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一点“骗小孩”的意思都没有

很多人对童话的印象是“那都骗小孩的”,或者客气点儿讲“为孩子们掩盖了现实的残酷真相”,但仔细想想,实情或许并非如此。许多被胡乱归类到“童话”的故事,可能是寓言、可能是神话、可能是民间传说,这些故事本身都带有反应文化及社会的意义,大多数并未刻意粉饰太平──格林兄弟搜集的那些大多挺残忍的,安徒生写的很多故事颇悲伤。
连一点“骗小孩”的意思都没有
古早时代识字率低,故事大多口耳相承,无论是被记录下来之前还是之后,都会有人因不同的原因与不同的方式变化改造。的确有些故事在这样的过程里被淡化了严苛面向、强调了某个意义,不过这和“掩盖现实的残酷真相”差得远了;也的确有些故事被改变得结局幸福美满、一切皆大欢喜,不过这大多不是为了要把故事变得“适合给小孩看”,而是要说服父母师长说“这样的故事不吓人啊很愉快啊所以适合给小孩看哦”,而父母师长很可能被如此说服,毕竟这听起来确实像在保护孩子,不被可怕的故事伤害。

但,故事不会伤害人,现实里的人事物才会,而故事可以协助读者,建立面对、抵挡、消化或理解的能力──就算这些故事里出现现实没有的设定也一样。

例如柯奈莉亚.冯克作品《羊男的迷宫》。

乍看之下,这故事讲的是一个喜欢幻想的女孩,随着即将临盆的母亲、面对自己讨厌的继父、游走在奇幻与现实之间的故事,奇幻世界的部分不仅是女孩遁离现实的去处,也反过来帮了现实里的小女孩一些忙。不过,《羊男的迷宫》其实包裹着相当残忍的寓意,这故事不仅对应到真实历史当中惨烈的西班牙内战,用“理想”与“真实国际局势”呼应角色的奇幻与现实处境,还用故事副线描述了纠结仇恨与私欲的历史脉络。

《羊男的迷宫》有相当精采的电影改编版本,主线故事几乎没有更动地保留,但对应的副线故事大部分都没能出现在电影当中;小说版本不但能够让故事更完整,同时附了亚伦.威廉斯的精美插图。

又例如派崔克.奈斯作品《怪物来敲门》。

乍看之下,这故事讲的是一个母亲久病不愈、父亲又已再婚另娶的男孩,日常里头的异常遭遇──有个巨大的怪物晚上来找他,对他说了奇妙的故事。这样的主线设定想像起来,男孩最后应该会因为自己的某种作为,让怪物帮忙他拯救母亲,主线情节似乎也真这么进行,但怪物说的那些故事,乍听似乎是很寻常的童话,关于结局的思考却完全颠覆,主线的结局,于是也就没那么理所当然的发展──事实上,怪物不是为了母亲而来,而是为了男孩而来,怪物的故事揭示了黑白善恶价值观无法简单二分、同时存在的现实,也促使男孩面对自己不愿、也不知如何面对的,潜在心底的另一头怪物。

顺带一提,《怪物来敲门》也有电影改编版本,原著不仅把心理转折写得更立体,也有精采的插图。

《羊男的迷宫》和《怪物来敲门》都有奇幻设定,都带着“童话”色彩,但一点都没有“骗小孩”的意思。

尤有什之,就算离开童年许久,这两个故事里提到的苦痛、牺牲、自责和失落,仍能带来足够的思考与力量。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678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