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cat嗜糖如命_嗜糖如命(H)

晚会从初步定案至举办时间,仅有极短一週。

即便如此,在米兰达与镇长的有意推动下,耶诞晚会筹备得还算顺利。且或许是想摆脱沉滞氛围的缘故,这次小镇居民报名率出乎意料地高。据计约有百来人即将到访,没意外今晚势必成为佛格镇前所未有的盛大活动。

作为重要幕后推动人员,同时也是学校少数堪用的人手,艾伦最近可谓是忙得焦头烂额。甚至更进一步说,他已经连续一个礼拜睡眠不足五小时了。这点从他眼里满溢的血丝以及眼袋的深色程度,便可见一斑。

譬如昨日深夜里,他还努力燃烧着肝为每株槲寄生繫上最柔软的红缎带,预备隔天校门一开将它们挂于校园各处。但不幸的是,他偏偏拥有对家务最没辙的拙劣手艺,迟迟折腾到凌晨四点还收不了尾。最后还是让半夜小解行经的布兰登押解进梦乡的。

当然,其间也不存在什幺感人的理由。据布兰登的说法,他纯粹是考虑艾伦好歹年纪一把,不想隔天发现自己跟死尸同处一室罢了。

至于「年纪一把」这浮动标準,自然是没有明确定义的。只是心存疑义是一回事,没能力反抗又是另一回事。许久未眠的艾伦,如何也无法抵御睡魔侵袭的脚步。

分明前一刻嘴里还喃喃着:「没有槲寄生,就没有幸福[8]」一句,却在脸接触枕头的零点一秒间,坚强意志便轰然坍塌。直至隔天甦醒,才又后悔不迭的赶紧劳作。

所以等这幺一忙回神,等艾伦从会场返家、并发现自己居然完全没準备晚会出场衣服时,已经是下午四点的事了。且顺道一提,晚会将在六点举行。这次举办的,还是极需创意、诚意及準备精力的「化妆晚会」。

hicat嗜糖如命_嗜糖如命(H)

一切迫在眉睫。

「哦,真是有趣。某人似乎走投无路了呢。」床上,还盖着棉被的某人悠哉地道:「当然,为了将事情敷衍过去,他大可把自己剥光,诏告世人其对『国王的新衣』有非凡狂热。但身为他美好的室友,我自然将为他祈祷,届时不会有狂热教徒以『亵神』名义,将他钉上十字架。」化身旁白的布兰登丝毫不考虑「主角」的心情,朗朗念着自己的口白。并在艾伦瞪视下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感谢你的提议,『美好的』布兰登。」艾伦说:「若你能稍微收拾那看好戏的笑意,也许我会试着相信你曾努力提出真诚的意见——即便它们一点也不具建设性!」

往衣橱里一番翻箱倒柜之后,艾伦又问:「对了,柯尔克拉夫先生。在我印象里,你上週似乎说也打算出席吧?」他用极为露骨的眼神,上下打量上身赤裸、藏在白色绒被里的某人,「难不成,你就打算以这副雪宝宝模样登场?圆圆胖胖的,真是可爱啊!」

他努力模仿电影里那些反派,用着冷嘲热讽的语气说。他对布兰登的置身事外感到万分不以为意。在他眼里,同样毫无準备的布兰登并不具有嘲笑自己的资格。

但即便早对布兰登的人品略有所知,艾伦却没料到布兰登竟然无耻到这等境界。这才语毕,艾伦便感觉身后某人起了大幅度动作。一回头,恰好目睹布兰登预备起身的关键画面。被子从他身上滑落,如同慢动作似的,一吋一吋、一帧一帧地,露出里头肌理分明的小麦色身材。

以及,某些不该出现的东西。

愣了半晌,艾伦才猛然转过头。也许是恨自己方才的目光暴露地太过拙劣,他羞愤地用力将头抵着衣柜门,心里吶喊道:我的天,这骯髒的臭小子!居然浑身不着片缕地躺在我的床上,连条天杀的内裤都没穿!

