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_ChapterbyChapter

☆、被吃了

  「等,等一会儿。这...这是怎麽回事?」好不容易,一个吻的间隙,陆天行气息不稳地问出一句。萧楚却不理,只顾埋头在他的身上留下一朵朵红豔豔的红梅。不仅如此,萧楚的手还很不老实的探入他白色的内裤中,握住他的小弟弟开始挑逗。突然被人触摸到自己的小弟弟,陆天行紧张地不行,他在干嘛,为什麽要摸自己的小弟弟,不能怪他太纯情,在他的意识里,自己偷偷摸摸的手淫都是很可耻的,就别提小弟弟被别人摸了。虽然脑中警铃大响,但在萧楚的箍住下,他也只能发出「呜呜」这样的类似呻吟的声音。

  还没等陆天行从「啊,我的小弟弟被别人握住了」这样的意识里出来,萧楚已经俐落地剥下了他的最后一丝屏障,那个纯洁到不行的白色四角内裤,然后直接用他那纤长有力的手指握住对方命根,嫺熟地上下快速撸动,一边撸动,一边还不时地用大麽指摩擦对方湿润润的龟头。

  对方已经抬头的小东西,很可爱,柱身还是令人惊讶的粉红色,长度和粗度也刚刚好,顶端的小孔湿漉漉的,被萧楚挑逗的,一直在流着晶莹的眼泪。这真是萧楚看到过的最好看的棒子了。当然,其他人的,萧楚也不屑观察,只是情人眼中出西施,可能就算是陆天行的脚丫子,萧楚都能大言不惭地说出「那是我看过的最漂亮的脚丫子」之类的话。

  此时心爱的人就在怀里,还被他服侍地激动不已,萧楚浑身上下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满足感。毫不犹疑地低下头来,萧楚满怀恋爱地含住了那个还在滴着泪珠的小家伙。而被萧楚的动作再次吓到的陆天行,只能发出短促的一声「啊」,就陷到了更令人疯狂的感官中去了。以致于他根本没有发现后来喘息不已的他,是如何发出了那些类似A片女优的声音,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呻吟比女人还要挑逗,还要好听,还要令人血脉喷张时,他一定会紧紧闭上自己的嘴巴的。

  只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什麽都做不了,一想到自己的那个被纳入到的湿润又温暖的地方是萧楚的嘴巴时,陆天行就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自己的下面。悄悄地睁开眼,萧楚上下吞吐他小弟弟的表情就清清楚楚地倒映了在他的眼里。一个不留神,在萧楚还没怎麽伺候的情况下,陆天行就阵亡了。哦,不,应该是他就射了。

  感到口中弥漫了有点鹹有点苦的液体后,萧楚顿时哭笑不得。这也太快了吧,他还想使出自己浑身的本事,让这个家伙好好感受一下呢,没想到对方却不领情,一下子就洩了。儘管如此,萧楚还是决定不放过他,自己辛辛苦苦忍了这麽久,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做下去。于是乎,他又一次地低下头,继续张开口,含住对方已经软下去的宝贝,继续上下地啧啧有声的舔弄。在他不依不挠地反复舔舐下,陆天行的小弟弟又开始恢复了生机,慢慢地又开始变大变硬。

  陆天行根本就想不到自己释放过了,萧楚也没有放过他,还在继续地对着他的小弟弟又吸又咬,还不住地用手托住他底下的两个囊袋揉弄。他还想干嘛,陆天行想像不出,不过他的小弟弟这麽精神可是头一次看到,以往他都不怎麽接触这方面的事物,可以说是清心寡欲。不要问他为什麽不像他手下的那些弟兄一样,一有时间久出去风流。实际上,就是他的洁癖感情作怪,不恋爱不上床。这下可好,平常没怎麽用到的家伙,这会子就像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一样,一下子就乐不思蜀了。

Chapter_ChapterbyChapter

  看着自己赤裸着身体,张着大腿,在萧楚的服侍下,又激动不已的叛变份子,陆天行只能掩耳盗铃的闭上眼哼哼,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除了本能的想要更多,想要呻吟,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余力去思考他们现在这样做的事到底对不对。

