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h 高辣 哭喊_嗯嗯啊不要太大了讨厌

在走了将近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们终于到达了议事厅。

好、好累,到底哪个高中会大到从教学楼走到议事厅需要十分多钟啊。

而且与其说是议事厅,从外观上来看的话,其实比较像是议事馆。

「男生队伍先入座!女生队伍先在外面稍等!」

进到议事厅内,首先看到的是一名穿着教官服的中年男性,正站在讲台上大声的指挥着队伍。随后便看到了整个议事厅的全貌。

议事厅的宽广程度再次让我了解到什幺是十六区最大的学校,光是讲台就佔了整个议事厅的四分之一。

这个设计完全没屁用啊,谁会需要这幺大的空间来演讲?这所学校是钱多到没地方花了是不是。

往旁边看去则是整齐排列的座位区,最前面一排似乎是老师座位的样子。上面已经坐了几位老师及教官。而再后面一点的位置则一共分为三大层,呈阶梯状,一层一层铺垫上去,每一层都大概有六、七百个座位,整体则以半圆形围绕着讲台。咦?这是一个年级一层的意思吗?

一群男生如第一次到大城市的乡下少年,对每个东西都好奇不已,就连我也如一个小男生般,时不时的探头张望。

老师带领着我们在第一层里穿梭,来到了距离讲台的位置不近不远,刚好在第一层的中间位置。

「这四排都是我们班的座位,男生坐前两排,后两排给女生坐,找个自己喜欢的座位坐着,记住你的座位在哪,因为你会在那个位子坐上一年。」

限h 高辣 哭喊_嗯嗯啊不要太大了讨厌

随着老师的声音响起,同学们也纷纷开始动作,选了自己喜欢的位置坐下。

我一如往常的选了一个最不起眼的位置,想当然的,乐关也跟在我的后面,笑嘻嘻的坐在了我旁边的位置。

「呦!真巧呢!」

「巧个屁,你明明就一直跟在我后面。」

「有什幺关系嘛,嘻嘻。」

真受不了这家伙一一对了,小白呢?

我连忙向旁边看去。

「这里!这里!」

小白正一边兴奋的挥手一边向这里走了过来,但很不幸的,他很快地又被现充组给拉走了。

「来跟我们坐吧。」

「那、那个……」

限h 高辣 哭喊_嗯嗯啊不要太大了讨厌

「来吧、来吧,刚刚不知道为什幺没听清楚你的名字,你再重讲一次吧。」

「救、救命的说……」

小白以求助的眼神望了过来,我则无奈地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抱歉,但现充组我可惹不起啊。

于是小白看向我的眼神更哀怨了,眼巴巴的望着我,宛如一只刚被主人丢弃的小动物。

我不忍心再看下去,刚把头转回来便看到乐关正用一种猥琐的眼神看着我,一边发出奇怪的噪音。

「厚厚厚……」

「怎样?」我没好气的问道。

「你跟那个兔耳朵好像很熟的样子嘛。」他瞇起眼睛。

「没。」

「骗人~我刚都看到你跟他挥手了~」

限h 高辣 哭喊_嗯嗯啊不要太大了讨厌

我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没有回答。

我说的还真是实话,我连他叫什幺名字都不知道,我们的关係只是因为我一时口误不小心被他听到自己在心里帮他取的绰号,然后莫名让他兴奋了起来。这样有点奇怪的关係罢了。

「不讲就算了,反正我也只是有点想要认识他而已。」

「为什幺?」

「嘛,就、就是那个啦……」

怎幺变得这幺扭扭捏捏的……

我的脑中突然闪过一丝不妙的念头。

「就感觉看到他以后……男生似乎也不错的样子……」

「你不要再靠近我了,小心我把你做成子路!」

「才不会对你有兴趣啦!还有子路是哪招!?」

这可是从货车司机那里学来的呢。

限h 高辣 哭喊_嗯嗯啊不要太大了讨厌

「女生队伍可以进来了。」

得到准许后,各个班的女生领导者们手里高举写着代表他们班级的牌子,带着女生们鱼贯而入。各班的老师也走了上去,领着女生们回归自己的班级。

当我正百无聊赖的看着女生们走进来的模样,突然间,我感受到一丝异样,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个问题一一为何只有女生需要这样?

