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历史和进化的角度而言,混龄教育其实才是常态

瑟谷学校中[6],一位十三岁的小男孩与两位七岁的小男孩,正共同创作属于他们的奇幻故事:七岁的男孩述说着脑中剧情的同时,十三岁的小孩则将其编写成连贯的故事,并把背景画在黑板上,剧情与故事的诞生似乎是同步的。这个游戏最少进行了半小时,而这个创作是他们任何一位都无法独力完成的。七岁孩童的热情与不受拘束的创造力,与十三岁孩童的编辑与艺术的能力结合,为这份创作提供了最佳的化学变化。
就历史和进化的角度而言,混龄教育其实才是常态
这便是丹尼尔.格林伯格一直提倡的混龄教育。同样的,苏伽特.麦特拉也认为年龄混合是儿童从公用电脑中急速学习的重要因素。他在印度所研究的最低限度侵略性学习方式(在第六章有讨论过)亦提到这样的理论。一如我们所见,研究狩猎采集文化的人类学家提出,年龄混合对于孩童自我教育有重大影响(请参阅第二章)。

任意混合孩童的年龄是儿童自我教育的重要因素。儿童会透过观察其他孩童并与其互动来自我教育。但截至目前为止,教育学家并未重视任意年龄混合的因素。教育学家认为,教育的主控权应由教师掌控,且所有受教者都应是同年龄程度的状况,几乎没有考虑到儿童可以在一个年龄、技能与程度混合的环境中相互学习。

就历史和进化的角度而言,依照年纪区分儿童是相当奇妙的。在狩猎采集文化中,儿童透过接触其他不同年纪的儿童来自我教育,他们必须在年龄差别较大的团体中学习(如同第二章所讨论到的)。狩猎采集者的部落相当的小,孩童年龄差别也较大,部落中的孩童很难同时有两位以上年龄相同的玩伴。一同游玩或探索的团体,通常会有六位年龄由四岁到十二岁,或七到十七岁的孩童所组成。这样的状况在人类过​​往的历史中,占了约九十九%的比例。

若要回到更久以前的进化史,年轻人的年龄混合,对于祖先来说是相当正常的现象。我们最原始的祖先包含黑猩猩、倭黑猩猩与大金刚,都生活在一个较小的团体中,女性成员一次只会生产一只后代。因此,对小猩猩来说,玩伴是由许多年龄差别较大的猩猩组成。研究指出,追溯到最原始的祖先会发现:同年龄的友伴是相当稀少的,发展了几百万年的自我教育本能是在年龄混合的团体中培养而成。

大约在一万年前,在农业出现后,人类开始在较大的团体中生活,充足的粮食让人类的生育时间点更加接近。这样的发展提供了孩童与其他同龄的孩童互动的机会(后文中称为同龄互动)。不过年龄混合的状况依然存在:在非西方社会,非学校体制中,孩童被期待要照顾比自己年幼的同侪,这意味着年龄混合的团体。直到约一百年前,西方社会大规模强迫性的教育体系,开始了学校分级制度,儿童被强迫与同龄的孩童们长时间相处。

在过去三、四十年中,美国与许多其他的西方国家在年龄分级制度上,演进到了令人惊骇的程度。今日,许多的儿童除了在学校的时间,连校外时间都活动于年纪差距约一到两岁的团体。家庭核心的缩小、家庭关系的减弱、担心年长的孩童会对年幼的孩童造成不良影响,与邻居较短的自由活动时间,长时间的校园生活,与依年龄分化的课后活动及大人的主导,导致儿童认识年纪不同的儿童的机会大幅减少。

分龄的校园生活主导了我们对于童年的想法。至今,许多人包含研究孩童的发展心理学家,都认为孩童只应与两类人产生互动:同龄的孩童或长辈与教师。[7]

注释
[6]通常我会坐在远方观察孩子玩游戏,但在这段距离之内要能够看见并听见他们,并同时假装阅读一本书或杂志。如果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我会边听边看并一边记录,否则我会在之后才马上开始做笔记。
[7]这项假设显示混龄孩子互动研究的缺乏。近来,我检视《孩童发展》和《发展心理学》这两本发展心理学的重要期刊,于二○○○年到二○一○年出版的每篇期刊。跟孩童互动有关的文章,研究对象的年龄差距有两百一十三篇是在二十四个月以下,而年龄差距在二十四个月以上的只有十九篇。在这十九篇中,有十五篇专门针对兄弟姊妹之间的互动,而四篇有提到非兄弟姊妹的互动。另外对教育和心理学期刊与社会科学资料库更深入的调查,一样少有混龄孩子互动的研究。

※本文摘自《会玩才会学》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679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