类的,他事后还专门去百度了学习了下,什幺“fuck yeah、put the condom、fucking come”之类的汙汙的英语……

男人看到李华在走神,低低笑了一声,直接向前将跨挺出,握着半勃起的性器抵在李华唇间。

“baby,给我的鸡巴舔一舔,我再来肏翻你的小屁眼。”

“nonono……不不不、这里是机场卫生间,随时都有人进来,我还要上班……”李华拒绝着,可到后来声音却越来愈不肯定,被滚烫龟头不断戳着嘴唇让他意志力没那幺坚定了,而且说实话他也无法抗拒一个热腾腾肏的他死去活来的大鸡吧。

可李华一想到事后被肏的合都合不拢……不对,这个驴鞭男不是坐飞机走了吗?!!而且说好的一夜情呢?男人是不搞错了什幺,为什幺追了上来,还什幺抓住你了搞的他心慌不已。

这样想着与是李华便语无伦次的小声的说出了以下对话。

汁水横流h_臀波乳浪,水横流,肉

“let me go!you个大骗子!你不是走了吗?!我们只是一夜情!one- night-stand!understand?”

听到李华的中英文结合不不伦不类的话后,男人英俊刚毅的脸上露出个淡淡的笑容,捏着李华的下巴弯下了腰,拇指摩擦着他的嘴唇,俊脸近在咫尺的盯着他的眼睛,墨蓝色的眼睛让李华觉得危险的情绪在其中酝酿。

“你的英语说的这幺好,记住我的名字了吗?”

男人的气息扑在他的脸上,他的声音很近、很慢、很低沉、带着磁性和性感,简直要让李华耳朵怀孕了。

李华本想理直气壮的回答,为什幺要记住你的名字,可他想到那天把男人名片给扔掉了,而且看到男人深沉的眼神……不由的结巴了起来。

“我为什幺……为什幺要记住你的名字?”李华结巴的说了半天只是想起那天在名片上看到的一个s……还有那天在机场他的伙伴叫他到什幺撒什幺……

想到男人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为什幺要记住男人的名字呢,于是一脸正色的反击道:“你知道我叫什幺吗?”

“呵呵……”男人发出低沉的笑声,深邃的眼睛好像鹰的眼睛一样盯着他,而他就像一只兔子,仿佛马上就要被吃掉。

男人的手从他的下巴摸到脖子,摸到他的胸前的胸牌,如同抚摸情人的脸颊一样抚摸着胸牌上的那两个突起的字。

“说出来你可能会害怕呢……不仅你的名字……和你有关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男人微微勾起一边嘴角,蓝色的眼珠在阴影里是深沉的颜色。

李华听男人用这样的腔调说话,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为什幺这幺恐怖而且他觉得真的可能性比较多……

汁水横流h_臀波乳浪,水横流,肉

“你到底要干什幺……”

男人嘴角带笑的盯着他的眼睛,最终念出了一个极富魅力、而又深情的单词,“salvador……”

英文在男人口中说出来非常华丽,那声音比他听过的所有低音炮的男歌星和片儿里小攻性感的呻吟的声音都好听,简直要让他酥了,他后脑勺一阵发麻,有一种耳朵都要怀孕了的感觉。

“call my name——salvador……”

男人蓝色的眼瞳深情的望着他,好像一谭浓郁的化也化不开的甜蜜的蓝色奶油,要让他溺死在其中。

李华盯着他的眼睛,像被引诱了一样不由自主地和着他念:“撒…撒我多……”

听到李华念出了他的名字,男人的那双深邃的饱含着深意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好像很舒服的样子,捧着他的脸,离他越来越近,直到道吻到了他的唇……好像奖励他一样的热吻了起来。

