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公司主管,我严格区分工作与生活,下班就是解放

太太说:“下星期一整个星期都是无头节!”
身为公司主管,我严格区分工作与生活,下班就是解放
无头节?好久没听到这个东西了。话说回来,过去在公司一直被人管的我,不知不觉间也成了一个部门的主管了。无头节的时候,那个“头”就是我,天啊,我竟然是头了?妈啊!!

突然有点好奇,我们办公室会办无头节吗?

基本上我很尊重个人自由跟私生活(换句话说,就是非常喜欢一个人独处),所以不太会跟下属聊工作以外的事,也或许是因为这样,下属有时候甚至不知道我人在不在公司。

叩叩。

“请进。”

“室长,您在办公室啊?我以为您不在……。”

这种事经常发生。

我一直很希望自己过着让人感觉不到存在的生活,幸好非常成功,虽然偶尔会跟下属一起吃点午餐什么的,但我从来没提议过晚上聚餐。

我严格区分工作与生活,下班对我来说就是解放,我绝对不会放弃有晚上的人生。至于下属呢?偶尔下午边喝红茶边聊天的时候,会听到他们说好久没有跟人大聊特聊了,真的很开心。



安伯托.艾可拥有符号学家、美学家、语言学家、哲学家、小说家……等众多头衔,有天记者问他:

“您能在这么多个领域发挥才能的秘诀究竟是什么?”

他思考了一下,回答说:“坚决地漠不关心。”

小时候看到这则跟艾可有关的轶事,对我造成很大的影响。跟丰富的好奇心、从不退缩的热情、与众不同的精力这种老套的回答不同,这样的答案甚至令我感到兴奋。我大声欢呼:“对!就是这样!”

艾可说自己完全不关注没兴趣的事情,而且这对精神健康有绝对的帮助。

以我的情况来说,他人的日常生活就属于这一类的事情。我不想一直去挖别人的私生活、随便对别人提出意见、管别人的闲事。

而且我也对那些事没兴趣,最重要的是我并不好奇。

“怎么能这样?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我也不知道……,我搔了搔头。虽然我没有很赞同,但这句话也并不能说错,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的感觉,总之每个人都是孤单的。

在深究自己究竟是怎样的人之前,就开始跟别人来往的话,不就像是随风摇曳的芦苇吗?不过其实每个人都很渴望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吧?

“真的好烦,能不能不要来管我?”

“部长疯了吗?都不做事一直走来走去,现在是要来监视我们有没有好好做事吗?”

“老天爷啊,拜托请允许我有五天的时间能待在家里,求求祢了!”

我们独处时都十分平静,就像在平静的水面下潜水一样,有时候会舒适地靠坐在椅子上回顾昨天,有时候会问问自己是否安好,并想着这似乎就是幸福。当他人在意外的瞬间突然出现,以一句“喂,你在干嘛”为你的世界掀起一震巨浪,虽然你气喘吁吁地意图爬起来看清楚现况,但却因为海象太过凶猛而再度被压了下去。

“嗯?你说什么?”

“什么什么?还不快做事!”

魂飞魄散的你,只能打起精神来重整坐姿。

真希望我们办公室不会发生这种事。

也希望不要有无头节,绝对不要。

※本文摘自《难道,又是我想太多了吗?》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5230.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