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就任校长之后,学校停止了服仪检查

有多少父母,就有多少种教养方针,这么说一点也不夸张。学校也一样,有的学校仍然采取军队化的严格规则来框限孩子,但也有些学校展现自由的校风。
在我就任校长之后,学校停止了服仪检查
麴町中学几乎没有细密的校规,在我就任校长之后,也停止了服装、头发检查。

“为什么要走向自由校风呢?”
“营造自由的环境,是为了给孩子自律训练吗?”

有人这样问我,但是并非如此。

只是本校重视的概念当中没有校规红而已。

也就是说,对孩子而言,不需要存在“自由吗?不自由吗?”的讨论。这一点很容易造成误解,所以我在此先详细说明。

举例来说,伊斯兰教的女性会穿戴头巾,名为希玛尔(Khimar)或喜贾普(Hijab),她们只是遵从戒律,所以这么穿,对她们而言,是理所当然的行为。仔细想来,与我们“平常穿衣服”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穿法、种类有点差异罢了。
环视世界,这种文化上的差异到处可见,只是“不一样”而已。关注这种“不同”有“多么不同”,真的很重要吗?我们不认为把服装、发型、外表的不同提出来闹出风波,是教育的本质。

减少校规,会有很多家长或毕业校友感到不安,尤其是我就任之初,也领教了不少苛刻的骂声。

只是,我们必须考虑应该教孩子什么。

常见的状况是大人无意义的聚焦在作为教育本质并不重要的议题上,在“制造问题”。一开始不把它提出来当作问题,根本不会萌生出“有问题”的念头。如果因为硬要扭曲事理,提醒人注意这些问题,而无法教孩子本来要教的上位概念(译注:意指能涵括多个“下位概念”的总括性概念,也表示是一种层次更高或范围更广的概念),例如人权的重要道理,或是出社会后有用的事,那就本末倒置了。

“服装或头发不整齐代表心思杂乱。”
“没有规矩,学校会无法运作。”

这是最典型的想法,但我认为这只不过是大人擅自制造的问题。我是基于这种想法,从结果来说,开放了服装和头发的限制,并不是想要以自由开放为目标进行了改革。

※本文摘自《启动自主学习力》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576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