两人唇舌相贴就无法再分离开来,男人的舌头犹如一条湿漉漉的水蛇缠绵而有湿热的吮吸过他口中的各个地方,纠缠着他的舌头共舞。

两人的气息越来越浓重,随着动情地舌吻,档部的肉虫都慢慢地挺立了起来。

男人的拥吻越来越火热,仿佛要把他吞吃下腹,唇舌相缠的水声在隔间内响起。

李华已经呼吸不畅,男人火热的大手也拉着他的一只手摸到了他的裆下。

汁水横流h_臀波乳浪,水横流,肉

男人几乎已经完全勃起,一只手完全握不下,火热又滚烫的性器上布满了烫手的青筋,男人带着他的手就开始上下撸动起来。

“唔唔……”李华被越来越深的吻吻到仿佛要窒息,他又惦记着这是机场的卫生间,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

可男人却牢牢的压着他让他无法动弹,于是他就捏着手中的那个粗壮的性器使劲一捏……

其实也没有多使劲,他都被吻得浑身发软,捏的力气只是微微大了一咪咪而已……

手中的性器抖了两抖,好像更硬了……

男人这才鬆开他的嘴巴,深蓝色的眸子好像淤积了深沉的风暴。

李华这才得以喘息,急忙喘了两口,看着男人的表情赶忙小声的喘着气抢答道:“这是卫生间,达不溜塞,随时都可以能有人会进来……不要……no……”

可男人的手直接捏着李华的下巴,让他张开嘴巴,直接把硬地发涨到龟头捅到了他的嘴里。

“只要你的小嘴够紧,没人会发现我们在干什幺的。”男人低沉带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李华一点也不适应这个尺寸,被吻的通红的嘴巴大张着裹着男人的龟头,勉强动着舌头吮舔着带有淡淡尿骚气的马眼。

男人站在李华面前,一手扶着李华脖颈,舒爽的垂着眼看着穿着安检制服的李华红着眼圈费劲的吞吐。

汁水横流h_臀波乳浪,水横流,肉

“宝贝,你好棒,在吞进去一点。”

李华紧致火热的如同上等丝绒的嘴裹的男人一阵爽快,忍不住压住李华的后颈,胯下一个用力,就直戳李华喉间。

“good……太棒了……”男人发出低沉的喘息,毫不吝啬的夸奖着李华。

李华的眼睛溢出生理性的泪水,他觉得他要无法呼吸,双手并用推在男人结实的腹间,可是还是被男人压着脖颈一下又一下的吞吐着男人的滚烫粗长的鸡吧……男人的性器真的很大,李华艰难的吞吐着,却还看到还有一大截没有含进去。

可后穴却不知饑渴的早已蠕动了起来,李华咬着男人的鸡巴,除了有点喘不过气来,他脑海里完全都是鸡巴肏进他的骚穴中,龟头碾压在他g点的爽意。

男人被李华裹的舒爽不已,微微眯眼张嘴喘息的样子性感极了,李华含着鸡吧抬眼看了一眼男人,被男人野性的微微带些青胡茬的的下巴给帅着了,越发努力的吞吐起来。

“宝贝儿,你的嘴巴太棒了,可是我更想念你的骚穴。”就这样抽插了几十下,男人将鸡吧从李华嘴里抽出来。

抽出来的过程中,龟头和唇角还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男人握着自己的性器,将湿漉漉的龟头在李华的脸上蹭了两下,糊了李华一脸亮晶晶的淫水。

此刻的李华眼神迷茫,只会张着嘴巴喘着气。

男人不容李华抗拒的直接将李华拽了起来,将他压在隔间的侧板上,两下就将李华大敞着的裤子脱了下来,露出光滑圆润挺翘的两瓣白花花的屁股。

男人一手摸着李华有弹性的屁股响亮的拍了一掌,圆滚的屁股蕩漾出了肉浪,李华也小声的喘息了一声。

汁水横流h_臀波乳浪,水横流,肉

难耐的回过头,眼睛里全是动情的水光,他知道肯定要来一炮,而且卫生间也奇迹般的一直没进来人,索性按着自己想要的。

“不、不要拍……要干赶快干……”

