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现心意这件事,每个人一开始都会觉得尴尬

大弘的婚姻迈入第三年,他的烦恼是和妻子不会吵架。这一点起初让他隐约感到有些自豪,不过经年累月之下,他了解到这未必单纯是件好事,因为他们并非没有可以争执的事,只不过是在回避冲突而已。
表现心意这件事,每个人一开始都会觉得尴尬
大弘个性小心谨慎,就算有任何不快,也会为了家庭的和睦而尽力压抑自己,但一再忍耐,放任怒气在心中沸腾,导致他后来开始对妻子产生了负面的看法。大弘说每次先发火的人都是妻子,先消气的人也是妻子,当妻子主动靠近向他道歉时,他虽然表面上会开朗接受,但内心总有某种解不开的情绪在蠢蠢欲动着。

有天大弘加班到很晚才回家,妻子却因为他没有买回她交代的东西而勃然大怒。大弘因为职业性质的关系经常在夜间或周末加班,但一直以来仍然尽己所能做好家事,可是妻子却对他的努力视若无睹,这让他心里很不好受,顿时爆发了脾气。

“妳完全不关心我一整天吃了什么、做了什么,对我只有这些话好说吗?”

在此之前大弘从未对妻子这样大声过,妻子自然是吓了一大跳,而大弘也为自己的音量感到讶异。妻子什么话都没说,那晚的气氛无比冰冷,但就在次日,大弘收到了妻子的讯息。

老公,昨天是我不好,对不起。仔细一想,你一直都在倾听我说话,但我只会对你发脾气。还有,希望你以后也可以对我说出你的想法。

妻子的反应让大弘摸不着头绪。一直以来大弘都对自己的想法和情绪缄口不言,独自感到郁闷难受,不过看来难受的人不只有大弘而已,妻子也为了完全不表现出内心想法的丈夫而郁闷难受。拍手也要有两只手才能发出声音,如果对方始终没有任何回应,这样的关系有多难熬呢?

“就算不说出口也会懂”是天大的谎言
“就算不说出口也会懂”、“夫妻吵架哪有隔夜仇”这些都是夫妻关系中常出现的老生常谈,但不管是多亲密的关系,不说出口的话,对方就绝对无法了解你的心意,况且在情绪裂痕渐深的状态下发生争执,只会提高解决问题的难度,不能因为是夫妻间的争执,就认为“相爱就够了”,含糊不清地带过。

我也一样,我寡言谨慎的性格一向使妻子感到焦急,尽管有满腔的话想说,但我曾认为不说出口才是美德,可是我现在也开始试着一点一点表现出自己的心思,试着去聆听妻子的想法。

夫妻争吵是确认并调整自己与对方想法的过程,这种时候比起一股脑地宣泄蓄积已久的怨言,更应该有条理地一一传达自己的心思,惯于按捺愠怒之意、隐藏情绪的人,要是某天忽然大发雷霆,只会让身边的人感到惊慌,心想“他干嘛突然那样?”、“他原本是这种人吗?”使情况更加错综难解。

表达想法及情绪固然重要,但直接将处于沸腾状态的激动心情爆发出来并不是件好事,正确地传达怒意比发泄怒火更重要,“你这样说令我有种被轻视的感觉,所以我现在很生气。”我们都必须练习坦率地表达情绪才行。

我建议大弘说出自己当时最想跟妻子说的话。因为很难说出口,所以他先试着用文字把自己的心情写下来。

老婆,其实昨天我希望可以听到妳对我说:“很累吧,吃饭了吗?”可是妳一看到我就怒气冲冲,所以我也动了气,我觉得自己一直以来努力工作生活的日子瞬间崩塌了。对妳大声了,真的很对不起。

大弘尴尬地读着自己写的文字,经过几次练习,终于鼓起了勇气。后来大弘跟我分享了令人惊喜的故事,他说当他一说出心里话,妻子果然也坦率地谈起自己经历过的事。

“生完孩子之后,我陷入了产后忧郁,但是因为你很忙,连话都说不上几句,所以我很郁闷也很孤单。”

大弘对于妻子曾患有忧郁症一事一无所知,本人也总是处在孤独的感觉之中。我建议大弘以后要对妻子敞开心扉,表达自己的心意。

“说出自己的心情太尴尬了。”

“觉得尴尬就逃避的话,两位都会持续孤独下去的,你不想过幸福的生活吗?”

大弘这才答应我会鼓起勇气。看着他的样子,我也暗自下定决心要继续努力。

大弘为何一直以来都无法表现出自己的心意呢?大弘说他从小家境困难,就算遇到什么困难,也会因为害怕父母担心,所以从不流露出难过的神情。因为没有能够安抚他情绪的人,大弘自然从小就认为隐藏情绪是正确的,并且带着这样的认知长大。

按捺内心的情绪,充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久而久之便会产生“我是这么善良的人,所以你要肯定我才行”的补偿心理,但若没获得肯定,反而还得到负面回馈的话,就会深感委屈并愤愤不平,这样的话他身边的人会是什么心情呢?恐怕会郁闷到快要疯了吧,毕竟“我为了你一忍再忍”这种话对旁人来说是很难以理解的,大概只会让人想抗议“你什么时候对我说过你的想法了?”吧。

倘若因为平时不善于表达心情而受沸腾的怒火所苦的话,与其选择爆发,不如先思考自己为何会生气,以及想对对方说的话是什么,并将结果传达给对方。若能够面对面亲口传达的话是最好的,但要是觉得有压力的话,透过信件或文字讯息表达也可以,隐藏情绪既不是贴心,更不是善良的表现。

“我对你的爱就跟窗外落下的雨滴一样多”
当时我正在讲课中,讲课对象是某企业的组长级职员,“请问各位有多常向自己的太太表达爱意呢?”当我这么提问后,我得到了这样的回应:

“家人之间不会做那种事吧。”

听到这样的回答,我提出了一个建议──现在每个人都立刻传讯息给太太,没有在课程结束前收到回复的人就要负担结业式那天的聚餐费,所有人的讯息内容都一样:

“老婆,看看窗外!我对妳的爱就跟窗外落下的雨滴一样多。”

惊呼声此起彼落,甚至有人说“完蛋了”,不过既然已经决定打赌了,大家也只好硬着头皮传出讯息。大家开始一一收到回复,反应形形色色,最多人收到的回复是“你疯啦!”和“你劈腿了吗?”,某位组长表示他收到的讯息是女儿代为回传的。

“爸!妈要我问你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事?”

众人失笑,而还没收到回复的人则开始紧张了,在课堂差不多要结束时,“来了!收到回复了!”其中一位大喊出声,他收到的回复是:

“嗯,老公,拜托你赚跟窗外落下的雨滴一样多的钱回家吧,这位先生!”

两周后的结业式时,我悄悄走近某位组长的夫人身旁,问道:

“两周前妳有收到先生传的讯息吧?妳的回复是什么?”

“啊,那个讯息?是讲师你叫他传的?我回复他『你疯啦』。”

“为什么?”

“因为他说了些平常不会说的话,感觉很尴尬呀。”

但夫人也说,偶尔难过的时候还是会打开那封讯息来看。多亏了这位夫人,我了解到“你疯啦!”这句回应背后的意思不是“别再传这种讯息”,而是“虽然很尴尬,但请继续传给我”。

※本文摘自《为什么只有我要正直善良?》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net/176930.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