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的故事 出租屋的故事

晓晨扫视男子的衣服,深蓝色恤衫卡其色长裤,配以一对黑白相间的球鞋,她不自觉的摇头,再扫到他左手无名指,载着一枚白金的婚戒,她不能再自欺欺人,这身衣着就是正涛今早的出门时的穿着...

晓晨扫视男子的衣服,深蓝色恤衫卡其色长裤,配以一对黑白相间的球鞋,她不自觉的摇头,再扫到他左手无名指,载着一枚白金的婚戒,她不能再自欺欺人,这身衣着就是正涛今早的出门时的穿着,衣着或许有相似,但是那枚戒指不会这麽巧吧。

她摀着嘴走到正涛的身边蹲下,脑中一片空白,正当她想碰一下他时,救护员来了。

「小姐,请你让一让开。」

晓晨站起来跄踉的退後了几步,不慎撞到围观的人群,一位阿姨扶住了她,眼带同情的道:「小姐你没事吧?」

总共来了四名救护员和两名警察,四名救护员马上进行施救,两名警察开始问在场的人问题,一名报警的男士说,刚才这男人是从丹尼酒店跳下来的。

晓晨不禁顺着那名巿男士所指,望着酒店的顶层,为什麽他要跳楼?

「小姐,你认识事主吗?」一名年轻的警察对晓晨说。

「他⋯⋯是我⋯⋯老公。」晓晨一张口说话,却发现自己有点口齿不清,接着泪水崩堤而出。

年轻的警察流露满脸同情之色,这时一名救护员上前与这警察说了几句,然後救护员一面遗憾的走到她面前道:「太太,你先生已经当场死亡,麻烦你现在跟我们一起去医院。」

晓晨当场软倒在地上,嚎声大哭起来,年轻的警察在旁安慰着,围观的群众都用怜悯的眼光看着她,刚才扶了她一把的阿姨递了张纸巾给她,她抺眼泪时,却想起孩子还在车内,便告知警员,年轻的警员说会帮她处理,接着她在一名救护员的搀扶下,上了救护车。

晓晨坐在救护车内,望着头盖白布的丈夫,又再次哭得稀哩哗啦。

十年婚姻,幸福美满的家庭,在这一刻被狠狠的敲碎。

人生,都是镜花水月。

晓晨提着最後一件行李站在门口,黯然的环视这一千二百尺的大屋,然後慢慢的关门离开,来到大厦楼下,她慢慢的步行往附近的捷运站。

正涛过身後几天,她终於知道他轻生的原因,他投资失利,将餐馆与她们的住所全输掉了。在第二天,她便收到了法庭的传票,通知她们要尽快迁出,否则执达吏便会上来强制回收。

对於丈夫过身的悲伤,顷刻消失,她更担心的是如何与孩子生活下去。那时,她深切体会从天堂掉进地狱的感受,她甚至有点恨正涛,遗下了一堆烂摊子给她,而他就轻轻松松的走了,留下来的那个才是最痛苦。

她们从高尚住宅区明华园,搬到光甫里的一间二百尺的小套房,孩子由国际学校转到附近的公立学校。

幸好,当时的那位年轻警员将她的档案呈上了社福机构,於是有一段日子,他们三母子一直拿着救济金过活。

生活的重担,让晓晨没有时间悲伤,在孩子面前她必须表现坚强,因为他们只能依靠她了。

在社福机构的协助下,完全没有工作经验的晓晨参加了雇员再培训计划,学习做家务助理。

晓晨选择家务助理这份工作,是因为时间自由,让她可以方便照顾孩子。

她做了两年家务助理,因为厨艺了得,做事整洁有条理,渐渐获得了很好的赞誉,很多客人都将她介绍给熟人,她的收入总算能养活一家,不用再拿救济金。

下午,在星云半岛的高级住宅区内的一所高层单位中,晓晨将包好的饺子放到冰柜里,然後解下围裙,准备下班。

「晓晨。」屋主张太太年约五十,笑着走进厨房说:「你还有空档接工作吗?」

「有,上午有时间。」刚刚有一客户搬离了柳合巿,她上午还没有找到工作。

「这就好了,我有一位朋友的儿子在这里读书,想找一位家务助理,我就想到你了。」

「谢谢你。」晓晨微笑说。

「不客气,要找好的家务助也不容易,而且还要像你厨艺这麽好的更是难上加难。」

「张太,你太夸奬了。」

「说真的,你的厨艺真的与大厨师有得比呢。」张太掏出手机说:「那我将黄太太的电话给你,你直接联络她吧。」

「好的谢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