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角度想:“多亏要照护父母,我才有机会回老家。”

丈母娘病倒后,我们便开始在东京与佐贺之间来回奔波的生活。
换个角度想:“多亏要照护父母,我才有机会回老家。”
时间充裕的话,我也会前往佐贺,老婆则是常常去探望丈母娘。一个月大概要搭飞机来回五趟吧。丈母娘后来住进照护机构,身边虽然有护理人员照顾着,但是替换的衣物仍是要由家属准备。

老婆上有姊姊,下有两个弟弟。小弟不住在佐贺,没办法经常回乡探望。大弟住在佐贺,可是继承家业当渔夫,半夜出海捕鱼,白天在家睡觉,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兄弟姊妹中,时间最充裕的就是身为家庭主妇的老婆和姊姊。

于是,老婆搭机前往佐贺,住在弟弟夫妻俩居住的娘家,和弟媳轮流去探望丈母娘。

每当老婆回到东京,就会跟我说丈母娘的情况。

“妈妈比之前有精神哦。”

“脸蛋比以前还好看呢。”

刚开始都会详细地跟我说。不过,随着丈母娘的病情稳定,老婆的报告也愈来愈简短。就算我担心地问:“妈妈情况怎样了?”老婆也仅回答:“没怎样啊,还是老样子。”

来回奔波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后,老婆渐渐变得憔悴。有一天,当她从佐贺回来时,喃喃说了一句:

“老公,对不起啊。我去了佐贺,整个家里都没人照顾,乱糟糟的。”

“没关系啦,乱一点比较自在啊。”

我故作轻松地安慰老婆,夫妻俩依然过着东京、佐贺两地奔波的日子。

即便如此,老婆从来不对我抱怨,因为她不想影响我的工作。后来我才知道,她常常对女儿吐苦水。

我也曾在偶然的情况下,听到了这些话。

当时我们已经两地奔波了一年左右。某天晚上,我较晚回家,在起居室不经意地听见了老婆和女儿的谈话。

“这种生活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老婆的声音,听起来满是疲倦。

照护丈母娘的过程中,我发现照护和育儿很类似。

年幼的孩子与需要照护的老年人,都无法凭自己的力量生活,必须有人从旁协助。这就是所谓的育儿与照护。

就育儿来说,孩子会在悉心呵护下逐渐成长,因此,养育孩子之余,一方面也有看着孩子日渐成长的乐趣。

至于照护,即使恢复到某种程度,也不会有多大改善。之后持续一段平稳时期,接着一点一点慢慢衰颓。育儿至少可以预见一个段落,“到了二十岁便是成年人,可以独当一面了”,但是没有人知道照护生活究竟会持续多久。

当初老婆听到医师说丈母娘“顶多撑两个星期”,因此决定放手一搏,从此展开看不到尽头的照护生活,随着时间过去,她却日渐疲惫。就算佐贺有了机场,缩短了距离,但是单程一趟也要花两个钟头。

“我不在家的时候,爸爸应该也很不方便吧……。可是我又希望外婆能长命百岁,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听到老婆跟女儿说的这番话,让我下定决心在佐贺盖房子。

搬到佐贺后,有人问我:“不会舍不得东京的生活吗?”

我当时把东京的房子卖掉,完全不留恋。既然要搬回老家,干脆做得彻底一点。如果两边都有房子,光是清扫和维持也很费事。

“你在东京工作的机会比较多,还是把房子留下来吧?”

