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典的历史课堂上,老师“传达史实”是件奇怪的事

瑞典历史课本的第二章谈的是史料批判。检视史料的原则和在第一篇提到的检视资讯来源的四大原则相同,分为:一、时间点原则;二、第一手原则;三、可信度原则;四、倾向原则,只是在历史课堂上,检视的对象成了史料。
在瑞典的历史课堂上,老师“传达史实”是件奇怪的事
上历史课的重点:提出质疑、绝不尽信
这个章节提醒学生史料检视的原则和重要性,而接下来的每一堂历史课则都是检视史料的练习。比方说在谈到基督教历史时,老师给两段《新约圣经》里关于耶稣治疗病人事迹的记载,一段从《马可福音》中撷取,一段则是《马太福音》的片段。题目说:“根据研究指出,这两段记载都是在耶稣受难后完成,而《马太福音》又比《马可福音》晚了约三十年。现在请以这个研究结果为出发点,用史料分析的『时间原则』来解释这两段记述的异同。”

如果学生们理解史料分析原则,应该能以历史记载的时间点来论述这两段耶稣事迹的可信度、相互依赖性,以及撰写人的倾向。比方说,比较晚写成的史料虽然离实际历史事件较远,但经常有更详细或夸大的情况,由此可以判断出撰写人的目的倾向等等。

在谈到倾向原则的时候,历史课本有个插图我觉得很有意思,照片里是IKEA创始人坎普拉(Ingvar Kamprad)手上拿着一本IKEA的广告型录。插图旁边叙述:“当一个企业写自己的企业史时,会让人很难分辨这到底是企业史,还是这家公司的广告。当政治人物、组织描写自己时,也是同样的情形。”

近代史丰富的纪录和资料为史料检视提供了很好的教材,比方说上一章提到的阿达伦事件,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阿达伦事件发生之后,当时的政府、军队和各工会、政党都透过媒体发表报导,不同立场的报导对阿达伦事件的描述完全不一样。有的报导说劳工手上拿着枪,有的报导说劳工对军队开枪,在另一方面,偏工会媒体则表示劳工手无寸铁,还有报导说当时军队长官拿枪指着士兵的脑袋,逼士兵开火。各种加油添醋、戏剧化的报导,让人看了眼花撩乱,学生必须学着从媒体性质和撰写者的取向去判断其中的可信度。

我们会有想相信的人与事,但求证是第一优先
阿达伦事件还有一个很动人的插曲,那就是在当天的游行队伍中,有个曾经在瑞典军队服役的小号手,走在游行队伍最前头演奏音乐。就在情势一触即发,军方开始向民众射击时,这位小号手在枪火中拿起小号不断地吹奏他以前在军队学会的〈停火令〉,一共吹了二十一次。据说当时很多士兵误信了他的〈停火令〉而停止射击,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他,也许当天死伤人数会更多。这位小号手很清楚以平民身分吹奏军令是违法的行为,后来他受军法审讯,所幸得到各方帮助而没有遭到刑罚。今天这位小号手已经近九十岁,仍然在工会中活跃。

这段插曲后来也出现在各种以阿达伦事件为背景的小说、电影中,为众人所传颂。然而在历史课上,历史老师和学生一起在国家图书馆和资料馆查找关于这段插曲的目击资料,以及后续军法审讯的纪录,过了一阵子学生们会察觉,关于这段插曲的史料来源只有一个,那就是出自这位小号手阿雷斯朋(Tore Alespong)之口。

面对这样的史料,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历史老师说,他很愿意相信阿雷斯朋真的吹奏了〈停火令〉,也很尊敬他的勇气,但是这对阿达伦事件产生的效果和后续的发展,是否真如他本人说的那么戏剧化,在更好的证据出现之前,我们必须在心里有所保留。在读历史的时候,我们常常会很想相信某些事,或是不想相信某些事,彻底检视史料,是让脑袋冷静下来的好方法。

过去已经发生了,但是历史诠释是流动的,在开始正式上历史课之前,学生必须先记得要不断去质疑课本上的知识,要检视史料,另外,还要试着从唯物、唯心史观,从欧洲中心、国族中心,从女性、劳工、原住民等角度去看待历史,才能避免被写历史的人牵着鼻子走,被错误的信息误导,或是陷入单一视角的窠臼当中。

※本文摘自《思辨是我们的义务》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585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