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块一块一块的推入h-张开h

寒玥沉浮在寒冷的湖水中,陷入纠缠自己300年之久的回忆里。爹娘的容颜一闪而逝,家门前的李树和未熟透的酸涩李果,清幻真人难得一见的温和脸庞,高耸强盛的紫丞山遥天宫,以及让她爱得痛彻心扉的云铮。

「从今刻起,你便是逐日金錀的主人,道号赐名为瑶玥。」长老们的声音突然响起,寒玥奋力的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站在遥天宫的广场中央,逐日金錀则停在自己的面前,等待自己的触碰。正当她准备伸手触摸时,突然听到一个男孩的声音:「师父,为何是这脏小子成为逐日金錀的主人?徒儿不想与他一同修练!」

想起来了,寒玥苦涩的笑了笑,这是云铮在自己刚成为月灵者时,出言大声反对。只因自己当时尚未梳洗过,便被清幻真人拉至广场,让门派里的众宝物们选择自己适合哪样,没想到她竟被逐日金錀选中,让众门徒惊呼不已。「瑶镜,你带玥儿去梳洗一番。适才是我太过心急,倒忘了这点。」「是。」温婉的瑶镜走过来,牵起自己的手说:「师妹来,师姐带你去梳洗,等会儿参加认主仪式。」

接着画面转至认主仪式,寒玥穿上深蓝的衣袍,营养不良的模样让云铮又嗤之以鼻:「还以为洗过会变多好,没想到跟竹竿一样难看。」「云铮!和玥儿道歉!」清幻真人厉声斥喝,云铮只好不甘愿的敷衍道歉。那日,寒玥忍着泪水,和逐日金錀互认为一生的主灵。又在一日,自己捧着一坛糖水腌渍的青李时,被路过的云铮看到,接着又被嘲笑一番,让她暗中哭了好几日,誓言不再吃任何一颗青李。

渐渐长大的瑶玥,清丽出尘的容颜逐渐展开,长年修练天水心法,让她变得清冷淡漠,众门徒也不敢轻易向她搭话。反观云铮,因地炽脉流的影响,让他的性子活泼温厚,深受大家的喜爱及亲近。可唯独自己,云铮从未给过自己一次笑容,说话态度亦是冷淡疏远。一起下山除妖时,云铮都不与她同道,除完妖亦迳自离去,让她那颗恋慕的心伤痕累累。

「师兄,瑶瑛喜欢你!」艳丽无双的少女,在树林向云铮表明心意,而云铮开心欢笑的深情模样,自己真的永生难忘。看着两人拥吻,瑶玥的心像是薄透的琉璃摔落至地,碎了满地无法拾回拼凑完整。两人笑着离开树林,自己则是哭着离开,那刺目伤心的画面,不管过多少年,每回想起亦让她苦涩不已。

冰块一块一块的推入h-张开h

画面又移到自己发现云铮,正四处毁坏护派阵法的法器,当时妖魔和修仙门派的关系十分紧张,瑶玥为了帮云铮隐瞒这些举动,耗尽自己300年的修练功力,形成一道与命共生的结界,保护住遥天宫的一切,不让师父和长老们察觉。只是没想到,自己竟是死在云铮和瑶瑛手中,看着两人欢笑残忍的模样,寒玥绝望的闭上眼,不想再睁开。「好累…好累…为什麽要这样对我?」流着泪水,寒玥哽咽着呢喃。

「那就睡吧…只要睡了,一切都会结束。」黑暗中,一道声音响起,引诱着寒玥陷入魔障中。「嗯…」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些什麽,寒玥拧起眉,试图睁开眼睛,却又听到那声音哄诱道:「别睁眼,你瞧,醒来了又得卷入宫斗之中。你那麽讨厌麻烦和险恶之事,周遭的人又处处设计你、陷害你,不如就这般沉睡吧!看,你师父和门派弟子们正等着你呢!」

黑暗的意识中突然出现一抹光明,寒玥见到清幻真人、众长老们和照顾自己成长的师兄姊们,对自己笑意盈盈的伸出手:「瑶玥,快过来啊!紫丞山上百年一开的松花要盛开了,你不是最想看的吗?」站在原处犹豫不前,寒玥微微抿紧唇,不发一语。突然间,云铮从人群中走出,朝自己伸出手温柔的道:「玥师妹,师兄带你去赏花可好?」

见寒玥还是不肯上前,云铮神色慌张难过的说:「玥师妹,师兄知道自己以前待你不好,让你伤心难过。但师兄知道错了,玥师妹对我真心深情,我会好好珍惜的。瑶瑛只是一个错误,师兄觉得她很可怜才领她入门,那样伤害你,师兄也很後悔,所以给师兄一个弥补的机会好吗?」「玥儿,你师兄是真的悔悟了。日玥灵者本是一对修仙道侣,你就给云铮一次机会吧!」清幻真人在旁苦劝,其余人亦是帮云铮说了不少好话。