  萧楚虽然自己下面已经硬得不行,但还是想让陆天行更舒服一点,毕竟这是陆天行的第一次,他可不想让陆天行留下什麽坏印象。所以,即便自己忍的难受,他还是想以陆天行的舒适优先。一只手按摩着那两个饱满的可爱球球,一手握住小小陆陆的根部,嘴巴儘量含住整个茎身,知道深喉能够让男人更加的享受到,萧楚更加努力将自己的嘴巴张大,好让对方更深入进去,然后忍受着喉底的不适,一上一下,前后摆动头部,模仿着律动的频率,让陆天行的宝贝得到最大的愉悦。最后,在萧楚的一个大力吮吸下,陆天行再一次的抵达了高潮。一片炫目的白光后,陆天行虚弱地躺在沙发上,闭着双眼,享受高潮的余韵。

  将口中的浊液毫不犹豫地咽下,萧楚从旁边一个暗格里拿出未一管未拆封的润滑剂(不要问这里怎麽会有这种东西,你说这里没有,还有哪里有啊),从管中挤出很大的一坨乳液,小心翼翼地往陆天行的身后伸去。

  陆天行还在体会刚才那高潮的一刻,根本没注意到萧楚的动作。于是,萧楚的一根手指就那麽毫无阻碍地进了对方的体内。将手指上的润滑剂均匀地涂在了内壁的每一个空隙上,萧楚又倒了一些润滑剂在手指上,这回多加了一根手指进去,两根手指同时进去抽插,给予肉壁上每个敏感点予以刺激。

  湿润的摩擦声在耳际想起,但因为萧楚的动作很小心,而且陆天行的反应神经本身就被别人慢两拍,所以他根本就没注意到萧楚在他身体里做什麽。等到三根手指在陆天行体内进出的时候,陆天行开始意识到不对头了,于是开始挣扎。可惜狡猾的萧楚根本没给他多余的挣扎机会,因为此时的他已经找到了陆天行的前列腺点,在用手指不断地给那个突起的点进行刺激后,陆天行的身子受不了刺激地弹了弹,之后的他就像之前被萧楚口交一样,只能发出性感的喘息声而无力去管其他了。

  看陆天行这样一副「我为刀俎,你为鱼肉」的样子,萧楚决定不再忍耐了。缓缓抬高陆天行的身体,将他的两条有力健壮的长腿扛到肩上后,一个挺身,萧楚胯下狰狞的大家伙就进入到了陆天行的身体里面。虽然刚才进行过耐心的前戏,但因为陆天行毕竟是第一次,后面那个地方仍然紧致非常,再加上萧楚的那个地方比常人要粗大许多,所以,萧楚的大家伙只进入了个头,就卡在了那里。

  陆天行虽然之前爽的不行,但现在因为萧楚的突然进入,下半身简直像是撕裂了般。不仅如此,一个又硬又热的东西像是铁棍似的东西,还试图往他的体内钻,吓得他直接向萧楚求救:「萧楚,好疼。」虽然明知道罪魁祸首就是萧楚,可是每当遇到什麽困难事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也只能是萧楚。

  其实,现在的萧楚自己也很疼,小弟弟被卡在这里,不上不下,耳边又是陆天行那向他示弱的话。萧楚不知道自己是继续进去还是立马退出来。但看着陆天行迷茫的眼睛,以及渗着汗珠的漂亮身体,萧楚决定还是进行下去。过了这个村,谁知道还有没有下面一个店啊。

Chapter_ChapterbyChapter

  于是,萧楚俯下身,先安慰似的,亲亲陆天行泛白的嘴唇,然后慢慢地伸出舌头舔着对方的下唇,趁对方被他柔情似蜜的吻干扰心神时,再伸出舌头,进入到对方湿润的口腔中,寻找那吻过一遍就想吻第二遍的舌头。一边和对方上面的丁香小舌玩得不亦乐乎,一边也不忘了服侍对方的下面。萧楚重新握住对方因为刚才的疼痛而一下子萎靡的小家伙,轻轻地揉弄起来,不光如此,还频繁地用指甲扣弄对方的小口,用四指包拢着柱身快速的摩擦,直把陆天行体内的欲火又勾引地熊熊燃烧。

