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腿女神尤物胯下娇吟-抽插性感美女

「唐璘,你又开始了。」身旁的曾可珉在一旁叹气着,但脸上却还是带着笑容,她对我一从学校宿舍走出来眼神就完全变了,从笑脸瞬间变成臭脸的过程感觉到好笑,一副生人勿近的保护色,让一...

「唐璘,你又开始了。」身旁的曾可珉在一旁叹气着,但脸上却还是带着笑容,她对我一从学校宿舍走出来眼神就完全变了,从笑脸瞬间变成臭脸的过程感觉到好笑,一副生人勿近的保护色,让一旁的曾可珉无能为力,但又感觉好玩、好笑。

「好笑吗?」我瞪着她看着,但她却没有停下她的笑声,我放任她大笑着,自然的牵起她的手走进校园,我们学校是位在山坡地上的,所以大部分都是斜坡跟楼梯,大一全部学生就算有机车,但几乎都是没有申请骑车入校的资格,所以我们也是眼睁睁羡慕一个个骑着机车入校的学长姐们。

我抓着曾可珉的手,半拉半拖的带着她爬到学生餐厅门口,但她脸色苍白、全身微微颤抖着,大太阳下她的双手还特别的冰冷,她身体一直都很差,我们是高中一起上来的同学,在高中时她也是时常请假,一请就是十天半个月的,有一次严重到请了三个月,三个月里断断续续就只来了五天,我担心的看着她。

「没事吧,要不要我背你上去?」我弯下腰来盯着她的脸看,她大口大口踹着气,她对着挥了挥手,皱了皱眉头。

「不行,我要自己走,我身体已经很差了,要多多训练体力才可以跟上你们。」我看着她消瘦的身体,一手扶着她一手抓着她的手,带着她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休息,看着她呼吸慢慢调整好,我整理了一下她的外套跟头发,拿出手帕帮她擦拭着。

「不用勉强,体能本来就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跟上的,你已经慢慢可以走完这个斜坡啦。」我指着身後的斜坡跟楼梯,她破涕而笑着,之後带着她一起去学生餐厅吃早餐。

上课的钟声响起,我们整理了一下座位後,就移动到隔壁大楼上课,我看曾可珉的状态稳定了很多後,一样牵着她的手前去上课。

进教室前我确定我的护腕跟口罩都有戴好後,就大步走进教室,我径直走到靠後的座位上,让曾可珉坐在靠里面的位子,我则坐在外侧,这堂是公开的通识课,所以教室比平常教室都要大很多,当然学生也多,大部分也都是不认识的同学。

「你看!那个女生好高好瘦喔!」

「真的!好羡慕喔,哪个科系的啊!」

「看她染了头发,妆也蛮浓的,不会是美发之类的?」

「这也不一定,我们这堂课是公开通识课,可能也有其他可能性啊。」

「女孩们别讨论了,她是我们班的!」一个响亮的女声突然打断了她们的谈话,我看了一眼声音来源,对方对着我招招手,我也只是礼貌性点了点头,确实她跟我是同班的,但我不认识她,我对於这种自来熟的女生很反感,所以我也就是礼貌回应就低头看书了。

「她多高啊?」

「应该也快一八零了吧!模特儿身材欸。」

「好羡慕她好瘦喔,根本就是标准的一架子嘛,我感觉她很适合我们上次看的那件......」

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发现那群女生在说我,但当着本人的面前品头论足,说真的有点没礼貌,起码私下说吧,或许有些女生喜欢被这样关注,可惜很抱歉我不喜欢。

喔!在此解密我只有一百七十二,但穿了鞋有一百七十五,再加上曾可珉她只有一百六,所以才显的我高,不然我的身高其实跟一八零还是有点差距的。

「早安,可珉、璘璘。」一个女孩蹦蹦跳跳的来到我们面前,後面也跟着两个女生,她们分别是同班的殷璋、林亚祈、何贝贝。

「早安。」曾可珉开心的对着他们挥着手,我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她们三个没有生气,反正开心的笑着。

「璘璘还是跟以前一样帅气欸。」殷璋笑着伸手拍了拍我的头,我挑着眉看着她,她可以说是真的少根经,因为班上大部分的看到我这个表情时,都觉得我在生气而连忙道歉离开,但只有她还依然在一旁大笑。

