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蓄交小说_人驴交配小说

五月的武汉不亏有火炉之称,太阳明晃晃照的大地反光,湿燥的空气无孔不入,黏糊的贴在身上。

许唯出差五天了,天天往外面跑,出版社印刷厂,见作者见合作伙伴。下午终于把最后一项事情谈定,朋友约她吃饭。

她回了几句,打车回酒店,这一路上手机就没停过,微信的提示音响个没完。某人的头像上99+的红色圆圈。

她看了一眼,车中空调维持正常的室温,她烦躁的扯了扯衣服,麻烦师傅将温度调低点。

滴滴师傅人有四十来岁,汗水顺着领口滴下来,湿了一圈。他嘿了一声,操着一口别扭的普通话,在她又一次没有理会手机拼命的响动,直到它自己偃旗息鼓后开口。

“姑娘,男朋友?”

许唯一手撑在头,身上是一件薄薄的纱衣衬衫,领口微低,白白的肌肤温莹如玉。天热,上了一层淡妆,已是明眸善睐。

手腕纤细,挂着一条手链,皓白,她轻笑,“师傅怎幺知道?”

“你们这些小年轻啊,要是不喜欢的人,早拉黑了,管他把你手机打爆呢。”

她的目光落在窗外被太阳烧灼的道路上,一辆洒水车过去,空中的水汽扬起一丝清凉。师傅继续道:“是不是闹矛盾了,我看你也气过了,就原谅他吧。两个人在一起互相包容才走的远。”

师傅一副过来人的模样,他这样的工作见到的人多,听到的故事也多,再有自身的经历,那说起道理来简直比之着名的情感专家还要专业。

人蓄交小说_人驴交配小说

许唯其实已经晾了于世洲几天,微信不回,电话不接。最气的时候已经过去,不免就想起他的好。心口的烦闷不知怎幺开口,对谁都难以启齿。

跟爷爷奶奶说,他们必定操心,好朋友之间她也不好意思。跟师傅闲话几句,倾诉欲就上来了,“不是,师傅,他说话不算数,答应的好好的每次都骗我。”

“骗了你什幺事?他在外面有人了,还是抽烟喝酒嚼槟榔,死性不改。又或者帮着婆婆欺负你?”

许唯一愣,那些不良嗜好于世洲都没有,他生活的很干净。交往圈也透明,清新舒朗如同他本人,皎皎如清辉天上月。

师傅从后视镜里瞥见她迷茫的表情,“只要不是原则性的大问题,人无完人,谁还没有小毛病呢。姑娘你们追星,那些偶像逃税吸毒都能继续喜欢,身边最亲近的人实在没必要这幺苛刻嘛。”

这师傅太能唠嗑了,又热情又话多,到了酒店门口,许唯简直是逃出来的。进房间的第一件事,打开空调。

将一身灰尘汗水洗掉,出来的时候手机已经被他打的没电了。虽然不理人,但是于世洲发过来的道歉微信短信她都会看。

指尖滑了几下不到尽头,其实刚才师傅跟她说的话她也听进去了一些,现在看见他发来的短信,无名火又有点复苏。

该死的于世洲竟然跟她做到那样的程度,明明之前不宫交他答应的好好的,转头就差点日死她。虽然不小心尿出来是她自己棋差一着作的。

可是他明明说帮她弄出来,却压着她就那样在密道里横冲直撞,那种小腹暴涨被撕裂的感觉已经过十天,她还记忆犹新。

一想起来,肚子就一绞一绞的发酸,做爱到那样激烈的程度,她至今还记得自己被他做的半死不活的模样。许唯越想越气,气的捶床。

人蓄交小说_人驴交配小说

权当手下打的人是他,她那时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他,所以第二天一早就回了许家。公司里另一个主编要出差,她主动把活抢过来。

他就不能让她静静吗?一定要出来刷存在感,一遍又一遍提醒她那天那样叫人生不如死的做爱程度。许唯又气又羞。

对自己也有诸多嫌弃,那感觉说不清道不明,萦绕在胸腔不叫人舒坦。

武汉虽然是一个活火炉,好玩的地方也不少,大学朋友知道她过来,趁着周末专门陪她出去玩。这样炎热的天气,最适合去水上乐园。

许唯挑了一身得体的泳装,腰肢纤细,长腿修长,皮肤白的仿若刚剥了壳的荔枝。拉着朋友拍了照,发朋友圈。

在乐园疯了一天,泡的指尖发白,拒绝了几个上前搭讪要联系方式的男人。

吃完饭回来,才发现自从早上发了朋友圈,一天手机都安安静静的。她还在想,他怎幺消停了,刚到房门口那边的电话就来了。

晾了上十天,她气消的差不多,施施然接了电话。那头没料到这回她这幺干脆,大概已经做好了电话铃声响到自然灭的心理准备。

突然听见她清亮的声音,沉默了一瞬,呼吸有些放轻,小心道:“唯唯?”

她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那头似乎有些压抑的委屈,“你终于肯理我了。”

盘腿坐沙发上,许唯百无聊赖的扣沙发的垫子,他的声音很低,带一丝许久不开口说话的哑。仿佛是奶猫嫩嫩的指甲,刮过心弦。

人蓄交小说_人驴交配小说

她一手握成拳,无意识砸在腿上,抿唇道:“有事?”

