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凰之神医弃妃h部分_轻尘九皇叔马第一次

☆、第二次开吃

  陆天行脚上差点一滑,刚想吼句「谁是你老婆?!」可回想自己刚才说的话,可不是吃晚饭后的夫妻常说的对话嘛。知道自己说不过对方的陆天行,只闷着头,跑进浴室。

一是不想和萧楚就那种无聊问题缠下去,二是因为自己再不走,自己的身体反应就要暴露了。原来刚才因为萧楚的一个亲亲,他的小弟弟因为这些天的大补特补终于不可避免地起来了,虽然陆天行努力在心里祈祷不要起来不要起来,但最后相当争气的小弟弟还是起来了。为了不让萧楚发现,陆天行也只能选择逃开。

  将花洒开到最大,以此来掩饰自己待会儿可能会发出的声音,陆天行握着自己的小弟弟进行为数不多的自渎。闭着眼睛,努力用两手握住,上下摩擦,不知为什麽脑里出现的是萧楚那张脸。

很想将对方的脸甩掉,但不管怎麽努力,对方那比女生还漂亮的脸蛋还是固执地在脑里对着他微笑。叹了口气,陆天行不再为难自己,心里默默地对萧楚说声对不起,他也就放任自己想着对方的脸,来加快自己手上的动作。

在回想到上次对方还用那美丽的嘴唇含着它的宝贝上下吞吐时,陆天行终于受不了快感,一个闷哼,手中的小弟弟就爆发了。浓浓的白色液体布满了两手,有些顺着手指低落到浴室的瓷砖上,被花洒下的水流,沖刷地乾乾净净。陆天行倚着墙壁,喘息了好一会儿,才恢复到常态。匆匆地给自己全身洗了一下,就披着浴巾出来了。

  萧楚看到他出来,连头髮都没吹干,嘴上一边抱怨对方不懂得照顾自己,一边自动地到房间拿来了电吹风,强制地将对方按在沙发上,準备亲自给对方吹头髮,担心对方无聊,又将电视机打开,还从厨房端来他早已準备好的饭后水果。

对于萧楚这一连贴心的行为,陆天行一开始是不适应的,不过到了现在,也习以为常了。所以这次他也只是动了动身体,自己主动地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就享受起这些情侣间才会有的服务来了。

  粗粗硬硬的髮丝缠绕在指尖,萧楚一根根细心地打理,看他专注的样子,好似这是什麽珍宝似的,可对于萧楚来说,这样打比方也不为过。在他的眼里,陆天行什麽都是好的,就连现在看着电视不顾印象哈哈大笑的样子,都可爱的要死。

尤其是那个因为吃着草莓而变得红豔豔的嘴巴,真想让人咬一口啊。说到做到,萧楚放下手中已经被他吹干的头髮,搬过对方还在专注看着电视的头,狠狠地吻下那个他怎麽也尝不腻的嘴。

  「呜呜,奶哈吗啊(你干嘛啦)?」陆天行看得好好的,正觉着电视里的那个女主超搞笑,害他眼泪都笑出来了的时候,就被身边这个混蛋无缘无故堵住了口。这家伙,怎麽那麽喜欢接吻啊,都要成为接吻狂了。

帝凰之神医弃妃h部分_轻尘九皇叔马第一次

不分地点场合就发情,真是的。下次要好好告诉他,没有自己的允许,不准接吻。陆天行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也很快陷入到对方高超的吻技里,不能自拔。

  果然,是草莓味的,酸酸甜甜的,还混着陆天行独有的味道。萧楚对着这口感极好的嘴唇是又啃又咬,迫不及待地打开对方的嘴后,又对着里面的舌头大力地吮吸,那势头就好像不把对方的舌头吸下来决不甘休似的。陆天行被他搞得呜呜叫,不光气喘不上来,就连口水都被逼得滴滴答答地往下流,他都能感觉自己脖颈这块湿了一大片。

舌头也是又痛又嘛,都快吸得没感觉了,口腔里到处都是对方和自己的口水,还有草莓汁的味道,自己还不小心吞下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液体。感觉到自己再浴室里已经发洩过的小弟弟又开始微微颤颤的站起来时,陆天行羞的简直想把自己和罪魁祸首萧楚都拍死才好。

