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四次-弄一夜

换上一身青藤滚边深蓝劲装,寒玥一面紮紧翡玉细缎腰封,一边制止耀天帝不停骚扰自己的手。忍下想翻脸的情绪,寒玥微微抽动嘴角,冷淡的出声警告:「皇上请自重。」「朕都不知,寒玥的名是翼王爷取的。」浅笑着拿过清平手中的发缎,耀天帝将寒玥拉到身前,端坐在软禢上替她束发。寒玥半歛乌眸,淡淡的道:「赐名当日,父亲政务繁重,无法亲自主持,便请爷爷代为协助。寒玥和大哥的名,皆是由爷爷亲自给予。」

仔细的调整护腕,寒玥平淡的说:「虽说此辈的欧阳帝家,每人的名中必须有玉字,可寒玥并非直系帝王族人,大哥更无欧阳家血统。因此当爷爷赐名时,曾引起慕容世家的族人争议不断,直到太皇太后下令赐名通过,才让争议平息。」回首看向停下束发动作,神情莫测的耀天帝,寒玥静静地抽过发带,随意将三千黑丝高绑,温和的对清平道:「你先出去。」「是。」

「皇上可要追究,爷爷赐名一事?」「为何要追究?」耀天帝不在意地笑了笑:「朕倒觉得翼王爷取名甚好,难怪皇祖母会答应。」寒玥静静的看着他,撇了撇嘴:「谎话连篇。」男人的凤眸里满是不悦,她才不信耀天帝会这般好相与。「朕是真的不介意。」把寒玥搂进怀中,欧阳亘轩温和的道:「玥,乃神珠之名,罕见珍贵,遥不可及,是个与寒玥极其相符的字。天月寒情,翼王爷当真是费尽苦心,赐你如此意义非凡的名。」

轻轻的在寒玥的眼睑上,落下温柔的细吻,耀天帝淡淡的道:「朕只是有些气宰相罢了。不过多亏那睁眼瞎,你才能来到朕的身侧,朕得赏赐他才是。」「皇上又想做什麽?」寒玥微拧起眉,耀天帝肯定又在算计什麽,这人的赏赐是最不能收的。

耀天帝轻笑几声,被寒玥看透了满心坏计倒也不脑,只是淡笑着问:「等会儿要自己骑马,还是要与朕同骑?」「寒玥自骑便可,多谢皇上好意。」「掌上的伤,自己多注意些。」耀天帝站起身,牵起寒玥的手向营帐外走去:「朕已命烟波假扮为侍卫,好随时保护你。狩猎时,切记别离朕太远,明白吗?」「是。」

皇帐外,李准和另一名容貌清秀、略带女气的青年,各自牵引着躁动的飞鸿和温驯的流云,一同步至耀天帝和寒玥面前。寒玥微绷紧唇忍住笑意,瞥了一脸坏心的皇帝,暗自可怜烟波的牺牲。流云轻轻挣脱开烟波的控制,优雅的小步跑动,奔至寒玥身前与她耳鬓厮磨,让寒玥欣喜的抱着通体雪白的良驹,剪水瞳眸里尽是温柔与信赖。

一夜四次-弄一夜

「皇上竟将名驹流云给了慕容寒玥!」「流云竟让慕容寒玥触碰,怎麽可能!」「他到底是对皇上下了何药,竟让陛下如此宠爱…」大臣们看到与飞鸿相齐名的白马,温驯的倚偎在寒玥身侧,皆是不可置信。任谁都清楚,飞鸿流云是耀天帝的两匹御驾,除了皇帝以外,极厌旁人的触碰。之前便曾有过名大臣之子,想去触摸这两匹名驹,而直接被踩断胸骨死亡一事。耀天帝将流云赐给寒玥,其宠爱之情无需多做说明,慕容寒玥,已是皇上眼前的红人。

见飞鸿暴躁的甩开李准,正准备往寒玥那儿奔去,欧阳亘轩温文儒雅的轻唤:「飞鸿,你敢?」赤马的身影顿时一僵,随後乖乖的跑至耀天帝面前,像个落水狗般垂头丧气的接受责骂。流云轻喷出鼻息,好似在嘲笑飞鸿一般,闪亮深邃的眼瞳里,全是满满的笑意,让寒玥不禁好笑的敲了白驹一下:「你这坏心眼的家伙,总爱戏弄牠。」

说起来,她与流云的第一次会面,倒也是十分特别。自两王婚宴後,宫里开始忙碌春狩事宜,耀天帝询问她是否有马匹可乘时,她便据实禀告:「寒玥未曾学过马术,亦无惯用马匹。」耀天帝知悉後,领着她至皇宫中的马场,开始指导她如何驾马。「去选一匹适合的马。」指着数十匹马驹,耀天帝淡淡的道,寒玥则是皱起眉,闷声抱怨:「皇上,这有些困难,寒玥不知何为适合。」