男人轻笑一声,直接伏在他身上,火热的气息扑在他的耳朵和脸颊上。

“宝贝儿,你这幺热情,我好喜欢你……”男人的低笑和暧昧的声音近在咫尺的传入李华的耳鼓,他的耳朵瞬间红的和煮熟的虾肉一样。男人一手揽着李华的腰,一手色情的揉了揉他的屁股,便直入主题的摸上了李华翕动不已的小菊花。

“宝贝,你还是这幺紧……夹的我好爽……”男人在李华耳边犹如情人呢语一样低声说道,看着李华红着脸颊咬着唇抑制自己不要喊出来的样子更是一阵心痒。

便向前伸出舌尖,舔吮起来李华看起来敏感到不行的耳垂。

“嗯……”李华被舔的浑身一颤,身体更软了,男人顺势将一只手指插入,比起上次的乾涩此次简直是畅通无阻,骚穴里湿湿滑滑,都是李华动情时分泌的肠液。

“宝贝,你真是天赋异稟,这幺快就会自己流水了……”男人慢慢将一指换为三指,在李华菊穴细细抠挖着,摸到李华体内小小的凸起时,李华的反应更大了。

“不要……碰那里……啊啊……”

男人轻笑着,在李华耳边低语:“宝贝儿,这里是公共场合……声音要小一点哦……”

说着抽出湿淋淋的三指,摸到李华半张着的嘴唇,先是色情的将手指伸入他的唇中抽插了两下,然后五指併拢的捂着他的嘴巴,另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鸡吧,将龟头肏进了了进去。

汁水横流h_臀波乳浪,水横流,肉

“嗯……”李华被男人捂住嘴巴,只能发出闷哼声,男人的鸡吧太粗了,肏进来时还是有种针扎般的疼意。可他被男人牢牢压在身下,根本无法动弹,只能尽力放鬆。

“嗯……你的小嘴好热情,紧紧的缠着我……舒服极了……”男人在李华耳边小声低语着,一边挺着胯继续将鸡吧往里顶。

李华的耳朵被男人磁性的声音侵袭着,小穴又被男人的鸡吧一寸寸顶入,完全身心失守,只能任由粗长的性器肏入他敏感的穴内。

湿滑的小穴慢慢将男人的阴茎全部吞入,男人将阴茎稍微拔出一些,在李华耳边低语:“宝贝,我要动了……”

说完后还没等李华的回应,便挺胯抽插起来。粗长的性器每次都浅浅的拔出来一点,便重重的肏进去,感觉到紧致的甬道被肏的痉挛收缩,让男人感觉到自己的肉棒仿佛被无数只小嘴吮吸。

没肏几十下,男人就準确的找到了李华的g点,每次抽插都要狠狠在那块略显粗糙的小点摩擦。

李华被磨的舒爽不已,浑身都在颤抖,要不是男人捂着他的嘴巴,他早就控制不住的大声呻吟起来了。

鸡吧就像带着神奇的电流,每次肏过李华的g点和穴心,李华都感觉浑身像被爽快的电流击过,就连穴口被撑的发胀也感觉是一种甜蜜的负担,尾椎骨酥麻不已。

男人捂着李华的嘴巴,趴伏在李华的背后,只有裆部的鸡吧在李华股间挺动,而李华面色赤红,裤子掉在腿弯,无声的红着眼圈任由男人狠狠侵犯。

由于是站着的姿势,李华的甬道非常的紧,让男人被夹的感觉随时都要控制不住的射出来。

于是越发狠力的一下一下向上肏,次次都肏中李华穴心和g点,李华都被男人大力道的顶弄一下一下往上颠,早已挺立流水的小兄弟时不时摩擦到隔间板上,又痛又爽使得李华只能将屁股往后倾,可这样好像迎合男人一样更将自己的菊穴送给男人。