  看着陆天行渐渐火热的身躯,因为激情而泛着泪的双眸,萧楚再也无法忍耐了。在一个火热的吻之后,萧楚腰身一挺,一举进入了陆天行的体内。在看到对方就算他全根没入了也没有明显不适的情况下,他激动不已地开始小心翼翼律动起来。

  一开始,萧楚还能控制自己的速度,遵循着九浅一深的原则,慢慢地享受这久违的硕果,但是到了后来,因为感觉实在太棒,他根本就不能控制自己,到了后来,动作都失了章法,只知一股脑儿地往前沖,胡乱地亲着身下人。那火热的内壁,那被他因为抽插的动作而不时被翻搅出的粉红色嫩肉,还有因为摩擦的动作太过迅速而被打成泡沫般的润滑剂,每一样都让萧楚的眼神越来越暗,动作也不由得越来越迅猛。

  房间的热度越来越高,萧楚身上也有了因为激情而生的汗珠,两手抵在陆天行的耳旁,萧楚不断地向对方的身体深处伸入,肩膀上的一滴汗珠也似乎终于忍受不了他迅猛的动作,而从他的肩上滚落下来,正好落在陆天行的唇上。而底下的陆天行只感觉到在萧楚的激烈动作中,有样东西落在了他的唇上,毫无意识的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那个东西,只觉得鹹鹹的,不是太好吃,不禁吐了吐舌头。他不知道他现在这样的行为,在萧楚看来简直是赤裸裸的引诱。那个刚刚冒出就不见的粉红色舌尖,那舔着自己落在他唇上汗珠的煽情动作,无一不叫他更加激动。

  低下头,率先一口咬住刚才就想吃的粉红色舌头,不断地又吸又咬,好像对方的舌上琼浆玉露似的,怎麽吃都吃不够,一直吃到对方嗯嗯呜呜的喘不过气来才放开。看着对方嫣红的嘴唇,被激情染红的双颊,以及湿润的眼眸,萧楚不由地又加大了入侵的力度。

  将对方的大腿从肩上拿下来,两只手按住对方的腿到对方的肩部,让对方的穴口更加的暴露在自己的眼前,萧楚就用这个姿势更加狂猛地干着底下的黑道头头。

  「啊!啊!嗯!萧....萧楚...我...我不行了」

  陆天行张大着嘴,口水不停地从嘴角流出,眼里激情的泪水沾在密密的睫毛上,甚是可怜。腰腿都被萧楚压在了自己的胸前,两个腿中的那个东西,竟然就正对着自己嘴巴,随着萧楚的动作一晃一晃地打在自己的唇上。从自己那东西的顶端流露出来的液体,也随着晃动,一滴滴地落在了陆天行的脸上。而这一切还不是最令他震惊的,最让他不敢置信的是,由于这个姿势,他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萧楚的那个大家伙进入他那个只知道只有排泄用途的地方,狰狞粗大青筋暴起的巨蛇,快速地在他的洞口进进出出,不断翻搅出他的穴肉,这样露骨的画面就在他的眼前上演,他真恨不得自己晕死过去。

Chapter_ChapterbyChapter

  可惜这种时候,萧楚还不想让他好过。看到陆天行睁着眼,吃惊地望着自己的宝贝如何疼爱对方的脸,萧楚勾起一边的嘴角,坏坏地说道:「怎麽样,我的宝贝不错吧!看,把你餵的多好!你的那里都高兴地吐唾沫了呢!」

  「混...混蛋...下...下流!」

  「我哪里下流了?明明是事实嘛!你看,你把我咬的多紧!」说完,还故意地停了下来,让陆天行看他说的所谓「事实」。

  只见自己的穴口似乎是真有意识似的,紧紧咬着对方的肉棍不鬆口,就算对方停下了动作,它自己也能一吸一放玩得不亦乐乎。陆天行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我怎麽会这麽淫乱?他觉得自己以前的纯洁世界正在坍塌。