「小璋够了,你这样唐璘的头发都乱了。」林亚祈伸手拿开殷璋的手,压着她坐回位子上还是连连开口说着抱歉抱歉,我摇着头表示没事,我不生气。

课程内容有些无聊,再加上我带着口罩呼吸有些困难,所以我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眼中布满着雾气,让我看投影萤幕有些吃力,但这个位子看萤幕本来就很吃力,我看着附近的学生都睡了一大片了,简单的看了四周都在各忙各的时,偷偷把口罩往下移到下巴处,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教室的冷气让我原本微微发烫的脸颊迅速降温中,我享受的闭起眼睛,聆听教授的发言。

失去视觉时,我能更加感受到冷空气在我脸颊上的流动,更能聆听到教授的脚步声跟同学们的动作说发出的窸窣声,过了几分钟後,我像是享受够了短暂的时光後,重新戴上我的口罩,继续认真上课着。

下课钟声有如闹钟般响起,原本倒头大睡的学生都纷纷抬起身来,做了个简单的伸懒腰後忡忡离开了,我看了一眼後轻声笑了一声继续收拾东西,但大部分是在等曾可珉,因为她突然和殷璋在看搞笑影片,我打算先起身活动筋骨,但有人站在我的边上挡住了我的去路,我无奈的抬起头,眼前是一位我根本不认识的男生。

「同学认识一下,加个LINE或是FB吗?IG也可以。」我看了他一眼,心中窜起一阵火,我皱起眉头双手环胸,对方看的出来我不像是很好相处,但他还是毫不退让的站在我的桌边。

「我拒绝。」爽快、直接、简单的答案,希望他们能识相点离开,可惜他没有,反正身旁的男生们变本加厉的起哄着。

「欸同学加一下嘛!」

「对啊~当个朋友啊。」

「别害羞嘛,哥哥们带你出现玩啊。」

「加个IG也可以啊,认识一下嘛!」

我看他们的样子特别的不舒服,感觉到胃中有什麽在翻滚着,胸口有特别闷,一阵不适感涌上来,烦躁感让我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我对男生没兴趣。」这句话简单的回荡在空气中,我看见他们的表情从笑容变成了疑惑跟尴尬,我感觉他们的气氛不一样了,没有刚才的跃跃欲试,但也没有就此要离开的打算,可能觉得这是我拒绝的藉口,所以他不放弃的往我这靠近。

「没事...没事,还是可以当当朋友的嘛,现在都支持多元成家啊。」

看着他们男生的坚持让我真的看不下去了,我都给台阶了,不下就不要怪我没有留情面了,我对着坐在我前面的林亚祈跟何贝贝说声借过後,确定她们离开後,我身体往後退了几步一脚踩着椅子,一手撑着桌子拿着包直接翻过桌子,站在前面的椅子上,然後继续踩着其他桌子一路走到了窗户前,毫不怀疑的跳窗到走廊上,我看着教室内的曾可珉喊着「走吧,吃饭去。」

我没有理会其他男生,在前门等着曾可珉,其实我也有预想到殷璋她们三个也会跟着来,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她们竟然是笑着跟上的。

「你们看到男生的表情了吗?」何贝贝先开口大笑着,我看着她那夸张的表情,有点不习惯,毕竟平常感觉她是个气质的女生。

「全部都傻眼了,哈哈哈超呆的!」林亚祈挥着手像是投降一样的不停摆动着,但笑声却没有任何减少。

「璘璘真的好帅啊!」殷璋对我投来星星眼,我则是有点不适应的走在前面。

「你们太夸张了吧。」我伸手去牵住曾可珉的手。

「哈哈哈哈,夸张的是你吧!」曾可珉指着我说着,另一只手依然紧紧的握着我的手。

「对啊!踩着桌子从窗户跳出去。」

「就凭你今天这样子,这个朋友我跟你当定了!」她们三个点了点头,我看着她们没有露出什麽表情,但她们却都期待的看着我的反应。

「......随便。」

「哈哈哈,你真的好帅喔!」

过了一阵子的早晨我来到了图书馆,周五没课所以我依旧来图书馆找资料,我很喜欢在周五早上来图书馆,人特别的少,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纷争,其实我也没有真的遇到过什麽问题,但躲避一些人潮也没什麽不好的。