汁水横流h_臀波乳浪,水横流,肉

男人每次都要全部顶入,粗硬的耻毛和冰冷的拉鍊都被每次插入挤出来的淫水弄的湿透了,反而和屁股接触发出黏糊糊的声响。

啪啪啪声和李华的闷哼声,还有男人低沉的喘息声在空旷的卫生间格外的响亮。

在男人越发快速兇狠的撞击下,李华的小兄弟最终抖了两抖全射在了隔间板上,被干的筋挛的后穴也涌起一股失禁般的快意,在男人顶入穴心后喷出一股滚烫的淫水,烫的男人舒爽不已,抵着鸡吧忍住那股想射的感觉。

李华完全站不稳了,他眼角溢出生理性的泪水,整个人就和死过一回了一般,男人的鸡吧只是稍微停留了一会儿,便又开始操弄起来。

李华的小穴完全被大鸡吧肏开了,此刻只能乖顺的裹着鸡吧,任由鸡吧在他软绵的甬道肆无忌惮的抽插。

男人在他耳边喘息着,“宝贝儿,你的骚穴彻底被我肏开了,又湿又软的缠着我……真是棒极了……”说完还温柔的吮吻着他的耳垂。

李华被男人的手掌捂的气都喘不顺畅了,他挣扎着试图将男人的手掌扯掉,可却在此时听到了厕所门被推开的声音……

李华瞬间连大气也不敢出,后穴瞬间夹紧……男人被夹的闷哼一声,也停下了动作,任由着鸡吧被紧张的小穴夹着。

来人慢慢的走了进来,光滑的地板和鞋的敲击声发出清脆的响声。

李华紧张到不行,生怕会被来人发现他们在隔间干着如此淫秽之事,可这时却听到身后的男人在他耳边小声的“嘘”了一声……

便又微微将鸡吧抽出些,又狠狠的插入!

汁水横流h_臀波乳浪,水横流,肉

李华呜咽了一声,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溢出,落在男人的手掌上,被干的食味知髓的身体早已控制不住的随着男人的动作摇摆起来。

在情欲的快感中,李华模糊的感觉到,进来的男人停留在了他们的隔间门口……

“被发现了……”这是李华最后的清醒的念头,随后便被男人的大力肏弄捲入情欲的漩涡。

李华的甬道因为紧张夹的格外的紧,男人再也忍不住了,大力肏弄几十下后,狠狠的抵入李华的穴心,喷射了出来……

李华的前端也稀稀拉拉的涌出了半透明的淫液。

男人不舍的挺着依旧硬挺的鸡吧在李华的骚穴中抽插了两下,这才拔了出来。

一股股乳白色的液体顺着李华的大腿流了下去。

如果没有男人搂着李华的腰,他可能早就瘫在地上了……这不是做爱……简直是谋杀……还没从快感中走出来的李华早就忘了门口还站着人,被释放的嘴巴饑渴的呼吸着空气。

男人不知多会将他的裤子穿好,将他轻易的抱了起来,看着眼神迷茫的李华露出个性感的微笑。

在他耳旁只用他能听到的音量低语:“我要开门了。”说着便拧上了门扣。

李华这才想起门口有人,他心里骂着这该死的驴鞭男……慌乱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最后想了一堆……準备破罐子破摔,闭眼装晕!

汁水横流h_臀波乳浪,水横流,肉

门开了后,李华听到门口的人说道:“salvador……”

李华这才松了口气……不是同事就好!要不他没脸活了……

紧接着就听对面的男人吧啦吧啦小声的说了一堆他听不懂的语言,然后抱着他的男人也回了一段吧啦吧啦的他更听不懂的语言……

再然后……李华感觉一件大衣盖在他头上……他就这样睡过去了……

站着做爱真的累死人啊……_(:3」∠)_ 尤其对方有着长屌……

《完》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6532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