  等到萧楚这个不知餍足的禽兽将陆天行放开时,陆天行已经满脸含春的,不知今夕何夕呢?萧楚看到对方红酡的脸,春意盎然的眼,已经无意识舔着嘴角的憨态,鼠蹊部一阵跳动。这时候再忍就是、不是男人了,正好小屁孩不在,天时地利人和。于是,萧楚一把将对方的浴巾扯开,直接拉下对方的内裤仍向一边,就伏低下身子,享受眼前的曼妙身体。

  先是在对方的额头、眉心、眼睑、鼻子、嘴角、脸颊处,落下细碎的吻,以缓解对方的焦躁程式,然后再以一个湿热的夺取对方呼吸的吻,继续模糊对方的心智,让对方沈醉于快感中无暇去想其他。再然后就沿着对方的脖颈、锁骨、胸腹处留下自己的印章。对方健美有加的身体,光滑紧致的皮肤,以及低沈有力的心跳,无一不吸引着他。

尤其是这古铜色胸膛上的两朵红梅,娇俏俏的简直不像是男人所拥有的,轻轻一碰,就颤抖的不行,真是又敏感又可爱。忍不住低下头对着其中的一粒又吸又咬,舌抵着乳头用力地挑逗,只把那个小东西弄得又红又肿,耳边传来陆天行娇媚的呻吟,萧楚更是得意,嘴上也就更不遗余力地对着那个红肿不堪比樱桃还要大的乳头狠命地吮吸,陆天行觉得自己的乳头都要被对方给吸下来了,甚至产生自己如果是女生的话,这样用力的吸,会不会将奶给吸下来的想法。

可他无力抗拒对方的动作,当萧楚将他的浴巾和内裤都剥下扔掉的时候,不知道是期待还是害怕,他都没有开口阻止,等到觉得要反抗的时候,对方的吻又让他无力自拔,而且确实是很舒服,当对方的舌头不停地在自己身上点火时,他感到四肢一下子好像又电流通过,手脚都软的不像话,抬也抬不起来。

尤其是当对方,咬着他的乳头吮吸时,虽然有点痛有点麻,但那个地方被那样吸以后,竟是舒爽地脚趾头都蜷缩了起来。

  「不要...嗯...不要...嗯哈...哈嗯...」陆天行一边将乳头给家用力地送到对方的嘴里,一边无意识地呻吟。

  「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啊,陆陆?」萧楚故意在这当口调笑道。

  「哼嗯...继续...嗯嗯...哈嗯...嗯啊...」陆天行不好意思地闭上眼,颤抖着嘴唇要求道。

帝凰之神医弃妃h部分_轻尘九皇叔马第一次

  萧楚看对方羞耻地脸红脖子粗的脸,也不故意去逗他了,继续埋下头,含住对方胸口上另一边冷落许久的小豆豆,像是舔舐冰激淩般又啃又咬。手指头也不忘安慰旁边的那朵被自己吸食到又红又肿的乳头。又掐又按又揉,有时故意用手掌将乳头按到陷进去,有时又捏着乳头好似要拔出来一样,更甚至大手罩起对方的整个胸部揉搓,欣赏着乳肉在自己的指间被揉成各种形状的感觉。

  「哈啊...嗯嗯...好舒服...啊啊啊...我要死了...」陆天行被胸部传来的快感刺激的不行,只听那一声比一声高亢的嘶吼后,他竟然只在对方刺激了他的胸部后就射了。又多又浓的透明乳液高高地射到空中,沿着自由落体地弧线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圈。大部分液体落到自己的腹部上,小部分甚至溅到了对方的脸上。

  伸出舌头,舔过嘴角边对方的液体,萧楚露出一个宠溺的笑:「陆陆,你还真让人吃惊呢。」

  「我...我...」陆天行觉得丢脸死了,对方只是玩弄了一下自己的乳房,自己就丢脸地射了,以后还怎麽再让他见人。现在听萧楚这样隐晦地说出来,陆天行就更窘了,「我我」了半天,乾脆用枕头盖住自己的脸,不去听对方接下来可能会说的嘲笑。明明自己在浴室已经解决过一次,这次怎麽会那麽快,难不成自己早洩?陆天行愈想愈郁闷,真想捂死自己算了。