hicat嗜糖如命_嗜糖如命(H)

身为被「欣赏」的对象,布兰登倒是丝毫不在意。他自信地迈开脚步,走到艾伦身后。「你错了小艾伦,这是你最爱的『国王的新衣』哦。」他勾起唇角,带着一抹坏笑。像是刻意那般,将热辣呼息喷到对方耳廓。「请问这副装扮,阁下还满意吗?」他在艾伦耳边轻轻地说。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妮可凡斯今晚有个无比庄重的约会。

梳妆檯前,她拿着红色唇膏恭谨地比画。这是初春进城时买的热门款式。一个无比名贵的牌子,放到今天总算拆封。

镜面里的她抿了抿唇,鲜红胭脂即刻如同玫瑰盛绽。她对镜子满意地微笑。确认一切完美无缺,才拿过椅背上的围巾与大衣,哼着歌出门。

她今日装扮,抑是格外优雅。她放弃了日常的素色上衣与牛仔裤,改换上一套绿格纹洋装。因为这颜色最能衬她的肤色。纤瘦的脚下也不再穿率性的球鞋,而是不怕冷似的踩着一双裸色罗马高跟,它们踏在大理石廊道上,发出高调的喀搭响声。

至于那头总是随兴分边的红色短髮,此时则俐落地梳在耳侧。彷彿不经意似的,露出耳垂上的珍珠耳环。那是一种细緻而简约的款式,流露出属于都市女性的自信神采与魅力来。

一切,都是为了今晚的耶诞派对而装扮。

这点不小的改变,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小镇居民们自然看在眼里。尤其是芮丝女士。她是一切八卦的爱好者,习惯流连任何可交换讯息的场合,盛大的耶诞晚会自然不会错过。

hicat嗜糖如命_嗜糖如命(H)

此刻在会场门口,一嗅见与妮可交身而过的淡香水味,便率先提着嗓子高声问道:「呦,妮可,你得替我瞧瞧。这春天可是到了幺?」她捧着貂毛大衣,扬着下巴说,与几个姊妹相视一笑。

那头高高束起的棕髮,使她总看来像是吊着眼尾。与那两道尖锐的蓝色调眼影相得益彰。

听见这熟悉而厌恶的声音,本想装作视若无睹的妮可,也不得不放缓步伐。「确实呢,尊敬的女士!」她慢悠悠地回过头,勾起一抹笑:「我的春天是到了。但无奈有些可怜虫,却将永远被囚禁在凛冬的高阁里!」

她刻意放大声量,意图吸引周遭其余人的注意,而后满意地收穫对方乍变的脸色。没办法,她向来讨厌那剋夫又见不得人好的八婆,每一看见就倍觉噁心。更别说这场宴会……该死的,她根本打从心底不愿参与!

尤其这都还没进场呢,她就在门口看见「昔日」的同盟战友西蒙皮尔森,他正拖着燕尾服的尾翼娴熟地向与会美女们交谈。视其费洛蒙瀰漫程度,简直比吞一百只苍蝇都要令她噁心。

还好,她的同事不尽然如此惹人厌。

妮可很快就在会场里,找到了艾伦,她那总善解人意的朋友。尤其在西蒙这叛徒的映衬下,艾伦浑身散发纯洁天使的光芒。能见到他,无疑是令人欣慰的心灵补偿。

「佳节愉快,亲爱的艾伦!」她优雅地伸出双臂,轻搂着艾伦道。

hicat嗜糖如命_嗜糖如命(H)

「耶诞快乐,妮可。」艾伦也微笑:「今天的你真美。」他真诚地道,并在妮可两颊落下礼貌性的吻。

今天的艾伦也做了一番打扮。好在最后关头他没丧失求生意志,将从衣柜翻出的绿毛衫与绿呢裤凑一凑,再戴上一顶尖顶帽,以自己原有的红髮绿眼特色为本,打扮作小精灵皮克西[9]。虽然这装扮不比布兰登拉风,也好歹算过得去了。

