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自己相处的时间都嫌太少,我不愿把气力浪费在社交上

没事我不会参加聚餐。更准确地说,是我会想办法编出各种理由避免参加聚餐。一般都会先说有事,之后再慢慢想要怎么应付。
与自己相处的时间都嫌太少,我不愿把气力浪费在社交上
如果参加了不可避免的聚餐,我就会思考要跟谁吃、吃什么、吃到什么时候。即使参加聚餐,也绝对不会喝酒,或是假“干杯”,再不然就是只喝个一、两杯,然后把正在吃药、午餐拉肚子等准备好的理由拿出来搪塞。当然,绝对不可能跟去第二摊。

因为工作而认识的人经常会认为我不会喝酒、不爱喝酒,还很好奇我活着有什么乐趣。嗯?其实我是爱酒人士喔。

我只是不想在这样的场合、以这样的速度、跟这样的一群人干杯而已。

只要条件允许,我每天晚上都会配一杯红酒,夏天更是跟大家一样爱喝啤酒。如果一定要喝烧酒的话,我会喝没有化学添加物的蒸馏酒,在特殊的日子甚至会奢侈地喝杯单一麦芽威士忌。不过我会尽可能地慢慢喝,跟心灵相通的人,在能放松的场合喝。

倒满、干杯、一起喝到死这种事情,在我熬过大学新生那段时期后就不干了,在我可以选择的范围内,我也绝对不想再这么做。

有人似乎察觉到我这样的态度,有天突然对我说:

“偶尔出席一下聚餐,不要在酒席快结束时就说要回家、不要找借口不喝酒,这样才能累积更多人脉,以后才能互相提拔,这你都不懂吗?”

对,我不懂。

说话也是一样。我要是发现自己跟对方不对盘,就会立刻闭嘴,无论是几分钟、几个月,我都会在对方面前保持沉默。与其一直绕圈子、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不如干脆不说还比较轻松。甚至有人因为我真的太少说话,以为我根本就是哑巴。但真的是这样吗?跟我私交甚笃的人甚至曾经挖苦我,说像我这样话说个不停嘴巴会不会痛。其实只要是跟相处起来感到愉快的人在一起,那想说的话就会源源不绝地涌出,只要彼此心灵相通,那么就会万事亨通。

在公司同期同事发起的通讯软体群组中,我也可以长达一年,甚至是两年都不说话,反正把群组通知关掉易如反掌,有时候未读讯息会多达上百则,但我当然不可能一一把讯息读完,不去阅读自己没兴趣的聊天内容,就像睡觉一样自然。

还有,这是个秘密,那就是我会怕那些群组占据手机容量,所以经常按下删除全部,就像瞬间凋谢的樱花一样,不留情地清除,看着空荡荡的群组聊天室,我的心情轻松无比。

刚进大学时还有很多人说我交友广阔,无论哪个聚会都绝对不会缺席,但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想,准备考试的那段期间对我的影响非常大。

比起和别人待在一起,我花更多时间独自坐在书桌前,休息的时候也不太会和别人见面、吃饭、聊天,而是会跑到山上去。因为我的时间跟金钱都很宝贵,如果和别人见面,时间跟金钱都会消失,于是我就渐渐成了一个人。

虽然偶尔会觉得孤单,但独处让我很满意,因为这样我就能抛开用尽全力拉住的面具。莎士比亚说人生就是一场戏,我们都只是舞台上的演员,我很喜欢这句话。

不过我相信,舞台的布幕只有他人走进自己心中才会拉起,独处的时候谁会戴面具呢?

他人登场的瞬间,我们的小宇宙便会开始震动。对某些人来说,他人所引发的波动十分微弱,但对某些人来说,那些波动却巨大到无法掌握。既然有人能够毫无阻碍地与他人来往,那就会有人必须拼尽全力才能融入其中。在脑海中模拟所有的情况,做足了心理准备之后才能上场,那些人就是我们。

我们或许会因为该戴上怎样的面具而感到迟疑,犹豫到最后甚至导致脸部痉挛,如果让对方感受到这一点,那么那天所花的时间真的可以说是彻底浪费了。

“啊……那个人发现了,他看到了,他发现我不大方、太敏感了,我因为太尴尬而只有脚趾头一直动个不停,该死,实在不想被对方察觉到。”



开车时经常会听到提醒“您已偏离路径”的警示音,我每次都觉得这句话像是冲着我来的。即使眼前有一条康庄大道,能带我成为被社会认可的成功人士,身边的人事物也都不断提醒我应该走那条路,但我还是不断偏离路径。我抛开了社交能力、对能赚大钱的工作不屑一顾,有人说要介绍最近很受欢迎的话题人物给我认识时,我也不怎么在意。

“刚踏入社会所待的第一个地方很重要,无论你最后会怎么样,刚踏入社会的前三年都非常重要,这你知道吧?要是不小心踏错一步,你的职业生涯就完蛋了,要尽可能地累积更多的人脉才对。”

感谢您的一番忠告。虽然是很感谢啦……但其实我也很清楚啊。“我已经大大地偏离路径。”

※本文摘自《难道,又是我想太多了吗?》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503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