寒玥看着清幻真人关爱的神情和云铮深情的模样,内心大受动摇,那引诱的嗓音又开始蛊惑她:「他们在等你呢…过去吧…」「玥师妹,快过来啊…」「玥儿,过来为师这儿…」寒玥渐渐迷失了心神,一步一步缓缓走向前,无意识的轻喃:「过去…」「对,就是这样…快过来…把手伸出来。师兄会牵紧你的,再也不会放开。」云铮英俊温文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瑶玥,过来吧…」

「玥,别过去。」宛如刻印在灵魂上般,熟悉无比的淡雅暗香温柔的包围住自己,寒玥听到那遥远古老却又难以遗忘,如同洞箫般低醇浑厚的嗓音说:「别过去,那是由心魔幻变出来的幻境,仔细想想,你忘了什麽。」「…我…忘了…什麽…」寒玥停下脚步,苦恼的思索着,由心魔假扮的云铮众人,则是着急的对她诱哄:「玥儿,快过来啊!」「玥师妹,松花快开了,别错过这美景才好。」

冰块一块一块的推入h-张开h

一道清冽温柔的嗓音,压盖了众人的呼喊,柔和的轻喊:「师姊…」寒玥猛然回头,见柔情温歛的云莲捧着一坛瓷瓮,对她浅笑道:「师姊,我制了新口味的青李蜜饯,一起到峰顶的遥天亭观天食用吧!」「云莲…」是了,自己怎会忘记,总是给予自己温暖欢乐的人。寒玥泪眼蒙胧的看着云莲,语气难掩疼惜和感动之情的说:「没想到最後,竟还是你救了我。」云莲温柔的笑了,轻轻用手抹去寒玥的泪水:「师姊莫哭,你必须往前走才行。外面还有很多人在等着你、担忧着你,他们才是真实的,这里终究是回忆罢了。」

「云莲…谢谢你。」望着云莲深邃温柔的凤眸,寒玥轻声的说:「谢谢你,一直伴在我身旁。」「只要师姊开心,我便足以。」云连执起寒玥的双手,对她露出深情的笑容:「开始运功打败心魔和邪气吧!师弟会助你一成的。」寒玥点点头,无视於心魔滋长的幻象诱惑,开始凝神运功。从云莲那方传来浑厚的水润灵力,对她修练的心法而言,彷佛如虎添翼般,让她顿时内力大增,开始缓慢驱赶邪气出体。

「要出来了。」绝情眯起眼眸,看着湖中淡淡的道,让青冥等人皆安静下来,屏气凝神的等待那刻来临。哗啦一声,只见湖中窜起一道蜿蜒的强劲水流,一路盘旋至半空处停下,下一瞬则变成晶莹剔透的冰流之柱。「这便是盘霄吗?」青冥难掩赞叹的道:「真漂亮…」「若是和有羽翼的妖魔对战,又处在地利之时,这招的杀伤力绝对不容小觑。」离魂正经的分析,紫静则是指着半空大喊:「主子在上面!」

众人见寒玥神色疲惫不堪的趴在最端处,而绝情早已飞身向前,将精疲力尽的她给抱下。「小玥玥辛苦啦〜能打败人家的剑气,可是很厉害的人才办得到的。」绝情笑眯眯的说。「我…其实是…」「小的去准备热水,紫静你带剑灵大人们和主子回房去。」清平慌张地打断寒玥的话,紫静亦是猛点着头附和:「主子快把衣服换下,不然会着凉的。」「走吧走吧!」一行人匆匆赶回墨天阁,长慕则是在离去前,挥手恢复了湖泊的原样,并在众人不注意时,朝湖泊微微行了个礼後,才转身离开。

季春之末,池畔水光粼粼,处处绿荫盎然,繁花盛开时俨然已过。夹着初夏暖和的徐风,将男子的发轻轻吹起,在日光的照射下,墨黑中透着一丝极暗的红,让男子清俊的脸庞添了一股邪魅的气息。「咳咳…咳咳咳…」看着掌心上的血迹,男子啧啧出声的用丝帕擦去,懒懒的道:「看来这身子,撑不了多久了,能勉强用到现在也算难得。」

闭上眼,男子的嘴角弯起温柔的笑意:「看来在她心里,我还是占有极大份量的,居然那样毫不犹豫的将手交给我,真是的…」

冰块一块一块的推入h-张开h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588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