将视线越过艾伦的肩,妮可能看到艾伦身后有个模样略为陌生的高挑男人,他正大喇喇地往自己方向瞧。

虽然因由面具的缘故,对方的长相全被掩于其后,但光是那两道直射过来,犹如爬虫类的冰冷眼光,就锐利的让妮可无法轻易忽视。

艾伦很快察觉妮可的异样。「啊,这是布兰登,我的……朋友。」他看着布兰登,有些迟疑地引荐道。

因为他这才想到,妮可似乎对自己的同性交友情况有着异常窥探慾。这让他不太晓得怎幺介绍布兰登,只好以朋友一词朦胧带过。

但这回,向来怠惰的布兰登倒是主动出击了。「布兰登柯尔克拉夫。」他对妮可点头说,又似乎想强调什幺般,随后补述道:「艾伦的『现任床伴』。」

旁边,艾伦顿时笑得有点僵。他知道这是布兰登为「下午事件」所展开的第一报复!

hicat嗜糖如命_嗜糖如命(H)

好在,妮可还算给面子,保住她矜持的优雅表象。只微笑着伸出手,让布兰登在她手背落下一吻。随后与俩人寒暄几句,又去别处打点杂事了。这委实让艾伦鬆了一口气。好歹,两人算是打过照面了,虽然中途有些插曲,但没出现一些更深入的谈话,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然而,艾伦所不知的是,此时的妮可远在会场另一端,同样蹙眉暗想着:布兰登,这真是个陌生的名讳,但为何他的模样如此令人熟悉呢……

相对起西蒙之于妮可。对艾伦而言,更能吸引目光的绝非米兰达莫属。

艾伦对米兰达的崇拜,也不是头两天的事。但他原以为气质柔和的米兰达,应当会出演女神之类的角色。诸如月神阿蒂蜜丝或是阿芙萝黛蒂等等象徵美的一切名讳。毕竟在他心里,没人比米兰达更适合此类形象。

却不料,米兰达天生就是个让人摸不着头绪的主,这回为了活动,她居然特意染白了头髮,穿起一袭紧身黑战袍,扮起本世纪最性感的乌苏拉。同时还拿着药水罐满场兜售。就艾伦侧面观察,似乎曾与她交谈过的人,几乎无一倖免。

看着手里装载不明液体的「药水罐」,艾伦认真思索道:原来当个脑粉,口袋还得够深!

「若你的钱多到不晓得该怎幺花,也许能先付我医药费。」艾伦身后,目睹一切的布兰登语气幽怨地说。

但他这次很小心地相隔半公尺距离。毕竟他那掩藏在面具底下的的嘴角,还残存着些许瘀青。这是他下午曾被物理攻击的表徵。

hicat嗜糖如命_嗜糖如命(H)

事实上,布兰登至今还不敢置信,这看来面白心黑的艾伦居然真下得去手。不就是裸体幺?顶多加上一个男人间的无聊玩笑,某人何必像是被踩了猫尾巴般大惊小怪,简直是执法过当!

「谢谢你的风凉话,提醒我还能先苛扣你的伙食费。」大概又回想到什幺不乾净的画面。艾伦骤然沉下脸,阴恻恻地说。

布兰登只好从善如流地乖乖闭嘴。

[8]英国人普遍相信槲寄生能带来好运,并以其作为耶诞节的重要装饰。

[9]Pixie,英国西南部爱恶作剧的小精灵,亦作Pixy。红发绿眼,鼻子上翘,嘴角总挂着一副淘气的笑容,不分男女一律穿着紧身绿衣。有一说,那些红发绿眼的成熟男性通常为皮克西所变。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4770.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