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亲乱婬短篇小说老_乱爱故事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房间有开着冷气调节气温的关系,还是因为她蜷在这个妇人略为厚实的手臂里,让她又再度安稳的睡去了一会儿,直至大门再次传来密码解锁的声响。妇人一听见外头传来...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房间有开着冷气调节气温的关系,还是因为她蜷在这个妇人略为厚实的手臂里,让她又再度安稳的睡去了一会儿,直至大门再次传来密码解锁的声响。

妇人一听见外头传来的一点动静,便赶紧将她唤醒,准备将它往另一人的怀里送去,好像她是个烫手山芋一般,没人想接下她一般。

「日日呀,小悦工作回来了,我们不生气了也不睡觉了好吗?乖。」

妇人一边说一边还是那样温柔的顺着她身上的猫毛,不以很大的音量打坏她方才沉浸於美梦的时光。

这次程梓希虽然有把妇人说的一字一句都听得非常清晰,但还是整身都埋在妇人的怀中,没有任何要转让给谁或是自己出来走走的意思。

「喵呜……」我不想要从这里离开。

这是她想表达给妇人的意思,可是妇人似乎有听见却没有理解,更是加速地从原先的坐姿转而起了身,像是要带着她更快前往外头托付给另一个人。

正当妇人要走出房间之时,在外头工作刚返家的那个人恰巧朝这个方向走来,看见妇人怀中的她倒是淡淡一笑,笑容却又很快就消失不见。

「管家阿姨,今天早上真的辛苦您照顾日日了,今天的工作大部分已经和对方谈完了,那麽剩余时间交由我来吧,您可以到楼下休息了。」

「小悦没事,我一点都不辛苦的,这一点点的付出和你努力工作相比算得了什麽。老爷能让我拥有这份工作能够让我继续生活,已经非常感激不尽了。而且,今天早上还要感谢日日没有像之前那样对我发脾气呢!」

妇人听了他的话轻声的笑了笑,边说着边准备递上在她手中的猫给他,可没料到她却一直不愿意从这里到面前的男人怀里。

「喵呜……喵呜……」我才不要!

这些都是发生在程梓希还没看见以前,要是到时她终於认真看清楚了这个男人的真面目,她肯定巴不得将自己赶紧全力扑向他才是。

感觉好多个问号浮现在他的头上方不停地围绕着,脸上全写满了不理解与诧异,看着他的爱猫日日不同於往常的举动,他不禁怀疑它是不是又犯上了什麽样的毛病。

「日日,我是小悦。」

这是他呼唤她的第一次,听见了他的话她倒是稍微动了一动算是当作回应,可还是不愿花费几秒钟的时间,来微微张开双眼好好地认识他。

见她翻身的动作只完成了一半,看上去也没有打算继续完成的意思,他歪着头左顾右盼了半晌,又再次在她耳边唤了她一回。

「日日。」边叫着它的名字边以手轻轻搔着它的肚子,默默在心中祈祷这样能让这只调皮的猫恢复原状,「我是你的主人小悦,霍悦之。」

腹部是它最敏感的地方,每次经他这样搔了几回,因太过於害怕他的搔痒再次来袭,都会马上变回平时正常乖巧的模样。

可是这回并不是搔痒的缘故,而是耳朵灵敏的她听见了非常非常重要的关键字:主人、霍悦之。

程梓希急急忙忙想自妇人的怀里挣脱,然後找到室内的某个角落把自己整只埋藏起来,她认为她方才在他面前真的太太太……太丢脸了!

不仅在一开始认错了主人,还在主人面前做出了感觉异於日日平常会做的动作与反应。

她的新主人竟然是那个她崇拜多年的知名钢琴家霍悦之耶!世上怎麽可能忽然掉落这麽美好的事情!

……该不会这就是魔鬼真正的要给她的大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