  看到陆天行闭上了眼睛,萧楚得意洋洋地又说道:「我说的对吧!你下面的嘴是真的喜欢我的肉棒呢!你看它一吸一吸的,真是饑渴啊!」看陆天行听了他的话也不反驳。他故意重重地往前面一顶。

  「啊!」陆天行被他突然的动作一吓,不禁鬆了口音。

  忍着这麽长时间不动,萧楚也到了极限,不待对方有所反应,又兀自对着肉穴,又冲又撞。有时,顶着对方的前列腺碾压,有时,只是扭动着腰部对着穴内的敏感点画圈,更多的时候是直来直往的抽出,送进。柱身下面的两个大肉袋也随着他的动作,啪啪啪地打在对方的臀瓣上,不一会儿,就将对方的臀瓣打出一片红来。

  「啊!嗯!嗯!萧...萧楚...啊!嗯!嗯嗯!」

Chapter_ChapterbyChapter

  「好棒!陆陆!好舒服!」

  「啊!啊!嗯嗯!我...我也好舒服!」

  「嗯!陆陆!说!说我干得你爽不爽!」

  「啊!!啊!嗯!嗯嗯!」

  「爽得都说不出来了吗?」

  「啊!啊!嗯嗯!嗯!」

  「啪啪啪」「咕唧咕唧」房间里充满了两人交媾的淫靡声音。两人的腹部间都是对方的体液,陆天行的脸上也滴满了自己的精液,彼此的股间更是湿润不堪。润滑剂,情交的体液更是将两人相连的地方弄得一塌糊涂。

  火热的通道因为长时间的摩擦而烫得厉害,但却不失原来的紧致。又热又湿又滑又紧,就像天堂一样,萧楚恨不能将自己埋进去。陆天行也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是着了火般,只知道不断地向对方索要。

Chapter_ChapterbyChapter

  紧紧地抱住对方的身躯,萧楚变得不能自已,好不容易有此机会,不赚够本,萧楚怎麽会放手。可怜陆天行就在对方抱着「精尽人亡也要坚持到底」的念头下被攻击得死去活来。体内的那个又粗又长的热棒,像楔子一样反复地戳刺,插入、旋转,快速的抽出,沈重地进入,这些无一不让陆天行激动不已。太过要命的感觉,让他都不知道后来自己又喊了些什麽。到了最后,陆天行的嗓子已经完全嘶哑,什麽都喊不出来了,只有一些微不可闻的哼哼。不过,就算是若有若无的哼哼,也能让萧楚来劲,他的腰就跟装了加强版马达似的,恐怖的不像正常人,只把陆天行干得白眼直翻,哭爹喊娘(当然这个是陆天行心中喊的)。两个人就像是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样,不知疲惫的做爱,彼此不断地索要,呐喊,低吼,呻吟,直到最后两个人什麽都射不出来为止。

  陆天行是第一个在这场吓死人的疯狂性爱中阵亡的。其中,有一次他昏迷后醒来,发现萧楚还在他身后进出,那时他们的姿势已经换为后背式了。等到他坐在萧楚腿上面对面时,他已经分不清这场性爱进行了多长时间。一直到脑中的黑暗来临,他又一次昏过去时,萧楚还是像吃了什麽兴奋剂似的,在他身体里狂猛的进出。而他们的身上除了汗水就是体液,陆天行闭上眼的最后一瞥,是看到了他那四角裤头,在不远处的地上,安然地躺着,除此以外,他什麽都记不得了。就连下身那个不断被进出的地方也感觉不到什麽了。

  相比较体力不支倒下去的陆天行,萧楚无疑是这一夜狂欢的最大受益者。谁叫他忍了这麽多年,才吃到这口肖想已久的美味呢。无论是被激情刺激得失神的双眸,还是从上到下泛着粉红色晕的胴体,对反的一切都让他胃口大开,萧楚几乎忘了所有技巧,他像个未经人事的小伙子一样,只知道死命地抽插律动,他多年在性爱上以冷静闻名的修养,也在这一瞬间彻底的幻灭。