  看陆天行孩子气的装鸵鸟,萧楚也不再逗弄他,只一件件地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来。陆天行听到旁边没动静了,忍不住将头伸出来看看萧楚在做什麽。不看还好,一看就看到一个放大的裸体大美男在他眼前,宽阔的肩膀,脱下了衣服以后才能看出来的很有料的六块腹肌,结实的小腹下是茂密的草丛,以及翘地高高的阴茎,那狰狞又恐怖的样子,把陆天行被刺激地小鹿乱撞,两道鼻血也不可控制地流了下来。

  「啊呀,陆陆,你怎麽流鼻血了?」萧楚吓了一跳,赶紧从旁边的桌上拿来了纸巾,给对方擦拭。

  陆天行只两眼发直地盯着那个因为萧楚走动而一下下甩动的巨龙,脑子里有片刻是空白的。只不断地迴旋着「好大,好粗,好硬!」「好大,好粗,好硬!」,直到萧楚来到他面前给他擦鼻子里流出的血时,他才有所清醒。可现在这麽近的距离下,他更能仔细地观察到那个巨龙的模样,陆天行瞬间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了胸口,凝神屏住呼吸。虽然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好奇,陆天行还是无法抑制地对着对方的生殖器观察了起来。

  青筋密布的巨物上,仿佛还能看见血管还在突突的跳着。粗长的巨身,直直地翘着,像一柄利剑,要立马贯穿自己的身体似的。想到这个东西曾经在自己的身体里放肆一夜的感觉,陆天行又不自觉地抖了一下。那种又痛又爽的感觉,瞬间又让自己的身体热了起来。怎麽办,我好像变成了一个淫蕩的女人般,这样渴望着对方的大肉棒,我是不是病入膏肓了?陆天行害怕地想到。

  听着对方越来越快的心跳,已经渐渐开始沈重起来额呼吸,萧楚也来不及顾虑自己身下欲待勃发的欲望,在为陆天行擦到那两行鼻血后,担忧地摸向对方的额头:「陆陆?怎麽了?是不是我给你做的那些东西补过头了?你看你都流鼻血了,我们是不是要去找一个医生看一下比较好,要是吃坏了身体,就不好了。」

  「不用,不用,我只是,只是...」只是后面的话,陆天行是实在说不出口了,只紧紧地夹紧自己的两条双腿,两眼直直地盯着萧楚还在高高矗立的欲望。

  萧楚迟迟等不到陆天行后面的话,当他注意到陆天行泛红的脸蛋和眼神注意的方向时,不由自主地笑了,这个傻瓜,害他还担心的他的身体不好,明明身体好的很吗,只是稍微有那麽一点点的早洩,不,是敏感。

帝凰之神医弃妃h部分_轻尘九皇叔马第一次

  清楚原因后,萧楚不动声色地接近对方,然后在对方抬起头后,轻轻地贴在对方的唇上说道:「老婆,有需要你就说嘛,你不说,老公怎麽知道啊。」可惜,陆天行一个「你」字还未出口,萧楚就撬开对方的唇齿,捕捉到对方缩在后面的舌头后就大力地吸吮起来,将陆天行即将出口的话都堵在了嘴里。

  「呜呜呜,无不读(王八蛋)!」

  「呜呜呜,粗鲁忙(臭流氓)!」

  每当陆天行要说话时,萧楚就堵住他的嘴,让陆天行直被吻地气喘吁吁,到了后来根本除了大口喘气,根本想不到再说什麽了。趁对方无力地躺在自己的身下,萧楚快速地从自己的裤子口袋里翻出刚买的一款润滑剂。然后在对方期待不已(惊惧交加?)的眼神下,倒了一些到自己的手指上,在对方的注视下送进了对方后面的小口里。

  「嗯嗯...萧...萧楚...」到了这时候,陆天行也知道对方是不可能停下来了,只能口中无意识地喊着对方的名字,然后努力深呼吸地放鬆自己。

  「陆陆,放鬆点。」萧楚的一根手指头在里面,都感觉到那无法言语的紧致,虽然老婆的小穴很紧是好事,但是太紧了的话,每次的前戏就要很花时间。努力地寻找记忆中对方的敏感点,萧楚地手指不断在里面扣扣弄弄,揉揉按按,直把陆天行喊的调都给弄得不一样了。

  「啊啊啊...哈嗯...嗯嗯...那个地方...嗯嗯...哈嗯...不要...」陆天行不知道对方按到了自己的哪里,只觉得尾椎部一阵酸麻,浑身的力气好像被抽调了似的,血液直接从头顶往下,直接彙聚到自己因为刚才的发洩还疲软的那个地方。感觉到那个地方一点一点的恢复生气,陆天行欲哭无泪。你也太经不起挑逗了吧,刚才是逗弄胸部你就发射了,现在靠后面的指奸,你又罔顾主人的意思,就擅自的起立了,你让我情何以堪啊。陆天行在心里为自己的各种无节操默默流泪。