我走到二楼中庭後面,我很喜欢坐在那边看书,因为那里采光好、空气流通、气温刚好,而且那边离外面花圃进,都可以闻到淡淡的花香,只是有时候会有人出入花圃时多少会影响的读书,可惜今天那个位子难得有人,我看着眼前的位子被一位男生给坐走了,有点沮丧毕竟我很喜欢那个位子,但我比较倾向於自己一个人坐,看着那个区域附近的空位,我犹豫了一段时间,看着玻璃窗户上的我,确定口罩戴好了,护腕也戴好了,抓起背带走了过去,我直接走到那张大桌子对着那个男生说着「不好意思,这里有人坐吗?」

对方有些惊吓的抖了一个,迅速的抬起头来对上了我的双眼,他看着我愣了一下,眼神中充满着疑问跟惊恐,我有些不知所措的的皱起眉头,因为他的反应不像是欢迎我入座,所以我本来打算就掉头就走,但他却给出了我意想不到的答案「没有,你坐吧!」说完他带着笑容回应着我,他那明显的虎牙让人有种亲切的感觉,我点了点头後坐到了他的对面。

我认真专注的书本上,完成一本又一本的资料查询後,我收起笔记本打算复习之前英文课的词语,我拿起桌上的英文课本,翻开来我发现课本上空空如也,我疑惑的盯了很久,我记得我做笔记了,那为什麽?但我也没多想,接着在课本上做起了笔记,把之前上课的词语表示出来,在把翻译跟重点加上星号,我认真的一顿操作後,那个页面从一开始但空空如也变成了密密麻麻,我有些得意的笑着,但因为我戴着口罩,所以也没人看得到,但直到有个人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正是我对面的男生。

「同学,你拿到了我的课本。」当下我的脸瞬间涨红了,我很认真的翻了翻包包,确实我的课本在包里,而且课本封面确实不是我的名字,我有点羞愧的把书推回给了他。

「痾...对不起我搞错了,以为是我的。」我起身站到他面前,对着他鞠躬道歉,他被我的大阵仗给吓到了,也连忙站起来挥着手说没事。

「我还要谢谢你呢?我那天刚好请假,所以笔记都没抄到,你帮了我一个大忙。」他翻着前面的课本,确实都有仔仔细细的做着笔记,但只有我刚刚那页是全部空白,虽然知道对方不责怪我,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同学我方便跟你借一下课本作笔记吗?」

「啊!可以可以,不嫌弃的话。」我从包包中拿出课本跟笔记本递给他,对於刚才的惊魂未定让我有些惊慌失挫,我轻拍着脸,让自己稳定情绪,但对方并没有太过分的要求,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给我道谢,对方的举动虽然很小很轻,但却让人很舒服。

「同学我方便加你个LINE吗?」此话一出,我的表情立刻的垮了,果然男生都是一个样子,表面上正正经经的,起身每个人都是有企图的,我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筑起了自己的保护色,他看着我有点严肃的表情後,发现自己的话有些失礼,并惊慌的解释「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我身体不太好,总是需要定期去医院例行检查,我看你笔记做的很好,所以想说之後还想再跟你联络借笔记。

我真的没有其他意思,不好意思让你误会了,说了让你不舒服的话很抱歉,如果不方便没关系,笔记的事我再自己想办法就好了,真的很对不起。」说着他慌张的把我的课本阖上,把它递到我面前,我看着眼前的男生,他确实皮肤偏白、四肢纤细,手臂上有打点滴时留下的瘀青,我突然想到了曾可珉,有点心酸和心疼,我接过英文课本,对方脸上满脸的失落跟愧疚,让我想起了高中时期的她,我没有多想的递出手机上的行动条码时,他脸上的愧疚跟失落就瞬间一扫而空了。

「谢谢!」

我看着新增好友里的他,点开聊天室拍了几张我的英文课本上的笔记照片给他,他收到後很开心的对着我继续说着好几个谢谢。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有缘再见吧,柯麒灏。」我整理着东西後起身离开,他对着我挥手说再见,我也简单回应的点着头就走了。

心里突然感触暖暖的,或许也不是全部的男生都是这样子的吧,也会有那一两个与众不同的人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