耀天帝沉吟片刻,开口吩咐:「将朕的马牵来。」过不久,刘承和李准各牵着一匹赤色与雪色,一看便知是上等的良驹,小心翼翼的前来。哪知赤马突然甩开刘承的控制,兴冲冲的往寒玥的方向狂奔,惊得她下意识的往耀天帝身上一跳,环紧男人的颈,心有余悸的看着欧阳亘轩喝退赤马。这时,白马挣开李准的控制,缓缓的上前探查寒玥,似是好奇她为何能让耀天帝小心护着。

「看来流云对你感兴趣,你先和牠相处一会儿,朕去收拾飞鸿那匹蠢马。」耀天帝虽喜寒玥投怀送抱,但不受控制的名驹还是得教训一番,省得次次吓着寒玥。将寒玥放下地,欧阳亘轩转身往飞鸿走去,挽起龙袍准备给赤马些苦头吃。寒玥静静的仰头看着流云,圆眸里满是欣赏之意,即便她不懂马,但仍可看出白马极富灵性,身形亦是其他马匹无法比拟的。

流云侧过马首,看了耀天帝正教训着垂头耸耳的飞鸿一瞬,突然叼起寒玥的後领,往马场中央步去。在刘承和李准的惊呼声中,寒玥被流云扔到草地,看着白马将马蹄踩在自己的胸膛上,深邃的马瞳里全是冷漠与试探,无声的与她较量。一面专注的与白马对视,寒玥一边询问离魂和长慕对流云的评价,两人皆告诉她,这是难得一见的好马,要她从耀天帝那儿抢过来。

一夜四次-弄一夜

「这匹马骨子傲,又灵性极佳,你照平时那般便可。」离魂在脑海里指点:「牠大概是想测试你的胆量,毕竟那皇帝的胆识过人,你能让皇帝如此在意,想来也有不同处。」「野马向来不喜约束。寒玥别紧张,你能让离魂这把爱四处游荡的剑灵定下,也能让这马听话的。」长慕逮到机会,嘲笑了离魂一番,两人便是一场唇枪舌战,让寒玥忍不住轻笑出声。

待她意识到不该将注意力分散时,流云已将马蹄收回,并把头颅靠向自己,等着她伸手抚摸。寒玥虽是有些懵懂,不知为何流云改变姿态,可她还是伸手细细抚过白马的脸庞。「流云…」略带温柔的清冷唤声,随着徐风一同飘散,让白马纤长浓密的眼睫微微一颤。之後,耀天帝便将流云给了她,即便至此,寒玥仍不明白,为何流云会选择自己。

「寒玥,上马。」耀天帝端坐在飞鸿的背上,拉着缰绳对她下令。寒玥无奈的叹口气,这男人不将自己推到悬崖处,肯定不放手。在众目睽睽之下,寒玥握紧辔索,借力翻身上了流云的马背,一气呵成的俐落动作,让耀天帝露出满意的笑容。「众爱卿赶紧上马,若是错过时辰可是扫兴。」「臣等遵旨。」朝廷百官各自骑上马匹,环妃则率领着随侍嫔妾与众女眷,福身送行:「臣妾恭送皇上。」

耀天帝温和的笑了笑,随即策马前行,李准则是大声宣喝:「前行〜」烟波驾着黑马,恭敬的道:「少爷,属下会跟随在您身侧,请您放心。」「嗯。」寒玥望了那张过於女气的脸一眼,不禁笑出声来,让烟波困窘的说:「少爷别笑了,属下已被其他人嘲笑好些日子,您就放过属下吧!」「当真是辛苦你了。」寒玥笑着拍拍流云的颈,温和的道:「我们走吧。」

流云嘶鸣一声,在原处踏了几步後,随即迈开步伐往前奔驰。众人只见雪白的马身如同流箭般,飞快的越过眼际,驾驭白马的冷清男童在日熙的照耀下,袭上一层朦胧的金黄光晕,彷若谪仙般的景致让众臣和嫔妃看傻了眼。转眼间,流云追上飞鸿的速度,让寒玥与耀天帝并驾齐驱,耀天帝则笑眯了盈满温柔的凤眸,对着寒玥说些什麽,让那张渐展风华的容颜,染上一抹若有似无的妖娆嫣红。

顿时,环妃懂了。她终於明白,为何耀天帝待寒玥如此用心,忍下心中的惊恐与不可置信,环妃镇定自若的躬身相送。冷汗滑下额角,她并未错过,众人正对寒玥出尘的身姿痴迷时,帝王眼里一闪即逝的残酷嗜血杀意。隐在那双柔情凤眼里的,是绝对霸道的占有欲,萧环玉微微抿紧唇瓣,她从未见过耀天帝露出如此神态。寒玥…他…知晓吗?

一夜四次-弄一夜

待众人骑至猎林的空地前,耀天帝挥手示意队伍停下,淡淡的道:「今日的比试十分简单,依猎物数量的多寡与身型大小来做比较。上午两个时辰,下午亦是,午膳需先集合後,再回营区食用。爱卿们可明白?」「臣等明白。」「那麽…」耀天帝温和的道:「朕在此宣布,比试开始!」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588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