虽然也有人这么建议,不过我觉得到时候住饭店更省事。

或许因为我的职业是“艺人”,才能毅然决然做出这项决定。不过,我认识的上班族朋友中,也有好几人为了照护父母而提早退休,回到老家。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有些人也许很难说搬就搬,可是,我觉得心态会随着想法逐渐改变。

“因为父母病倒了,所以我不得不回老家。”

这种想法会使心情愈来愈沉重。

“多亏要照护父母,我才有机会回老家。”

换个想法,心态会乐观许多。再说,与其在一个地方终老,不如搬家换个环境,说不定就此开启了新的人生。

照护也好、人生也罢,全看自己以何种心态面对。

人们总是说我“缺乏定性”。

回头想想,我的人生确实缺乏定性。如果个性稳重,又怎么会像离家出走似的离开佐贺呢?因为想当艺人而离家出走──这样说还可以装帅一下,可是,我连“相声”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离开了佐贺。因为我不是电视儿童,之前完全没接触过相声。

我是偶然知道相声的。那时候还没有固定工作,是棒球队的前辈无意间提起的。

“有空要不要跟我去难波花月剧场?相声很有趣哦。”

“前辈,相声是什么?”

“你竟然不知道相声?算了,去看了就知道。”

当我看了有生以来第一场相声,惊讶地想:“没想到逗人发笑也能赚钱啊?”从此下定决心,自己也要当个相声演员。出道两年后,我便在NHK的相声大赛获得优胜。社会也掀起了一阵相声热潮。这股热潮虽然为期不长,但因为我获得相声大奖,忙碌的时期甚至一星期要主持十九个节目。

如果我是因为崇拜相声演员而当艺人,也许会一辈子表演相声。如果我喜欢演艺圈,或许会做好几年主持工作。可是,我不是这种人,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我逐渐感到厌倦。

当初想要成为艺人,也只是认为“自己当不了上班族”。我实在不适合每个星期都到同一个地方工作哪。

因此,不论是相声或电视节目主持人,我总是一段时间后便辞去不干,悠哉地跑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游山玩水之际,若是想念相声,又回头表演相声。我的人生或许一如人们所说的“缺乏定性”,但是我不以为意,因为这样才适合自己。

不必管别人怎么想,要辞掉工作或继续,都是个人的自由。因为这是自己的人生,不是别人的。

重要的是让家人不愁温饱。只要做到这一点,往后发生什么事都无所谓。

我的爸妈是我的家人,老婆的爸妈也是我的家人。不要给家人添麻烦──这就是我的作风。正因为老婆的爸妈是我的家人,为了他们回佐贺也是很正常的事。

所以我决定瞒着老婆,先在佐贺找一块地。

如果卖掉东京的地,即可在佐贺买一块地盖房子。更何况佐贺的地价只有东京的二十分之一左右,能买到比东京大很多的土地。反过来说,卖掉乡下的土地迁往都市,可能会很辛苦。从都市移居乡村,不但能盖新房子,还有余款可花用。

然而,找一块土地并不是很顺利。

佐贺机场到佐贺车站之间有一大片广大农地,是所谓的海埔新生地。土地虽然够大,但需要办一些麻烦的手续,才能将农地变更为住宅用地。再加上这片区域过去是海埔新生地和农田,地盘较为松软,我花了三个月才找到合适的地方。

找到土地后,接着烦恼房屋的样式。

设计房屋时,我最大的心愿是盖一间能和丈母娘一起住的房子。毕竟不知道丈母娘会不会一直待在照护机构,如果病情有所改善,说不定就能回家一起生活。所以在设计上,一切以与丈母娘一同生活为前提。

我让地面没有高低段差,好方便丈母娘坐轮椅进出;同时在浴室和厕所加装扶手,打造一间无障碍的房子。我还要求起居室要宽敞,让丈母娘可以坐轮椅行动,避免运动不足。不仅如此,为了让丈母娘住得舒适,我特地请设计师设计成传统的日本民家风格。也因为如此,外观看起来很像小时候和超级阿嬷一起度过的房屋。

尽管丈母娘后来没有跟我们一起住在这间房子,但是每逢照护机构准许外宿的日子,她就会来这里玩。

我至今仍然忘不了,丈母娘第一次来我们新家时,开心地坐轮椅到处逛的情景。

※本文摘自《老妈,这次换我照顾你》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556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