搡的我好爽视频在线观看免费:很很艹

寒玥牵着华枫一路走回玄云宫,指挥着清平和宛儿去收拾简单的行囊,紫静捧着寒玥适才要她去寻来的紫檀木盒,疑惑的问:「主子,这是怎麽回事?」「我没必要待在这里受气。」寒玥冷淡的道。「主子,东西都收拾好了。」「嗯。」寒玥开启木盒,拿出一枚刻有昇龙盘天的莹绿玉牌,将其挂在腰间上,众人看到後皆惊呼一声:「圣令牌!」摸摸华枫的头,寒玥稍稍缓下脸色,温和的道:「华枫,我们出宫回家。」

「哥哥…」华枫紧抓着寒玥的手,哽咽的唤了她一声。「莫哭了,我们回家吧!」华枫用力的点头,随着寒玥一同走出玄云宫,寒玥淡淡的吩咐:「紫静、宛儿,你们随我一同回宰相府。清平和若羽,你们将玄云宫打理好,不要有任何差错。若是有人问起我和华枫的去向,直说无妨。」「奴才遵命。」紫静及宛儿捧着细软,赶紧跟上寒玥的步伐,四人在宫门前被拦了下来。

韩凛遥早已接到命令,特地前来阻止寒玥一行人出宫:「慕容贤侄。」「韩伯伯。」韩凛遥有些头疼的看着一脸冷然的寒玥,语带歉意的道:「寒玥,抱歉了。韩伯伯不能放你们出宫,请你们回玄云宫吧!」寒玥直接拿起腰上的玉牌,漠然的说:「圣令牌在此,谁敢阻拦?」韩凛遥脸色难堪的望着那枚御赐皇牌,这下可好,不放人都不行,耀天帝绝对会扒下他这身皮。

「哈哈哈,原来皇上早给自己下了绊子,看来不需要本世子帮忙了。」欧阳焕黎突然出现在寒玥身旁,笑眯眯的问:「皇侄和华枫可愿意至逍遥王府作客?本世子想找人陪同用午膳呢!」寒玥望着明显想带他们两人出宫的欧阳焕黎,心里倒是有些许的诧异,难道他不怕受到惩罚?逍遥世子见寒玥似是有些犹豫和担忧,便温柔的说:「别担心,皇叔不会有事。你和华枫上了一整早的课,刚刚又气了一顿,也该饿狠了才是。现下早已过了午膳时辰,你若这时回宰相府,郡主可要忙上一阵子。」

寒玥思索片刻,见华枫亦是有些认同,便语气稍缓的道谢:「那就劳烦皇叔了。」韩凛遥为难的看着他们,心里头有苦难言,欧阳焕黎笑得一付没良心状,拍拍韩凛遥的肩膀说:「韩统领还是放行吧!」寒玥看着神情大有悲壮之色的韩凛遥,自是有些歉然,她轻喃的道:「韩伯伯,若是皇上怪罪下来,寒玥定会救您。可也请您体谅寒玥,这座皇宫,寒玥一刻也不想多待。」

韩凛遥抿紧唇,无语的让开身子,让欧阳焕黎及寒玥四人通过。逍遥世子了然的对韩凛遥笑了一下,看来这奉帝王命令为尊的严谨男人,也不是那麽固执无情,可见寒玥被称为娈童之事,想必已惹得感情深厚的五大世家暗自不快。宫门外早已备好了马车,勇猛的狮纹金绣象徵着欧阳焕黎的身份地位,一旁等候已久的王府管事伊烨恭敬的行了礼,替欧阳焕黎掀起幕帘。「走吧!回逍遥王府。」欧阳焕黎轻松的抱起寒玥和华枫,入了马车後,平淡的下了命令。得到命令的车夫,轻甩了一记马鞭,上等的马匹们便缓缓移动车身,一路往逍遥王府驶去。

搡的我好爽视频在线观看免费:很很艹

坐在龙椅上的耀天帝,面目狰狞的瞪着跪在地上的韩凛遥,低沉的道:「再说一次。」「慕容寒玥拿出圣令牌执意出宫,逍遥世子邀他和慕容华枫至王府用膳。」握紧把手,耀天帝嘶声下令:「滚出去领罚!」「微臣遵旨。」韩凛遥神色凝重的看了耀天帝一眼,随後起身步出御书房。欧阳亘轩愤怒的用力拍了龙案一下,只见那千年实心黑檀木桌应声裂成碎片,奏摺和茶碟、文房四宝皆散落一地。

