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当中,唯盲者得以见光

很多年了,每周同样的时段,同样一家按摩院,同一位师傅。久推成良师,自己也学会了。后来也会去别家多按几次,去的都是盲人按摩院,师傅或弱视或全盲。有时候与师傅闲聊,有时候听师傅与其他客人对话,对盲人的生活模式、心境,算是有了基本认识,所以读毕飞宇的《推拿》,备感亲切。
黑暗当中,唯盲者得以见光
《在最暗处看见光》的作者甘仲维,1980年生,是国内第一位失明后取得资讯领域博士学位的视障者。在视力出问题之前,他是台积电资讯工程师、Yahoo奇摩首页制作人,意气风发,前途光明,却因急性青光眼,生命逆转,29岁发病,视力渐弱,31岁全盲。

这么年轻。但关键就在“年轻”两个字。

年轻人自恃青春年少,即使身体出现警讯也不在意,直到病发,就医。年轻人抵抗力强,复原快,这本来是强项,却也成为青光眼疾开刀手术的失败因素。

这是怎么回事呢?甘仲维在书中细说从头。每天工作超过十小时的他,不时为偏头痛所苦,且发作频率愈来愈高,年轻嘛,止痛药吃一吃,就撑过去了。去医院求诊,也被当成头痛处理,头痛医头,没想到可能是眼睛出问题,病患自身也未警觉。病发那一天,起床后偏头痛如常,不同的是接下来视力愈来愈模糊,眼睛愈来愈不舒服,到医院挂急诊,眼压高到仪器测不到。

年轻是本钱,在医疗时,却是障碍。动手术,在眼睛结膜处切开一个开放式伤口,用手挤压眼球让房水(房水是位于角膜与虹膜之间的液体,具有维持眼压的作用)顺着伤口排出。起初手术顺利,不料一个月后回诊发现,他太年轻了,身体组织复原能力太好,手术切开的结膜伤口愈合很快,房水无法如期排出,眼压再度升高。

眼压升高,头痛剧烈,受不了,挂门诊,医师以细针刺入眼球(哇),再挤压眼球,让房水渗出。然后又是年轻惹的祸,早上戳开的伤口,朝不保夕,晚上又愈合了,只好再度求诊。如是者周而复始,直到不宜再针刺,只好再度手术,动了十一次手术,最终无力回天。(除了正统西医,死马当活马医,传说的神级中医针炙、保健食品,以及吃牛蛙、对香炉念咒祷告等奇门偏方,散尽存款,全部无效。)

全盲之后,生活从窒碍难行到后来独居自理,其中辛苦,外人难以想像。有些细节,看了书才知道。例如,全盲者的穿着,衣服如何配色?甘仲维说,在标签上做记号,剪下标签左下角,代表白色衣物,右下角是黑衣,触摸缺角即知色泽。洗衣服时则尽量同色衣物一起洗,好依颜色深浅收纳。又,听说现在智慧型手机有可辨识颜色的App。

书中提到一种特异功能,值得一记:视障朋友有种独特感觉,叫做“障碍觉”,例如靠近某物或有人靠近,就会感受到压迫感。有一次甘仲维到电台录音,开播前和现场工作人员一个个打招呼,但总觉得有人漏掉,他询问还有谁在场吗?听到没有啊的答案,他只好赶紧转移话题。

这事就写到这里,戛然而止。从这一小段便可知,甘仲维是很善于叙述的作者,感觉有人但却没人,那是什么?不好对现场人员明讲,也不多给读者知道。适度留白,余味回甘。

另外甘仲维对地震预感奇准。种种特异功能,或许因人而异,但我也联想到,武侠小说那些盲侠,如柯镇恶、花满楼,除了听音辨位,或许就靠“障碍觉”,避开许多暗算、攻击吧。

除了重建生活秩序,书中也叙述,全盲后的甘仲维,如何向学校争取续读博士学位,并克服万难,完成学业,成为交通大学资讯管理所博士。

我们多数人幸运的都非身障者,然而,等人老了,耳朵背了,眼睛花了,走路慢了,形同广义的身障,到时会面临很多不便,甘仲维有鉴于此,近年来极力宣导、推动无障碍社会,不只为视障与身障族群,也为因应高龄化社会。

五官之恙,最怕眼睛出事,偏偏现代人3C不离眼,眼疾高危险群已非中老人专利。读《在最暗处看见光》,对视障者多一分了解之余,也让所有人心生警惕,用心护眼,留住一片光。

※专栏内容为作家个人创作,不代表本站立场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505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