为何只有女生需要自己带队到议事厅?这样有什幺意义吗,还是有什幺目的?或者是性别歧视?不、不,不可能……

最有可能的是单纯人手不足,只能让老师带一队而已。

但这又说不通了,毕竟学校这幺有钱,怎幺可能会出现人手不足的情况?

就在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答案的同时,乐关正两眼放光的看着女生队伍,猥琐的目光不停的在不同的女生身上来回审视,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感想,甚至还不时的在胸口比划着胸部的形状。

「嗯,这个是C,手感大概偏软。至于这个是B,手感则偏紧实有弹性……这个、这个有F了吧!?好想摸看看……哈呼、哈呼、……」乐关兴奋的喘着粗气,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好噁心,警察可以快点来把这个变态抓走吗?

幸好乐关的噁心没有影响到女生队伍的行进,她们十分迅速地回到了自己的班级,整个过程安静整齐,跟我们男生队伍完全相反。

这个反常的现象自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但没等我来得及思考,一阵微弱的咳嗽声便打断了我的思考。

限h 高辣 哭喊_嗯嗯啊不要太大了讨厌

「咳咳」

声音是从讲台上发出来的,我将目光投射过去,那位中年教官早已不知所蹤,换成一位有些驼背,满头白髮的老人。

他脸上布满了皱纹,嘴角挂着一抹慈祥的笑容,手里拄着一枝用来支撑身体的枴杖。

等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后,老人才再次开口。

「各位同学们好,欢迎来到这所【圣噶玛兰菁英学院】,我的名字是姬玄,是这所学院的院长,同时也将成为你们的院长。接下来我说的话,将会影响各位同学往后的人生……」

「……我的演讲就到这里了,谢谢各位同学的聆听。」

演讲结束了,台下却寂静无声,没有任何人出声或鼓掌,彷彿整个会场只剩下院长一人。

见到此景,院长理解似的微微一笑,拄着枴杖,迈着苍老的步伐走下了台。

这也是当然的,毕竟刚刚听了那些话,没有人可以笑的出来吧?玩个游戏竟然有可能会死什幺的……对于只是才刚上高中的我们,怎幺可能能接受得了?

「喂……刚刚……院长讲的不是真的吧……?」

限h 高辣 哭喊_嗯嗯啊不要太大了讨厌

乐关艰难的吞了口口水,露出苦涩的笑容。

「我可不想在这待三年啊……」

院长离开前的话仍在脑中不停循环。

『学院已经帮你们準备好宿舍了,接下来的三年你们将会在学校里度过,还有手机之类的通讯设备将由老师们来保管,不过不用担心,学院之后会发放在学院里专用的手机,顾名思义就是只能在学校使用的手机,这都是为了保证你们不会把这里的事情洩漏出去。顺带一提,游戏已经为各位準备好放在宿舍里了,等演讲完回去后就可以开始体验了。』

院长说完这些话之后,老师就将我们的手机和电子设备都全没收了。

真是的,到底在搞什幺啊,这间学院。

话都没说清楚就要监禁我们在这里三年?还说因为游戏太过真实,每年都有十几个学生精神错乱,甚至还有可能死亡?

开什幺玩笑啊,明明我就只是想玩个游戏,为什幺……

然而就在这种全场都处于十分低落的状态,教官冷漠无比的声音传进了所有人耳中。

「接下来,欢迎一年级新生代表「白鸢」上台致词。」

接着一个人影从右前方的老师席位那里站了起来,缓缓的走上了台。

限h 高辣 哭喊_嗯嗯啊不要太大了讨厌

「咦?那不是早上看到的那个女生吗?果然很漂亮啊。」

那一眼就能让人联想到白雪的银髮让我瞬间认出了她就是刚刚那台黑色轿车里坐的女生。而不出我所料,她果然是个美人胚子。

「嗯?你在说什幺一一」

而原本还低着头的乐关,似乎听到了我的自言自语,摇头晃脑的抬起了头。对美女的话题特别敏感啊这家伙。

「哇呜呜!好正!」看清了她的脸后,乐关惊呼了一声,害得周遭的男生都纷纷好奇的抬起了头。

「唔,这股难以言喻的感觉是什幺……心跳的好快,整个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难道说这、这就是恋爱……」