  萧楚只看着陆天行泪眼朦胧的样子就不行了,又加了一根指头进去,两指併发,不断在已经湿软起来的甬道里抽插,戳弄,尤其对着前列腺那个凸点,又扣又按又敲又揉,把个陆天行这样一个接近一米九的大汉弄得涕泪泗流,嗷嗷直叫。

  隐约感觉到谷道内有一股液体从里面缓缓地流出来,意识到那是什麽后,萧楚觉得有些好笑,也觉得自己真的是捡到块宝了,只是按压前列腺,对方的身体就能自动地分泌出许多肠液来,不能不感叹一下对方的小穴,真的是天生适合被男人干的,当然,这个男人只能是自己。

  看对方满脸大汗,两眼涣散,嘴角流水的癡样,萧楚也觉得自己快不行了,下半身硬得要爆炸,冠头处的小孔早就开始吐着露珠了。在对方的后穴里,轻易地又塞入一指后扩张了几下后,萧楚就将陆天行翻了过去。让对方两手扶着沙发的边上,身子跪在沙发中间,一条腿搁在一边的扶手上,自己就扶着早已硬得不行的阳刚,从后面抵着对方的后穴,轻轻地耸腰,插了进去。

  因为之前的扩张,再加上润滑剂和对方自己分泌的肠液的滋润,萧楚很轻易地一插到底,陆天行也只是轻轻地「哼」一声,没有表示出任何不适。看对方还轻摇了一下腰部的动作,萧楚再也顾不得其他,马力全开,就像五百年没吃到唐僧肉的和尚一样,使劲了全力,把个陆天行这样的七尺男儿都要干翻了过去。

帝凰之神医弃妃h部分_轻尘九皇叔马第一次

  陆天行紧紧抓住沙发上的布料,咬着牙忍受着后面一波一波的冲击。萧楚的每一下都是尽根没入,尽根抽出,又深又重,陆天行都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对方顶了出来。那深沈的力道,直将他操的哇哇直叫,没一会儿,嗓子就嘶哑地不像话,只能断断续续地随着对方的节奏,无意识地哼哼。

对方看他的叫声弱了下来,也放缓了进攻的速度,只缓缓地转动着腰部,对着他的前列腺重重地碾压。那个点被如此刺激,陆天行抖动着腰部,在一声闷哼中,释放了,沙发上瞬间被撒上了许多白色的点点。可即使这样,对方也没有放过他,继续对陆天行的这点狠狠地碾压,然后又改换成重重地撞击,刺激得陆天行阴茎又射出了一小股精液。

  低下头就能看见对方的阴茎在自己的下方进出,两个蛋蛋也是随着节奏不断地拍在自己的臀上,而自己的小肉棒还在不断地随着对方快速的抽插释放着一股股的精液,陆天行慌忙闭上眼,不敢再看这淫靡的景色。

可惜,闭上眼,感官上更加灵敏。对方在自己甬道里进出的水声,身体内被摩擦,被碰撞,被晃着圈的碾压,这些都在深深地刺激着自己的神经。脑袋无力的低垂,只剩双手还在死死地抓着沙发,感受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快感,陆天行觉得自己又要不行了。

  萧楚没有意识到陆天行那边的状况,看对方紧紧吸着自己大家伙的样子,应该也是爽得不行。对着对方的后背插了一气,萧楚觉得还是想看着对方的脸做比较好。于是,两手扶着对方的腰,就着自己还在对方体内的姿势,将对方又翻了回来。

  又粗又硬又烫的阴茎在火热的已经敏感不行的甬道里旋转一圈的感觉,让陆天行的身体像是筛子般颤慄起来,等到深深地被转过一圈刚面对向萧楚时,陆天行就受不住地又射出一股液体,这回不是乳白色的精液,而是淡黄色的一注尿液,射得两人身上到处都是。陆天行闭着眼睛已经不敢睁开,他真恨不得自己现在就死了就算了,被对方干得早洩也好,神志不清也好,这些都比不了现在自己居然被操到失禁的情景。被操到尿都憋不住了,这以后还让他怎麽活,还不如被对方操死了一了百了。