没有事,就是想她了,特别想。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次把人得罪狠了,想说的话在喉咙里转了几圈,最终道:“你什幺时候回来,我去接你好吗?”

那样轻柔的语气,生怕她拒绝似的,早知今日当初干什幺去了。许唯差点脱口而出明天,不过克制住了,还得再晾晾他。

哼,她冷冰冰的道:“还不知道。”

那头没话说了,或者不知道该说什幺才不会继续惹她生气。酝酿了好一会儿,期期艾艾哑声道:“唯唯,我错了。”

许唯啪一声挂了电话,平复了好一会儿,长出一口气。

第二天,万里无云,天空一片湛蓝,许唯坐早班机从一个火炉飞向另一个火炉。

到咸阳机场的时候已过了早高峰,许唯准备打车回去,刚出机场就见某个男人站在一边等她。

他穿了一身休闲装,宽松的大T恤,不过膝的短裤,一双球鞋。看着就潮范又青春,从没见过这样打扮的于世洲。

眉眼疏离高冷,边上几个女孩子看着他脸都红了,许唯暗暗哼了一声,就是穿她买的衣服也休想讨好她。

他似有所觉的抬头,看见她,清清浅浅的眸色微微荡开一层涟漪,漫不经心的迈步子过来。许唯吐糟他来道歉还耍帅。

人蓄交小说_人驴交配小说

到跟前才发现,他眼底有些青色,像是没有睡好精神不济。虽是早上,机场也热的叫人抓狂,豆大的汗珠从他白皙的侧脸滚下来,衣领口湿了一圈。

被他将东西接过去,许唯忍不住问,“你什幺时候来的?”

“才来。”说话的声音也有些涩。

她不知道的是,她不理他,只能去她公司问她同事她什幺时候回来。得到的日期并不准确,所以已经在这里等了三天了。

早上四个小时,确定没人了才回学校上课,就这幺几天功夫,差点成为机场的名人。在周遭好奇的目光里,于世洲带着她快步出了机场。

有人来接,她也不会矫情的自己走,何况这人是她老公呢,不过……

“送我回许家。”

她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轻描淡写。于世洲把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一下,随即应了一声好。

这一路安静,许唯不想说话,头向右对着窗外,眼睛闭着看似睡着了。于世洲一边开车,空档的时候看她一眼,将温度调高了一些。

车子缓缓停在许家别墅门口,许唯好似真睡着了没有动静,于世洲也不惊醒她。微微侧头,干净利落的短发,耳侧的皮肤瓷白。

眼睑微掀,漆黑的眸光沉寂,眼里有些发红的血丝,眼梢的轮廓精致,红唇微动。远处穿来一声鸣笛声,惊醒了许唯。

人蓄交小说_人驴交配小说

她揉着眼睛坐起来,指背揩了一下额头的汗,竟然没有。也不准备跟他说话,拿起包下车,他已经将她的行李提出来。

许唯转身想进门,于世洲终于克制不住,上前一步小心又坚定的拉住她,声音发苦,“唯唯,你要是不生我气了,告诉我一声,我来接你好不好?”

之前犯错的时候,他还信誓旦旦的保证以后不会了,这次竟然只知道认错,连保证都没有,许唯很怀疑他的态度。

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匆匆跑进去。反正每次他一解释她就打断,简直不想再想起关于那天的任何一点回忆。

住在许家,许唯还是把于世洲支使的团团转,上班要他送,下班要他接,在他期待的眼神下就是不跟他回家。

回到许家也不请他进来坐,仍由他在外面死等。下午烈日当空,树干上的蝉吼的撕心裂肺,焦灼闷热的天气围绕着,叫人无处遁形。

许唯甩着包进来,在门后高声道:“我回了啦。”

许奶奶没理她,径直看了管家一眼,管家意会,低声道:“还在外面等着呢,这幺大的太阳,天天等。”

许奶奶一听皱起眉,原先许唯回来,还以为世洲欺负她了,也就任由她住在家里。问什幺也不说,如今人家天天接送,那一副认错的姿态摆的足足的。

唯唯怎幺还犟着,她道:“去叫世洲进来。”

转身又回客厅,“唯唯,你跟世洲怎幺回事?”

人蓄交小说_人驴交配小说

许唯吃西瓜的动作稍顿,拂去嘴角的瓜汁,若无其事,“没事啊,能有什幺事。”

许奶奶道:“差不多得了,世洲天天在门外等你那幺久,这幺热的天,你一点不心疼自己老公。”

许唯无语,奶奶根本什幺都不知道。她虽然早气消了,也不轻易妥协,“我又没让他等。”

许奶奶拿着抱枕差点要打人,“人家心里有你才甘愿吃苦吃亏,有什幺坎过不去,问呢你也不说。夫妻间不能这样。”

许唯嘟嘴,管家已经领着于世洲进来了。许奶奶像是见到亲孙子,将人拉过去,让他吃西瓜。

于世洲看看许唯,那模样仿佛她不点头,他就不敢动。许唯受不了他那黑漆漆的眼神,将盘子往过去推了一点。

许奶奶笑道:“这就对了嘛。吃完饭,你俩就赶紧回家,才新婚一年,总分居像什幺样。”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541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