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回时间夹缝,再度拾起遗忘──谈《今昔百鬼拾遗──河童》

自从2012年的外传短篇集《百鬼夜行──阳》以后,喜爱京极夏彦“百鬼夜行”系列的读者们便陷入了漫长的等待期,一直到2019年4月,京极才又推出全新的外传系列“今昔百鬼拾遗”,并且以连续三个月由不同出版社发行一本的方式,就这么一口气推出了《今昔百鬼拾遗──鬼》、《今昔百鬼拾遗──河童》与《今昔百鬼拾遗──天狗》等三本作品。
倒回时间夹缝,再度拾起遗忘──谈《今昔百鬼拾遗──河童》
不过,这三本让书迷期待已久的小说之所以会用这种方式诞生,其实全属意料之外。

2018年,讲谈社、KADOKAWA与新潮社这三间出版社打算各自推出一本京极的小说,甚至就连上市日期也排在了同一天。不过,这件事并非刻意安排,只是由于编务流程及出版计画的巧合,才因缘际会地造就了这种颇为罕见的情况。

由于京极对自己的书迷得在同一天买下这三部颇为厚重的小说感到不好意思,因此决定特别撰写一则短篇,作为送给购买这三本书的读者特典。

虽然三间出版社都乐于接受这样的跨社合作,但各自的负责人却也同时向京极表示,希望这则短篇的情节,能够稍微带到这三部小说的内容。

这样的要求使京极陷入了苦恼之中。讲谈社要出版的,是“百鬼夜行”系列的《铁鼠之槛》全新硬壳精装本、KADOKAWA要出版的,则是一本背景设立于现代,情节游走在谎言与真实间的连作短篇集《虚谈》,至于新潮社推出的作品,则是京极以新选组的土方歳三作为主角,页数超过千页的长篇时代小说《ヒトごろし》。

由于这三部小说的主题与时代背景均差距颇大,因此使京极难以将其融合为彼​​此相关的短篇作品,后来在几经思索后,才决定搬出埋藏在他心中已有将近二十年的概念,也就是使“百鬼夜行”相关外传总算得以臻至完整的“今昔百鬼拾遗”。

事实上,先前的“百鬼夜行” 、“百器徒然袋”与“今昔续百鬼”等三个外传系列,其名称均是引用自江户时代画家鸟山石燕的妖怪画集书名。由于鸟山石燕的妖怪画集共有四部,按发表顺序分别为《画图百鬼夜行》、《今昔画图续百鬼》、《今昔百鬼拾遗》与《百器徒然袋》,因此京极其实早在“百器徒然袋”系列之前,便已经有了要推出四部外传系列,将鸟山石燕的画册名称给全数使用的想法,也使得这则并未在计画之内的短篇,就这么成为了京极总算实现这个概念的契机。

关于“今昔百鬼拾遗”的主角由两名年轻女性担任,还有故事的谜团结构等方面,基本上均与京极最初的构想相符,最主要的不同之处,是在他为了得搭配前述三部小说的相关元素,因此需要改变他原本想作为主题的妖怪种类。

在几经思考后,由于难以找出一个可以完全符合三部小说主题的妖怪,因此京极这才决定采用三者间的最大公因数,也就是“鬼”,作为这部短篇的题材。

结果再度出乎京极意料的是,这篇结合三本小说的元素,既是“百鬼夜行”外传,谜团与谎言及真实有关,同时还与土方歳三有所牵连的作品,最终竟然成为了一部篇幅大可独立成书的作品,因此导致这部《今昔百鬼拾遗──鬼》既难以作为那三部小说的特典,若是仅交给其中一间出版社出版,也显然说不过去的情况,最后使他做出了干脆再写两本,让三间出版社各自发行一本的决定,因此使京极就这么意外实践了他酝酿多年的创作构思,也让早已望穿秋水的读者们得以一偿宿愿,就这么迎来了连番现身的三本“今昔百鬼拾遗”小说。

至于这篇文章的重点《今昔百鬼拾遗──河童》,正是三部作品中的第二部,故事风格也正如前作《今昔百鬼拾遗──鬼》,在中禅寺敦子与吴美由纪两名主角的带领下,展现出了与本传系列截然不同的明快特质。

如果你曾读过“百鬼夜行”本传系列,就会知道这套将背景设立于1950年代前期的小说,极为巧妙地勾勒出了一幅时代交替,既是黎明也是黄昏的幽微光景,透过依旧存于人心当中的妖怪传说,以及快速席卷而来的现代科技浪潮,带领读者置身于理性与非理性间的奇异地带,使一切总是显得混沌不清,一直要到小说最后,才藉由真相的揭晓,驱除整则故事中的弥漫雾气,使世界变得清朗起来。

不过,虽然“今昔百鬼拾遗”的故事背景也处于相同的时间点,但由于两名主角的年龄设定之故,使得本系列的氛围也变得明亮轻快许多,两名主角的观点及思维大多凝视着未来的方向,较少驻足于他们未曾参与的过去之中。

之前,京极曾在正传系列里提及一些像是NHK开台的事件,借此强调出社会现代化的快速脚步。而在《今昔百鬼拾遗──河童》中,他则提及了美国进行氢弹试爆,导致日本渔船暴露于放射尘中的“第五福龙丸事件” ,甚至还进一步提及日本自那时开始核能解禁,朝核电厂这类设施,开启研究核能非武器用途的全新方向。而在那个短短的片段中,京极也透过角色对于核能的思考,暗示了他对福岛核灾的部分想法,让本作在这类细节方面,也因此具有一种更加面向未来的视野。

在《今昔百鬼拾遗──河童》里,过往的妖怪传说,已不再置身于浓稠黏腻的一团漆黑中,因此在妖怪的“今”与“昔”之间,也有了更为明确的区别,甚至更在全书开首的地方,成为一种年轻学子们的闲聊话题,让这则不像本传系列那么复杂难解的轻快故事,也确实在同一个世界观底下,使“拾遗”这样的名称显得无比贴切,既能让忠实书迷读得开心,也意外适合作为从未接触过本系列的读者踏入“百鬼夜行”世界的入门之作。

事实上,综观全书来看,像是这种今昔之间的对照,也确实散布在各个不同的层面当中。

就以河童的形象来说,京极便透过书中的屡次讨论,展现出了那个妖怪形象才刚要被定型下来的短暂时刻,藉由日本各地对河童形象的不同描述,让我们察觉其实对当时的许多人而言,河童究竟是不是绿色,头上是否有像是秃头般的盘子,其实都还是一个各说各话的状态。

只是,在那个电视与印刷技术均飞快进步的年代,像是节目、书籍,甚至是零食包装袋这些开始在全日本迅速传播的媒介,使各地对同一妖怪的不同诠释,在短短时间内便面临了被取而代之的情况,因此也使得那个在今昔之间遭人遗落的光景,就这么被京极透过故事给拾了起来,呈现于读者眼前。

倒回今昔的时间夹缝之中,用不同的角度,拾起那些我们一度遗落的吉光片羽。这,就是京极透过“今昔百鬼拾遗”系列,再度为我们做到的事。

※本文为《今昔百鬼拾遗──河童》书末解说修改而成。
※专栏内容为作家个人创作,不代表本站立场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497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