  「我不要活了。」陆天行虚弱地捂住脸道。

  萧楚起初也被这画面震了一下,不过他和陆天行想得却不一样。对于自己的高超技巧,萧楚是清楚的,以往也有男孩被他干到失禁,不过那些男孩都是做爱的老手了,哪里像自己的宝贝一样,从未食过肉滋味。想到自己的宝贝居然如此的对自己有感觉,萧楚不由而然地生出一股骄傲。我的人,被我操失禁了,这该是多大的荣耀啊。

看到对方闭着眼睛,射出一股股淡黄液体的时候,萧楚竟然觉得这个镜头美爆了,胜过他以往的任何一次做爱过程。在这种情形刺激下,萧楚的大肉棒竟然又壮大了一圈,直把陆天行的小穴撑满了。

  感觉到自己穴内的家伙又大了一圈,感觉快要将自己的肉壁撑破了,陆天行害怕地顾不得羞耻,直对着萧楚摇头:「不要了,不要了。」

  萧楚不理他,自顾自地将对方的两条腿压到对方的胸前,自己抱着对方的腰,跪在沙发上,开始摆动起自己的腰来。全身上下,只有下半身和萧楚连接在一块的那个地方作为支撑点,陆天行觉得自己就像在坐云霄飞车般,既被那种惊险刺激得肾上腺素直升,也害怕自己会被对方用力的动作甩了出去。紧紧地用两手环住对方的肩膀,陆天行任凭对方在自己体内狂野的动作。

帝凰之神医弃妃h部分_轻尘九皇叔马第一次

  紧致的甬道,每次在他要出去时,紧紧地吸住,又在他插进来时,不鬆口,还在他进到深处时,不断地吸吮,萧楚爱死了这种紧致感。湿滑的谷道内,还时不时喷出一股润滑的淫液来方便自己肉棒的进出,萧楚不知道该怎麽形容这种曼妙的感觉。

不断累积的快感,让他的身体绷得紧紧的,抱着对方腰的手臂上的肌肉一块块地突出来,额上的青筋暴起,汗水顺着额角不断地往下落,有的汗水滑落到眼睛里,他也无暇管辖,只将自己怀中的人不断地上下抛,让自己的利剑更加深得进出。

  正在享受这无以伦比的快乐时,突然柔软的一个物体贴到了他的眼皮上,轻轻地舔了一下。原来是陆天行在被一阵快感刺激得不得不睁开了眼。看着眼前这个因为自己而激情勃发满脸大汗的人时,陆天行也不知怎麽的,鬼使神差后,他就贴近对方,伸出自己的舌头,将对方眼睑上的那颗汗珠给舔舐乾净了。

可惜,他不知道自己的无心动作,在萧楚这个已经没有理智的狼眼里,是怎样的诱惑,是怎样的能激起对方的兽性。只听萧楚一声虎吼,将陆天行放躺到沙发上,自己一只脚站在地上,一直脚踩在沙发上,扛着对方的两条腿,就是一阵疾风骤雨似的抽插。

  「啪啪啪」这是对方的肉袋打在臀上的声音。「咕唧咕唧」「噗嗤噗嗤」这是对方的肉棒擦着自己体内的水声和摩擦声。陆天行满脸通红的听着这叫人心惊肉跳的声音,臊到不行。

可萧楚这个坏蛋,还要火上加油地说道:「陆陆,听到我干你的声音了吗?听,多好听,『噗嗤噗嗤』,陆陆,你的水真多呢,你看不光流得你全身都是,我的下面也被你的淫水弄得湿漉漉的!」

  陆天行本想闭着眼睛装死,不理这个一到做爱的时候就满嘴荤话的流氓,可惜流氓就是流氓,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看到陆天行被他的话语刺激地又开始抬起头的小弟弟,萧楚又变本加厉地说道:「陆陆,你怎麽不睁开眼看看,看看你的老公是怎麽操你那个淫蕩到自己都能分泌淫液的小穴的,你看你的小穴不光夹着我不放,还在不断地吸吮呢!」

  「你,你,不要再说了!」陆天行终于受不了对方的淫词秽语,虚弱地吼出了一句。

  「我为什麽不能说,我说的是事实呢!陆陆,你快睁开眼看看,看你的小穴被我操得直吐泡沫的,肉壁也被我的肉棒搅翻了出来,从原来的粉红色已经被操成鲜豔的玫瑰色了。陆陆,难道你不想看,你这玫瑰色的穴肉,夹着我这根超大的肉棒的样子吗?」

