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丝袜美女被c国产 狂C白丝

「千、代、子!接好咯!」在那樱花初开的春天,男孩向住在对面的女孩扔了架纸飞机。纸飞机顺着春天吹来的风,安全准确的飞进到了女孩家中的阳台,还没有让纸飞机降落,女孩便一把抓住了...

「千、代、子!接好咯!」

在那樱花初开的春天,男孩向住在对面的女孩扔了架纸飞机。纸飞机顺着春天吹来的风,安全准确的飞进到了女孩家中的阳台,还没有让纸飞机降落,女孩便一把抓住了它。

女孩将纸飞机打开来,上面写着「入学庆典」四个大字,下面还画了属于他们两个的袋鼠布偶。女孩明白了男孩的意思,看向了住在对面的男孩,男孩正抱着褐色袋鼠布偶接着抓起它小只的手微微的挥着,向女孩打招呼。动作十分有趣的他,立即让女孩哈哈大笑。

时钟上的指针走到了七时半,再过半个小时他们俩的入学庆典就要开始了。千代子连忙背起她母亲昨天为她准备的新红色书包往家里外跑,准备到他们俩的老地方碰面。

怜人也赶紧的背起书包飞奔到楼下,撕下日历,代表着全新一天的开始,这也是怜人的母亲交代怜人每天出门前必做的事情之一。

「怜人!去学校前记得将店的招牌摆正哦!」

经过饭厅,正在享用早餐的怜人母亲提醒匆匆忙忙的怜人。

「我知道了!我出门啦!」

怜人带上帽子后,便来到了门外的楼梯口,拿起放在招牌旁的扫把,将被狂风吹歪的招牌推正。怜人他们所生活的横滨市经常处于多风的一个气候,即使在不断转换的季节也是如此。

「我得赶快了!可不能让千代子先到达那边!」怜人急急忙忙的从二楼跑下,接着经过自己爸爸所开的店的门口,头也不回的往前奔。

「慢一点啊!喂!小心不要再跌倒了啊!」

看见如闪电般闪过的怜人,正在熨衣服的怜人爸对着奔去的背影喊道,心中只有无限的无奈。

不知道跑了多久,怜人气喘喘的停在了他和千代子从小以来经常越好碰面的地点—横滨市住宅区的人称“结缘桥”的一座桥上。

这座桥被称作为“结缘桥”,最大的原因是传说中此桥让许多原本毫无相关的两人突然在某个时刻、某个瞬间有了一丝牵缘。不过仅仅是传说而已,其真实性还是有待考察,因此这个传说也只是成为人们的饭后茶余而已。

不过这份传说千代子和怜人两人都深信不疑,因为所有的一切,都起源于这座桥。

「看来今天是我的胜利呢!」

面对弯下腰头看下双手放在膝上喘息的怜人,千代子列嘴大笑,接着比出胜利的剪刀手。

今天也和往常一样,在“看谁先抵达目的地”的比赛中,千代子毫无悬念的拿下了比赛,毕竟怜人的体能比起千代子,实力实在悬殊过大。

「快别说了,看了昨晚的“袋鼠英雄传”了吗?」

虽然怜人仍然在疲惫之中,但是从昨晚就一直藏至现在的兴奋感还是略胜一筹。

「当然啦!我的“白色骑士”昨晚可是展现了一番呢!“白色骑士”真的是帅爆了!」跑了很长一段路的千代子没有表现出体力虚透的样子,当她听见自己也很感兴趣的话题时,兴奋所带来的喜悦更让她蹦蹦乱跳。

「哈?我的“土鼠神探”才更帅吧?」怜人反驳。

「什么鬼?竟然有人敢贬低我的“白色骑士”,看来某人今天想死得特别早啊。」

「你这个弱鸡...」

七岁的两人,就这样你一嘴我一嘴的结伴走向了学校,开始了全新的校园生活。两人结伴上学当然不旦旦只是入学典礼这一天而已,以前从幼儿园就已经开始了,从今往后的生活也当然会继续。

青梅竹马这个词,一般人理解为“从小到大一起相处一起生活毫无血缘关系的二人男女”,其需要具备的条件就只有“一男一女,从小就认识,直到两人青年成年”。这个词并没有详细的说明或者概括青梅竹马们之间的感情是否需要特别要好,感情好坏程度并没有在成为青梅竹马的必要条件里。

不过,在现今的这个世界里,有个青梅竹马似乎比拥有女朋友还来的更加难。

有种种特别多的原因造就了这个说法。不管是未来的走向、变化,转校、搬家等,又或者是成长过程的相处当中两人的想法意见形成分歧,都会照成青梅竹马的失去,到最后变成互不认识的路人甲。

好在怜人和千代子,在相处过程中并没有被这些因素所影响,两人就这样度过了天真快乐、生活惬意的小学生活。

「怜人!接好咯!」

匆忙的回到家、还身穿女子高中生校服的千代子向着对户家扔向了纸飞机。

风仍然很大,但纸飞机飞行的轨迹却丝毫不变。看似就要飞过头了,怜人在算好时机后便一把将其抓住,这重复了几十年的动作,现在怎麽可能会失手呢。

怜人打开纸飞机,里面写着「明天、要一起去购物吗?」一行端正的字体,比起小时候歪歪斜斜的字迹,如今看回去,确实有感觉到时间正在积极地不断向前进。

怜人和平时一样撕下换了地方挂置的日历,接着翻倒後方空白的页面写上:

「OK!什麽时候?」

虽然已经迈入了科技时代,人人手中都有一架手机,但不管是千代子还是怜人都好,两人都好像对“用纸飞机传递讯息”这个联系方法更爲中意。

「自从上了高中后,时间真的突然闲变得好少好少哇...」

晚闲的气温有丝微凉意,两人离开商场后走在回家的路上,千代子垂头丧气的哀怨道。

「毕竟你读的那所高中是名校嘛。」怜人没有搬出安慰的话,反而説出了现实的回答,这让他立即被千代子狠狠地瞪了一眼,吐槽:「真的是直男一个。」

「我可不像怜人你一样不用读书也能成爲学霸啊,就算我十分努力复习了,考试排名也只能排在中後段而已呢。」

「你所谓的努力,是指临时抱佛脚吧?」

説中了核心原因,千代子的脸立即被红所包围,接着对着怜人拳打脚踢陪着嘴上唠叨: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啦!」

「疼疼疼...」怜人哀嚎大叫,连忙叫停,直到第五十四连击后千代子才终於收了手。

「你都不知道在那所高中压力有多大...」

千代子的口气中带有一点无奈,但带有更多的是无力的疲惫。

怜人知道,如果他再白目的回应一些千代子不想听见的答案,他与千代子之间一定会激变演法矛盾之战。作爲她自小的青梅竹马,他知道她想要什麽。

「下个星期、我们一起去烟火祭吧。」怜人看着懊恼的她,脑中浮现了一个想法。

「...欸?」千代子有些错愕。

「不、不是啦!你看、再这样压力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总得让自己放松一下吧?」

「噗..噗哈哈哈!」看见拼命找理由的他,千代子顺着眼前这张脸笑了出来。

「到底哪里好笑了啊?!」

「对不起...真的没忍住,你的脸也太红了吧!」千代子不説的话怜人自己也没注意到,此时的他脸已经红得像刚在烈日下罚站了几个小时一样。

「真是的....」

微弱的月光照映着在夜晚中行走的两人,像是两人共同携手在黑暗中行走一样。如果只有怜人一人的话,或许他就会被黑暗所吞噬,但现在的他身边有她,所以在黑暗中的他前进的他,并不孤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