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H乱性h文

寒玥与华枫一同入住玄云阁之事,随即在宫里传开。慕容曜听到此消息,难掩惊讶的挑起眉,并看向坐在皇禢上悠闲啜茶的耀天帝。「爱卿很惊讶?」垂眸细饮的帝王开口提问,而澜沧宰相则如实点头:「臣以为,皇上您会拒绝。」「朕是拒绝过,只是你的嫡子义正严词的理由,让朕不得不妥协。」放下手中茶盏,耀天帝盯着跪地的慕容曜,俊美脸庞露出一抹不明浅笑:「真不愧是你跟华阳郡主生的孩子。外传慕容寒玥颇有爱卿风范,今日一见,朕倒觉得他更盛你一筹。」慕容曜神情淡然的回应:「皇上谬赞了。」

「啧啧,连回话的方式和口气都如出一辙。」长指不轻不重敲着茶几,耀天帝静然沉默。倏然间,帝王厉声喝道:「慕容曜,你将慕容寒玥与慕容华枫一同送入宫,到底有何用意?给朕从实招来!」慕容曜依旧平静稳重,且不慌不忙的解释:「寒玥身分如厮特殊,想必入宫後,会有不少势力想拉拢,臣认为这是皇上铲除异已的机会。」欧阳亘轩似笑非笑的问:「哦?此话怎麽说?」

「臣认为,以寒玥的聪颖必会深得太皇太后的欢心,加上他乃翼王爷的独孙、宰相府的嫡子,定会有各方势力争相拉拢。」顿了顿,慕容曜继续道:「但根据臣对其的了解,他必定会闪躲这些麻烦,那些人便会将目标转移至华枫身上。臣这三子性子单纯,寒玥断不会让他卷入斗争之中,故势必得淌这趟浑水。」「继续。」「寒玥若想保翼王府不受牵连,最有效的方法,便是向陛下效忠。一来明确表态立场,二来又能让王府避开灾祸,各方势力逐开始退却或动杀机,届时即能抓出反叛人士。」

耀天帝自软禢上站起身,慢慢踱到书案前,拿起刚撰写完毕的诏书道:「慕容爱卿,朕想将千万宠爱集於寒玥一人身上,你说如何?」「但凭皇上作主。」「呵呵,爱卿啊!你可真狠,居然将年仅八岁和五岁的孩子送进宫来,分明是要他们来送死。朕该称赞你,不愧是慕容世家运筹帷幄的现任族长吗?」见慕容曜闭口不言,欧阳亘轩便笑着轻喊:「刘承!」「奴才在。」刘承浑身冷汗的应答,好可怕的算计、好阴狠的盘算,那两个孩子着实可怜啊!

「传旨,赐白玉麒麟镇纸一个、帝皇绿祥云玉佩一枚、上等檀香木笔挂一只、上好狼毫笔六只、上等缕银穿丝绸袍两缎…」耀天帝脸上的笑意愈发深刻:「还有圣令牌一枚…」慕容曜难掩震惊的抬头看向帝王,而刘承则跪下颤声劝道:「皇上,圣令牌乃象徵您亲临之物,实在不宜…」「朕可是十分喜爱这位皇侄,就赏赐这些给他。」将诏书丢给跪在地上的刘承,示意他去传达指令後,耀天帝对慕容曜笑道:「慕容爱卿,朕好久没同你手谈,这会儿便陪朕下一场吧!」澜沧宰相轻声回覆:「是。」

浪货H乱性h文

耀天帝一边看着慕容曜摆放棋盘与黑白子,一边思索方才的事情。待棋盘摆放妥当,慕容曜逐恭敬出声:「皇上,请。」「爱卿,寒玥可会下棋?」「寒玥的棋艺更胜微臣一筹。」耀天帝放声大笑:「哈哈哈,棋艺高超的爱卿竟输给朕的皇侄啊!太有趣了,爱卿,你当真是送了一个宝进来。」慕容曜敛目不语,耀天帝见状便冷漠开口:「爱卿可後悔送寒玥进宫?」「臣不後悔。」「是吗…爱卿,说谎可不好…」下子的声音不绝於耳,两人不再开口,专心於棋局厮杀。

「皇上,是您胜了。」慕容曜态度平静的陈述事实,而耀天帝则默默饮着茶水且闭口不语。慕容曜瞧着外头天色渐晚,起身朝帝王跪安禀退:「时辰不早,皇上您政务繁重,请容臣先行告退。」欧阳亘轩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可离去,慕容曜便恭敬行礼且缓缓退出御书房。正当慕容曜推开门扉,准备跨步离开时,耀天帝突然开口:「朕必不会让寒玥有任何危险,爱卿放心。不用回答了,出去。」慕容曜只好再次行礼,随後踏出御书房,一路走向宫门好归回宰相府。

耀天帝坐在棋盘前露出一丝冷笑,语调散漫地召唤:「暗影。」直属於皇帝的暗部首领出现,神态极其恭敬的应答:「皇上有何吩咐?」男人心绪难辨的看着那只抚过宰相嫡子脸庞的手,稍显肃穆地下令:「将慕容寒玥在宰相府的生活调查清楚,後天向朕汇报。」「属下遵命。」黑影一晃随即消失。「寒玥,朕亲爱的皇侄,你可别让朕失望了。」耀天帝渐弯起抹轻浅笑意,凤眸里蓄满期待与嗜血阴狠,他要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反叛人士一次死个透彻。若这聪明绝顶的皇侄,有幸在此阴谋中成功存活,那他便再思考是否留他一命,或将其铲除後快。

慕容曜回了相府後,立即面色阴郁的走进书房。挥手斥退家仆,他沉声开口唤道:「绝情。」身袭大红色繁复华袍,一头白发的艳美男子顿时出现在男子眼前:「主人。」「将刚才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告诉青冥。」「主人要暗中保护玥少爷?」慕容曜摸着寒玥常用的黑子,皱了皱眉仔细分析:「皇上不会派人保护玥儿。倘若玥儿遭逢灾厄,翼王府即失去唯一继承者,如此一来,正合了皇上的意。皇上想收回诸王权力已久,我等仅能配合行事,方能保全相府众人性命,转告青冥让他多注意些。」绝情神态平淡的提问:「可要告诉玥少爷?」

俊脸露出一丝笑意,澜沧宰相轻声的道:「说不定…玥儿已猜透此次入宫的目的。」「主人?」「下去吧!若是青冥问起,便让他自己决定是否告知玥儿,小心别被人瞧出端倪。」「是。」绝情回应後即消失身影。慕容曜负手站在棋盘前沉思,耀天帝其性乃多疑,他万不可袒护寒玥和华枫半分,以免被列为铲除对象之一。男子缓缓抿紧唇角,想来是该寻他正妻商讨之关键时刻。欧阳静婉当年以绝顶才智和倾国容貌名艳天下,与耀天帝的感情亦尚好,纵使无法直接协助寒玥躲过此劫,但定能暗中给予建言。

浪货H乱性h文

踏出书房,一路往引云阁前去,慕容曜只盼欧阳夫人能想出些计策,让寒玥和华枫能安全度过这场血腥政变…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589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