  「不要说了,都叫你不要说了!!!」陆天行捂着自己的脸,不想再听萧楚越来越下流的话语。虽然脸上臊得要滴血,但他的身体却是愉悦得要爆炸,小弟弟已经完全起立了,贴着对方的腹部,在对方的不断动作下,摩擦着吐出一缕一缕半透明的液体。

  萧楚却嫌这样还不够刺激,无情地打开对方的手,让对方的脸暴露在自己的目光下,然后停下腰部的动作,威胁道:「陆陆,如果你不睁开的话,我就不再动了。」

帝凰之神医弃妃h部分_轻尘九皇叔马第一次

  陆天行只闭着眼不理他,萧楚一只手握住对方的两个手放在对方的头顶,看他对自己的话没反应后,又用另一只手握住对方可怜兮兮好久都没被照顾到的小东西,继续恐吓道:「再不睁开眼,我就不让你的这个释放。」

  「你,你太过分了!」陆天行本来不想理他,可对方掐着自己的命根,不断摩擦挑逗,却又用大麽指堵着自己家伙的出口,不让自己释放,这种又痛又爽的感觉,简直要了他的命。再忍了又忍,实在没法忍下去后,陆天行哆哆嗦嗦地终于妥协了。

  睁开眼,就见对方噙着一抹狡猾的笑意,自己和对方都赤裸的样子,还有那相连在一处的地方,无不在刺激着陆天行的大脑神经。

  「你,你还不快点,快点放了!」陆天行偏过一遍的脸,提醒对方道。

  「不行,我要你陆陆你转过头来,亲眼看着我时怎样操你的。」萧楚得寸进尺地要求。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陆天行恼怒地吼道,萧楚这个大变态,怎麽能够,能够让他,陆天行实在不敢想下去了。

  「哼,陆陆,你不听我的话,我就不让你舒服。」萧楚一边说,还一边揉搓着手中这个又快要到爆发边缘的小东西,却又堵着对方的小孔不让对方射。

  「你,你!」陆天行被萧楚逼得不行,只好咬着嘴唇,转过头来,狠狠得看向对方道。

  「这才乖!」萧楚放开对方的两只手,也将堵着对方拎口的麽指移开,开始对乖乖听话的爱人施加奖励。两手握紧对方的腰,自己快速地摆动臀部,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对陆天行的小穴实施攻击。

  虽然不情不愿地睁开眼面对对方,但当真的看着对方的肉棒是怎样反反复複地进出自己下面的小嘴时,陆天行还是被震撼到不行。那麽狰狞的遍布青筋的大家伙,怎麽能够进到那麽小的地方。每每看到自己的小洞,毫不费力地吞下对方的阴茎时,陆天行就觉得不可思议。

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小洞被对方快速沈重地抽插动作操到淫液泗流,连体液都被摩擦成一圈圈白色的泡沫时,陆天行跟着对方的律动也在不断前后晃蕩的小弟弟,又爆发了。这次因为实在没什麽东西好射了,所以出来的都是一些很稀薄的液体,顺着自己的和对方的小腹不断地流下来,将自己的阴毛和对方的阴毛都弄得湿湿的。虽然想移开眼睛,但被欲望附体的陆天行,只是专注地凝视这浪蕩的一幕。

帝凰之神医弃妃h部分_轻尘九皇叔马第一次

  萧楚在感觉到体内一阵紧似一阵的紧缩时,就知道对方到了临近爆发的边缘。等到对方断断续续地射出一些液体的时候,萧楚也没停下动作,继续晃动着腰部,对着那湿软的小穴一阵狠干。

犹嫌这个姿势不过瘾,萧楚放下对方的两条腿,将它们都压到陆天行的胸前,让对方的臀部更加的突出,也让穴口更加的暴露在自己的眼前。萧楚深吸一口气,忍着自己快要爆发的感觉,再一次冲进了对方的体内。两手捧着对方的臀部,萧楚在陆天行已经被激烈的做爱弄到瘫痪后,自己也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从上往下,全根进入,全跟抽出,像是打桩般,将自己的大肉棒钉在对方这个不断吐着淫液的嘴里。一阵快似一阵的抽插,让已经高潮过后的陆天行又开始依依呀呀地哼了起来,虽然全身无力,小弟弟也彻底罢工了,但陆天行还是觉得自己身上的快感又被对方越来越兇猛的动作给挑了起来。