  这两个人疯狂一夜的结果,就是最后谁都没有力气爬起来洗澡沐浴,清洁身体。而一直守候在门口的冷风和张龙倒是轮流守了大半夜。不是他们没想过里面会发生什麽,但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莫不是他家老大被灌醉了然后呼呼大睡,萧楚少爷和某个可爱的男孩,或是妖娆的女人春风一度。但是,昨晚萧楚却和以往有点不一样,因为他将那些他点的人都赶了出来。当时看到这一幕时,张龙就有点怀疑,但他也仅仅是怀疑,没敢进去查看。反正老大也没喊他们,应该没事,那时,他是这样想的。当然,他也没注意到他身边冷风的若有所思的脸。

  两人各守了半夜后,终于到了第二天的清晨。左等右等,没看到那两人出来,张龙和冷风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遂决定开门看一看。他们肯定没想到那两人到现在还没爬起身是因为一整夜疯狂做爱的缘故。等他们要到了房间的钥匙,打开房门后,里面的情景让他们都吓了一大跳。当然,两者吓得程度有些差别。张龙是吃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嘴巴张得可以放进两个鸡蛋,而冷风则是微妙地挑了挑眉头,不置一词。

  「这...这是怎麽...怎麽回事?」

  张龙大着舌头,断断续续地问道,虽然眼前的一切足以说明了问题。

  「老大,和萧...萧少爷,他们...他们...」

Chapter_ChapterbyChapter

  看来张龙是说不出他们之后的话了。显而易见他们之间发生了什麽事。屋子里的特有的经过某种剧烈运动后的气味,两个躺在床上赤身裸体,紧紧抱在一起睡觉的男人。这一切都见证了他们昨晚是怎样的激情和火热。

  仔细看他家老大,身体上到处都是青青紫紫的印记,脸上和身上都有可疑液体的痕迹,小弟弟无力地耷拉着,而后面的洞口,还缓缓地流着白色的浑浊液体。妈呀,谁能告诉他,自己是在做梦啊,张龙在心里狂叫。终于忍不住,张龙痛苦地抱着脑袋喃喃自语道:「我肯定是在做梦,不然我为什麽梦见了这麽恐怖的事」。

  「吵死了。」萧大爷似乎被周围的动静先打扰到,瞇着眼睛对着那个名叫张龙的苍蝇吼了一句。「事情就是你所看到的那样,麻烦你们带上门出去,我们还要睡觉。妈的,昨夜可累死我了,再不让我好好睡,我就要挂了。」萧楚说完,也不理会听到他的回答更是惊恐的张龙,兀自抱着陆天行,在他胸口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继续梦周公去了。

  张龙愣愣地看着那两人似乎相亲相爱的睡相,一时半会儿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麽做。难不成我真的是在做梦,但做梦也没有这麽离谱的啊。实在太、太诡异了。这,这两个人是怎麽搭上的啊,以前也没看出来啊。萧楚不是一直喜欢欺负我们老大吗?难不成是那些女孩子说的,越是欺负一个人越是喜欢这个人。妈啊,这都是什麽世界。

  张龙又一次陷入到痛苦中,倒是一旁的冷风看不过去,一把拉住他,将他拽出了门外,更顺手给那两人关好了门。张龙这时候没介意冷风对他的亲近,因为他还沈浸在自己刚才看到的画面中。

  看他那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应该还没从刚才那个颇具冲击性画面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冷风无可奈何的叹口气。其实,刚才看到里面的情形,他是有点震惊,但好在他不是旁边的这个木头。因为自家老大的关係,冷风对于萧楚这个人也特别的观察过,儘管萧楚很多行为的真实意图,他不能全然摸透,但经过这些年的相处,冷风也隐隐地明白了对方对自己老大的感情,纵然对方将这感情隐藏地很深。

但总体说来,萧楚的行事作风,并不是那麽让人一眼就能看透的。他不像陆天行的另一个朋友霍启人,虽然看上去冷冷冰冰,但是内心其实很善良,也很容易受感动,是一个真正的正人君子。虽然他家老大总是畏惧霍启人的严肃,对有时慈眉善目的萧楚比较亲近,但是冷风知道其实最有心计的就是萧楚。

  不过,无论如何,萧楚和他家老大已经发展到这一步。只要他家老大不表态,他也不会就这麽没头没脑去和萧楚对抗。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6532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