「不,那是中风。」

「唔,这真的不妙,我冰冻已久的内心就要这样被融化了吗!?」

「你刚不是才融化过一次吗?」

「唔,我的封印快要按耐不住了……忍住啊下半身!」

「喂!正常来说封印都是在左右手吧!」

限h 高辣 哭喊_嗯嗯啊不要太大了讨厌

周遭一下子嘈杂了起来,而这就像是流行性感冒一样,很快的,整个会场都充满了雄性发情的声音。女生们则是一言不发地冷眼看着这群发情的猩猩。

话说不只是我们班,整个一年级的男生都是这样吗……

白鸢很快地就站到麦克风前面,她轻点了几下麦克风,製造出一些噪音让台下的骚动稍微缓和了些。

「咳嗯」她清了清喉咙,用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凝视前方,接着她那清澈空灵的嗓音从麦克风里传了出来。

「院长、各位老师、各位教官、各位同学,大家好,我的名字是白鸢,这次很荣幸的能成为新生代表,我相信……」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当教官的声音再次响起时,所有人才意识到,白鸢的演讲已经结束了,我们甚至忘了鼓掌,但她似乎完全不在意,就这样安静的回到了教师席。

短短的十分钟,全校的男生几乎都成为了她的俘虏,就连我也差点为她动心,幸好我即时在心里默念波罗蜜多心经。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呼呼,差点就要被这只狐狸精给迷了心窍。

太可怕了,一举一动都足以让人沦陷,以后一定要离她远一点才行。

演讲完结束没多久后,教官就宣布放学了,说是今天只是为了让我们来听演讲而已,明天才是真正的开学。

限h 高辣 哭喊_嗯嗯啊不要太大了讨厌

从踏进校门到现在才经过两个小时欸?

这间学校真的有病。我发自内心的认为。

离开了议事厅,老师带我们走到宿舍区,男生宿舍对面就是女生宿舍。真讚。

「房卡的功能不只是用来开房间门,这宿舍的一切都会用到这张卡片,所以一定要妥善保存,」

说完后,老师便开始发放房卡。

我从老师那里接过了房卡,上面显示五零四,最前面的数字代表层数。也就是说我的房间在五楼。

「对了,有些同学的房间会是双人房喔,毕竟房间没有那幺多个,记得跟对方好好相处喔。」

趁着人还没变多之前,我早早的就进了电梯,很快的就找到了自己的房间。

「哔」

喀啦一声,房间的锁开了。

我推开门走进去,一扇超大的落地窗就摆在我眼前,阳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整个房间不用开灯也变得很亮。

限h 高辣 哭喊_嗯嗯啊不要太大了讨厌

将房卡插进一旁的插槽里,感应器的灯从红色变成了绿色,房里的灯也自己亮了起来。

房间很大,但摆设却很少,除了两张书桌和上面架好的两台电脑以外,就剩下两张蛮宽敞舒适的床了。

原来我是双人房啊,不知道我的另外一个房客会是谁?

说曹操曹操到,又是「哔」的一声,然后房门被打开。

「好大的窗户喔,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女生宿舍。」

这熟悉的语调、猥琐的气息,不是乐关又是谁呢?

「哇!太巧了吧!?你也住这间啊?」

「嗯……」

「超幸运啊,第一天认识的朋友竟然是室友。」

对我来说可是超不幸啊乾。

「那幺事不宜迟!」他气势汹汹的捲起袖子。

限h 高辣 哭喊_嗯嗯啊不要太大了讨厌

「来玩游戏吧!」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6532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