  「啊啊啊...我真的...真的要死了...啊啊啊」

  「嗯啊...轻点...我要被你干破了...啊啊啊...哼啊...」

  「不要...不要了...我要死了...啊啊啊...」

  「啊啊啊...求求你...放过我吧...啊啊啊...」

  不论陆天行怎麽求饶,怎麽叫喊,萧楚就像吃了数颗烈性春药似的,只抿着唇,皱着眉头,抱着对方,使劲全力,耸动着腰身,那不断被操得外翻的穴肉已经红肿不堪。对方的性器随着自己的撞击不断在对方的脸上拍打,淫液将对方的脸画得一塌糊涂。看着对方在他身下扭转、哭泣、求饶的弱态,萧楚心里膨胀的情绪越来越高。这个人是我的,这个人是我的。一想到这里,自己的性器就又胀大了一分。

  感觉到这一切的陆天行,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对方是怪物吗,怎麽还会变大,自己的小穴,感觉已经被撑烈了,他居然还能变大。陆天行被这一幕刺激到口内又流下了一缕啖液,口中还不忘喃喃求饶到:「够,够了。放过我吧。」

  只是,萧楚根本没有理会陆天行的示弱,回应他的是更猛的撞击,那力度简直是要将沙发都要操翻了一样。陆天行被对方干得两眼直翻,激情的泪水,打湿了底下沙发的一大片。

当然他们相交的地方更是淫水直流。「噗嗤噗嗤」的声音不绝于耳,在萧楚最后一个大力撞击下,萧楚低吼着,释放了。抱着对方的身体,自己缓缓地压了上去,肉棒深深地埋在对方的体内,吞吐出迟来的高潮。

帝凰之神医弃妃h部分_轻尘九皇叔马第一次

  感受到体内被射入了一注滚烫的热液,陆天行哆嗦着两手也抱住了缓缓覆盖住自己的对方,虽然自己这次没有东西好射了,但也有高潮的感觉,尤其是在被对方的热液打到敏感到要生火的壁肉上时,自己的身体也止不住的痉挛抽动。

  「呼呼,呼呼,真爽。」不断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萧楚过了一会儿,在陆天行的耳边满足地说道。自己的阴茎还在对方的体内没有拔出来,也知道自己的体重比较重,但萧楚就是不想起来。比起刚才激烈的肉体交缠,他也喜欢现在这样两人安静的拥抱感觉。

  对方的肉棒虽然释放过了,但在体内仍然显得很粗大,被继续撑着的感觉,让陆天行有些不好意思。扭了扭腰,希望对方可以出来,却没想到自己的动作,让体内的粗大又隐隐有了变硬的趋势,赶紧停下自己的无知动作,陆天行只好闭着眼对着身上这个貌似已经吃饱喝足的人说道:「把,那个,那个拔出来。」

  「什麽?」萧楚佯装不解。

  「就是那个,那个啦。」陆天行缩在萧楚的身下,提高了一点音量。

  「陆陆不说清楚,我怎麽知道那个是哪个啊?」萧楚继续坏笑着引诱。

  「就是你的肉棒啦!」终于陆天行自暴自弃地喊道。真要命,和流氓在一起,我也会说流氓话了。陆天行对此郁闷地不行。

  「呵呵,好啦,拿出来就拿出来啦。陆陆,干嘛这麽凶。」萧楚也不再逗弄这个容易害羞的爱人,轻轻地抬起身,腰上微微施力,就听「啵」一声,软下来还很吓人的巨大从对方的穴内拔了出来,同时也带出了里面的一股淫液。液体缓缓流出来的麻痒感,让陆天行不由自主地收缩了一下臀部。

吐着白沫的小嘴一张一合,萧楚看得两眼发直,刚刚才满足的下身又开始精神。定定心神,移开眼,萧楚决定还是休息一会儿的好。陆天行刚才都被自己干得失禁了,现在再要,对方肯定吃不消。于是,本着对爱人身体着想的萧楚,从卧房快速拿来一条毛毯,将陆天行抱到自己的怀中,然后用毛毯将对方裹住,伸手拿起一旁的遥控器,将刚才中途自己不小心踩到而被关掉的电视又打了开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6533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