「慕容寒玥!你当真该死!」浑身散发着惊人的怒意及杀气,耀天帝凤眸鲜红的怒吼。韩凛遥在书房外皱紧眉头,这骇人的杀气实在令人恐惧不已,寒玥只怕是难逃死劫了。「太皇太后驾到。」韩凛遥回过身,跪下请安:「微臣参见太皇太后。」「平身吧!」太皇太后扶着奉嬛的手,神色难掩疲态的道:「寒玥那孩子出宫了吗?」「是,现下在逍遥王府作客用午膳。」「韩统领的责罚就免了,快些回去值勤。」「多谢太皇太后恩典,微臣告退。」

太皇太后踏进御书房,看到的便是这满目疮痍的模样,她重重叹了口气,示意所有人都出去。奉嬛扶着太皇太后至暖禢上坐定,倒上两杯热茶後,无声的退出书房,并将门给掩实,同刘承守在门外随时待命。太皇太后看着耀天帝的背影,沉静的问:「轩儿,你为何如此愤怒?」不待耀天帝回答,太皇太后继续道:「你选择了这条路,就必须狠下心往下走,既然你说过不後悔,那为何今日又如此?」

耀天帝沉默不语,只是转过身直直望着太皇太后的眼。「唉…哀家说过,寒玥那孩子是在乎你的,你总不信哀家的话。」端起茶盏,太皇太后瞧见手腕上的佛珠,语带些许忧伤的说:「哀家知道大局为重,所以一直对皇上的举动不过问,可哀家也老了。轩儿,你难道不曾想过,总有一日哀家离开这世间,可还有谁会真心陪伴在你身旁?」「皇祖母…」「焕黎和斐柔各有职责和家庭须兼顾,无法随时看着你,你孤单一人,哀家要如何放心?」

欧阳亘轩抿紧唇,有些僵硬的道:「朕不需要任何人陪伴,请皇祖母您别多虑。」「胡闹!」太皇太后气的站起身,厉声责骂:「皇上为何如此任性盲目?」「皇祖母您又为何一定要朕接纳慕容寒玥?只因他是您最喜爱的华阳郡主之子吗?」「因为寒玥那孩子一旦喜欢上一人,便会永远护着那人一辈子!哀家虽老了,但仍看得很清楚。寒玥对人薄情却专一,若是得到他的效忠,他定会…」「他已效忠朕了。」「但却是迫於情势所逼,哀家有说错吗?」

耀天帝阴郁的沉着脸,冷淡的说:「朕有些乏了,皇祖母请回吧!」「奉嬛。」「娘娘有何吩咐?」「把东西拿进来。」奉嬛开了门,捧着一只样貌朴素,用金丝楠木打造而成的木盒,步至太皇太后身边。将木盒放在茶几上,太皇太后淡淡的道:「这是寒玥本要给你的新年贺礼,但哀家不清楚发生何事,让他打消念头,换了贺礼给你,并将此物给了哀家。」太皇太后扶着奉嬛的手,转身离开了御书房。离去前,太皇太后语带深意的道:「孩童一旦讨厌一人,便会一直讨厌下去。若是不去挽回,怕是永远如此。哀家的意思,想必皇上铁定能体会。」

搡的我好爽视频在线观看免费:很很艹

御书房里寂静无声,耀天帝静静看着那只木盒,片刻後,才缓缓走向前去,伸手将木盒开启。见到里头的东西时,耀天帝的凤眸紧紧一缩,直直望着那贺礼沉默不语。良久,耀天帝才用手细细抚摸着贺礼,轻声呢喃的道:「所以才说…毫无意义…吗?」回想起那双毫不掩饰厌恶的圆眸,以及那直接明白的话语,欧阳亘轩心里微微刺痛着。

「朕…果然在乎吗…」像是下定了决心般,耀天帝露出势在必得的狠戾眼光:「既然在乎,朕便让他永远只看着朕一人!其他多余的人,朕会杀光他们!」动作柔和的摩娑着贺礼,耀天帝轻喃的说出极其残忍的誓言:「寒玥,往後你的眼眸里,只能有朕一人。华阳郡主、翼王府和宰相府,朕会全部铲除掉,你只要看着朕一人就足够了。」

将金蚕丝织啸龙纹紫貂大氅从木盒里拿出,欧阳亘轩俐落的抖开毛氅,望着那绣工栩栩如生、微妙微俏的啸龙图纹,薄唇勾起愉悦的笑容:「倒是记得朕喜欢那件紫貂锦袄呢…」温柔的将毛氅靠在唇上,耀天帝嗅到一丝若有似无的莲香,有些讶异的轻喃:「这香气…难道是亲手缝制的?」随即轻笑出声,细声呢喃着残酷的话语:「呵呵,寒玥,该怎麽办呢?…朕…想立刻杀光所有你在乎的人啊…」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5891.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