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枫by流云_双性生子 校园

185

  高潮过后的秦砚还没有回过神来,眸子失焦,薄薄的眼皮微微抖动,密长的密睫毛轻颤,无意识的舔了舔沾着自己的体液的唇,无邪又淫靡,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诱人的香甜。

  「小砚……小砚……」轻抚着秦砚的脸,细细密密的吻落到他的脸上,秦瑞君就像一个毒瘾发作的瘾君子,脸上有一种不正常的沉迷,「说……说你要我……」

  这个时候的秦砚没什麽神智在了,听到秦瑞君的话没有过多的难为情或挣扎,嘴巴张了张,细弱绵软的声音说道:「我要你……爸爸……我要你……」

  听到这样诱人的话语,秦瑞君像打了鸡血一样,再也忍不住了,把手伸到秦砚的腰后,托起他的腰,炙热的硬物对準湿得一塌糊涂的软穴狠狠的推了进去,烙铁一样的肉刃把肠道一下撑开,穴口全是从里面挤出来的黏液,两具完全契合的肉体的结合让两人都打了个哆嗦。

  「哼嗯……烫……好热……」粘膜被烫到几乎要灼伤一样,让人难以忽视的存在感让秦砚双眸微湿,意识因为羞耻想要逃离,身体却违背意愿做出迎合的反应,挺着腰扭着臀,让两人相连的地方更加紧贴。

羽枫by流云_双性生子 校园

  炙热的肠道包裹着勃发的欲望让秦瑞君畅快的歎息一声,用手掰开秦砚的两片臀肉,再次挺了下腰,试图把原本就被吞到根部的硬物再挤进去更深的地方。

  「呜……不要……不要再深了……嗯嗯……」穴口周围的肌肉传来拉扯的细微刺痛让秦砚有些害怕,一向怕疼的他丢开羞耻心,用有些讨好的语气说道:「爸爸……痛……不要再深了好不好……」

  这个小儿子,又胆小又怕疼,他当然不捨得弄伤他,不过吓唬一下他的确很有趣,就像一只原本在闹脾气的小狗,被主人恐吓一下,就会瑟瑟发抖的伏在主人脚旁,眸含泪意的看着主人,摆出最可怜的模样,呜呜的哀叫着想讨好主人。

  秦瑞君唇角忍不住勾起一个笑容,动了动下身,问道:「你怕吗?」见秦砚急切的点头,又接着说道:「可是,爸爸想全部都进入你那里呀……」

  一开始秦砚还听不懂他的意思,直至感觉到深埋在自己身体里的性器根部的囊袋拍了拍臀部,这才明白男人所说的「全部」是什麽意思。

  沉甸甸的,饱含着男性精液的两颗球状物,秦砚不止一次确认过它们的体积的。真要塞进来,绝对会裂开的。

羽枫by流云_双性生子 校园

  「不、不可以……」秦砚拼命的摇头,怕得快要哭了,「会裂开……流血的……爸爸……不要……」

  「可是,爸爸想进去到小砚身体里更深的地方呀。」秦瑞君微笑着说道。

  「不要、不要……呜呜……」听到男人的话,秦砚真害怕他真会硬来,仰起头看着他,沾着泪液的脸蛋惹人怜爱,那张总是说着礼貌得体的话人小嘴吐出让人兴奋的淫语,「爸爸的那里很大……很长……再进来会弄坏的……」

  「是吗?那小砚觉得够大了吗?」尺寸无疑是男人最在意的事情之一,得到情人的讚扬理所当然让男人自豪而优越,秦瑞君当然也不例外,「爸爸每次和你做都让你很舒服吗?」

  「够了够了……」秦砚只记得讨饶,害羞难为情之类的都不记得了,「舒服……每次都很舒服……」

  「那你喜欢和爸爸做吗?」秦瑞君循循善诱,十足拐骗小孩子的人贩。

羽枫by流云_双性生子 校园

  「喜欢……」秦砚把手勾到男人的脖子上,把他拉下来,鼻子紧贴着鼻子,迷蒙的眼神似乎是神智不清无法思考了,这副癡态是最惹人的,而那张嘴,居然还说出更惹火的话,「喜欢……爸爸……我喜欢爸爸……」

  秦瑞君按耐着心里的欢喜,瞇瞇眼看着他,问道:「那小砚要怎麽做呢?光是用说的,不够诚意哦。」

  秦砚皱了皱眉,微微思考了一下,嘟起唇,碰了下近在咫尺的薄唇,发现男人好像不太满意,并无太多反应后,又把唇贴了上去,轻轻的吮吸,然后试着把舌头伸进去。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254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